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19章 清场街道

第19章 清场街道

        “否则你希望是谁?”傅西洲的口气听不出喜怒。

        真是他。

        此刻,孙助理已打开引擎,依照吩咐开车。

        车玻璃外的风景一路倒退,顾北笙的胸口微暖。

        她自然也是如此希望,这表示他真把她的事放心上。

        “谢谢。”顾北笙道完谢,想了下,接着问说:“我父亲大约还有多长时间才可以出来?”

        “有点棘手。”傅西洲存心这样说。

        要是叫她知道事那样容易处理,她还可以对他顺从么?

        孙助理诧异的从后视镜看傅西洲一眼,也没多问,开车。

        顾北笙记起什么,“我知道这个事不简单,劳烦你了,你只须尽力就行。”

        到底对手是庄冥,他肯定会死咬不放,不会那样容易。

        尽力?她不免也太小看他的能力。

        傅西洲轻轻扬眉,倾身在她耳旁说:“要我尽’,你是不是也要‘尽力’?”

        “什……什么?”

        她话音没落,男人的大手已经摁住了她的手,然后……

        她拼命抽回手,好像躲瘟疫一样,瞪着他:“你疯了……孙助理还在这儿呢。”

        “下车!”傅西洲寒声命令孙助理。

        孙助理:“……”什么状况?还没有到家……吧?

        但他哪敢多问,立即停车。

        顾北笙见状立即说:“喂,傅西洲你有没搞错,街上很多车啊……”

        “五分钟之内清空街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任何人进。”傅西洲继续吩咐孙助理。

        “是,傅少。”孙助理立即行动。

        本来川流不息的街道居然真的很快就给清空,玛莎拉蒂霸占整条街。

        顾北笙坐车中目瞪口呆。

        傅西洲挑起她下颌,“还有借口?”

        “那个,大姨妈最近来访……”

        “你的嘴非常烦人。”

        她不禁涨红脸,“……傅西洲,你是属禽兽的么?”

        她决定收回之前觉的男人还不错的想法!

        男人把她咚在车玻璃上边,扬眉:“不会取悦老公?”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无耻?”顾北笙抱胸的举动显的很多余。

        “我傅某的无耻只针对傅少夫人。

        “……”

        天将破晓,路终究恢复交通。

        顾北笙尴尬的坐在一边,心中吐槽傅西洲这禽兽!

        他将自个的外衣丢给她,她只得穿上。

        但是,她的手……好酸啊,穿好几回都没有成功。

        傅西洲忽然倾身而来,替她扣扣子。

        她记起方才的旖旎,面颊烧红。

        顾北笙别过脸去,假装没看他,但心还是嘭嘭跳个没有完。

        红灯时,顾北笙打开车玻璃透透气,隐约听到隔壁司机在说话。

        “这条街昨天晚上关闭一整夜,我还当出车祸死人了,结果毛线新闻都没!”

        “对啊,实在莫明其妙!”

        顾北笙默默的关窗,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但还是尬的不像话。

        还好傅西洲没叫孙助理回来继续开车,否则她全都不可以想象孙助理什么神情。

        顾北笙怨念的看了眼如今正亲自驾车的傅西洲。

        此时,他的嘴角勾着一缕浅笑。

        这样时他竟然还笑的出?!

        傅西洲这王八蛋!说好的禁欲系男神呢!

        顾北笙咬唇,,“下回可不可以不要在车上?”

        “嗯,以后你还会有更多的选择。”

        “……”要是杀人不犯法的话,顾北笙真想将手机砸他脑袋上!

        “之前,你说你要找工作?”傅西洲再次开口的时候,终于恢复了正经,“我帮你安排好了,明天起做我贴身助理。”

        “助理工作我没有经验。”顾北笙说。

        “我对你没特别要求,不会做助理工作,会贴身就可以了。”

        “……”

        顾北笙立即拒绝,“我才不当你的贴身助理!”

        “这是整个滨城的女人梦寐以求的工作。”男人神态微变。

        “那我祖籍一定是陆城,距滨海之城最远的那个。”

        “要是你不想当我的贴身助理,就只可以去当前台小姐。”

        “这行!”顾北笙立即说,“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当他助理叫她这样为难?

        和他离的近点,叫她非常难受是么?!

        傅西洲本来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干净。

        “既然你那样想离我远些,就不要坐我车,如今便给我滚!”

        “你又生什么气?工作是你说的,我只是负责选了一个罢了。”

        “滚!”

        急刹车声传入她耳。

        这回她听懂啦!

        顾北笙闷声说:“傅少何苦这样发怒?车是你的,我滚就是啦!”

        车是他的,他叫她滚,她还可以留下来?

        左右也不是第一回在他跟前没自尊,她应该习惯啦!

        顾北笙的指头微颤,打开车门的举动重复了好几回才终究成功。

        “站住……”傅西洲冰冷说:“如今收回你方才的选择,我能既往不咎。”

        顾北笙面无神情地拒绝:“从这儿走回去也没多少路程,正好我想吹吹风。”

        嘭的声,车门给她从外边带上。

        驾驶座,傅西洲面色如冰。

        顾北笙,有没人讲过你非常不识好歹?!

        他看见她的身影越走越远,踩下油门追上她。

        顾北笙看见他的车在她边上走走停停,也假装没看见。

        她竟然这样无视他?

