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章 她不想嫁

第5章 她不想嫁

        顾北笙感觉人生一夕中从天堂跌落地狱。

        而庄冥,就是一切得罪魁祸首!

        她好容易扯起一点笑,抬起头看见傅西洲站在长廊等她。

        顾北笙的身体陡然微僵。

        想不到他居然还没离开。

        “你妹妹睡了。”傅西洲见她步子微顿,就向她走来。

        顾北笙回神才发现,他已来到自己跟前。

        她开口:“谢谢。”

        “想谢我需要有实际行动。”男人说着倾身而来。

        烟草香气忽然袭来,叫女人记起昨天晚上的事。

        顾北笙慌乱中,抬起脚便给男人一膝盖。

        然而她好快意识到……男人就是只是帮她理一下头发。

        不禁一下子僵住。

        这下尴尬了。

        剧疼叫男人本能躬着身。

        傅西洲面色青白,发出嘲笑,“你别出心裁的回报,我受教了。”

        顾北笙道歉的言语到嘴边又转弯。

        “你也没有好到哪去,你也没有君子到哪去!”

        “什么?”男人冰冷扫她一眼。

        她立即识时务的说:“啊,我是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是吗?”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那我们拭目以待。”

        然后,下一秒。

        男人一把扳过她的面颊,同时把她推到墙面上。

        不等她反应,就一手摁住她的头。

        顾北笙讶异的睁大眼睛。

        不像昨天晚上的毫无章法,这次,温柔缱绻。

        顾北笙忽然记起,好多年前的某件事。

        ……

        一个吻,结束了。

        顾北笙乱掉的气息好久都没法扶平。

        傅西洲摁住她头的手放开。

        “我……我还有事。”顾北笙尴尬的避开男人的眼,想逃。

        “你方才欠了我两个人情。”他男人着,再度吻住她。

        “……”

        这可是在医院的走廊,如果给人看见的有多尴尬!

        并且心语还在病房里边!

        终究,第二吻也结束。

        “如今都还清了吗?我真要走了!”她避开眼不和男人对看。

        她要想法子筹钱,救爸爸,交心语的治疗费。

        “正好,我也想走。”

        他迈步追上,在她逃开前,一把扣住她的手,带她下楼。

        那年那月,他也常常这样拉着她下楼。

        她有一瞬间的迷离,双眸本能的看向他俊美的侧颜。

        不得不说,这男人真是长的好看。

        就是简单的白衬衣,居然也给他穿出这样绝美的气质。

        ……

        一路下楼。

        等她忽然记起如今已是冬天,而他身上只穿了件薄衬衣,才记起他的外衣在她身上。

        她刚想将衣服还他,就发现自己已经给他塞入一部玛莎拉蒂。

        傅西洲坐上驾驶座,安静的发动引擎。

        或许是由于少年时曾经撞伤过她的缘故,他现在开起车来速度慢又稳。

        她瞧了瞧车方向,忽然有点忐忑,“你带我去哪?”

        “我讲过,今天结婚。”

        “民政局?!”她吃惊的睁大两眼。

        早已给她忘在脑后的男人的话,再度蹦回到她的脑海中。

        “先将衣服换了。”傅西洲云淡风轻的将衣服丢给她。

        顾北笙才记起自己这身衣服,早已满身窘迫。

        她揪着他丢过来的袋子,心情没法平复。

        “我要嫁给你,岂非要排好多年的队?”

        “准许你插队。”男人声音清凉。

        她呼吸陡然一滞,“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结婚呢?”

        傅西洲微顿,开口:“我是个非常负责的男人。并且昨天晚上没有做措施,你腹中还可能怀着我的小孩。”

        顾北笙脑海刹那间空白。

        要不是他的提醒,她乃至忘记了还有吃事后药这个事!

        她当下就风中凌乱了。

        “我……才不会怀上你的小孩!”

        男人的目光陡然一沉。

        “比起这,你更该在乎,这场婚姻可以为你带来什么好处。”

        男人说,“成为傅少奶奶,整个滨城任你横着走。”

        因此,他仅仅是由于和她上过床,要对她负责任,才下决心娶她是么?

        他们乃至连气和心平的相处几分钟都有点难。

        “……我不想跟你结婚。”

        顾北笙咬唇,透过后视镜,看见了男人的脸。

        “你停车,我去药房买药!”

        有人说,四十八小时内都可以的。

        她也不确定,但是,她反正不想嫁给这个男人!

        明知对方不爱自己的状况下,还嫁给他不是有病吗?

        她总是会产生幻觉,男人是爱自己的。

        而后又被男人亲口提醒,他无非是为对她负责任罢了。

        傅西洲握着方向盘的力度陡然一紧。

        她听到可能怀孕后,想到的头一个事,居然是要吃药?

        他眼中薄怒显现,冰冷的说:“没有给你选择题!”

        你没得选择,只可以嫁给我!

