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 苦肉计吗

第11章 苦肉计吗

        她决对不可以叫顾北笙从新回到傅西洲的世界去!

        顾北笙的眉头轻拧。

        “白总监,我全都说对你的事没有兴趣,你还在我耳旁说个没有完,是失聪还是失忆?”

        她的表现跟白薇薇想象里完全不同。

        白薇薇美颜瞬间僵住。

        顾北笙淡淡说:“既然你们不肯通传,我自个进去找他!”

        她知道叫白薇薇代为通传不现实,再不想和她纠扯。

        白薇薇蓦地回神拦住顾北笙,掩匿着愤怒的情绪,说:

        “看起来你还是没明白,他不会见你的。不但是你,任何妄想等他的女人他全都不会见。”

        顾北笙反讥:“包含你么?”

        白薇薇面色惨白,“你……”

        “面色那样难看,我猜对了?”

        顾北笙冰冷的说:

        “我不记的我哪招惹过你,叫你几回三番找我麻烦。要是真有,我想该唯有这一件了……”

        “你爱傅西洲,也用尽全力追他。乃至投其所好,做出了好多别的女孩做不到的事儿。可你还是没有感动到他。他最后还是倾向于我,是不是?”

        白薇薇的面色难看极了。

        她不知道,方才还一直像软柿子一样好拿捏的顾北笙,也可以讲出这种不留情面的话。

        而她深藏心中的暗恋傅西洲的秘密,更加是昭然若揭。

        得亏她声音不大,连边上的魏金儿都没有听清她们在说什么,只晓得白薇薇的面色非常不好看。

        顾北笙看着白薇薇,嘴角浮显出一点浅浅的笑,

        “你感动不了他,说起来也这不是你的错,因为他从来都只给我一人机会罢了。因此,你也不必太自卑。”

        “顾北笙……你……”

        “还有,爱从不是一厢情愿,你感动的无非是你自个罢了。”

        顾北笙说:“我如今对你说这话,也是当你是朋友才掏心掏肺跟你说的,不必谢我。”

        她讲完推开挡在前边的白薇薇,就要往公司里边走。

        白薇薇却再度拦住她:“要是你硬闯,保安肯定会第一时拦你。如果伤了你,没有人会负责!”

        一字一句仿佛是善意提醒,可口气里是满满的要挟。

        “你知道我今天肯定要见到他。”顾北笙冰冷说。

        二人僵峙不下。

        白薇薇绵里藏针,“要是你执意等,我也不好说什么。还请别打搅别人工作。到门外等。”

        “肯定要这个样子?”顾北笙的眼中掠过一缕冰寒。

        “要我请保安给你带路?”

        白薇薇表面浅笑,眼中却是藏不住的要挟。

        还下着暴雨,白薇薇叫她出去等,说白了就是撵她走。

        魏金儿一听白薇薇是站在自己这里的,瞬间更开心了。

        “顾小姐,听不懂我们白总监的话么?她叫你出去等!哦对了,门口总会有人来往,顾小姐你站在门口肯定会影响我司形象。期盼你站的远点,别和我司扯上任何关系。”

        她这是被撵出傅氏财团?

        顾北笙真后悔自己最初提议不举行婚礼。

        整个公司无人知道她是傅少夫人,再僵峙下去结果可想而知。

        顾北笙权衡利弊,只的暂时退避一步。

        她心平气和的说:“我出去行,期望不久后的将来,你们不会为今天的行为追悔莫及。”

        白薇薇轻轻微僵,眼中的犹疑一闪而过。

        3年前顾北笙是被傅西洲亲自甩的,他们还可以死灰复燃?

        她才不相信,傅西洲会去吃顾北笙这颗转过头草!

        她相信这无非就是顾北笙在垂死挣扎罢了!

        “嘁。”魏金儿倒是冰冷一笑,轻蔑的说:“拭目以待!”

