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60章 平度

第60章 平度

        “没什么比我家心语的梦想更要紧。”顾北笙对她说:“给姐3天时间,肯定帮你变出一架钢琴,恩?”

        心语喜笑开,点头:“恩!”

        “快吃吧,饭食都要凉了。”

        “恩。”心语大口的吃着米饭,吃完一口,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伸出手抱住了顾北笙,“有姐真好!”

        “傻丫头。”顾北笙有一些想笑,眼圈却莫明有一些湿润。

        她的眉头漾着化不开的忧。

        心语之前用的那钢琴,起码要20多万。

        她一下从哪筹那样多钱?

        并且她跟傅西洲玩完了,他之前给过她的那张黑、卡,她也更不可以拿过来用。

        ……

        公司。

        整个下午,顾北笙都心不在焉。

        不知是不是由于太过关注,因此反倒会变的慌张。

        她不知道傅西洲进公司时,见到他,她的情绪会不会奔溃,因此便一直在等他来。

        但是,上班时间已过去好久,他也没有来。

        中午聚餐时的事,却好快传出去。

        “听说傅少亲口下的命令,谁要和顾北笙好,谁就是和傅少作对。”

        “唉呦她这是得罪了傅少啦?可算她也有今天!她还敢留在公司我全都钦佩她的勇气!”

        “上回骗我去傅少办公室送午饭,结果被轰出的事可算可以大仇的报。”

        白薇薇原本因为中午聚餐时在云裳十里被傅西洲骂出的事,在卫生间中哭,忽然听到顾北笙比她还惨,瞬间踢开了门。

        “怎回事儿?”她问。

        讲话的人见对方是白薇薇,赶忙说:“薇薇姐,你还不知道呀?听说傅少下命令,谁要和顾北笙走的近,全都会有重罚。”

        “真的?”

        “傅少亲口说的,还可以有假?听说她还和曾皖北被罚扫全公司的卫生间一月!之前曾皖北一直罩着她,这会曾皖北也自身难保。”

        白薇薇瞬间喜上眉梢。

        早晨看傅西洲跟顾北笙就怪怪的,想不到过一个中午傅西洲跟顾北笙便彻彻底底玩完!

        那时她随意说了句就给傅西洲骂走了,原本非常气愤,但是如今听说傅西洲骂顾北笙的更难听,她可算舒心!

        另外一边。

        傅西洲昏迷好几小时后后,终究醒过来。

        老管家见他睁眼,立即喜上眉梢:“先生,你可算醒了?胃还痛么?快先吃点东西吧!”

        傅西洲的回忆停留在云裳十里,顾北笙和他宣战,带曾皖北看都不看走掉的场景。

        心如刀绞。

        老管家见状立即说:“先生你面色这样难看?我立即去叫医生!”

        “有人来看过我么?”傅西洲蹙眉,。

        老管家说:“傅罗溪先生第一时确认过你的情况,他说你肯定要好好地准时吃饭。我已让人准备了餐点,不管怎样,你都要先吃一点……”

        傅西洲的心中掠过一缕失望,若无其事地继续问:“还有么?”

        “什么?”

        “我问你还有没人来看过我!”男人狂暴的吼了句。

        老管家唯恐他的情绪会影响到他的病情,赶忙想,“还有?有!孙助理!”

        老管家说:“是孙助理送你来的,确认你安然无恙后,他才出去处理紧急事务,该马上会回,今天下午你就将事交给孙助理,好好歇息歇息。”

        傅西洲眉头微皱,本能握拳:“还有?”

        还有啥?

        老管家看见傅西洲的目光,想他大约在问还有没人来看过他。

        先生这回忽然胃出血,事发忽然,并没通知任何人,并且先生从不准许他们通知国外的老爷跟太太,当然也不会再有人来。

        老管家回答:“没了,先生。”

        傅西洲的目光掠过一缕暗淡,心好像给人撕裂一样的难受。

        “电话有人打过么?”

