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2章 傻癌晚期

第12章 傻癌晚期

        魏金儿做出一种作呕的样子,完全没有发现傅西洲的步子居然陡然停住。

        他当即变脸,转过身来,问俩前台:“怎回事?”

        傅少在问她们话么?

        部门主管瞬间惊讶,后知后觉反应来。

        “傅少,以后我决不会再叫手下职工在私底下聊八卦,请傅少原谅我们。”

        傅西洲目光寒冽。

        “我是问,你们方才说,她方才找过我,之所以在外边淋雨,是给你们轰出的?”

        魏金儿不等部门主管讲话,就赶忙说:

        “是白总监的意思。她已经和那女人讲过,你是决对不会见她的,但她非要死缠烂打。最终白总监便想了法子,叫她在外面等。这样她坚持不住好快便会走的!”

        “因此她在外边等了俩小时?”傅西洲声音冷到谷底。

        “是呀,想不到她等那样久都不走,无语。要是傅少觉的打搅到你,我立即报警。”

        魏金儿边说,边拿电话便要报警。

        她好容易可以和傅西洲说上这样多话,未免有一些飘。

        魏金儿还在想着自个会不会便这样给他看上了……

        傅西洲已风驰电掣地抢过她的电话……

        电话嘭的声摔在地面上。

        魏金儿被吓一跳。

        傅西洲冰冷的说:“是你们是礼仪部接待,还是白总监是礼仪部接待?什么时候设计部管的那样宽?连礼仪部工作也一起干了?”

        部门主管看见傅西洲的面色阴冷至极,更加是大气都不敢喘,赶忙说:“对……对不起,傅少请息怒,是我们失职。我们下回一定注意!”

        还有下回?

        “既然工作都要别人帮忙做,如今就滚出公司吧!”

        傅西洲边说,边已经迈步冲着门外走去。

        他一想到自己方才对顾北笙讲的话,就后悔极了,想要第一时将她找回。

        主管听到自己莫明其妙被解雇,瞬间吓的脸如土色,也不晓得避开,就是不住的认错。

        “傅少……请再给我们一回机会。”

        这时,一直站在外边淋雨的顾北笙,嘭的声昏倒在地。

        傅西洲看见这一幕,已飞速掠过部门主管,冲出门外……

        直至傅西洲冲出雨帘,抱住顾北笙,部门主管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一贯冷静的傅西洲什么时候如此紧张过一人?

        主管倍感自己死定了!

        此刻,傅西洲表情紧张的吼着怀里的顾北笙:

        “顾北笙?你怎样了?快给我醒醒!他们叫你在外边等你就在外边等,你是不是傻?傅少夫人的身份不会用?”

        她竟然在外边傻等了2小时!可她好容易等到他,他却还侮辱她,真该死!

        此时此刻,顾北笙的身体冷的像一块冰。

        这种冰冷传递到他身上,让他的心有一瞬的疼。

        自己说了她们也不会有人信呀。

        顾北笙想张口讲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

        傅西洲见她面色这样难看,再次后悔自己刚才凶了她。

        她都已冻成这样,他怎可以继续凶她?

        他立即又说:“顾北笙,你怎样?顾北笙!你别吓我!”

        “你不是不想理我了么?如今又回来干嘛!”她委曲想哭。

        “方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样说。”

        她想不到他竟然这样轻易赔不是,刹那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是,他自责的明明那样真实。

        方才他扔下她便走,她真很难受,但是如今看他这样慌张,仿佛也没那样难受了。

        “我……没有事儿。”她好容易反应过来,勉强说了句话。

        她瑟缩的模样让他心疼不已。

        傅西洲闷声说:“都昏倒了怎可能没有事!别讲话了,带你去医院!不要怕,我在。”

        他一句话换了几种语气,从怒吼到担心到温柔。

        转变之快实在叫她没法适应。

        “真没有事……就是觉的冷,你可不可以先带我避避雨?”

        傅西洲感受到女人全身散发出的冷气,只觉的自己的心,给一对无形大掌抓住一样的痛。

        他赶忙将外衣脱下来裹住女人的身体,把她打横抱起,冲着公司大厅飞速奔跑。

        居然有人叫她在雨中站2小时!

        傅西洲的眼中满满都是怒。

        迈进大厅,就冰冷嘶吼:“要是她有什么差池,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公司撞见这情景的人,全都怔在原地,不知怎么反应了。

        他们历来听说傅西洲讨厌跟女人接触,就连助理也是男性。

        如今,他们却看到这禁欲男神抱着个女人进来,还为她罕见的发了脾气!

        “孙助理!还呆着干嘛?立即去找傅罗溪过来!”

        “是,傅少。”

        “再准备套女装,送我办公室去!”傅西洲说:“立即去!”