        顾北笙知道自己别无他法,只可以出去等傅西洲了。

        公司总会有上下班,她肯定可以等到他,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白薇薇扫了眼雨里的顾北笙,目光冷冰。

        凭顾北笙千金小姐的出身,怎可能忍受长久淋雨?

        相信她好快便会知难而退,等不到傅西洲便已离开。

        而今天的事,傅西洲永永远远也不会知道!

        白薇薇想到这儿,扬长而去。

        年少的屈辱,她永永远远不会忘。

        那份耻辱,因顾北笙而起。

        顾北笙,是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人。

        她叫她不好过,她也绝对不会叫她好过!

        顾北笙站在雨帘中,冷的瑟瑟颤抖。

        此刻的天气这样冰冷,而她身上唯有一件薄薄的衬衣。

        这大约是她回忆里,最冷的一个冬天。

        外边风雨交加,她好快就湿透了。

        加上气温非常低,她的面色都给冻的血色全无。

        不久后,礼仪部的部门主管来了。

        她看见雨帘里的顾北笙,不解的问魏金儿:“发生什么了?怎么有个女的一直站门外?”

        “找傅少的自荐枕席的贱女人吧,还叫我传话。啧啧,我凭什么为这种女人作嫁衣裳?”

        魏金儿轻蔑的说。

        部门主管怎会不知公司中这一些小女孩的小心眼儿。

        他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说:“不传话也就拉倒,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傅少今天没有来公司。叫她在外边淋雨,出了事咋办?”

        “哪有被雨淋死的?”

        魏金儿故作无可奈何的耸肩。

        “应该讲的话我全都告诉她过了,她自个肯定要等,我也无奈。并且人是白总监请出去的,和我无关。我可对付不了这样的狗皮膏药。”

        部门主管满脸意外:“白总监怎也对这一些事感兴趣?”

        “大约是讨人厌的女的在所有人眼里都非常讨厌吧。”魏金儿随口说。

        此刻,白薇薇已经离开。

        魏金儿刚想将顾北笙留下的湿哒哒的大衣外衣也丢出。

        部门主管忽然看见了大衣上的标识,立即截住了魏金儿的举动……

        “大衣上边的标识仿佛是傅少独一无二的标识?你从哪搞来的傅少的大衣?还搞的这样湿哒哒的?”

        “方才那被轰出去淋雨的女的留下的。”

        魏金儿的目光随意瞅了下窗外。

        她忽然顿住,望向部门主管,震惊的说:“你说什么?这真是傅少的大衣?”

        “你这下闯了天大的祸了!还不快将人给叫进来比雨!”部门主管顿觉大祸临头。

        “可白总监也说她是个不正经的女人,来找傅少可以有什么好事?”魏金儿不信的说。

        “你……知不知道上回得罪傅少的人,腿当场就给打断了,还呆着干嘛,快去!”

        “……不会吧?”

        魏金儿虽说这样说着,却完全懵在那,不知所措。

        紧随着,她看见远处一部玛莎拉蒂,冲着公司方向缓慢行驶而来。

        “傅……傅少回了!”

        “死定了!”部门主管恍惚的说了3个字。

        ……

        傅氏财团外边。

        雨越下越大,顾北笙只觉的全身发冷,快要失去知觉。

        小肚子的剧疼叫她近乎没法站立。

        便在这时,雨帘里出现了一部车牌尾号7168的玛莎拉蒂……

        那是傅西洲的车?

        因此,他方才压根便不在公司?

        顾北笙的脑子一片空白……

        白薇薇跟那魏金儿,明知他不在公司,却没跟她说。

        存心刁难她,还叫她在外边淋雨是么?

        魏金儿觉的她决不会认识傅西洲也就拉倒,白薇薇便这样笃定,她不会跟傅西洲死灰复燃?

        确实,3年前她跟傅西洲僵峙成那样,乃至连她自个都笃定会和他生死不相往来,又怎可以怪白薇薇不将她放眼中?

