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3章 蓝色妖姬

第13章 蓝色妖姬

        方才魏金儿就是用这瓶护甲油这样对待她的!

        魏金儿的面色便像护甲油一样精彩,暴吼:“你,你疯啦!”

        “如今你是不是也觉的,全身上下在这款天价护甲油的点缀下,变的有点高贵了呢?”

        顾北笙不急不缓的说着问魏金儿,把刻着‘蓝色妖姬’4个字的护甲油空瓶丢回到魏金儿的怀中。

        实际上,‘蓝色妖姬’是庄冥为顾北笙设计的。

        那时他在顾家的花苑设计了这款,就为它取下了这名字。

        而且之后全部为她设计的东西,全都在这牌子的旗下。

        就是她想不到,曾经为她而生的护甲油,如今变成了侮辱她的工具。

        也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样浪费自己一向非常珍爱的东西。

        魏金儿可算明白了,顾北笙不是在求情,反而是要整她!

        魏金儿哪受过这种屈辱。

        她方才伪装的歉意也藏不住了,瞬间气急败坏地向傅西洲告状:

        “傅少……她故意报复我!我全都赔不是了,她还没完没了!我的护甲油是非常贵,但我制服里边的衣服是限量款!她一下毁掉我两款典藏。实在太过分了!”

        顾北笙实在对魏金儿的赔不是感到无语。

        “你是哪来的千金?随意使用一样东西都价不菲,还来这儿当前台小姐,不免太纡尊了。”

        “我是哪来的千金,讲出来吓死你!”

        魏金儿根本便看不上顾北笙。

        她当她做点肮脏的交易就可以爬上上流社会?

        等自己将真正身份讲出,顾北笙决对死定啦!

        “不要以为傅少给你点颜色,你就可以开起染坊!凭你,根本没资格处置我!”

        魏金儿轻蔑一顾地讲完,转而望向傅西洲,倨傲的说:

        “傅少,有个事我一直没有说。”

        “实际上我是魏家的大小姐,我爸爸是魏山,请你看在我爸爸的脸面上……”

        魏金儿还没有讲完,就给傅西洲冰冷的打断了:“脸大?真的吗?多大?”

        魏金儿的面色难看之极。

        “我爸爸是……魏氏集团董事……”

        “你爸爸是董事,教出的女儿仿佛不怎么懂事?”

        “傅……傅少……”

        魏金儿不敢相信,她全都搬出后台了,傅西洲居然一点脸面都不给魏氏集团。

        “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我说的是,魏氏集团……”

        傅西洲瞧了瞧方才倒在魏金儿身上的护甲油品牌名称,瞬间面色一凌。

        ‘蓝色妖姬’这牌子他知道,是顾氏集团的主打产品。

        1瓶高达5万,堪称天价,却是女人们心目中的女性品牌王后,无数女人全都以可以拥有一款‘蓝色妖姬’为荣耀。

        顾北笙注意到傅西洲的眼神在上边稍停,呼吸一凝。

        她也不晓得傅西洲是否知道这品牌的设计初衷,心情未免变得有点混乱。

        此时此刻,傅西洲向魏金儿确认,“方才你涂的是这样的护甲油?”

        “是。”魏金儿还当傅西洲听说她是魏氏集团大小姐时,对她态度180度转变,不禁喜说,“傅少,你也对这款感兴趣?”

        “你非常爱这款?”

        “是!蓝色妖姬是我最钟意的一款。”魏金儿说:“它是如今护甲油中的王后!”

        王后?傅西洲的眼从顾北笙的脸面上闪过,捕捉到她脸面上一闪而过的落寞,眉头轻轻隆起。

        接着,傅西洲不动声色的说:“你,打电话给‘蓝色妖姬’总部,叫他们3分钟内送200瓶护甲油到这儿。”

        部门主管被点名,不禁吓一跳。3分钟便要送到?他即便争分抢秒也不一定办得到!

        但这是他‘将功赎罪’的好机会,他一秒也不敢耽搁,立即去办。

        得亏蓝色妖姬的总部离傅氏财团非常近,要办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魏金儿震惊地望向傅西洲,“傅少,你是要送我护甲油么?”

        “是呀,送你。”傅西洲的眼神却落到顾北笙的脸面上。

        啊,真要送她啊?

        魏金儿满心欢喜。

        看起来傅少对她魏氏集团大小姐的身份非常满意?

