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5章 我的无敌男友

第25章 我的无敌男友

        怎这样多戏?

        这安好她一直都不爱,名字叫安好有啥用?看见她本身各种让人不舒服!

        以前安好便非常爱庄冥,每回看见她跟庄冥走的近,全都恨不能用目光把她杀死。

        自然最初顾北笙是不明白的,还傻不拉几地和她做了一阵好友……

        自然这样的事她也不是第一回经历了,她早也看淡这一些送上门来的假友情。

        顾北笙冰冷打几句:‘我已经有男友了,非常忙,没空。’

        她当她的拒绝果决直接,普通人全都会自此打住,谁知道安好还在说个没完……

        ‘什么?你这样快便有男友啦?’

        ‘没骗我的?’

        ‘你给悔婚才几天呀,怎可可以有男友?’

        ‘你别因为觉的自个混的不好,就不想见我们这一些老同学呀,我们不会讥笑你的。’

        ‘你以前可是大家都非常羡慕妒忌恨的对象呢。’

        这还叫不讥笑她呢?实在就是恨不能每句都提醒她,他们在如何笑她丢脸,拉低他们均值。

        顾北笙可算明白了。

        因此如今,安好这是觉的她堂堂校花如今竟然混的这样差,非常高兴,想借机侮辱她,找平衡?

        要是她可以亲眼看见她过的不好便高兴了是?

        ‘我真有男友了。’顾北笙打字,想结束话题。

        安好却不依不饶。

        ‘不会是随意找了个男人敷衍了事?’

        ‘北笙,即便你再怎么想不开,终生大事肯定别太随便噢。那种秃顶老男人,太糟践你了,万一不当心将你压坏咋办?’

        ‘我可不想下回听见你消息,是在上头条看见我们江大校花顾北笙给男友压死了……’

        安好口气里满满的恶意不知让人怎么形容。

        顾北笙无语的打字:‘我男友身材倍棒、颜值暴表,你担忧的事永永远远也不会发生。’

        ‘那就是太穷了?’

        安好那里立即打字过来:

        ‘你如今家破人亡,工作又这样子,怎还这样任性,看脸找男友?他如果知道你们家的窘境,吓的分分钟落跑咋办?你可受不起再在结婚宴上给人狠甩一回呀……’

        顾北笙看见安好那里弹出的对话框,实在哭笑不得。

        真是非常对不起,不可以配合她脑补!

        顾北笙打字:‘我男友又高又帅还有钱,要啥有啥,也知道我的窘境,也没给吓跑,我们非常好,多谢关心!’

        顺带,将你的关心留给你自个!

        顾北笙真想对屏幕竖中指。

        那里默了大约30秒,好像完全不信,以她如今的条件,可以找到这样的条件的男友。

        安好又开始狂发:

        ‘你有这样的极品男友怎都没有听人讲过?’

        ‘要是是真的那就更好了呀!你就权当是参加舞会,带他来当你男伴!’

        ‘我和我男友跳开场舞时,你和你男友一起弹开场曲。我相信肯定会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场景!’

        ‘你不会连一首歌的空间都抽不出?’

        ‘便当老好友叙叙旧啦,我们这样久没有见过了,我非常想知道你如今过的好不好。’

        安好是想知道,她的男友究竟是不是告诉她的一样好?

        顾北笙对屏幕扮了一个鬼脸。

        左右安好就是不信她真有这样个男友便对了。

        即便是她家没有破产,要找到傅西洲这样的级别的男人当老公,大约也需要花光一辈子的运气。

        顾北笙可以感受到,此时此刻,手机屏幕另外一边的安好,一定分分钟想要戳穿她的‘谎话’,恨不得她如今处于水里来火里去中,要不卖身老男人当情人,要不为了生活奔波劳碌一辈子。

        到底,才是一个落魄凤凰悲惨人生的正确打开方式。

        顾北笙本想直接将她拉黑的,但是这样不等于认输啦?

        她想到以前安好恶整过她的事,脑筋一抽,就答应下来。

        ‘好,说定了。免的你们总是脑补我人生。’

        ‘真的?一言为定!那今天晚上8点御皇酒店顶楼大堂见。我已经将你方才讲的话截图同学群,不准反悔!肯定要带男友来噢!我们可都非常想见见你这,要啥有啥的无敌男友!’

        顾北笙打字:‘肯定带!而且,肯定不会叫你们失望!’

        噢不,该是,肯定会叫你们大失所望!

        顾北笙打完这段,发现已到下班时间。

        二人的聊天终究结束,顾北笙瞬间松口气。

        但是好快,她后知后觉地怔了下,赶忙又退回,看好几遍记录,才满脸蒙圈:她答应了什么?