        孙助理哪见过傅西洲这样紧张的样,乃至连回话时间都没,就冲出雨帘。

        此时,顾北笙被傅西洲抱在怀中,身上还披着男人的大衣。大厅暖气非常暖,男人怀中的温度更暖。

        或许是由于不再孤立无援,她终究觉的没那样难受。

        傅西洲抱着顾北笙便要带她上楼,魏金儿却傻怔在那,许久没有反应来。

        这决对是她第一回看见傅西洲抱着个女人……

        顾北笙不会真和傅少有什么非比平常的关系?

        魏金儿整个人怔住。

        傅西洲一眼便看见杵在那挡路的魏金儿,冰冷的说:“还不滚?要我亲自将你丢出门?”

        魏金儿才恍惚的反应过来。

        她这下真被炒了?

        她哭着说:“傅少,叫她出去等是白总监意思,你可不可以看在她脸面上,别为难我?”

        “既然她不想做首席设计,就叫她一起滚!”傅西洲冰冷的追加。

        魏金儿满脸措楞,想不到傅西洲连白薇薇的脸面也不给,不禁慌了。

        “傅少,这真跟我无关,真不是我撵的……”

        顾北笙心想,她是没将她撵出,就是她丢他大衣,跟侮辱她,她可还记的一清二楚!

        傅西洲的口气不容置喙:“滚!”

        部门主管更加是欲哭无泪,他才真是无辜的好不好?

        “傅少,我知道没有管住手下是我的失误,可否再给我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再多嘴,就不要想再在滨城混!”

        部门主管吓的立即住口!

        顾北笙可算明白发生什么。

        白薇薇跟魏金儿被炒了?

        但部门主管是什么状况,躺枪?

        她近乎没考虑,就抓住傅西洲的袖子,说:“傅西洲……主管没为难受我,可不可以放过他?”

        “这样时还在为别人求情?你傻癌晚期?”傅西洲的眼中怒意未消。

        何时她把关心别人的精力用自己身上,何时世界太平!

        顾北笙早已习惯男人的毒舌,可她有自己的原则。

        “我……不可以叫无辜的人因我受到牵连。”

        傅西洲不想在这样时还和顾北笙争吵,冰冷的对部门主管说:“算你这次走运!”

        接着,瞪顾北笙一眼,“满意了?”

        顾北笙咬了咬唇。

        主管实在不敢相信,顾北笙对傅西洲来讲居然有这样大震慑力。

        她居然可以叫傅少刹那间收回自己的话?

        来不及多想,赶忙致谢,“顾小姐,谢谢你!”

        傅西洲抱着顾北笙便要往里边走。

        魏金儿见傅西洲要走了,哪可以就如此放弃?

        她也赶忙追上,拦住傅西洲的去路,对顾北笙说:

        “你……可不可以也帮我求情?我真不可以离开傅氏财团。我好容易才进傅氏财团,就这样出去会被爸妈打死。”

        傅西洲的眼中有着满满的寒意,才要叫魏金儿滚,顾北笙便先开口对他讲话。

        “这事因我而起,可以给我解决么?”

        “如今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你自己!”

        看她将自己搞成什么鬼样子,还有心管这样的事!傅西洲说不出的烦。

        顾北笙说,“我已满血复活,并且医生也不可能来的这样快。”

        有仇不当场报,她绝对睡不着!

        “这人你也要替她求情?”傅西洲的面色满是不快,“顾北笙,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太善良只会让人觉的你非常蠢!”

        顾北笙嘴角勾起一缕笑,说,“善不善良要看对方是谁。”

        他没讲话,算是默认答应叫顾北笙来处理。

        魏金儿实在不敢相信。

        顾北笙随意两句话便摆平傅少?

        还是说,傅少实际上压根不是真的要炒她,就是卖给顾北笙一个脸面?

        这顾北笙,肯定也不会那样不识好歹,叫傅少难堪。

        魏金儿想到这儿,立即对傅西洲说:“谢谢傅少不和我计较,我以后肯定努力工作!”

        顾北笙无语地扯扯嘴角。

        这魏金儿有没搞错?

        “有说放过你?”顾北笙说。

        “我全都求过你了,你还想怎样啊?”魏金儿看都没有看顾北笙一眼。

        求她还这样高傲?

        顾北笙嘴角勾笑,反问:“刚才丢我衣服时,是不是觉的很爽?我记的我跟你说过,那衣服是谁的,曾经提醒你看看衣服上的标识,你却连一眼都不看?”

        “我……我不是存心的。”

        魏金儿唯恐她将方才做的事说给傅西洲听,未免有点受惊。

        魏金儿毫无诚意,顾北笙当然也不会自此作罢。

        “还有我身上的指甲油,看起来这指甲油似乎还有点小贵,说多少钱吧,我赔。”

        “贵是蛮贵的,可赔钱就不用。我们就这样子两辆扯平吧。”

        “那不可以,欠债不还,我可是会寝食难安的。”

        顾北笙笑着说。

        说着跳下傅西洲的怀抱,端起前台剩下的半瓶油,一把甩在魏金儿的身上。

        wap.

        /132/132479/30929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