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7章 小情歌

第57章 小情歌

        “今天皖北哥生日?生日快乐呀!”

        “可我怎么觉的你没不久前才过生日啊!”

        “可不是!你上月才……”

        “来,众人干杯!”曾皖北不等人讲完,就立即举杯,“干!”

        不对呀!

        曾皖北的生日是在上月呀!更多人反应来。

        生日明显是个借口。

        可,借口生日,还宴请这样多人在这样的高消费的地方……还真是让人不得不想多了。

        白薇薇见曾皖北打断别人讲话,就冲着那里瞧了瞧。

        顾北笙坐离曾皖北最近的位置。而曾皖北另外一边,没别人坐。

        这是不是暗示着,曾皖北不会是想追顾北笙?

        众人也立即心照不宣喝了杯,有人白白请客,谁也不会揭穿,况且对方还是部门老大。

        曾皖北清清嗓门,接着说:“不要光顾喝酒,都吃菜!这儿的菜色也是滨城的一绝。”

        “美女也是一绝。”职工乙轻轻一笑。

        看的出来皖北哥这回下血本,不是为请大家吃饭,而是为请当中某人吃呀。

        “那是呀,我们礼仪部各个貌美如花,不要说滨城,当选全国选美冠军都绰绰有余!”

        “皖北哥,你可真会讲话,这鸡汤我干啦!”

        众人吃饱喝足,得到曾皖北的好处,也没有闲着,主动帮忙制造机会。

        “哎,隔壁夜总会音质超好,皖北哥,不如再请唱2小时歌?”

        算时间正好可以赶的上上班。

        原本就是开个玩笑带动氛围,想不到曾皖北毫不犹疑点头答应,“走!”

        顾北笙本想吃完便回去睡午觉,但经不住众人的热情,也给一帮人拖走了。

        好快到隔壁的夜总会。

        “皖北哥,今天你请客,第一首歌肯定要叫你先唱!”

        “北笙,你和皖北哥坐的近来,你陪他唱首!”

        “对呀,合唱!”

        曾皖北拿了支麦克风,目光期许的瞧了瞧顾北笙。

        顾北笙哪里有啥唱歌的心情?

        她赶忙拒绝:“我不会唱歌。”

        “哪里可以呀,我可听说你非常会弹琴,弹、唱不是一家的?今天大家这样开心,就不要再推脱。”

        “对呀,唱一首!”讲话的人立即将另外一支麦克风递给顾北笙。

        “我真不大会。”顾北笙尴尬不已。

        曾皖北见状开口说:“既然北笙不想唱,不要强人所难,不如点首大合唱,一人唱一句!不管唱的好不好,也就一句!”

        “点!”

        “就《小情歌》怎样?大家都会。”

        众人好快就敲定。

        先从曾皖北开始。

        他也没客气,拿起麦克风唱了句:“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顾北笙听着歌词心中瞬间一酸。

        曾皖北见顾北笙待在那,还当她在害臊,所以便将麦克风从另外一边传去。

        其它同事继续唱。

        众人一人一句,将麦克风传递下。

        悲哀时听这样悲哀的歌词,真很有共鸣。

        顾北笙反应过来,听大家唱着唱着,好像就给触动心弦。

        最终才轮到顾北笙,众人已将氛围搞嗨了。

        所以她也接过了麦克风,唱了句,“我想我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青春在风中飘着……”

        又轮到曾皖北,他继续唱……

        他唱歌时看了顾北笙一眼,对她浅笑,正准备继续唱。

        这时,嘭的声,包间的门给人踢开!

        刚有人想问谁这样没有礼貌,就看见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们作梦都不敢想的顶头上级!

        傅氏财团大总裁傅西洲!

        麦克风嘭的声掉在地上。

        从来不出席宴会的傅少,乃至从不和他们这帮小职工说一言半句的傅少,居然出现于这样的场合!

        时间暂停。

        唯有屏幕还在滚动。

        傅西洲的眼神,冰冷的落到顾北笙的脸面上!

        他看见她和曾皖北当中的距离近的唯有几厘米,只觉的有一种无名火在燃烧!

        说自己生病,借口不去给他送饭的女人,却去和别人聚餐!

        他当她病入膏肓,生怕她昏倒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因此疯了似的找她!

        好容易赶到隔壁问人,却听说他们已走人。

        他疯了一样冲过来!

        生怕她加重病情,步子近乎没停过,一路上担忧她担忧的快要疯。

        而她?

        却跟别的男人相谈甚欢!还和别的男人对唱情歌!

        好一首小情歌!

        实在将他当成白痴!

        顾北笙的身体都是僵直的,她觉的,傅西洲的目光,好惊悚。

        “傅少……”

        有人率先反应过来和傅西洲打招呼。

        “傅少,好巧哈。”

        “傅少,你怎会来这儿!”

        傅西洲没讲话,好像没看见顾北笙,也没听到别人打的招呼,直接迈开长腿,走进!

        他全程冷淡脸,命令离控制屏最近的人,“方才那首歌,从新点一遍!”

