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7章 给白莲花上点色

第17章 给白莲花上点色

        “你!”白薇薇的脸都给气白,口不择言的说:“不要当你随意装一下弱,就可以挽回傅少的心,不要忘记了你3年前……”

        白薇薇还没有讲完,傅西洲先一步开口说:“叫你进来不是为听你议论我私事!”

        好像触到他逆鳞,他的口气让人觉的毛骨悚然!

        白薇薇被傅西洲这样警告,瞬间微僵,声音截然而止。

        她不应该因为顾北笙从新回到傅西洲的跟前而失态。

        纵然这样子,白薇薇还是为顾北笙闯入傅西洲的总裁办,还和他举动亲密的事,很介意。

        方才他们在外边,尚且保持些距离,如今,实在二人全都要贴在一起……

        白薇薇狠咬了下唇,目光凛冽地扫过顾北笙,仿佛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叫她恨不得把她凌迟。

        顾北笙知道自己不应该恃宠而骄,但她更不想叫白薇薇白白欺负!

        顾北笙记起之前白薇薇对她的侮辱,干脆也报复一下白薇薇,存心说:“白总监,方才他也讲过叫你滚了,你怎还不滚啊?不但不滚,还从总裁办外边吵到总裁办里边?”

        “你在给我们表演‘不知羞耻’的意思?或者,就是单纯不大明白滚是啥意思?要是后者,我倒不介意帮白小姐翻译下。”

        “意思就是,叫你从这儿出去,不要再进,而且永永远远消失。”

        “滚出公司,意思是你已不是傅氏财团的首席设计!你被解聘了!并且,你想找的那个男人并不欢迎你,更不想看你在这儿发疯,打搅他歇息,必要的时候,还会叫保安请你离开。”

        “我要是你,会选择离开,去淋个3天的雨,没准傅少一心软,就又叫你留下了呢!”

        “不必谢,这一些都是俩小时前,白小姐你亲自教我的。”

        白薇薇的声音都在发抖,她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顾北笙,你……”

        白薇薇从不知道,顾北笙的嘴这样毒,实在将锱铢必较4个字发挥到极致。

        顾北笙方才那一通话,不就是将前,白薇薇在公司大厅对她的侮辱,原封不动还给她?

        俩小时前,白薇薇是真的没想到,她无非是叫顾北笙出去淋了一会雨罢了,居然便会被傅西洲解聘!!

        傅西洲真是疯啦!居然真又去吃顾北笙这颗回头草!

        而她,居然再度栽在顾北笙手中!输得体无完肤!太可恨!

        “翻译完了。”顾北笙笑着对白薇薇说:“要是白小姐还有哪不明白,我不介意再帮你翻译下。要是你已经明白了,那便慢走不送啦!”

        白薇薇僵直着身体,恼怒的对顾北笙说:“你有什么权利替傅少翻译?我跟他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划脚!”

        “我倒成外人啦?”顾北笙无辜的扬了扬唇。

        傅西洲的眼神凌冽的从白薇薇身上扫过,顺手揪起边上一个花瓶,冲着白薇薇所在的方位砸去。

        白薇薇震惊地怔在原地,身边昂贵的汝瓷瓶,碎成片。

        “要是你需要我亲自指教你,我也可以如你愿,只须你不后悔!”

        傅西洲的声音犹若那一些碎片,在她身边炸裂。

        白薇薇好久才分解清楚。

        便因为顾北笙一句话,傅西洲便要跟她说,他和她连表面友好都维持不了了,是不是?!

        “我明白了,我走就是!”白薇薇的眼中浮显出满满的白雾。

        她想到自个居然就这样被解聘了,更加是心有不甘,狠瞪了顾北笙一眼。

        “顾北笙,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样拉倒!想不到这样多年过去了,你不但没有收敛,反倒更贱!今天你叫我受的耻辱,以后,我肯定会百倍奉还!”

        白薇薇讲完冲出。

        顾北笙看着白薇薇冲出的身影,正好看见有办事人员端着半桶颜料上,所以想也不想地端起这半桶颜料,追上白薇薇,冲着她的发顶泼去……

        办事人员大吃一惊,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哗一声……

        颜料自白薇薇的发顶淋下,她的头上、脸面上、身上,全都是颜料……!

        “呀……”白薇薇好久才反应来,失声惊叫,“顾北笙,你疯了,你这疯子!你无非就是个落魄凤凰罢了,你凭啥这样对我!我杀了你!”

        顾北笙看着白薇薇身上的色彩,淡淡的丢掉手里的颜料桶,对她说:

        “既然白小姐还等着有天找我报复,我当然要先将我们当中的帐算清再说。”

        “要真论贱,白小姐一定第一名,你如今不但贱出新高度,还贱出新颜色!”

        边上的人全都忍不住想笑,却一直强忍。

        白薇薇恼羞成怒地惊叫了声,疯狂的冲向顾北笙,却给保安半路截住。

        她一生里从没比今天还要窘迫的时刻!

