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3章 某人来抢婚

第3章 某人来抢婚

        顾北笙却没转回头。

        “冥少,好马不回头,回过头吃到的不是草,而是粪便!”

        庄冥的脸难看至极。

        顾北笙刚要离开,却又被柳清思拦住。

        “顾北笙,我知道你嘴硬,可阿冥甩了你是铁打的事实!希望你记住,以后别再来骚扰我们!”

        真是苍天无眼,贱人成双!

        顾北笙的嘴角浮显冷笑。

        “柳小姐爱吃粪便的癖好非常特别,就不必担忧有人跟你抢了。”

        柳清思哪受的了这等侮辱,扬手便要打顾北笙。

        但还没打到顾北笙,手便被庄冥截住。

        倒是顾北笙,反手给了柳清思一巴掌。

        无比的响亮。

        柳清思的脸瞬间肿了起来,脸上的新娘妆花了一半。

        庄冥跟柳清思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一时都怔了。

        柳清思捂着脸,气急败坏地骂道:“顾北笙,你竟然敢打我!”

        “先动手的是你。”顾北笙讥诮说:“法律上这叫正当防卫。”

        不过,她想不到的是,自己骂柳清思时,庄冥竟然还帮自己。

        “阿冥,你怎么回事?你放开!”

        柳清思的手还被庄冥死死握着。

        “阿冥,我才是你的新娘,你到底向着谁?!”

        谁知……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动手。”

        庄冥的语气无比的冰冷。

        柳清思一下子怔住。

        庄冥说,他的女人?

        开什么玩笑,那她算什么!

        顾北笙却笑了,禽兽毕竟是禽兽,是谁是自己的女人都分不清楚。

        他以为随意帮她一把,她便会痛哭流涕的开始感恩,便会忘记他做过的种种?

        顾北笙一秒钟也不想再停留于此。

        她提起破碎的婚纱裙摆,准备离开。

        谁知,柳清思却存心伸出了腿。

        顾北笙毫无防备,瞬间栽倒……

        她的身体直接摔在了附近的桌子上。

        酒菜撒了一地。

        她遍身狼藉。

        柳清思指着窘迫不堪的顾北笙,嘲笑着说:“瞧,苦肉计来了。顾北笙,你不演戏能死啊。以前就装瘸,怎没有继续演下去?说不定阿冥会继续可怜你呢!”

        “够了!”

        庄冥愤怒打断。

        柳清思更加生气!

        她找管家要来一叠钱,一把甩在顾北笙脸上!

        “你父亲被抓了,这点钱就免费送给你,让他吃点好的!”

        红色的纸币散落了一地。

        顾北笙浑身僵冷。

        “嫌不够?放心,还有!”

        柳清思继续拿钱甩向顾北笙,“够了吗?”

        “还不够啊?哦,你还有个患有先心病的病秧子妹妹,也要花好多钱呢!”

        柳清思不断把钱甩在顾北笙的脸上。

        整个现场,所有宾客一声不吭,落针可闻。

        气氛,无比的尴尬。

        “你给我停下!”庄冥面色极度难看的制止了柳清思!

        要不是想借用柳家的势力,他早就一脚把柳清思踢飞了!

        顾北笙却不明白庄冥为什么生气。

        此情此景,难道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顾北笙安静的看着柳清思,慢慢的抬起手,把一张粘在自己头发上的纸笔取下,塞回柳清思的怀中。

        “婚礼现场,还带着如此多的现金,柳小姐你可真够土壕的,再配上个金链子,纹个身,就可以当社会一姐了。”

        说完,推开柳清思就走。

        柳清思气疯,拦住她去路。

        “给你500万!别嫌少,这些钱凭眼下的你,几辈子都挣不到!500万,离开我老公!”

        顾北笙拳心紧握,才要开口……

        这时,有个人影冲这边走来。

        庄冥才要出手,来人先他一步,一把把顾北笙拉进怀中。

        来人把自己的西装外套套在女人身上,接着,拿出张银行支票,甩给柳清思。

        “49万,离开姓庄的,赶快滚!”

        男人声音冷厉,气场全开。

        俊美的面庞带着天然的矜贵,让人无法接近。

        傅西洲!

        顾北笙感到很意外。

        他怎还在这儿?

        他也在这?刚才的一幕幕他都看到了?

        他一定觉得很可笑吧?

        顾北笙本能的握住了拳。

        之前拼力维持的坚强,在这一刻,忽然产生了巨大的裂痕。

        人群也终于打破了沉默。

        “这男人谁呀?”

        “啊,好帅呀,我晕了!”

        “滨城的贵少我基本都见过,怎没有见过他呀?”

        庄冥看着顾北笙被傅西洲拥进怀,双眸的仇恨越来越深。

        她竟然和别的男人有关系?

        什么时候的事?

        他守了4年,这女人都没有叫自己碰过。

        此时她居然和别的男人公然搂抱!

        柳清思气急败坏的看着傅西洲,“你谁啊,管什么闲事,活腻歪了吗!”

        竟然用49万侮辱她!

        她给顾北笙开的价可是500万,难道她连顾北笙的十分之一都不及?

        傅西洲随手拿过一瓶葡萄酒,一把丢在墙上。

        酒瓶碎裂,碎片四溅,正好有块玻璃擦过了柳清思的脖子。

        柳清思吓得像鸡一般尖叫。

        傅西洲的声音冷的彻底:“我的女人,你也敢欺负?”

