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6章 让他误会了

第6章 让他误会了

        “顾北笙!”

        傅西洲非常不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

        他好、性、情都快磨光了,但女人却还在磨噌。

        “我说这位帅哥,你对女孩子怎可以用吼啊。你瞧瞧你女友,吓的都不敢进门。要不是你长的够好看,我都怀疑你拐卖人口了。”

        终究有人看不过去,这样对傅西洲说。

        “……”

        唉,这个看脸的世界!

        顾北笙在心中默默吐槽。

        人口贩子也有长得帅的好不好?

        “美女,你不会是被逼婚吧?告诉你,隔壁就是派出所,要是你受胁迫,我帮你报警。”

        好心的女人也凑近顾北笙,这样说。

        “呃……没有……”顾北笙尴尬的迈开步子,进去。

        女人的新婚老公继续指点傅西洲:

        “哥们我和你说个经验,一定要温柔点,哪怕是装的,也要装温柔,这样才可以叫女友心甘情愿嫁你。”

        傅西洲何时给人这样指点过啊。

        他扫对方一眼,冷漠的说,“只有实力不够硬的人才需要技巧。”

        “……”

        这货的嘴好毒呀!

        女人跟她的新婚老公瞬间石化。

        顾北笙一脸歉意,掠过他们来到傅西洲边上。

        世界可算安静下来。

        “证件!”

        顾北笙听到指示,立即拿出。

        “填个表!”

        顾北笙后知后觉反应来,填了张表交上。

        “照相了没?楼下摄影室,立即去。”

        照相……

        顾北笙坐在傅西洲身旁。

        二人当中隔着好几厘米。

        她从没跟别的男人照过这样的照片,哪怕是庄冥都没有。

        那样多人看着她,她更不好意思靠近傅西洲。

        摄影小哥说好几回叫二人坐近点,二人表现还是让人不满意。

        小哥终究有点不耐烦。

        “你们怎回事啊,和俩陌生人一样,你们是牛郎织女,中间隔了条银河?再近点!”

        傅西洲瞪了摄影小哥一眼。

        要不是看在今天自己大喜之日的份儿上,他真要暴怒了!

        他一把摁过顾北笙的肩头,朝着自己身旁移了几厘米。

        直到二人身体之间毫无间隙。

        并肩携手,就是这样的感觉么?

        顾北笙轻轻怔住。

        在顾北笙失神间,摄影小哥已咔嚓一声,好了,并迅速将照片打印出。

        “下一位!”

        二人拿照片回到窗口。

        这回,对方三下五除二就给了他们一人一本小本本。

        上边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

        她,结,婚,了!

        老公是那个她作梦都没想到的男人。

        “美女,怎么领个证像赴刑场一样?”

        又是方才那对聒噪的情侣。

        “呃,第一回,因有点慌张。”

        顾北笙随口回答女人。

        “第一回?你还想来几回啊?”

        女人低呼。

        心想,这两个人果真感情有问题。

        “呃,不是……”

        顾北笙还没有解释完,傅西洲便冷着脸,将她拉出去了。

        “嫁给我就这样勉强?”傅西洲冰冷的说。

        顾北笙非常尴尬。

        “不……就是一下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很怕我?”傅西洲的神情更冷。

        “没有……”

        傅西洲记起之前那个男人说要对女人温柔。

        难道他真的很凶?

        他拿着红本本,满脸沉思。

        接着,他一手插袋,用难得的温柔口气对女人说:“有关婚礼的事……”

        顾北笙立即接口:

        “婚礼暂时不需要了吧!被别人知道也没有好处。你不是习惯低调么,正好我也喜欢低调。我们就保持这样的状态好了。万一以后你遇上真爱,能给她一个真正的婚礼……”

        她这里也不想叫心语知道,自己和心语爱慕的男人结婚了。

        否则心语会非常难受。

        眼下,一切都要为妹妹的病让位。

        傅西洲本来舒缓的神情,在听到她说这话时,寸寸变凉。

        他握着红本本的力度瞬间加重,嘴角浮显出嗤笑:

        “刚拿到证,就连我二婚的事宜都替我准备好了?我是不是应该庆祝自己娶到了一位贤妻?”

        顾北笙咬唇,说:“我就是想,你也不会想叫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并且……”

        他嘲笑说:“算你有自知之明!和你这样的女人结婚,让人知道了,我一定会成为笑柄。你哪来的自信,觉的我真的会给你办一场婚礼?我还要你特意提醒?”

        顾北笙听他口气冰凉的嘲笑声,面色逐渐难看。

        这时候,傅西洲已经丢下她,径自上车。

        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顾北笙站在原地,感受到心脏寸寸碎掉。

        他跟她的相处模式中,无论是那年,还是眼下,她都是自卑的一方。

        她以为自己能变得骄傲,可每回的结果,都是满满的屈辱。

        顾北笙记起男人离开的身影,忽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瞧了瞧身上新换上的衣服。

        这衣服跟男人居然是同系列?