        老管家说:“有关今天晚上8点,美景良辰有个宴会邀请,我已帮你拒绝。”

        傅西洲继续听。

        老管家继续思索,“还有个是公司打来的……”

        “滚下去!”

        她压根便不关心他!

        乃至连他住院,她也没管他。

        没来看过他也就拉倒,连个电话都没打过!

        傅西洲狠握拳,恼怒的拂开眼前全部餐点。

        东西散落满地,发出剧响。

        老管家瞬间惊了,赶忙又说:“先生你今天中午才胃出血住半天院,一天也没有吃东西。你这样下去,少夫人回来看见的多心疼。”

        傅西洲的嘴角浮显出点冷哼:“她心疼?她会么?”

        她即便心疼一个蚂蚁,也不会来心疼他!她恨不能他从这世上彻彻底底消失,死的越早越好!

        老管家立即说:“少夫人?她自然会,妻子关心老公,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

        是呀,她无非就是念在他是她的老公的份儿上,念在他还有点利用价值的份儿上,给他送了几天午饭罢了,他就开心到找不到北,还当她给他从新眷顾!

        “滚!”傅西洲恼怒的吼说。

        “先生……”

        “滚,听不懂?”

        “……”

        原本老管家想说,公司那里有人打电话来,说少夫人仿佛给人孤立。

        只是先生如今性情这样大,心情这样差,压根无心再听乌七八糟的事,他也没有继续说。

        左右等先生病好去上班,也无非半天的事,不可能揭起什么风浪。

        再说少夫人是独立自强的性情,也不爱别人的帮助,要是真有事,她也肯定会自己和先生说。

        如此时,还是不要管这一些小事了,先生的病情要紧。

        便在老管家退开时,有人推门。

        傅西洲第一时望向门口,眼里满是惊喜……

        进的人是傅罗溪。

        他眼里全部期许,全都给冰雪冷冻成霜。

        顾北笙,我是疯了才会对你有所期许!

        ……

        傅氏财团。

        冬日阳光并不温暖,反倒凉凉的,让人有一些莫明冷意。

        顾北笙正在打扫卫生间,可不知道为什么,全部东西都和她作对!

        她打开水龙头将拖把放进洗,谁知道正洗着,拖把忽然断成两半!

        她吓一跳,低头将坏掉的拖把拣起,谁知道垃圾筐倒了!

        一地垃圾!

        她又赶忙去拿扫把将的扫干净,结果水龙头水快从水箱中漫出。

        所以她赶忙去关水龙头。

        谁知道水龙头便像坏掉了,水柱疯了一样涌出。

        她毫无打算,好快身上喷满水。

        好疼,也好冷。

        所以她就想要先跑出,谁知道,卫生间竟然给人从外边反锁啦!

        顾北笙使劲地拍了下卫生间的门,又使劲拉动门把,全都没有用。

        她使劲踢着门,最后放弃了抵御,蹲下身哭!

        她知道自个在云裳十里和傅西洲宣战后,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到底,他命令过,以后全部和她同一战队的人全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此时此刻,疯狂喷洒在顾北笙身上的冰凉的水柱,好像把她的心情也完全冲塌!

        为什么每一回和傅西洲扯上关系,人生便会变成这样一团糟?

        云裳十里,傅西洲的冷淡在她的脑中重播。

        他逼她告饶,他叫她滚!

        顾北笙的泪流着流着,情绪便开始奔溃了一样,哭的快要停不下。

        “北笙?你在想什么?水都漫到外边来了……”

        曾皖北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

        门打不开,他一脚踢进。

        曾皖北看见卫生间中的一幕,险些惊呆!

        顾北笙蹲在一边抱着身体不知所措,水将她整个人全都浇湿啦!

        他有一刹那间的愣怔,直至冷气逼来,才如梦初醒,立即冲去将顾北笙拉起,护在背后。

        曾皖北一手挡着自个的脸,摩挲着关掉水闸。

        整个过程持续大约20多秒。

        “可算好了。”

        他全都湿透了,一连打几个喷嚏。

        “抱歉!”顾北笙才如梦初醒,赶忙擦拭自个的泪,反应过来,“皖北哥?你不是喝醉了,怎来公司?”