        他的样子,好像从地狱出来的阿修罗。

        柳清思怔了下,然后笑了,“还真是奇怪了,一个两个的男人都抢着说顾北笙是他的女人。顾北笙,不如你一起交待了,你究竟睡过多少个男人?”

        “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柳寿福闻声而来。

        柳清思对爸爸说:“没事儿,就是某个不要脸的公交车在闹事。”

        “什么人居然敢欺负老子的女儿?活腻歪了!”柳寿福破口大骂。

        “就是这个女人!”柳清思指向顾北笙。

        柳寿福望向顾北笙时,眼神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女人身边的男人身上。

        然后,险些跪了。

        “傅……傅少……真想不到你会来参加小女的婚宴,这可真是柳家几生几世都修不来的福气啊!快坐,请上座!”

        傅少?

        滨城有个傅氏,在场所有人无人不晓。

        滨城也只有一个男人,会有资格被称为傅少。

        那个传说中的神秘大佬。

        有关他的任何事,都充满奇幻色彩。

        每个见过他的女人都为之疯狂,每个见过他的男人都深深折服。

        但是,媒体上却找不着他的任何信息。

        大家只知道,他叫傅西洲,傅氏财团第一继承人。

        因为柳清思的爸爸和傅家沾点亲,于是在滨城混的风生水起。

        柳寿福听说他近期在国内,所以想方设法献上请帖,压根不敢想他会真来。

        方才柳寿福一直在忙,做着万全准备,以迎接他的大驾光临。

        想不到,傅西洲已然在现场,并且柳清思还得罪了他!

        柳寿福的反应,让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傅西洲面无表情的回复柳寿福:“上座就免了,令媛不欢迎我。”

        柳寿福一听,反手便给柳清思一耳光。

        柳清思当场被打懵。

        柳寿福没有给她狡辩的机会,狠狠拧着她的耳朵,要她给傅西洲赔不是。

        “快和傅少道歉!”

        柳清思能感受到柳寿福的手在发抖。

        傅西洲真的这样可怕吗?

        虽然心有疑问,但她并不敢忤逆爸爸。

        “傅……傅少,抱歉。”

        接着,柳寿福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拣起傅西洲甩给柳清思的49万支票,叫柳清思还回去。

        柳清思见傅西洲身份高贵,长的又这样俊美,不禁多看了对方两眼。

        傅西洲在为顾北笙出头,要是她想办法将傅西洲抢走了,不是更好侮辱顾北笙?

        思及此,冲着傅西洲抛了一个媚眼。

        她两手递还支票,动作妩媚。

        “傅少,这是你的银行支票,现在还给你。想不到你这样幽默,方才是我有眼无珠,我为我的莽撞向你赔不是了。”

        她存心屈下身,胸前的波涛就露在傅西洲的跟前。

        傅西洲看都没有看她,冰冷的说:

        “别急,49万不是小数了,你这辈子只怕再也挣不到这么多钱。”

        他将方才柳清思侮辱顾北笙的话,如数奉还。

        柳清思的脸青红交加,手指都要捏变形了。

        柳寿福见事不妙,赶忙说:

        “傅、傅少,犬女不懂事,冲撞了你,真的万分抱歉。看在我的几分薄脸上,就别计较了,行不行?”

        “数你脸大?”傅西洲拧了拧眉。

        柳清思刹那间傻眼。

        他这态度不免也太恶劣了吧!居然敢呛声她父亲!

        要知道,父亲在滨城也算个人物了!

        可此时,父亲却硬是大气都不敢喘,一直给傅西洲赔笑。

        “谁叫我的女人不爽,我就叫谁加倍的不爽!”傅西洲对柳寿福说:“这事你要不会处理,我不介意亲自处理。”

        柳寿福吓的连连说:“是……傅少且安心,我肯定会叫你满意。”

        “还有。”傅西洲忽然扫了柳清思一眼。

        柳清思的眼睛中瞬间掠过一缕神采,难道是对自己感兴趣了?

        她不由挺了挺胸,嘴角的得意毫不掩饰。

        傅西洲继续说,“方才令媛砸钱的动作,非常酷。”

        在场所有人:“……”

        傅西洲眼睛瞄了一眼地上撒落的钱币,“这些纸,捡起来,吃下去。”

        “什……什么?”柳清思彻底懵了,这男人居然叫她吃钱!

        “吃吧,替所有人试试,钱是什么味道。”

        “你……”

        “清思!”柳寿福拉住柳清思,“快吃!”

        “爸,这怎么能吃……”

        傅西洲的手段果真够狠够高级!

        顾北笙倒没有兴趣看柳清思被虐,对傅西洲说:“我想离开这儿。”

        傅西洲听到女人这样说,冰山脸终于有了松动,嘴角一勾,直接越过柳寿福,态度冷漠的说:“我还忙着和我女人结婚,不奉陪了!”

        结婚?

        顾北笙的身体僵住了。

        柳清思愣了!

        顾北笙要和傅西洲结婚?她明明是来找庄冥抢婚的啊!那自己方才做的一切,岂非就是个笑话?

        庄冥也震惊的望向了顾北笙。

        傅西洲揽着顾北笙的肩头,掠过庄冥,就要离开。

        庄冥终究缓过神。

        他忽然面色难看地将顾北笙拉到一边。

        wap.

        /132/132479/30929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