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6章 傅氏打脸秘籍

第16章 傅氏打脸秘籍

        白薇薇原本是上顶楼总裁办找傅西洲的。

        谁知道,她一上,就先看见了顾北笙身上披着傅西洲的外衣,在总裁办门口徘徊!

        这不该出现于这儿的女人,此时刺眼的闯入白薇薇的双眸,让她的双眸陡然紧缩。

        白薇薇的步子陡然僵住……

        “顾北笙?你怎么进的?谁叫你来的?!”

        “怎么了?我不应该进?”顾北笙看了白薇薇一眼,笑得意味不明,“人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外面淋雨吧?”

        这什么意思?有傅西洲给她撑腰啦?

        白薇薇的眼中掠过一缕锐利,“真叫我不敢置信,3年前就给傅少甩掉的垃圾,居然还有脸上赶着贴上来!这回又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

        顾北笙的身体陡然微僵……

        是的,她3年前被傅西洲甩过,并且她迄今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西洲权势滔天,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谁可以管的了他?

        他可以无缘无故的和她闪婚,以后也能无缘无故和她离婚,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

        但是……

        起码如今,她顾北笙,是傅西洲的妻子!

        顾北笙之前被白薇薇扫地出门,淋雨2小时不是闹着玩的,这个仇不报,她不姓顾!

        现在有人可以撑腰,她干什么要委曲自己?

        既然白薇薇这样不识好歹,她也没有必要当圣母。

        正好,新账旧账一块算!

        顾北笙一点也没给白薇薇脸面,轻蔑的说:“我怎么啦?我这女人,就是在他心中比你要紧!被甩过起码证明在一起过呢。而你呢,连被男人甩的机会都没,有什么权利和我比?”

        她存心收拾了下长发,再状似无意地用傅西洲的外衣裹紧自个的身体。

        白薇薇实在被气疯了,她是有望成为傅少夫人的第一人选!

        而顾北笙,无非是3年前就给傅西洲扔掉的垃圾罢了!

        她不信,傅西洲会转过头拣顾北笙这他亲自丢掉不要的垃圾!

        “我是没有法子和你比,有几个女人可以向你这样子,开房等男人去临幸自己,结果人家不但不要你,还直接将你轰走!”

        顾北笙的面色阵阵青白。

        那件事,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她拼命想忘记,白薇薇却偏要讲出,叫她难堪。

        她真不明白,白薇薇究竟和自己有什么仇什么恨。

        于情于理,如今作为傅少夫人的她,才更该觉的白薇薇这‘傅西洲的初恋’更不顺眼才是吧?

        顾北笙扬眉望向白薇薇,毫不示弱:“我充其量就给轰出去一回,如今我又回了,你呢?听说你给解聘了,只怕是回不来啦!”

        白薇薇的面色瞬间难看。

        她来找傅西洲就是要问这个事,她的工作能力历来无可挑剔,怎可能无缘无故被解聘?居然是由于顾北笙?

        “傅少为你这女人,解聘了我?”白薇薇怒极反笑。

        顾北笙却笑的春风得意:“对呀,就是我这女人,你得罪不起。”

        “一个倒贴的落魄凤凰罢了,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划脚?”

        白薇薇面色如冰,继续说:

        “我为傅氏财团做多少贡献?我出的作品国际闻名,失去我是傅氏财团的损失。而你,又可以为傅氏财团干什么?傅少怎可能为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解聘我?真是笑话!”

        “是呀,我也觉的蛮好笑。给傅少亲自请进的人叫不知羞耻,全都给解聘了还赖着不走的人,应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呢?白总监成语这样好,不如自我形容一番?”顾北笙扬眉看她。

        “你……”

        “你也想不出?”顾北笙浅笑,“别太在乎,这不是你的错。到底,翻遍词典,也不一定有个成语可以形容你。”

        白薇薇恼羞成怒:

        “你别当傅少可怜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他3年前可以甩你,如今照样可以甩你!”

        “我这样都是为了你好,才提醒你,得意忘形终将要有报应。”

        “傅氏财团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随便进出,要是我是你,就会懂的适可而止,如今便从这儿出去!”

        “白总监如今自顾不暇,还有闲情逸致替别人家的花苑浇水?如今应该出的人,是你,不是我。”顾北笙满不在意地扬了扬眉。

        白薇薇全身发抖,从前她便看不惯顾北笙,如今,更加是变本加厉讨厌她!

        就是这女人叫傅西洲一回回为她执迷不悟?

        她怎可以甘心一直输给同一人!

        “你即便恃宠而骄,也应该分清恃宠而骄的对象!如此无耻,实在贻笑大方!”

        “我才是傅董钟意的儿媳!我的职位是傅董亲自定的,唯有他有权利解聘我!”

        “傅家跟白家,全都希望我们二人和平相处。”

        “我们的事虽说没提到表面来,可也是二家人全都知道跟默许的。”

        “傅董有意将我安排在傅氏财团,也是为我们以后……”

        白薇薇越说越激动,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进……

        “我的事什么时候要别人来允许?”

        傅西洲……

        白薇薇也不知他听见多少,立即迎上他,“傅少……”

        “滚!”他嫌恶的避开了白薇薇。

        白薇薇身体微僵,实在怀疑自己听岔了。“你叫我……什么?”

        傅西洲冰冷的说,“我叫你滚出我的目光,滚出傅氏财团!要是对我的处理结果不满意,纵然去找你的傅董问问,我有没权利解聘你!”

