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4章 垃圾炮灰和满级绿茶

第24章 垃圾炮灰和满级绿茶

        “自己私生活不干净还怪别人头上来啦?你如果真是良家妇女会有人这样调戏你么?”前台某乙冷哼,喝了口咖啡,对前台某甲说:“还真蛮好喝的。”

        顾北笙看见她们满脸悠闲的模样,未免愤怒。

        这时,她的手机又传来铃声……

        顾北笙恼怒地摁下接听键,冰冷的吼说:

        “我过去怎样管你什么事儿?我杀人放火还是抢你女人么?这样大了还靠家中给的钱在外边乱来的纨绔有啥权利去侮辱靠自己挣钱的人!”

        那里怔了下,半日才说:“是我。”

        傅西洲?

        顾北笙吃惊,赶忙将手机掐断了……

        疯了,她居然没有看起来电显示,直接将他当成当中一个侮辱她的纨绔大骂一通!

        顾北笙一时不知所措,赶忙把自个的柜处理干净。

        电话另外一边,傅西洲听着被莫明掐断的电话,思绪好像还定格在给她乱骂一通的时刻。

        他蹙眉问孙助理,“去查一下怎回事儿。”

        “是,傅少。”

        好快孙助理调查清,将事的原委告诉傅西洲。

        大约是顾北笙不知道怎么跟同事处的不是非常融洽,有人将她的手机发到网上,叫网友给她打骚扰电话。

        孙助理没有敢告诉傅西洲,那一些电话性质有多恶劣。

        但这已经惹恼傅西洲。

        她给欺负成这样子,居然还说自己蛮好?这就是她所谓的蛮好?

        既然这帮人这样爱骚扰别人,也叫他们好好尝一下被骚扰的滋味!

        傅西洲对孙助理说:“哪些人参与了,将电话号公布,记的匿名,再捱个发给他们的亲友。特别是,男友和女友。”

        孙助理听完后,不禁腹议:傅少这招也太损了!

        他默默在心中告诫自个,千万不可以得罪傅家人!

        顾北笙丢完垃圾后,又去茶水室倒杯咖啡,以平复心情。

        她端着咖啡回前台,发现方才还得意的在那‘品茶’的前台们,手机铃声都断断续续传来。

        而她们接了电话后,各个面色大变!

        “亲,你听我解释,这不是真的!这真不是我,我真没做这种事……”

        “我怎可能背叛你……”

        “别和我分手……”

        有人则直接跟电话那里对骂。

        “你如果不找鸡,怎么会知道我做鸡?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承认我做过鸡……”

        顾北笙有点受不了的蹙眉,无视了二人,抿了口咖啡。

        好快,前台某甲被掐断电话,气急败坏地指着顾北笙问:“顾北笙,这是你做的好事儿?”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北笙说。

        天地良心,她真不知道。

        只是她大约能猜测到发生了什么……

        报应来的好快,让人措手不及。

        顾北笙淡定的补充了句:“大约是你们将我消息公布出去时,不当心也将自个的消息一起发上去?”

        前台甲恼羞成怒:“顾北笙,你真是个歹毒的女人,你竟然将我的做鸡的虚假消息传给我男友……害的他如今要和我分手!”

        “……首先我要知道你男友是谁?”

        顾北笙气定神闲的把方才俩前台小姐对她的态度,完美演绎了遍。

        她对此时恼羞成怒的前台甲浅笑说:“另外,方才你推荐的茶的确还挺好喝的。”

        前台甲气疯了:“你还狡辩,我……我杀了你!”

        这时,部门主管来了。

        “上级通知,你,还有你,被解聘看!”

        前台甲要和顾北笙撕扯的举动被活生生的制止。

        同时,从方才开始便一直和手机那里的人对骂的前台乙,手机也一下脱手,掉在地面上。

        前台甲和前台乙满脸震惊,齐刷刷的问曾皖北:“为什么无缘无故解聘我们!”

        曾皖北说:“我也不晓得具体的事,仿佛说你们私底下接什么……让人没法启齿的生意?我司不可以留这样的人,对不起,尽快收拾东西离开这儿。”

        “不,我们是被冤的,全都是顾北笙冤枉我们!”前台乙愤愤的说。

        “是呀,我们是被冤的!她才是真的在做鸡!为什么不解聘她!”前台甲不甘控诉。

        “住口,她可是傅少亲自招的,如果不想惹火上身,这样的话别说了!”曾皖北立即警告二人。

        前台甲见曾皖北这里说不通,立即问在一边看戏的白薇薇:“薇薇姐,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白薇薇满脸阴阳怪气的看她。

        “是你和我们说,将顾北笙的消息公布……”

        “是呀,薇薇姐,我们……”

        “胡说八道什么?”白薇薇立即满脸正色的打断二人。

        “你们做错事,就该好好反省!而不是像如今一样逮到人咬。如今只是给解聘罢了,如果再闹出事来,以后滨城都不要想有立足之地!”

        二人瞬间被白薇薇一通话吓得失魂落魄。

        白薇薇明显是要和二人划清界限!