        接下,他是不是还要帮她狠狠虐一虐顾北笙这贱女人?

        顾北笙不知道傅西洲打什么主意,就是忽然记起这款品牌当初是因她而生……

        心中莫明有点混乱。

        什么护甲油王国的王后?

        因她而生的‘蓝色妖姬’,早已被一首创造它的国王所背叛。

        “蓝色妖姬”的存在,早已变成一个笑话。

        魏金儿倒心花怒放……

        傅少真豪迈!1瓶都非常奢侈,他居然要买200瓶送她?

        她得意忘形地扫了顾北笙一眼,当中的轻蔑毫不掩盖。

        好快,200瓶护甲油送到啦!

        魏金儿看见自己心仪的东西被复制200份送到自己跟前,人全都有一些飘,实在恨不可以直接扑到傅西洲怀中。

        “谢谢傅少!我真好爱!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满意的礼物!”

        都说傅西洲是禁欲系极品,不需任何神情动作都可以秒杀万千女人,还真是没有浪得虚名!

        魏金儿的心脏疯狂的跳动。

        早知他这样容易给她的美貌跟身份吸引,她又何苦浪费那样长时间,在傅氏财团当什么前台小姐呢!

        这是分分钟变成傅少夫人的节奏呀!

        傅西洲不顾魏金儿眉飞色舞的表情,慢条斯理的对顾北笙说:

        “这一些都是魏小姐最钟意的护甲油,你拿去送她,用你喜爱的方式。”

        魏金儿得意忘形,看着顾北笙的神情,全都充满耀武扬威的气概。

        魏氏集团大小姐的光环笼盖在她身上,显的此时的她,遍身生辉。

        顾北笙却神情冷淡地扬了扬眉,问傅西洲。

        “我可以用任何自己爱的方式送给她?”

        “自然,魏小姐说她非常爱这份礼物。”

        魏金儿看着傅西洲,激动的说:“是的,只须是傅少送的,我全都爱!”

        顾北笙看着魏金儿飘飘然模样,想也不想的拿起当中1瓶护甲油,丢向魏金儿所在方向。

        瓶子嘭的声摔在地面上。

        瓶身刻的‘蓝色妖姬’4个字当中,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痕。

        魏金儿的脚边瞬间出现一排彩印,惊的她当场怔住。

        “你疯啦!”魏金儿回神震怒,斥责顾北笙:“你知道你自个在干嘛么!”

        魏金儿话音未落,顾北笙又拿起1瓶护甲油毫不犹疑地甩在地面上。

        护甲油溅落到地面上,1瓶又1瓶。

        “送你护甲油呀,你不是说爱么?”顾北笙笑着说。

        “这是傅少送我的,你这不要脸的疯子,即便你嫉妒我得到傅少的青睐,也没权利乱丢我的东西,你立即给我住手!”

        顾北笙淡淡一笑:“不要急呀,魏小姐,我还没有送完。”

        嘭……嘭……嘭!

        1瓶瓶护甲油丢向魏金儿。

        魏金儿不住逃窜,但四周依旧像开起了花。

        不久后,魏金儿从最初的盛气凌人,变的又急又囧。

        再到后来,她躲避无力,终究记起要向傅少求助。

        “傅少……救我……傅少……她疯啦!她竟然敢这样对我!”

        顾北笙不爽的翻白眼。

        继续丢!

        在一边看好戏的工作人员们,实在惊呆啦!

        他们连作梦都没想过,有一天,傅少居然会买回来这样多护甲油,叫一女人在傅氏财团的大厅中,随意丢着玩!

        本来光可鉴人的地板,满是色彩,但傅西洲看上,却丝毫不生气。

        乃至,有人看见他的眼中有着动情的笑。

        是以,谁也不敢向前一步。

        魏金儿被顾北笙追的很紧,却没有人向前帮忙,整个人乌七八糟。

        傅西洲却宠溺的对顾北笙说:“我爱看你丢,漂亮。”

        顾北笙的身体瞬间微僵,将手里的瓶子丢出,“有点乏味,不想玩了。”

        “这样便够了?”

        顾北笙感受到整个大厅陷入的诡异缄默。

        她瞧瞧之前一尘不染的地,如今变的这样缭乱,不禁尴尬的低头,不敢看傅西洲的眼。

        “浪费可耻。”顾北笙硬头皮说。

        边上隐约传来倒吸气声。

        她随意便丢掉了100瓶‘蓝色妖姬’的护甲油好么!

