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5章 哥哥

第55章 哥哥

        徐兆兆感觉剧疼划过自个的面庞,瞬间失声惊叫,接着摔门出,大喊医生。

        “救命呀,杀人啦!”

        她边大叫,边哭嚎,掩盖不住眼中的怨怼:“安好,你给我等着!要是我脸毁了,你不会有好下场!”

        而安好,则是疯一样砸东西,将医生都引来。

        “来呀,你有能耐告我呀!我倒想瞧瞧,傅少知道你搞伤顾北笙,你会有啥好下场!”

        徐兆兆的眼中闪过没法探究的惊恐:“你管好你自己吧!恨嫁女!荡妇!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多少人看过你的身子?你有啥了不起!”

        徐兆兆骂完捂着脸被医生带走。

        而安好还在失声惊叫:“啊!”

        病房中乌七八糟,安家人也来了。

        安父看见一片狼藉的房间,跟像野兽一样发狂的安好,暴吼:“还嫌不够丢脸?你给庄少当场悔婚的事都传开了,我这老脸都没有地方放,一大早晨便接电话给你打圆场,你还在发疯!”

        安好惊叫指着方才徐兆兆离开的方位:“她害我,她害我手多了道疤!”

        安父没心情关心安好的心情,因为他如今也焦头烂额。

        “又不是给人剁了,有啥好吵?你知不知今天多少人打电话要和我取消合同!如果公司完了,你的安家大小姐也不要想做了!”

        安父骂到这儿,手机铃音又开始狂响,他赶忙接电话。

        安好又惊叫了几声,开始哭。

        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关心她!

        为什么一夕之间世界会变成这样!

        这时,门给人推开。

        那人慢慢的来到她的跟前。

        屈身。

        摸了下她的头。

        安好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哭起,“哥……”

        安好见进的人是打小到大暗恋她的男人,名义上的哥,立即扑到他的怀中。

        “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什么!我就是为捍卫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他们要这样……”

        这是安好第一回主动抱他。

        他身体僵直,声音喑哑:“不要哭了。”

        “我没有法做人了!”安好却哭的更凶,“都是顾北笙害我!是她害我!哥,你知道她害的我有多惨?她的出现,不单搞砸属于我的宴会,还骗走我1000万!还叫我男人不和我定婚!你要为我报仇!”

        “你说……谁?”

        男人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名。

        “哥,我以为阿冥肯定会娶我的,因此才私自将钱拿过来周转,谁知会变成这样子,如果被公司知道我移用公款我就完了!好友背叛我,爸也怪我,我不可以就这样拉倒!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方才说她叫什么?”男人摁住安好的肩胛。

        安好激动的哭:“她叫顾北笙!如今无非是个前台小姐,落魄凤凰罢了,却各种不要脸的勾男人!她从大学开始护佑一直勾搭我的阿冥!你还记的她么?最初她暗恋你,为追到你,还随意的就将交换生的名额让给了我!”

        “你说……那个女孩,就是……顾北笙?”男人更加不敢置信。

        “就是她!哥,你帮一帮我行不行?她以前爱过你!如今搞不好还想爬你的床!你帮我睡了她,我将她照片发给傅少跟阿冥,我要叫她一个也不要想得到!”

        “不要想这一些蠢事!”男人听见安好后边讲的话,愤怒的打断她。

        她竟然叫他去睡别人!她将他当成什么?

        安好从没见过男人这样跟她讲话。

        他面对她从来都是小心谨慎,温润如玉。

        打小,他被安家收养,对她一见钟情。

        无论她换过多少男人,唯有她的哥,自始至终如一待在她身旁。

        对她来讲,这个男人是很特别的存在。

        但是,今天他凶了她!

        “她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女人!”男人继续补充。

        安好听清他的补充,彻彻底底惊呆!

        哥居然是为顾北笙讲话!为什么?就因为他以为顾北笙大学时暗恋他?

        安好也不晓得哪来的怒意,恼怒至极!

        “你为什么还要帮她讲话?你爱她么?”安好只感觉心给人摘了一样的疼:“你以前明明说爱我的,如今又爱她了?”

        “阿好!”男人打断她。

        “你们男人全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货色!我再也不会信你!”她恼怒的把他推开。

        “我不爱她!”男人矢口否认。

        “那就证明你爱的人是我呀!”安好吼完,又立即可怜的看着他说:“哥,你就帮我一回,你帮我,只须你帮我,我能将我身子给你。你不是一直想要?你睡了她,还能继续睡我,多好啊?”

        男人伸出手,啪的声,打她一耳光。

        安好被打的侧过脸去,捂着剧疼的脸,懵了!

        今天的哥太反常!

        半日,她才哭嚎:“你打我!你怎能打我!”

        男人却不为所动,厉声说:“你将你自己当成什么?能随意拿来卖?是不是只须有人帮你,你就可以随意给别人睡?”

        “对呀!你不帮我,我就去找别人帮我!左右,多得是男人想睡我!”安好推开他便要往外跑。

        男人拉住她,最后,把她拉到怀中,启唇,口是心非的说了二字,“我帮。”

        安好瞬间眉开眼笑:“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她哥出马,顾北笙死定!