        她一直以来都要做最好的自己,如今,在她要离开傅氏财团时,却这样窘迫!

        “顾北笙,你有种!居然敢对我泼颜料!还这样辱骂我!我不会叫你好过的!”

        左右泼不泼这桶颜料,她全都不会叫她好过就是了,何苦手下留情,给自个心中添堵?

        顾北笙若无其事的扬了扬眉,贱贱的说:

        “前,我给魏金儿倒一身护甲油,因为她不知道我是谁。如今我送你半桶颜料,是由于你明知我认识傅西洲,却还存心将我拒之门外。”

        “我泼的还是低碳绿色颜料,便宜你了,不必谢!”

        “保安,白小姐要回家洗刷了,劳烦你们送她出。”

        白薇薇实在不敢信顾北笙在说什么,“顾北笙……”

        “再见,不送!”顾北笙对白薇薇抛了一个飞吻。

        白薇薇实在给她狂妄至极的样子气出内伤,却只可以任凭保安强即将她驾走。

        “顾北笙……你等着!我不会就这样拉倒!!”

        顾北笙想到什么,说:“慢着……”

        白薇薇嬉笑,“这样快便后悔你对我所做的事儿?如今跪下求我原谅你,没准我会考虑。”

        顾北笙笑甜美的对保安们说:“对不起,我纠正下,对待不要的垃圾,人通常只会用丢的。还请你们将白小姐‘丢’出。”

        “顾北笙……”白薇薇面颜扭曲地惊叫。

        她居然公然骂她是垃圾!

        顾北笙冲她吐吐舌,这也是还给她的。

        顾北笙心情略好的回过身便往办公室里边走,却闻到了一种熟悉的香气。

        她才注意到,先前还在沙发上睡着的傅西洲,此时已经来到她的跟前,用满脸她琢磨不透的神情看她。

        顾北笙吐舌头的举动瞬间僵了下。

        他先开口,“傅少夫人来我们傅氏财团‘视察’第一天,就将我司的大厅甩满了护甲油,在我办公室泼了半桶颜料,果真让人印象深刻。”

        “这不是正好有人提着半桶颜料上来让人检验么?我帮你验了,非常好用!”

        “看的出。”

        顾北笙尴尬一笑,撇了下唇角,满不在意地神情说:“觉的我恃宠而骄么?”

        “我乐意惯的。”男人一个手揣口袋中,笑得意味不明。

        顾北笙尴尬的避开他的眼,又一眼看见地面上的颜料印记。

        她承认,她真闯祸了……

        “你办公室一点人情味也没,顺带换个装潢,也蛮好的,你觉的呢?”

        “你喜欢就行。”傅西洲说:“想装修成什么样,只管回去后写万字构想交给我。”

        他没在开玩笑?顾北笙欲哭无泪,她知错了,她赔不是还不行么?

        “过来!”傅西洲将她拉回,从新摁回沙发。

        她的心跳的好快!

        方才白薇薇讲的话,在她的脑中回荡。他对白薇薇的态度,叫她觉的茫然。

        有人说,人总是对自己最初爱上的人有特别的偏执。

        可,白薇薇不也是傅西洲的初恋么?他对白薇薇的态度,为什么却那样差劲?实在一点情面都没有留给白薇薇。

        只是,他最初甩了自个时,又何曾给过她情面呢?

        好久,顾北笙听到自个开口,叫了他的名:“傅西洲。”

        “说。”

        “你们家人真希望你跟白薇薇联姻么?”

        “家中是家中,和我个人意志无关。”他冰冷的说:“你已是我的妻子,别总想着这些。”

        家中是家中,和他个人意志无关。那就是……有?

        她自然也知道,白薇薇不可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但听他承认了,她的感觉又跟之前有了微妙的不同。

        顾北笙也不晓得自个在郁闷什么,不禁问,“要是没有我,你会跟她结婚么?”

        “很白痴的问题。”

        这世界怎可能会没她?从他认识她起,他便从没想过叫她离开他的世界。

        顾北笙也觉的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忽然没有再讲话。

        傅西洲见她忽然间的缄默,蹙眉,“你在乎她?”

        她摆了摆头,还是没讲话。

        “你这样的神情,我能理解为吃醋?”他的心情好像有一些愉快。

        顾北笙真不知道他在开心什么,口是心非的说:“吃醋?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

        傅西洲忽然倾身来。

        他的鼻子行将要贴到她的鼻子。

        她陷进沙发,也陷进男人的臂弯。

        他的气息那样近,近的她连呼吸都变的小心谨慎,却仍旧觉的羞耻。

        “不是吃醋就行。”他说。

        白薇薇这样的路人甲,他估计连解释都嫌费口水。

        可她,非常在乎。

        她还当他起码会解释一下他跟白薇薇的关系,但他并没。

        心情忽然变的郁闷,也不晓得自个在郁闷什么。

        顾北笙闷声追加,“谁还没有个初恋和前任。谁会吃不爱的人的醋呢?”

        傅西洲的面色瞬间一寸寸冰凉。

        wap.

        /132/132479/30929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