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1章 夫人去当礼仪小姐了

第21章 夫人去当礼仪小姐了

        “傅少,发生什么事……”下人听到动静立即冲着这里赶来。

        还不等她完全反应过来,就听到傅西洲愤怒的吼了声,“滚!”

        紧随,他顺手揪起顾北笙身边的一个碟子,丢向餐厅门口。

        下人立即退开一边,而傅西洲早已失了兴趣。

        他看见顾北笙抱着自个的身体轻轻发抖着,面色苍白的像纸,不禁微僵。

        他忽然记起她姨妈还在,他不可以做此时自己很想做的事儿。

        他还要禁欲多少天?!

        傅西洲面色不佳地蹙眉,20多年都来,这样几天居然想想都觉的漫长。

        他替她将揭起的裙摆拉下,收拾好,好像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将她推回座位。

        接着,吩咐外边的下人,“晚饭全部从新准备!”

        “是,傅少。”餐厅的下人赶忙应声而忙。

        “不必了,我饱了。”顾北笙僵直着身体便要站起身。

        方才他侮辱她的场景历历在目,顾北笙的情绪非常糟。

        她不应该答应和他结婚的!

        她压根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喜怒无常的男人,实在像个偏执的疯子!

        傅西洲一把拉住她的手。

        她被迫转了一个圈儿,给他拉进怀中,顺势跌坐他的两腿上。

        她愤怒的起身要走。

        他施力摁住她的肩头,把她摁回坐好。

        紧随着,她耳边传来他寒冽的声音……

        “你信不相信,我有一万种法子叫你听话?这样的不可以,换下种,总会有一种合适你。”

        顾北笙气急败坏,寒声说:“我不是你买来的狗!”

        “狗亦或女人,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分别。”傅西洲毫不在乎撩拨着她的一丝长发,漫不经心的说继续说着,“全都无非是打发乏味时间的爱宠而已。”

        顾北笙深深凝眉:“我有我的尊严!你没有权利羞辱我的人格!”

        “我能叫你做个有尊严的爱宠,前提是不要招惹我。”

        顾北笙低头狠咬他一口,乘着他吃疼时,跳出他的怀抱。

        他一把把她拉回,掐住她的下颚:逼迫她看着他的眼。

        “这是你第二回咬我!看起来我有必要叫你付出点代价!”

        上回要不是他要逼迫她为他做那种事,她才不会险些咬断他……

        她避无可避,只可以对上他森冷的眼神。

        “傅西洲,你身旁是不是一个朋友都没?留在你身旁的也全都对你曲意逢迎,只为从你身上得到好处?你不觉的孤单,不觉的难受么?!”

        “你教训我?”

        他好像想不到她不但没有求饶,反倒不怕死的教训他,面色分外难看。

        顾北笙无视他的愤怒,继续说:“你知道什么是尊敬么?你懂什么叫尊严么?二人的关系是互相的,你不尊敬别人,别人怎会尊敬你?”

        “你错了,这世上没有人敢不尊敬我!”傅西洲冰冷的说。

        “那是由于他们全都想从你身上得到好处!”

        顾北笙握拳说:

        “他们对你的不叫尊敬,叫怕!因为你一句话就可以定他们的命运!你只一味让人屈服,让人臣服在你的脚底下,做你的狗!”

        傅西洲听她说一个字,面色便冷一分,等他全听完,面色已经比冰还冷。

        而此时,他的声音跟神情一样冷:“顾北笙,不要以为你非常懂我!你不是我,怎知道我没爱过!”

        “被你爱上的女人,肯定非常可怜。”

        “你找死!”傅西洲掐住她下颚的力度瞬间一紧。

        他为爱她付出全部,只换来她冰凉的回应。

        现在,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说给他爱上非常可怜!

        顾北笙好像没看见他眼中的恼意,继续说:

        “我说错了吗?你从不考虑对方要什么,就是一味将你要给别人的强行塞给别人!”

        他为女人做那样多事,到头来在女人心中,他只是对她不尊敬、不理解的强行占有?

        傅西洲怒不可遏,不知是心中还是身体的剧疼,瞬间湮没了他。

        他的面色越发难看,钳住她的力度也刹那间松掉。

        顾北笙看见他痛苦地躬身摁住胃,想到之前下人讲的话,瞬间微僵。

        下人说他的胃一直不好,但她想不到,居然这样不好。

        “胃疼么?这儿有胃药,你先吃一颗。”顾北笙赶忙紧张的将药找出递给他。

        傅西洲气急败坏的打开她的手,“谁要你假惺惺的关心!我死了你不是更开心!”

        他会胃疼还不都是由于她?!

        惹恼他时不是非常高兴么!

        要是不爱他,就直接一巴掌扇死他,不要特么每回扇了他后又给糖!叫他每当舍不得放弃她,一回再度找虐!

        真是贱的连自个都看不过去!

        顾北笙面色如冰……

        什么叫他死了她非常开心?!

        她冰冷的说:“你死了开心的可不只是我一人!为不让你的敌人开心,你更该将你自个照顾好!不然你的死只会便宜了那一些等着看你笑话的人!”

