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章 是我不要你了

第2章 是我不要你了

        傅西洲的心像被巨石压过。

        他回过神,继续嘲笑,“你方才很享受的样子,这样快就翻脸无情?难道还没有满足你?”

        话落,他一把扳过女人的身体,轻松的就抵在柜上。

        “傅西洲,你干嘛!”

        她后背被撞的麻木,刹那间失去力气。

        傅西洲把她两手抓住摁在柜上,再一次占有了她。

        顾北笙双眸放大,他疯了,这个世界疯了!

        “傅西洲,你……放开……”她无力挣扎。

        他不但没放开,反而变本加厉的蹂躏她!

        “一夜情之后就说结婚或许太急,那两夜呢?三夜之后呢?”

        他如地狱阎罗。

        “那就做到直到你觉的可以结婚为止!”

        顾北笙声音喑哑:

        “没有爱就是没有爱,一万次也没用……”

        傅西洲一个手捏着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顾北笙,你听好了。”

        “惹上我的女人,只能被我一个人享用。就算我不要了,也没人敢拣!”

        “我不管你以前和多少男人交往过,从今天起,你心里只可以有我,我是你唯一的男人!”

        “只要你听话,别人可以给你的,我都可以给!别人不可以给的,我也可以给!”

        顾北笙瞳仁紧缩:“你可以给我爱?”

        傅西洲心尖一疼,眼中掠过一缕晦涩的光彩。

        “我不可以给的,你以为庄冥可以给你?女人,你真的很天真!”

        他的蹂躏又加重了几分!

        顾北笙觉的自己整个躯体都怕破碎掉了。

        ……

        终于结束。

        男人居高临下地托着女人的下巴:

        “想好了再回答我,下次再见,我就不会这样好说话了。”

        顾北笙沉默。

        她来到门口,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也就在这一瞬,她对男人最后一丝眷恋,也尽数化成了灰。

        她这辈子最悔恨的事,就是被傅西洲撞断肋骨的那次,没拒绝男人所谓的“负责”。

        整个18岁,她的人生中唯有傅西洲。

        她最爱的也最讨厌的男人。

        她本应该讨厌的男人,却莫明其妙的爱上了,直到爱到无法自拔。

        而傅西洲,什么都知道。

        他只是为了撞断她肋骨的事做出补偿,所谓的“负责”,例行公事罢了。

        不论她爱他,还是讨厌他,实际上他压根无所谓。

        19岁那年,她专门报班学习,练习了好久,才学会了做酒心奶糖。

        反复做了无数遍后,才谨小慎微的把这份满载着爱意的礼物送给他。

        结果,他当着她的面将酒心奶糖扔在了地上。

        他说,即使爱上一只猪,也不会爱上她……

        顾北笙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离开酒店的。

        寒冬腊月,大雨天,寒冷刺骨。

        她的心也失去了温度。

        他不爱她,却偏要毁了她。

        这就是傅西洲,她的劫。

        雨迷蒙了两眼,雨从她头上淋下,她恍惚的缓过神,才已经天亮。

        他居然折磨了她一整夜!

        而今天,就是她跟庄冥结婚的日子。

        昨天她去试婚纱,那件婚纱,已经被傅西洲彻底撕碎。

        她要跟庄冥结婚了,却跟别大的男人做了那种事。

        她不知道要怎样面对接下来的婚礼。

        然而,回到家门口,她就被一件更惊悚的事吓到了。

        家中,一片狼藉。

        而爸爸竟然被人掐着脖子反绑着手带上了警车!

        “爸!”

        “心语……”

        暴雨中,顾北笙疯狂地追着警车。

        “放开我爸,他做错了什么你们要抓他!”

        她身上本就破碎的婚纱都给雨水淋透,冰冷彻骨。

        “是阿冥……北笙,你一定要小心他!”这是父亲被带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庄冥?

        顾北笙瞬间僵住。

        “姐,咱们的家没了!”

        顾心语的嚎哭声,震荡着顾北笙的耳膜。

        “是阿冥哥哥害的咱家破产!他让我们无家可归,让爸爸坐牢!爸爸把他当亲儿子,花钱供他上学培养他成材,乃至让你嫁给他……他是个恩将仇报的中山狼!”

        大雨如注,湮没了城市的喧闹。

        顾北笙感到自己有一瞬间的失聪。

        顾心语握住她的手,浑身发抖。

        “姐,庄冥悔婚了!他还要在今天和柳清思在咱家花苑订婚!说今天是非常值的纪念的一天,他要好好庆祝!”

        顾北笙如遭雷击。

        她的理智丧失殆尽。

        是,是庄冥做的吗?

        不,她不信!

        顾北笙提裙冲着花苑方向奔去。

        “姐!”

        顾心语要去追顾北笙,却给堵在花苑外边。

        ……

        雨越下越大。

        猛烈的雨势却给花苑巨大的遮阴棚挡在外边,跟苑外冰凉的气息明显不同。

        这里喧闹繁华,五光十色。

        顾家花苑的名字很好听,叫‘玫瑰丽人’。

        是庄冥跟顾北笙一起取的。

        现在花苑还在,但丽人换人了!