        她明明已留了字条说帮他请好今下午的假。

        曾皖北看出她的困惑,好脾气的和她解释:“在酒店睡了午觉,酒醒了。谢谢你的醒酒汤,非常有效。我已没事儿了,不需要歇息。”

        顾北笙知道他看见方便贴的内容了,没有说什么,而是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湿透的身上。

        “衣服都湿了,快些去换身衣服。”

        她湿哒哒的长发垂落下,嘀嗒嘀嗒滴着水,整个人看上去都冰冷,连唇色都发青,连眼圈都红红。

        曾皖北立即拿纸巾递给她。“擦一下!我去帮你拿备用制服。”

        顾北笙接过纸巾擦了下,看见他湿透的模样,也知道究竟有多难受。

        她的心中对曾皖北非常内疚。

        最初他原本就是好意帮她,结果想不到将他牵连在内。

        只因为他和她同一战队。

        曾皖北好快将干净的制服拿来,“快去换。”

        “先前的事对不起,将你都卷起进。”她说。

        她的脖颈上都残留着冰冰凉冷的水渍,脸面上也溅满水,明明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凉水。

        可偏巧,她红红的眼圈没逃过他的眼。

        曾皖北本想说的客套话在唇边转了圈儿,问出另外一句:“北笙?你哭过?”

        “没有。”顾北笙赶忙回复,声音也哑哑的。

        “明明非常难受,为什么要假装没关于系?”曾皖北说:“最好不要叫我逮到是谁干的,不然决不会手下留情!”

        水龙头给人动过手脚。

        曾皖北思及此,继续补充:“你且安心,会对你负责。”

        “什么?”顾北笙讶异的望向他,一时有点没有听清。

        曾皖北的神情变的认真。

        “电视剧不都这样演?我看过你哭,因此要负责。并且,中午在云裳十里,是我自个要求对你负责的。因此别觉的对不起,这全都是我自愿的。”

        那一刻,顾北笙好像在曾皖北的目光中看见了傅西洲的影子。

        特别他说‘负责’二字时,俩身影好像重叠在一起。

        “不需要对我负责!”顾北笙的情绪乃至讲不出的激动,“我的人生,应该由我负责!”

        任何人全都没权利对她负责!

        “北笙?你怎么……”

        她反常的激动叫他有一瞬迷茫。

        顾北笙才恍惚反应过来,他只是和她开个玩笑罢了,她反应也有点过激。

        她才要赔不是,曾皖北已先一步开口……

        “第一回给人这样欺负,觉的委曲?”曾皖北看着顾北笙,脱下自个的外衣拧了拧。

        外衣都是水,冰冷的,他的一对手好快都涨红了。

        “说起,应该赔不是的人是我。是我叫你为难了。”男人说。

        “和你没关系,我应该谢谢你才是!”顾北笙对曾皖北说。

        曾皖北觉的顾北笙的神情有些诡异,他没追问,而是浅笑,“我们不要说谢谢也不要再赔不是了,快先将衣服换换。快结冰了。”

        顾北笙的心情瞬间暖了些,“恩。”

        后,二人全都换干净衣服。

        卫生间一团乱,但还是要收拾。

        曾皖北拿了新的清扫工具,顾北笙也调整好心情,加入清扫工作。

        她看见他的心情仿佛一点也没受影响的模样,不禁问他:“皖北哥,你都不会生气的么?”

        “什么?”曾皖北侧过脸看她。

        “给人恶整不该觉的生气么?”顾北笙说。

        “该呀。”曾皖北浅浅笑着。

        但是,可以和她呆在同一个房间中,还给他表现英雄救美,这样的契机可不是说有便可以有的。他开心还来不及,为啥要生气?

        “你生气时是用笑来表达的吗?”顾北笙觉的自个快要搞不懂他脑回路。

        曾皖北说:“如今针对我们的并非某个人,而是好多人,即便生气,也找不到出气筒呀。”

        /132/132479/30929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