        她们想不到白薇薇之前和他们说那样多有关顾北笙的事,是存心挑拨她们做这一些事儿。

        如今她们被撵出公司,而她自个一点损害都没!

        但是,知道被人利用已然太迟,她们压根便没任何发言权,只可以含恨离开傅氏财团。

        二人被解聘后。

        白薇薇悠哉悠哉的站在前台小姐席前,对顾北笙说:“顾北笙,真了不起呀,才上班几天,多少人因你被辞退?”

        顾北笙冰冷的看着白薇薇,这个事要不是白薇薇指使,那帮人敢这样没法无天?

        “你也不必太急,没准下个就轮到你了。”

        白薇薇嘲笑,“凭你?”

        “自然不,这样的事还轮不到我插手,凭你自个一人的力量便绰绰有余了。”

        白薇薇满头雾水。

        顾北笙笑着说:“难不成你没有听过个成语,叫‘作茧自缚’?”

        白薇薇的面色瞬间有一些泛白。

        顾北笙继续说:“有一些人总想着将别人埋掉,最后却将自个埋了。有能耐,就正大光明打败我,在后面做这种没意义的事,只会叫你更早出局。”

        顾北笙讲完,没再理睬白薇薇。

        白薇薇没亲自动手,她也没证据证明她参与这个事儿。

        并且,即便证明了又怎样?傅董叫她留在傅氏财团,再捅出篓子,也无非是叫上边的人为难而已。

        这俩前台也是咎由自取,顾北笙也懒的再和他们费口舌,走了才好,省得天天看着烦。

        无非是一些骚扰电话而已,也没实质损伤,就是如今这号,以后还是别再用了。

        白薇薇被顾北笙说了通,更加是恼羞成怒。

        确实,这一些事是太幼稚,这俩蠢前台,做的事根本不上道!

        对付顾北笙这样的人,耍小心眼儿有啥用?直接将找人将她上了,看她还怎样得意!

        白薇薇握拳。

        想不到傅西洲这样在乎顾北笙的事,就是几个骚扰电话罢了,就将俩前台解聘了。

        她下回要对顾北笙动手,肯定要一击即击中要害才可以!

        这时,白薇薇收到了张盛大宴会的请柬……

        今晚8点在御皇酒店顶楼举办晚宴,诚邀你参加。

        白薇薇才要关闭,就看见邀请人,填着个她很熟悉的名字……

        她仔细又看了遍,确信自己没看错,眼中不禁掠过精光!

        要是顾北笙也出现于宴会现场便有好戏看啦!

        想不到机会这样快来了,真是连老天爷也帮她!

        白薇薇扯扯嘴角,看着顾北笙忙碌的模样,心情不禁大好。

        她好快写了几段跟顾北笙的经历有关系的段子,传到群中。

        上流圈子来回也就那些人,相信好快便有顾北笙的老相识找上她!

        果然,不久后,顾北笙的微信提示音传来。

        她看了眼,发现一个昵称叫岁月静好的人发出好友申请。

        ‘你是顾北笙本人?’

        顾北笙见她知道自个的名,心想一定是认识的人,所以加了好友。

        ‘是我啊,请问你是?’

        ‘我是你同学,安好,还记的我么?’

        安好?

        她们早已不相往来,她是从哪搞来的她的号?

        顾北笙有一些怪,打了几个字:‘有事儿?’

        ‘老同学,这么长时间不见了,联络一下感情呗。’

        ‘听说你们家破产了,真的吗?’

        ‘没别的意思,就是,打个招呼问个好。’

        ‘噢对了,你如今做什么工作?’

        安好一连串发来好几条。

        顾北笙忙完看见时,倒不知要从哪开始回复才是。

        所以她懒懒的打几个字,回复最终一个问题:‘前台小姐。’

        好快,对方的仿佛炸开锅……

        ‘前台小姐?’

        ‘你做这?’

        ‘你以前可是学霸,校花,如今竟然当前台小姐,不免大材小用?’

        安好也不等顾北笙回复,只顾自己发:

        ‘噢对了,我记的你弹琴弹的可好,今晚我家要举行宴会,需要一名钢琴师,我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你可不可以友情出演?’

        ‘我会给你付比市场高出10倍的钱。’

        ‘20倍?’

        ‘行不行?’

        这是……什么意思?

        顾北笙看完上边的对话框蹙眉,打字:‘对不起,我没有做过这种工作,另请高明。’

        安好又是一堆连炸。

        ‘不要呀!我觉的你非常合适!并且如今临时也找不出更佳人选,你就当帮帮我好不好?’

        ‘听说你和阿冥结婚当天就被他悔婚了,莫非你因为这个事叫你受到打击,从此不想参加聚会了?’

        ‘你还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啊?’

        ‘我记的大学时,你们俩多好呀,众人都羡慕。’

        ‘想不到说吹就吹,你还给整的这样惨,连家人都给牵连……’

        ‘好可怜哦!’

        顾北笙看见上边的字句,感受着满屏的恶意。

        wap.

        /132/132479/30929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