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5章 她的小肚子

第15章 她的小肚子

        “还有你手机,也24小时开机。”傅西洲冰冷补充。

        “……”

        “回答我听见了!”

        “听见了。”顾北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心情忽然变的复杂起。

        为什么,他总在她忍不住想爱他时,做叫她非常讨厌的事,又在她打算讨厌他时,叫她忍不住的想要原谅?

        便在氛围缄默至极时,姨妈巾送来了。

        一起送来的,还有一整套衣服。

        顾北笙赶忙丢下傅西洲,抱着一堆东西冲进卫生间。

        嘭的声关上门,顾北笙才把后背靠在门上,纾解心中的混乱。

        顾北笙,你真是在他跟前将一辈子的脸都丢完啦!

        傅西洲的办公室卫生间非常奢华,里边还有独立洗浴装置。

        顾北笙简单地洗刷了下,将脏衣服都丢掉,换好新衣服,吹干头发,终究觉的暖和多了。

        她收拾好一切后,才尴尬的走出卫生间,回沙发坐好。

        氛围仿佛没方才那样僵了。

        “将外衣穿起来!”傅西洲将一件外衣丢到顾北笙边上。

        “呃……噢……”顾北笙满脸纳闷,她自个穿了外衣,并且办公室的暖气开的很足,他为什么又要她穿外衣?

        不敢多问,她将他丢在沙发上的外衣穿在了自个身上。

        谁知……他又丢来一件!

        “继续穿!”

        “……”顾北笙更纳闷了。

        她默默的又穿了件。

        结果,傅西洲又丢来一件。

        他是要将他在办公室中全部的装备都丢来套她身上么?!

        她知错了还不行!

        顾北笙哭丧着脸,勉为其难的穿着。

        傅西洲看见顾北笙满脸不情愿的神情,忽然记起上回傅罗溪警告过他的事儿。

        “拉倒……脱下来!”傅西洲说。

        “什么?”她讶异地抬起头看他。

        “我叫你脱!”傅西洲边说,边屈身便要去扒她的外衣。

        “不必了我自个来……”顾北笙赶忙将最外边的外衣脱下。

        她见男人还在看她,又赶忙脱一件。

        在她准备再脱一件时……

        “够啦!”傅西洲忽然转过脸去,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举动非常引人遐思?”

        顾北笙的举动忽然僵住,脸都涨的涨红……

        难道这也要怪她?

        “是你要我穿,然后又要我脱。”

        顾北笙忍不住腹诽:傅西洲你神经病!

        傅西洲见她发表意见,本可以地回过头望向她,瞅见她身上还披着他的外衣,目光本可以落到她的锁骨……

        顾北笙有一些怪的循着他的眼神,正困惑着……

        傅西洲忽然命令她:“就这样子,不要再动!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想干嘛?将她轰走?

        顾北笙有求于他,只得蛮直胸膛,笔直的坐在那,纹丝不动。

        傅西洲回过身替她倒水递给她,寒声对她说:“将开水喝掉!”

        顾北笙不敢犹疑,立即喝了口。

        烫!

        她不禁蹙眉。

        傅西洲见她停下,又冰冷说:“叫你喝听不到?”

        顾北笙只得又勉强喝了几口。

        烫,她喝不下。

        “顾北笙……”

        顾北笙瞧了瞧他,用商议的口气说:“可不可以凉点再喝?”

        “……”他才想到什么,试了下温度,瞬间蹙眉,寒声说:“你傻么?烫不会说?为什么逼自己喝?”

        “是你在逼我!”她轻声叽咕。

        “你不说我怎知道你需要什么?”他愤怒的瞪她。

        她咬了下唇,没有吱声。

        傅西洲一把把她摁回沙发,接着坐在她的身旁。

        “你干嘛……”

        她话音未落,他的大手已经覆在她的肚子。

        她大惊,面色刹那间刷红……

        “水等下再喝。”男人说。

        接着,男人的大手轻轻替她顺时针搓着肚子。

        他在干嘛?!

        她整个人全都僵了,本可以的想拒绝他。

        他却警告她:“再乱动我不保证不会突破禁区。”

        “……”

        她瞬间吓的一动不动。

        傅西洲居然帮她搓小肚子?

        顾北笙后知后觉的反应来,周身却僵直的更厉害了。

        他手心传来的温暖纾解了她的剧疼。

        顾北笙偷偷看了眼他认真的神情,心中嘭嘭嘭的打鼓,偷偷看他一眼。

        他仿佛没事儿人一样,若无其事地重复着一样的举动,帮她轻轻的搓着小肚子。

        这时……

        嘭嘭嘭!

        门给人敲响。

        顾北笙瞬间一惊。

        “傅少,医生来了。”

        傅西洲轻轻蹙眉,声音清寒的开口:“进。”

        顾北笙赶忙要从傅西洲身上跳开,结果,给他使劲搂着。

        进来的是傅罗溪。

        顾北笙怎么好意思在别人的跟前和傅西洲这样暧昧?