        顾北笙的唇角陡然微僵。

        好吧……她承认如今她才来讲这话,很可耻。

        她方才仿佛,好像,有点冲动……

        众人看她的目光,仿佛看见了什么怪的惊悚生物。

        魏金儿更加是窘迫不堪的窝在一个花瓶后边,不敢出。

        她怕她继续攻击她?

        顾北笙发誓,自己真真只是个温柔女孩呀……!

        诡异缄默的大厅中,传来了傅西洲磁性的声音。

        傅西洲对部门主管说:“将剩下的护甲油都丢进喷泉中。”

        躲花瓶后边的魏金儿刹那间凝固,好久才不敢相信的发出声音:

        “傅……傅少?”

        她是不是听岔了?他要将这一些全丢了?!

        “你方才不是说……这一些都是送我的?”

        顾北笙也不禁怔了下,他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对蓝色妖姬的牌子不满,也不必这样糟践吧?

        虽说她方才也糟践了许多……

        只是,魏金儿脸面上的神情倒是蛮精彩的。

        她最爱的东西给人拿过来这样浪费,心中当然非常不好受。

        但是,更让人不好受的还在后边……

        “自然。”傅西洲望向魏金儿,对她说:“我不是买了200瓶么?100瓶给她丢着玩,100瓶丢在喷泉中,叫你拣着玩。”

        “……”

        “天黑前拣够100瓶便叫你带我送你的礼物离职,少1瓶,就将你的10只指甲盖留下来再走。”

        他的口气这样恬淡,讲出的字句却让人毛骨悚然。

        魏金儿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买那样多天价护甲油过来在她跟前丢掉,已经够侮辱她了,居然还叫她去拣回来!

        并且……拣不完还要拔掉她的十根手指头?

        这肯定不是真的!

        魏金儿从花瓶后边走出,完全不顾自己缭乱的造型,冲向傅西洲,语无伦次的说:

        “不……傅少……我方才说,我是魏氏集团的大小姐,你真听清了么?”

        “魏氏集团有你这种大小姐,真让人觉的惋惜。”

        傅西洲冰冷说:

        “既然你爸妈不会教育女儿,我不介意帮他们教育教育你。”

        魏金儿面色刷白,一时怔在原地。

        “你记住,你拼命去拣的东西,都是她丢着不要的垃圾!”

        傅西洲见她怔在那,慢条斯理的说:“如今离下班还有4个小时,期望4个小时后,你还有机会涂护甲油。”

        魏金儿这回真吓到了。

        她最爱的就是自己的指甲盖,决对不可以想象自己没有指甲盖会是什么样!

        传说傅少无情,即便有人在他跟前自杀,他全都不会眨眼。

        传说傅少狠绝,有人得罪过他,当场就给打断了两腿。

        虽说,他回国时间不长,但有关他的传言已是路人都知。

        之前魏金儿还对此一笑置之。

        可此时此刻,她再不敢只将这一些传言当故事听!

        她拼命的冲进喷泉,疯狂地拣护甲油。又唯恐不当心打碎1瓶,就彻彻底底完了。

        这一些都曾是她梦寐以求的奢侈品。

        如今,她一瓶瓶的拣,却唯有恐惧跟冰凉的痛苦感觉。

        雨还在下,好快便把魏金儿淋的湿透。

        喷泉的水好像快要凝结成冰。

        而傅西洲早就抱着顾北笙冲着里边走去。

        果真不愧是傅西洲,侮辱人的方式总是这样大快人心!

        不知道以后魏金儿再涂护甲油时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

        傅西洲一路抱着顾北笙去了总裁办公室。

        他状似无意的瞧了瞧手表。

        看时间,傅罗溪该快到了,换洗衣服该也好快便会送来。

        他记起昨天晚上的冷战,忽然不知道要怎样和她独处。

        所以,他将她丢在沙发上后,就径自来到桌前坐下,假装在翻看文件。

        顾北笙瞧了瞧傅西洲,不知道他的态度为什么又变的这样冷,心情变的复杂。

        “谢你谢。”她想半天,才终究憋出句话来。

        对方没回应。

        wap.

        /132/132479/30929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