        她不敢相信的打开证件上二人的合照。

        真是同系列!

        难不成这个男人不知道,男认女人穿同系列的衣服,等于是穿情侣装?

        不对,一定是他觉得方便,才随手买了同系列?

        她怎敢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是男人买的情侣装呢!

        这时候,回忆铺天盖而来。

        从最初的懵懵懂懂到后来的情花怒放,后来又伤痕累累……还以为此生不再相见。

        而现在,居然这就样成了夫妻。

        男人于她,就是一场凄美的梦。

        顾北笙将结红本本放进包包,逼迫自己别再想下去。

        因为她不想让梦过早的醒过来。

        走在路上,她看见一家药房,犹疑好久,终究还是进去。

        “请问,有药么?”

        她握紧手心,轻声问柜员。

        ……

        另一边。

        玛莎拉蒂飞速行驶,男人面色如冰。

        他知道女人讨厌他,可需要这样明显吗?

        她已然走投无路,还不是要依靠他?

        他也觉的自己十分可笑,居然用这种理由,把女人绑在身旁。

        但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3年前,她说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他。

        女人说到做到,说不找就不找。

        这次,他如果再放她走,或许一生都不会再跟她有机会见面。

        有人说,世上总会有那样一个人,你爱她爱到泣血,却得不到她半分温柔。

        你看不到你的柔情,而你却仍一意孤行的深深爱着她。

        爱到山穷水尽,也从没想过,还有不再爱她这个选项。

        在傅西洲想的出神时,路上忽然窜出一个小孩。

        傅西洲蓦然回神。

        眼看要撞上对方,他急速打盘。

        玛莎拉蒂现场表演大漂移,受惊的小孩终究被姗姗来迟的妈妈抱住。

        傅西洲忽然记起给他丢在路旁的顾北笙。

        ……

        药房。

        顾北笙手中拿着瓶药,等待柜员结账。

        药房收银跟她说。

        这药在事后72小时内服用有效。

        一年最多可以吃3颗。

        “最有效最安全的措施不是吃药,而是……你懂吧,呐,这一盒算我免费送你的,如果觉得的好下回再来我们店买。”

        药房女收银员看顾北笙完全不懂的模样,耐心替她做出科普。

        同时,她还热心的把一个小粉盒塞在顾北笙的手里。

        “不……”

        顾北笙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瞬间无比尴尬,赶忙要推回去。

        女收银员却道:“这是渣男测试神器,要是他连这个都不肯用,以后多半对你也不好。怀孕了也要逼你堕、胎。”

        “这样的渣男不必和他客气,甩掉他就是!”

        “女人一定要学会爱护自己,不然以后肯定会后悔。”

        “你又年轻又漂亮,干什么要在渣男身上浪费时间啊!”

        她边说,边把所有东西打包好给顾北笙。

        一部玛莎拉蒂就停在药房外边。

        紧随着,一对长腿迈进药房。

        暗沉的男音飘进药房,吸引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暗沉的声音说。

        好帅啊!

        女人们刹那间花痴!

        顾北笙听到傅西洲的声音,身体一冷。

        她哪想得到男人居然会去而复返?

        顾北笙手忙脚乱的把东西都塞入包中。

        “没……没什么。”她慌张的说。

        “交出来!”他面色难看的命令她。

        她真来买那种药?

        她就这样不想要怀他的小孩!

        “就……就是普通感冒药……”

        顾北笙死死的拉着背包。

        傅西洲颀长的指头摁住她的包。

        她赶忙去抢。

        两人使劲一扯。

        一个盒子从包中掉出。

        顾北笙呼吸陡然凝滞。

        傅西洲已经先一步拣起掉在地面上的东西。

        顾北笙赶忙伸出手去抢。

        可男人早已经看清上面的字。

        “……”

        男人捡到的并不是药,而是……那个小粉盒。

        男人的眼神移到女人的小脸上。

        顾北无比笙尴尬,一把抢过来塞入包中,就要逃。

        “你管这叫感冒药?你吃一个给我看看?”

        傅西洲的声音中夹挟着一点暧昧不明。

        女人害羞想逃的反应叫他心情莫名的有所好转。

        “咳……”顾北笙使劲咳嗽。

        虽然让他看到这个小粉盒让她臊的慌,但总比让他看到药强吧。

        如果让他看到药,他会不会当场大发脾气?

        “你真感冒了?”

        男人拧眉,伸出手去试探她的温度。

        她瞬间一惊,本能的打开男人的手。

        男人轻轻一怔,随后无视女人的抗拒,再度把手摁在女人脑门上。

        男人手心的温度叫她的心跳陡然加速。

        脸也跟着更红了。

        男人深深锁眉,不等她反应,做出了个动作。

        顾北笙只听到附近传来一阵尖叫!

        wap.

        /132/132479/30929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