        顾北笙的两拳紧紧攥着,不顾一切的冲着傅西洲的方向奔去,却发现自己站的太长时间,身体僵冷,连步子都迈不出去。

        倒是傅西洲先看见了她……

        他半开的车玻璃映出她摇摇晃晃的单薄身影。

        眼中掠过一缕不敢置信的光彩。

        昨天晚上他在御皇酒吧喝的酩酊大醉,半小时前刚才醒来。

        他只简单洗刷了一把,就来了公司,想不到居然在公司门口看见了她……

        她是来等自己的?

        他看见她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心里冷淡的情绪忽然被一种温暖代替。

        但是,她为什么只穿了件衬衣?

        她不知道如今是12月么!?

        傅西洲立即将车停在她附近。

        他从豪车中迈下长腿的刹那间,顾北笙也望向了他。

        傅西洲看见她在雨里被淋的湿透的样子,寒声:“怎么穿这样少,还将自己淋成这个样子?”

        她要是来找他,完全能进去等他,也能让人联系他,再不济,也能先打将伞。

        为什么任凭自己在风雨里淋成这个样子?

        傅西洲来不及过多思索,才要拉她进公司,她就已先一步拉住他的袖子……

        傅西洲的眼神瞬间落到她的身上。

        顾北笙的头发跟衣服都湿透了,身上冷气缭绕,面色惨白如雪。

        她好像没看见他眼里的怜惜,唯恐他甩手走人,立即对他说:

        “傅西洲,你终究回了,我想见见我父亲,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他眼中的温暖逐渐消失。

        她找他不是由于知错了和他赔不是,而是有求于他,因为她想见她的爸爸了?

        因此她选择站在雨里将自己淋成这样子,然后叫他偶然“撞见”?三十六计中的苦肉计?

        “怕我不答应,就将自己搞成这样子,当我就会对你心软,是么?”

        傅西洲的目光寒冽如冰,声音更加是冰冷刺骨。

        他最讨厌她拿她的身体要挟他,但她仿佛一直在惹怒他!

        “我没。”顾北笙仓促的解释,“我进公司找你,但是……”

        “你还真是自视甚高!”

        傅西洲狠狠打断她。

        “你当你的身体你不珍惜便有人替你珍惜是不是?顾北笙,你是我的人,你有什么权利将自己搞成这样来要挟我?”

        顾北笙觉的腹部又开始剧疼,面色苍白的抓住男人衣角,“我……”

        “你凭什么以为你来求我,我就肯定会帮你?”

        傅西洲狠狠的打开她的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西服,接着进公司大厅。

        顾北笙整个人僵直在原地,好久都反应不来。

        傅西洲全身杀意腾腾。

        亏的他居然怜惜她淋了雨,十分犯贱的走向她!

        她却只晓得用身体来当砝码利用他!

        同时。

        魏金儿看见傅西洲进,也看见傅西洲甩开顾北笙,终究舒口气。

        她便说,顾北笙那种女人,怎可以入傅少法眼?

        傅西洲进了大厅。

        他不必任何神情动作,只靠全身充斥着拒人于万里之外的禁欲气质,就已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待他面无神情从前台经过,魏金儿才小声地和身旁的部门主管叽咕:

        “险些给你吓死,我就说她一定是撒谎的。

        傅少怎可能会认识她?

        还是白总监有先见之明,直接将她轰走。

        如果将这人放进,还不得被炒鱿鱼。

        才叫她等了2小时,便宜她了!”

        “快住口。”部门主管蹙眉暗示魏金儿。

        但魏金儿还说的眉飞色舞,头头是道:

        “听说那女的刚被男朋友甩了,可能真是想来找新的‘金主爸爸’呢。也不瞧瞧傅少什么身份。以为自己有那么一点姿色,傅少就可以看上她么?”

        wap.

        /132/132479/30929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