        “别再做傻事了,剩下的交给我。也别说方才那种话!”男人讲完,放开安好推门出去。

        不知为什么,安好总觉的,哥仿佛有点不一样了。

        就是觉的,他对她并没想象里那样留恋。

        以前,他如果可以得到她一个拥抱,肯定会激动到发疯。

        但今天,为什么总觉的,冷冰冰的。

        安好并没有继续深想哥哥的事儿。因为,这样多年来,他始终只对她一人好!

        他答应帮她,肯定会帮!

        ……

        另外一边。

        傅氏财团。

        顾北笙去公司上班,也没碰着傅西洲。

        白薇薇也来上班了。

        白薇薇看见顾北笙无精打采站在那,嫉妒她昨天大出风头。

        她见顾北笙眼还有点红红的,就不禁挖苦,“脸这样难看?被甩了?”

        顾北笙握拳,“这样关心我,难不成你一直暗恋我?”

        白薇薇做了一个想吐的举动。

        顾北笙继续说:“要是我的回忆没出错,昨天晚上在宴会上被傅西洲甩掉的女伴,仿佛是你吧白小姐!”

        即便她和傅西洲的关系再怎么差,也轮不到白薇薇来笑话她!

        白薇薇的面色果真难看之极!

        昨天晚上她给甩单,给那样多人追问,不要提多丢人。要不是安好挡在前边,她一定会成为今天的大新闻!

        白薇薇吞不下这口气,心中冷嘲,看顾北笙这贱人可以得意多长时间!

        只须庄冥打电话来找她合作,顾北笙的死期就来到了!

        白薇薇思及此,嘲笑,“你多厉害,一出手就叫俩男人为你出手,昨天你的那同学的事,全都传到网上,你是不是非常得意?”

        “做第三者的感觉非常不错?拆散各种情侣是你活着的意义?也就唯有傅少,没有经历过太多女人,才会给你蒙蔽,等他看穿你,你得罪那样多人,哪里个会放过你?”

        顾北笙反唇相讥:“白小姐,你管的那样多,会嫁不出的!要是我是男人,肯定不会爱你这样的长舌妇。”

        白薇薇听见顾北笙笑着骂她,面色瞬间一凌,才要发飙,就在这时,有人进公司了!

        二人同时抬起头一看,发现进的人居然是傅西洲!

        白薇薇还当顾北笙如今和傅西洲关系要好,立即站好。

        如果被傅西洲看见她呛声顾北笙,给撵出公司,难保还可以再回来!

        而顾北笙想到傅西洲昨天晚上对她说很讨厌他,连抬起头看他的勇气都没,好快又低头。

        “傅少好!”

        二人全都和傅西洲打招呼,但傅西洲仿佛没看见她们二人,直接掠过前台越走越远。

        他周身的气息都这样冷。

        顾北笙感觉自己被冻僵。

        白薇薇有一些怪的瞧了瞧傅西洲。

        又怪的瞧了瞧顾北笙。

        她看见顾北笙的眼中流露出点失望,还有种说不清的伤感。

        他们怎么了?

        昨天晚上的宴会,他们不是狠秀了把恩爱么?

        怎么今天这样怪?

        昨天晚上应该不会只是他们在演戏?

        白薇薇等傅西洲最终,冷哼的看着顾北笙,“秀恩爱死的快?”

        顾北笙面色一沉,没理睬白薇薇,而是拿手机,假装没有听到白薇薇讲话。

        顾北笙拿出手机才记起,自己换了一个和傅西洲同款手机,又轻轻怔了下。仿佛他总是渗透在她生活中的每个角落,不经心间便又想到他。

        她才要收回手机,就看见微信群在闪,所以随意点开瞧瞧。

        此刻,群中在谈论安好昨天晚上的事儿。

        顾北笙看了眼聊天记录。

        想不到安好竟然在和她打赌的饮料中放了那种药物,结果自食其果。

        看模样在她走后,安好的处境窘迫不堪。

        她之前给安好10个耳光,就是教训教训她,想不到安好后来药性发作,险些在大家跟前将衣服都脱光,庄冥竟然没和她开房,而是将她送医院。

        庄冥究竟什么意思?

        安好如今可算在圈中出名了,以她性情,只怕不会就这样拉倒?又会想出啥招数整她?

        顾北笙因为昨天晚上跟傅西洲的事,心情原本便乌七八糟,压根没心多想。

        想不到,傅西洲又出去了!

        “傅少好!”白薇薇的声音传来。

        又听到有人叫傅西洲,顾北笙立即起身!

        她险些碰掉手机,也来不及管,只跟着叫:“傅少好。”

        自然,这回他也没理她。

        她好不窘迫的从地面上拣回手机,却在蹲下身的一刻,连站的力气都快没了。

        他那样冷……好像再跟她没一点关联。

        如此的感觉,叫她的心好酸好痛。

        她满脑筋都是昨天晚上,傅西洲对她说的那句。

        他说她很讨厌她。

        原本不再见他,顾北笙也不会那样失控。

        但是,也不晓得今天他究竟在忙什么,一大早晨,他来又回,叫她想要忽视都难。

        整个早晨,顾北笙跟白薇薇等人全都在前台某甲遍遍叫着‘傅少好’。

        因为傅西洲不时来回,白薇薇没再和顾北笙讲话,顾北笙也没有翻手机的心情。

        公司其它职工听说傅西洲今天在公司内外进出的消息,全都偷溜出去想要制造偶’,结果就是整个大堂都给人潮堵的水泻不通。

        直至被保安强势驱散,众人才都不情不愿的离开。

        wap.

        /132/132479/30929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