        她立即尴尬的半坐着要起,谁知又被傅西洲拉回。

        “怎么如今才来?”傅西洲这句话是对傅罗溪说的。

        “刚做完一台手术便赶过来了。”傅罗溪边说,边拿听诊器。

        “来的可真巧!”

        迟到一点点时间罢了,至于怨气满满?

        “你看上去这样有活力,一点不像有病。”

        傅罗溪扬了扬眉,就要给傅西洲听诊。

        你才有病呢!

        傅西洲冷着脸开口说:“病的是她不是我!”

        傅罗溪:“……”

        那他躺着干什么啊?

        傅罗溪还是第一回搞错病人,才将眼神移到顾北笙脸面上,叫了声,“嫂子?”

        顾北笙:“……咳。”

        他便说什么事可以叫傅西洲将他请来,原来又是为顾北笙呀。

        寻常从不召唤他的傅西洲,竟然短短几天内接连召唤他两回!

        这回又生什么病?

        傅罗溪看见顾北笙轻轻泛红的面颊,想到她可能是给叫了声嫂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以笑着纾解尴尬,“上回我们打过照面,你可能对我不大熟,我叫傅罗溪,是他朋友,也是他堂弟。”

        关系这样近啊?

        顾北笙更尴尬,“叫我北笙就行……”

        北笙?他可不敢。

        傅罗溪瞅见傅西洲警告的眼神,只觉的后背有点凉。

        只是,傅罗溪倒一直非常好奇,可以叫傅西洲从年少时一直惦念到如今,多少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究竟有何等过人之处。

        顾北笙见傅罗溪眼神审视自个一眼,瞬间想自己还在傅西洲怀中!

        她非常尴尬,要挣脱傅西洲的怀抱,谁知道,他搂的很紧,她压根便挣不开。

        因挣脱不开,因此方才她一系列的举动都变的滑稽。

        顾北笙咬了下唇,硬着头皮对傅西洲说:“我要起……来。”

        “生病了就多歇息!躺着!”傅西洲说,“就这样看!”

        “……”这真是秀恩爱秀的人满脸血。

        傅罗溪问,“叫我来看什么?”

        “她方才淋了雨,来例假很疼,又吃了辣冷的食物,你帮她检查下。”傅西洲说。

        傅罗溪瞬间蹙眉:“知道自己来了例假,还淋雨,又吃生冷?这些事如今这样不放心上,以后有的是后悔的时候。”

        傅西洲的面色瞬间黑沉至极。

        顾北笙偷瞄傅西洲一眼,无声。

        傅罗溪好像没发现二人的不平常,忽然想到什么,望向傅西洲:“你不是说,你准备要……”

        傅罗溪将会脱口的‘小孩’二字还没有讲出,就给傅西洲冰冷打断……

        “废话完了没有?”傅西洲瞬间烦躁,“究竟有没有大碍?”

        “幸亏嫂子体质好,并没发热,有点感冒,吃药就会好。”傅罗溪说。

        就是,他有点怪的看了顾北笙一眼……

        她的例假紊乱,明明是……服药引起的。

        傅西洲不是准备要小孩么?为什么还叫她乱吃药啊?

        顾北笙感受到傅罗溪探究的眼神,呼吸变的局促。

        傅罗溪没再看她,而是把目光落到傅西洲身上。

        “至于疼经,你如今处理得非常好。多喝水,能纾解疼痛。坚持搓小肚子也能起作用。还有药不可以乱吃……”

        顾北笙听到傅罗溪讲的话,身体瞬间微僵,在他还没有讲出更多话前,立即说:“是,会注意!”

        傅罗溪张了下口,没再讲话。

        “……”顾北笙尴尬的低下头,难不成傅罗溪可以看出她为什么会例假不调?他会告诉傅西洲么?

        傅罗溪的存在实在便像颗定时炸弹,顾北笙的心中瞬间七上八下。

        要是傅西洲知道她例假不调的起因,肯定会翻脸。

        她可不想再和他吵。

        得亏,傅西洲并没发现她的慌。

        他听说顾北笙没大碍,终究放心。

        傅罗溪走了后,傅西洲口气冰凉的告诫她:

        “顾北笙,不要当自己体质好就能为所欲为,下回你再将自己搞成这样,我就没有那样容易放过你了,知道么?”

        “……”

        “顾北笙!讲话!”傅西洲蹙眉,“你想什么?一直心不在焉!”

        “明……明白。”顾北笙后知后觉缓过神,压根没有听清傅西洲说什么。

        “……”

        傅西洲没再说话,继续帮她搓小肚子。

        顾北笙身体微僵,想要拒绝,却不知怎样拒绝。

        傅西洲居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相比傅西洲的放松,顾北笙的心弦却一直绷着。

        她感受到男人睡着了,才终究松口气。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男人睡着了,手居然还在帮她搓小肚子。

        顾北笙的心中掠过异样的情绪,小心谨慎的把男人的手从自个的小肚子取开,慢慢起身,想出去透透气。

        顾北笙在走廊来回走几趟,才终究冷静些,准备回到办公室。

        谁知道,顾北笙才来到门口,就撞见了白薇薇……

        wap.

        /132/132479/30929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