        大约是庄冥示意过,因此没人拦她。

        顾北笙闯进花苑,目光对上庄冥时,脑海忽然空白……

        此时,庄冥的身旁,站着个同样穿婚纱的女子。

        顾北笙好容易才看清女子的脸。

        那是她曾经的闺蜜,柳清思。

        现场因为顾北笙的到来,轰然炸开。

        柳清思仿佛也想不到,顾北笙还会出现。

        她本能的去抓庄冥的衣角。

        “那不是顾北笙么?如今顾氏集团都姓庄了,顾家人全都给扫地出门。如果是我,早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了。她居然还好意思进来!”

        “她不会准备抢婚吧?”

        “搞笑,她可以抢走清思的老公么?也不瞧瞧自己,能跟清思比吗?”

        柳清思是什么人?

        曾是私生女,近来被柳家认回,如今是正宗的柳氏千金。

        她呢?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曾经跟傅家均分天下的顾家,早在多年前没落。

        就在方才父亲被警方抓走的那一刻,算是彻底破产!

        但是……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顾北笙不明白。

        “冥,我只想要一个解释!”

        顾北笙直视着庄冥,仍然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我父亲收养你,教育你,从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忘恩负义毁掉顾家?”

        不但这样,还直接和柳清思订婚,将她在滨城变成了一个笑话!

        庄冥早知她会来。

        就是,比他预计的,来的晚了些。

        不过,将整个顾家都玩弄于鼓掌,看见仇人的女儿给自己摧毁、侮辱,之前十几年的隐忍,都值了!

        “我忘恩负义?陷害我父母,逼着他们自杀,然后再假惺惺收养我,再将女儿硬塞给我,这就是顾家所谓的恩情?他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赎罪?作梦!我一定叫他尝尝失去一切是什么滋味!”

        顾北笙如坠冰窖。

        眼前的男人残酷冷血,连眼睛都迸射着淬了毒的光芒,哪还有半点往昔里温文尔雅的模样?

        顾北笙的发梢还在滴着雨,可她觉的,这个男人,比寒冬的雨冷多了。

        “就算……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毁掉顾家,将顾氏集团全都纳进你名下,将我们全家人都扫地出门,这一切还不够么?为什么还要将我父亲送进警局?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立即将我父亲放出来!”

        庄冥走近。

        “啧啧,顾大小姐还这样天真?你无非是个落魄凤凰,连今天晚上住哪都没着落,有什么底气和我谈?”

        顾北笙脸色惨白:“你……”

        “要是你答应做我的情人,没准我会考虑下。”庄冥嘴角泛着嗜血的笑,“看在你之前还算听话的份儿上。如今跪下来给我磕个头,或许我会答应叫你做我的情人。”

        他在存心侮辱她,薄唇开合间,牙齿都泛着寒光。

        顾北笙不敢想象,她居然会从这个男人嘴中听见这样的话!

        原来,昨天他叫她一人去试婚纱,就是在幕后密谋还她全家!

        好陌生的男人,好可怕的世界!

        顾北笙握拳:“我不像有些人喜欢拣垃圾!”

        柳清思听她这样说,脸刷的一下白了。

        庄冥冰冷的说:“顾北笙,如今还逞口舌之快,有用?劝你聪明一点,乘我还有耐心,低下你高贵的头颅认个错,我保证,你还可以继续当大小姐,不会受一点委屈。”

        顾北笙冷笑:

        “姓庄的,你不免也太瞧的起自己!”

        “我现在已经认清你了,我对你全部的好感,所有的喜欢,都不存在了!”

        “我厌憎你,恶心你,恨你!”

        “即使饿死,我也不会向你要一粒米!”

        庄冥微愣。

        不过,好快,他嘴角勾起嘲笑。

        “顾大小姐有种,你放心,在你饿死前,我还是愿意帮你一把的,只要你求我。”

        “做梦!”

        顾北笙一把扫掉了眼前桌子上的酒杯,酒杯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男人笔挺的西装被四处泼溅的酒水弄湿。

        保镖要冲过来,却给庄冥制止。

        他目光深邃紧紧盯着女人。

        女人用最冰冷最决绝的语气说:“即便你不退婚,我也决对不会嫁给你!姓庄的,记住,是我顾北笙不要你了!”

        庄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愤怒。

        “顾大小姐的父亲没有教过什么是适可而止,我倒不介意教一教你!”

        “顾北笙,想一想你刚被送进警局的爸爸,跟如今已改姓庄的顾氏集团,激怒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最好不要做出误判!”

        “我这辈子最大的误判,就是最初看你浑身冰冷的倒在我家门口时,求我父亲收留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庄冥的双眸翻滚着暴躁的怒意。

        这女人,完全不识抬举!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把机会留给你的那群狗吧!”

        顾北笙讲完便要离开。

        庄冥身体晃了一下。

        “站住。”男人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我这儿,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wap.

        /132/132479/30929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