        白薇薇身体僵直,明白自己方才对顾北笙讲的话,给傅西洲听到了。

        她握了下拳,勉强镇定:“我为傅氏财团赢的荣誉都数不来,更加是从没犯过任何错,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解聘我?”

        傅西洲面色如冰:“要是我没记错,我以前警告过你,别惹我女人!”

        傅西洲的一句话,叫白薇薇的身体一震。

        是的,好多年前,他警告过……可她以为,如今已经时过境迁,顾北笙跟他早就不可能!

        但是,她居然从他的口里,听见顾北笙是他女人这几个字。

        顾北笙的心跳更加是忽然间嘭嘭乱跳。

        她是跟傅西洲结婚了,是他的女人没有错,但从他口里讲出这句话,叫她有一些眩晕。

        他以前还为其它女人警告过白薇薇?

        她发现自己居然莫明有一些介意那人是谁……

        此时此刻,白薇薇的面色瞬间难看,给自己爱慕的男人,当着自个最讨厌的女人当面打脸,这样的滋味可真难受。

        傅西洲说着,走向顾北笙,一手抱住她的肩头,“还呆着干嘛?进去!”

        白薇薇看见他们这样暧昧,人瞬间僵住,“傅少,你真要为她撵走我?”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也配和她比?”傅西洲冰冷的说:“她才是我的女人,而你,无非是我父亲的一条狗!”

        傅西洲边说,边看都没看白薇薇一眼,就拉着顾北笙进了总裁办。

        总裁办的门嘭的声锁上,白薇薇被狠狠拒之门外。

        她好容易才反应来,追向前,要闯进总裁办,却给人挡在门外……

        “我要见傅少!”白薇薇大声的说。

        “白总监,傅少吩咐过,任何人没有经过准许不可以进。”助理把白薇薇拦在总裁办外。

        “你确定我也例外?”

        “除非傅少亲自下命令,不然我没有法叫你进。”助理例行公事儿。

        白薇薇气疯。

        她哪可以甘心便这样败下阵?

        她决不准许自己多年的努力因为这件事而付之一炬!

        总裁办中。

        傅西洲对顾北笙说:“回沙发躺着!”

        顾北笙乖乖照做,他又要帮她搓小肚子,但总裁办外边,白薇薇声音一直不断传进。

        顾北笙听清白薇薇的声音,看了傅西洲一眼,本能开口:“你不见么?”

        “你想叫我见?”他富有质感的声音自带魅惑属性。

        “我有权利发表意见?”顾北笙反问。

        “你是傅少夫人。”他说。

        顾北笙的眼中掠过一缕异彩。

        白薇薇说,白家跟傅家有意叫白薇薇跟傅西洲联姻……他真准备解聘她?还是只是准备给她一点教训?

        听男人方才的语气,一点不像开玩笑。

        “她那样爱在外边站着,就叫她多站一会吧。”顾北笙说。

        傅西洲勾了下嘴角,不置可不可以。

        此时此刻,给拦在顶楼总裁办门外的白薇薇气急败坏,拨了傅西洲的总裁办电话。

        顾北笙听到电话的声音响彻总裁办,但傅西洲却一点也没起身去接的意思。

        顾北笙的心情有一些不安,他真准备便这样放着不管啦?

        铃音一遍遍,最后终究归于无声。

        白薇薇第一回给人这样无视,心情非常差,但是她如今放弃,就默认卷铺盖滚蛋,怎可以甘心?

        白薇薇想到这儿,在总裁办外拔高声音说:“傅少,你要是不让我进,我就在这儿等到你见我为止!”

        “嘁。”顾北笙轻声叽咕,“在门口等又风刮不到雨淋不到,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要说等几分钟,即便等个几天几夜又怎样?她可是在外边淋雨淋了2个小时,并且腹部疼的快死掉!

        傅西洲扬眉看了顾北笙一眼,好像捕捉到她眼中的小情绪。

        她的人还在这儿,思绪早已飘到外边去了。

        所以他扬了扬眉,对外边说了一个字:“进。”

        他就这样叫白薇薇进来?顾北笙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他果真就是做做模样,心中非常舍不得叫白薇薇等他吧?

        他方才还一种肯定要解聘白薇薇的模样,这样快变卦?!

        顾北笙抑制着心里的不快,立即便要从沙发上起。

        谁知道,他却不慢不急的把她摁回沙发,继续替顾北笙继续搓着小肚子。

        “你干嘛!”顾北笙不满的瞪他。

        他却仿佛压根不在乎白薇薇的闯入,淡淡说:“我还可以干别的?”

        “……”

        顾北笙尴尬不已,早知就不问啦!

        “傅少……”白薇薇听傅西洲要叫她进,还当事有转机,迫切的推开助理,走进总裁办。

        谁知道,她却一眼看见傅西洲脱衣服,坐沙发上倾着身,一个手不知道在扶摸什么……

        此时此刻,他的手依旧没停止动作。

        而白薇薇一眼看见顾北笙正跟傅西洲‘深情脉脉’的对看着。

        这样暧昧的场景,叫白薇薇有一瞬的愣怔。

        她的步子陡然顿住,“你们……在干嘛?”

        顾北笙将对傅西洲的不满直接转移到白薇薇身上,“我们在干嘛,难道还要向你报备?”

        傅西洲浅浅扬唇,好像对顾北笙的反应非常满意。

        白薇薇哪想得到顾北笙竟然这样对自己讲话,不禁怒了:“顾北笙,我真替你感到羞耻!”

        “你倒是说,我都做过什么要你替我羞耻的事?”顾北笙反唇相讥。

        wap.

        /132/132479/30929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