        “顾北笙,我全都赔不是了你还想怎样?!”

        他赔不是啦?真很对不起,她听不懂他说的火星赔不是语!!

        顾北笙没有讲话,继续走。

        “顾北笙,我叫你上车!”

        顾北笙终究扫了他一眼。

        “傅少一直都爱这样反复么?方才命令我滚下车,你确定这样快又叫我上去?你的车这样贵,给我摔坏门就不好了!”

        她边说着边管自己继续走。

        傅西洲听着她带刺的口气,愤怒急转弯,把车撞到树上。

        嘭的声巨响……

        顾北笙惊讶地望向了他所在的方位,赶忙冲去一探到底。

        她看见车玻璃内的男人还算清醒,才脱口吼说:“傅西洲,你疯啦?”

        他是疯了,才会在明知她不在意他的状况下,还奢望她会耐心看自己一眼!

        傅西洲冰冷的打开车门,从里边走出。

        “撞伤了没?”她紧张的查看他的伤。

        “你贱?”傅西洲狠拉住她的手,一把把她抵车身上,“我死了你不是更开心?有啥可装的?”

        顾北笙见他没受伤,咬了下唇,口是心非的说:“你死了我才开心!你没有撞伤却撞坏了一部玛莎拉蒂,我心疼可不可以?”

        呵,因此她该死的心疼的是这部车?!

        傅西洲一拳砸在车上,打电话给孙助理,冰冷说:“将我停在一街的车拉去报废。”

        “报废?”顾北笙实在不敢信她的耳朵,“这部车还好好的,你干什么……”

        “一部用腻的破车罢了,留着有什么用?!”

        顾北笙抢过傅西洲的电话对孙助理说:“孙助理,你不必过来了!他醉了,在说疯话!”

        讲完直接将电话挂了。

        “顾北笙,谁给你的胆量?”傅西洲的双眸还在喷火。

        “这是夫妻共同财产,我该也有权利处理?”

        她想到上回她不要他的卡,他想也不想便丢垃圾筐中去,这回她可不想继续装无所谓!全都是钱好不好!

        “方才谁说这是我的车?”傅西洲从她口里听见‘夫妻’二字,面色终究有所舒缓。

        顾北笙从车中翻出药箱,找出纱布,冰冷对他说:“将手伸出!”

        男人见她对自己态度那样差,就也狠说:“干嘛!”

        “用拳砸车你手也不痛是么?看起来我多此一举!”

        顾北笙比他更凶,好像下一刻便要将纱布丢回药箱。

        他却忽然向她伸手。

        她怔怔看傅西洲一眼。

        他俊美的面庞好像洋溢着一点点的红。

        傅西洲见她怔在那,“还发什么呆!不是要帮我包扎么?”

        “明明是你求我我才帮你的!”顾北笙把纱布缠在他手上。

        傅西洲看见她认真替自己绑纱布的举动,目光不禁温柔了些。

        顾北笙真不明白他究竟莫明其妙什么疯。

        她存心使劲的在他纱布上打个结。

        傅西洲蹙眉,不快的说:“对老公温柔点会死么?!”

        “我看你好的很,温不温柔你都死不了!”

        顾北笙帮他包扎完便将纱布丢回了药箱,管自己走人。

        他见她迈开步子便走,也跟着追上。

        她蹙眉,“你跟着我干嘛?”

        “车坏了。”傅西洲一种高高在上的模样,对她说:“你当我想跟着你?”

        她无语,他不记的车是怎么坏的?竟然敢这样义正言辞!

        顾北笙不想再和他争辩,管自己离开。

        他也没有再讲话,悠闲当然地走在后边。

        路人看见这幕,全被傅西洲的俊颜秒的渣都不剩!

        “天啊,好帅呀!快看那里,有个超帅的男人在散步!”

        “好帅呀,可不可以去求签名啊?”

        “啊,不要撞我的车啊!”

        嘭嘭嘭!

        后边出现好几起追尾。

        顾北笙:这看脸的世界够啦!

        二人前后走着,到了蓝鲸洋。

        下人们看见二人走路回,各个目光暧昧……

        方才他们还担忧二人这样久不回,是不是出什么事儿。

        想不到少爷和少夫人感情这样好,居然散步回来!

        并且少夫人还披着少爷的外衣……

        刹那间让人脑补一万字剧情。

        他们方才发生了什么?

        他家的少爷真真开窍了吗?

        依照这发展速度,是不是好快便会有小少爷或者小小姐!

        “少爷好!少夫人好!”

        下人们齐齐的向二人打着招呼。

        顾北笙隐约感受到大家脸面上莫明其妙的喜悦,也不晓得他们有什么好开心的。

        “少爷,少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如今要去吃饭么?”

        “恩。”傅西洲淡淡应了声,冲着餐厅走去。

        顾北笙则开口说:“我先去洗刷啦!你先吃!”

        说着,迅速冲着楼上走去。

        傅西洲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蹙眉,如今连和他一起吃顿饭都不愿意啦?

        他不再理睬她,直接来到餐厅坐下。

        下人们看见傅西洲面色发生着微妙改变,瞬间大气都不敢出。

        好久,傅西洲才冰冷说了句,“全都呆着干嘛?上菜!”

        “不等少夫人?”

        “什么时候我吃饭还要等别人到席啦?”傅西洲愤怒地拍了下桌。

        wap.

        /132/132479/30929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