        “谁敢看我笑话?!”

        “我头一个笑话你!”顾北笙说着撬开他的嘴,将胃药塞入他的口里,接着端了杯水递到他的嘴边。

        他恶意的瞪她一眼。

        他知道她巴不得他早点消失在这世上,不必她特意强调!!

        她逼迫他喝了口水,才像是想到什么。

        她追加:“胃不好你为什么还要点生辣的东西?你平日的午饭就吃那种玩意儿?你指望你的胃可以好到哪去?”

        生辣……傅西洲记起什么,那一些还不是为某人点的!

        他记的她以前爱吃那一些……结果她不仅不领情,还为这事教训他!

        “我愿意你管的着么?!那样在乎我吃什么,要别每餐都帮我想我究竟该吃什么!”

        他本是说气话,谁知她居然说:

        “既然你将这个事交给我做,那样从今天起,你公司中的饭食,我全都会叫家中的厨子做好了,让人乘热送过去给你吃。生辣的一口都不准再吃!”

        他的眼神落到她的脸面上,久久没移开。

        “你看着我干嘛?”

        “随你!”他不再看女人,而是拿起餐具开始吃。

        “那我就当你答应!”顾北笙说。

        他喝了口养胃粥,口气不善的追加:“只可以你送!”

        “你说什么?”她怪的看他一眼。

        “以后你负责给我送饭。”傅西洲道:“亲自!”

        顾北笙还没讲话,他便又强调:“这是妻子的义务!”

        “要是你可以确定我送什么来你都吃,那我就送。”她说。

        “记住你今天讲的话!”

        “……”那就这样子?他同意了?在逗她么?

        顾北笙看他若无其事的在吃饭,不禁说:“我之后要到傅氏财团上班,你叫我每天帮你送饭,如果被别人看见,怎么想我们俩的关系?”

        他方才不是非常介意?如今又不介意?

        傅西洲冰冷说:“我们俩的关系,不管别人怎么想,全都铁板钉钉了!做好你本职工作,不然你的工作进展会很麻烦!”

        顾北笙撇了下唇说:“谢你忠告,我定会不辱使命!!”

        她腹诽:忠告?警告还差不多!

        他可算满意,津津有味的吃着晚饭。

        自然,她压根不知道他在满意一些什么。

        因此,从今天起,她还要兼、职当营养师?

        她目光复杂的瞧了瞧他,也开动了。

        实际上,她倒不讨厌这工作。

        有关他的事,实际上,她比任何人知道的都多。

        就是,3年前的事,也叫她比任何人都没那靠近他的勇气。

        那后,她查了好多对胃病有作用的膳食,也和厨子学了许多。

        得亏傅家的厨子都是高手,对营养搭配非常在手,全部的食料也全都是为胃病人打造。

        因此,她只须负责每天午饭时间,帮忙将下人从家中带来的餐点,送达到傅西洲办公室就行了。

        ……

        次日,顾北笙去傅氏财团上班了。

        部门主管见顾北笙来礼仪部报说,一下怔住。

        他想到傅西洲那时为她大发脾气,也明白顾北笙决不是可以当成普通职工对待的人。

        但这样至关重要的人,为什么会安排到礼仪部来?

        部门主管没思索太多,要不是顾北笙为自个讲话,他如今可能已被开除。

        并且,顾北笙看上去比魏金儿好相处的多,脾气也不错,部门主管还蛮满意她。

        但是棘手的是,3天后,白薇薇居然也来前台当接待啦!

        顾北笙看见白薇薇穿着前台小姐的制服走来,不禁诧异。

        白薇薇当然也没想到顾北笙也在这儿,面色瞬间一凌!

        “顾北笙?你怎会来这儿?!”

        原本从首席设计变成前台小姐已经够丢人了,白薇薇忍辱负重来这儿,已做好心理建设,仍然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样窘迫的时刻,居然被顾北笙撞个正着!

        “倒是应该我问你,你不是给解聘啦?”顾北笙轻轻扬眉,意味不明。

        白薇薇听见顾北笙这样问,面色更难看啦!

        那天她被顾北笙倒满颜料丢出公司的奇耻大辱还历历在目!

        她怎可以甘心这3年的努力就这样付之一炬?

        所以她去求了傅董!

        她在雨里站了整整两天后,傅董终究答应叫她回到傅氏财团上班。

        但她是给傅西洲亲自开除的,傅董也不想叫傅西洲失了威信,所以叫她先从基层做起。

        傅董说,要是她乐意当前台小姐,倒是能回傅氏财团。要是不乐意,就算了,以后二家有的是机会往来。

        白薇薇真没想到,自己努力那样久,做了那样多事,才终究做到首席设计的位置,就因为顾北笙来了,一件小事就给傅西洲解聘!

        并且她之后求傅董那样久,还只可以当前台小姐!

        这或许只是傅董在考察自个,亦或叫她知难而退,但她不管怎样也不甘这样退出傅西洲的世界,所以就答应了。

        她认为,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只须自己还站在离傅西洲最近的地方,即便暂时受点委曲也值了!

        wap.

        /132/132479/30929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