        谁也不晓得他忽然出现,又忽然点歌来唱是啥意思。

        决对不可能是忽然想明白了要和大家培养一下同事情!

        难不成只是心血来潮?

        诸人又惊又怕,但是,谁也不敢讲话。

        可不管怎样,给点名的人也不敢怠慢,赶忙从新点了遍。

        前奏又响起。

        众人都仿佛进了黑森林,给惊悚诡秘的氛围笼盖,人人全都如坐针毡。

        然而,傅西洲清凉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出的时候,所有人的耳朵都怀孕了!

        实在太好听了!

        ……

        唱完,全场惊叫。

        唯有顾北笙定定站着。

        屏幕弹出分:99分!

        顾北笙站在人群当中,远远看傅西洲一眼,接着又将眼移开。

        他像是人群里最耀眼的明星,只须出现,就可以绚烂人间。

        而她无非是一丝阳光里的一粒浮尘。

        她心太乱,提起包对曾皖北说:“皖北哥,我身体不大舒服,就先走了。”

        傅西洲的目光布满煞气!

        她竟然还敢这样亲密的叫别的男人!却惟独对他熟视无睹!

        皖北哥?!

        曾皖北只觉的有两道诡异的光射向自个,反应过来,还没有讲话,顾北笙已来到门口。

        便在她擦过傅西洲身旁时,傅西洲忽然开口:“我没有走,谁敢走?”

        顾北笙的步子陡然凝固。

        什么意思?不让她走?

        他究竟想干嘛?

        顾北笙望向他。

        确实,他一来她就要走,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但是他用他身份来压她,也非常无耻。

        “难不成作为傅氏财团的职工,连基本人权都没?”顾北笙表面问的安静,心中却如有狂涌。

        人权?呵呵!

        傅西洲的嘴角勾起一缕冷哼:“因此顾小姐,你如今是在和我讨论人权?”

        “我就是觉的,每个人全都有来去自由。”

        傅西洲的双眸陡然一缩,如有怒意在眼中盘旋。

        他看她满面春风,好的很嘛,哪像生病的模样?!

        “自由?”傅西洲忽然俯在她的耳旁,不顾诸人惊讶,嘴角勾起一缕嘲笑。

        他用唯有二人可以听到的声音,继续说:“将人生卖给我时候,你怎没提你的自由?”

        她当他爱她,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她越了雷池,还怪他无情?

        顾北笙听见他在她耳旁说讲的话,身体瞬间僵直如冰。

        昨天晚上他讲的话,再度在她耳边狂响!

        顾北笙又委曲又愤怒:“傅大少爷,你历来都是这样和自个的职工讲话的么?”

        “除去你,没人会叫我费神费力。”

        傅西洲讲完,补充:“不要忘记了,你不但是我的职工,还是我傅西洲买来的女人!要是不想叫我当众‘收拾’你,就给我收起你可怜的自尊心,你没有你以为的那样矜贵,别人眼中的你也无非就是个落魄凤凰罢了!”

        他恶劣的口气像一记耳光,扇在她脸上。

        顾北笙的面色难看,她不明白,男人这样侮辱她有啥意义。

        如此是不是就可以升华他的人格?

        要是时光能倒流,真希望自己不要再傻!

        从见他第一天起,就不能从他耳上取下那只耳机!

        顾北笙死死握拳,心里掠过千种滋味儿。

        “傅少说的是,我不过一个落魄凤凰,还请你别和我这样的小人计较,以免失去体面。”

        旁人没听清傅西洲说什么,可是能看见顾北笙的面色有多难看,并且这最终一句,顾北笙用寻常讲话的声音讲出,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众人纷纷揣测,顾北笙跟傅少究竟什么关系?

        这二人的关系一直都是迷,只晓得顾北笙认识傅西洲,傅西洲好像还蛮宠她,可又不完全是这样回事儿。

        白薇薇也曾经透露过,傅西洲曾撞断过顾北笙的腿,因此顾北笙一直赖着他让他负责。

        之前傅少曾经为顾北笙把好几人辞退。只是,要是真关系非常好,怎又叫她当前台小姐。

        看傅少如今对顾北笙的态度,却仿佛非常讨厌。

        “北笙,你要真想走?你就唱一首再走,也没有必要将氛围搞僵,是不是?”同事开口说。

        顾北笙说:“我不会唱。”

        “你方才不是唱的蛮好?”傅西洲冷哼接口。

        他可是一来到包间外边,就听到她在唱!因此想也不想便进了这包间。

        顾北笙本能的握了下两拳,为什么方才可以唱?那是由于方才包间中没他这讨厌鬼!

        “怎么了?唱不下去?”傅西洲的声音再度传来。

        顾北笙寒声反诘:“我又不是卖唱的,为什么要对你唱?”

        “没有唱便想走?想好接受惩罚了?”傅西洲见她无动于衷,将麦克风摔她怀中。

        仿佛在说,她不唱也要唱!

        顾北笙握了下拳!

        wap.

        /132/132479/30929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