        “傅西洲……”她讨厌男人的专、制。

        然而,男人的态度忽然变的更加恶劣,冰冷的说:“顾北笙,不要当我好声好气跟你讲两句话,你就可以有恃无恐和我讲条件。”

        “你是我傅西洲的女人,这辈子都只可以印上我傅西洲的烙印,休想逃!”

        “认命,是你唯一的出路!”

        顾北笙咬牙:“我不相信命。”

        吱!

        男人重重踩刹车,下车,把她从车中拉出。

        接着,他把她摁在车上,“信不信,你都没得选!”

        “你!”

        “你今天得罪了庄、柳两大家族,你如今离开我,是准备要被庄冥赶尽杀绝,还是甘心做成为他的玩物?”

        “以你如今处境,要在滨城找份工作都是白日做梦,你准备从哪筹钱?”

        “即便你筹到钱,滨城有哪里个律师敢公然和庄冥作对,接你爸爸这案件?”

        “想想你在狱中等着你救的爸爸,跟你等着做手术的妹妹。乘我如今还乐意对你负责,别做出叫自己后悔莫及的决定!”

        他告诫着现实的残忍。

        顾北笙面色苍白的明白过来。

        她在男人眼中,永永远远都是卑微的存在。

        她就像是一条濒死的鱼。

        她一直妄想自由,却从不曾有过。

        她全部的挣扎,就是叫她显得更加可笑罢了。

        她最后只嘲笑着勾起嘴角:

        “你说的对,我哪有权利做选择题?你要娶我,我该鞠躬致谢才是。”

        傅西洲听着她阴阳怪气,心下不禁烦躁。

        顾北笙好快做决定,说:“嫁你行,但我有条件。”

        即便她不嫁给他,也会被庄冥整的寸步难行。

        与其这样,为什么选择对自己来讲更有好处的结果?

        她宁肯和傅西洲纠扯一生,也决不愿再和庄冥扯上半点关系!

        起码和傅西洲失联这3年,她一直一直都盼着和他重逢。

        起码婚后,她的生活,不会比如今更糟了。

        虽说……她分明是奢望,这个男人会爱自己的。

        顾北笙继续说:“我希望婚后,你可以将我父亲救出,而且不可以叫庄冥插手我的生活。还有,请暂时借给我心语的治疗费,等我挣到钱会尽快还你。”

        “既然愿意提出条件,就一次性将你想要的全讲出,只须你想要的,没我满足不了的。”

        他的态度可算稍有舒缓。

        顾北笙想了想,说:“希望我父亲出来后,你可以安顿好他。”

        “就这?”

        “要是行,我希望有份高薪工作,期望你可以尊敬理解我的工作。”

        到底,她身负巨债,又有老人、妹妹需要她照顾。

        “顾北笙,你大约还没有明白你行将要嫁的男人是什么人。你说的这些事,不必说,我也会去办。别的女人有的,你一样不会少,别的女人没有的,你照样可以有。”

        他边说,边把一张金卡递给她。

        顾北笙轻怔,回神,“不用了,钱我自己挣。”

        “我傅西洲不至于亏待我的妻子。”

        他对女人的拒绝非常不快,硬将卡塞入她怀中。

        “卡中大约有1000万,没有设密码,你先零花。”

        “我和你结婚,又不是……卖给你,我……我不可以花你的钱。”

        她果决将卡退回到男人手里。

        她自己有手有脚,不想在他跟前变的更加的卑微。

        男人却愤怒的将卡丢进垃圾桶,“我送出的东西,没有收回的先例,你不要,丢掉就是!”

        “……”

        这男人是不是有病?

        顾北笙瞠目结舌。

        “傅西洲,你知道丢的是什么么!”

        “是夫妻共同财产,你丢我丢都一样。这回我帮丢,下回你自己丢。”

        “你!”顾北笙面色刷白:“这卡没有密码,你这样随便丢掉,如果给人拣走……”

        “你既然不要,那就是垃圾,你何苦在乎它被谁拣走?”

        “但是……”

        “再多说,下一个丢的就是你!”

        他说完,狠砸了下车身,接着嘭的关上门,冲着民政局大门走去。

        顾北笙恍惚追上男人的步子,第一回强烈的意识到,她跟这个男人,真的是有云泥之别。

        他顺手就可以扔的,是如今的她终其一生也不能挣得到!

        雨已停,但空气仿佛变的更冷。

        “呆着干嘛?”

        傅西洲见她站在门口半日也没迈进,不禁寒声催促。

        边上的人看见傅西洲这样俊美的男人,纷纷望向他,偷偷议论着。

        也有人忍不住花痴,惹的自家新婚老公很是不满。

        帅哥就是不一样,连生气蹙眉,全都那么的好看。

        大家都好奇,将这种惊为天人的男人,跟自己绑在一起的,会长什么样。

        所以大家都望向了顾北笙。

        女人也是好看到不敢置信。

        巴掌脸,宝石眼,纯美到不食人间烟火。

        只是,她这样犹疑的站在民政局门口,这样久都不迈进,是不想嫁给这男人么?

        wap.

        /132/132479/30929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