        她居然说要带男友去参加宴会?还肯定不让他们失望……她抽了!

        傅西洲平日最厌恶参加这一些乌七八糟的宴会,他肯定不会去!

        并且最初是她自个说了别公布他们结婚的消息……如今又去叫傅西洲帮忙,但想而知他会怎么讥讽她。

        并且即便他真答应去,以他们当中如今这样的交情,他会配合她才见鬼!到时不要再宴会上分分钟打她脸便不错了。

        她应该咋办?

        早知道她便说自己没有男友了,逞什么强呀!方才直接将安好拉黑不就行了,她爱怎么脑补关她毛线事呀!

        顾北笙为自个方才的冲动羞恼无比,但是讲出的话,泼出的水……

        宴会时间是今天晚上8点?天!如今已经五点了好么!

        时间这样赶,她去租个假男友的时间都没!

        白薇薇看了顾北笙一眼下班才匍匐在桌上满脸颓废的模样,大约猜测到她会去参加宴会,就假装若无其事,直接收拾好,离开公司。

        她的嘴角勾起一缕戏谑,没法掩匿心里的得意,看起,今天晚上有好戏看啦!

        另外一边。

        安好丢了手机,对身旁的俩好友说:“她答应啦!”

        “想不到顾北笙如今混的这样差,家中破产也就拉倒,还给阿冥学长悔婚,如今竟然连工作都这样惨!”

        “前台小姐……笑死人。亏的她以前在学校那样风光,风水轮流转。她看她混的这样不好,我就放心啦!”

        “就是,还说自己有男友了,一定是借口,即便有,男友也肯定非常烂!想也知道一个落魄凤凰还给悔婚过的前台小姐可以交到什么档次的男友!”

        “哈,看她到时从哪找男友来弹第一首曲子。”

        “安好,你怎不跟她说,这宴会,是阿冥学长特意为你举行?不是说还要现场向你求婚,连钻戒都准备好了……”

        安好一阵得意的说,庄冥会找她联姻,她也受宠若惊!

        安好大学时期便暗恋庄冥,从不敢想有一天,他身旁的女人会从顾北笙换成自己!

        听说顾北笙是庄冥的仇敌,他那时是为忍辱负重才和顾北笙一起,安好不要提有多开心!

        但是好快,她便发现自己跟庄冥在一起时,他总心不在焉,并且他总是反反复复看着手机屏幕,好像在等谁的电话。

        方才,她乘着庄冥去卫生间将手机落到桌上时,扫了眼他的手机,正好还没锁屏。

        她赶忙查看,居然在他的手机中发现了顾北笙的手机号。

        既然他将顾北笙当成仇敌的女人对待,又为什么还将她的号存着,并且备注的名还那样暧昧……

        绵绵相思情?

        安好看见这五个字时,脸都要扭曲。

        她阴差阳错的将她的号存到自个的手机上,想着等有时间时加她的微信。

        想不到……居然真是顾北笙!

        安好想到这儿,咬牙切齿。

        安好原本是非常恨她的,但是想不到,她方才又在圈中看见有关顾北笙混的特别不好的消息,所以便忍不住摩拳擦掌,要找顾北笙的晦气。

        “谁叫她混这样差还装,叫她一回装个够,到底以后没有机会装了。以前她不是笑话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她好,好快我就会叫她知道,她前未婚夫,变成我的啦!她无非是人家不要的东西罢了!”

        众人哄笑。

        安好是顾北笙的大学同学。

        当时,学校有个去加国某大学当交换生的名额,很珍贵,原本已经内定给顾北笙。

        可安好意外的知,庄冥大学毕业后要出国,去的正是加国。

        那时安好暗恋庄冥,一直苦于没机会,因此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所以安好就靠近顾北笙,要和她做好友,还叫她将交换生名额叫给她。

        顾北笙答应的很是爽快,刹那间叫安好觉的那一些自己非常在乎的东西,对她仿佛仿佛压根不值一钱。

        她想不到顾北笙这样容易便将名额给了自个,碰上庄冥就兴高采烈的对他合盘托出。

        安好本想借机告白,谁知道,换来的却是庄冥的冷淡以待!

        一贯温润如玉的男孩当场便冷了脸,问她怎回事儿。

        她便说了是顾北笙将名额叫给了她。

        庄冥立即便说那是顾北笙一直想去的国度!她知道有加国的交换生名额,近乎想都不想便去争取,乃至以全优条件从别人手里抢来了这名额,怎可能轻易给别人?

        安好见他这样态度,就赶忙解释说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只是随意开口要了要,想不到顾北笙一口答应。

        庄冥却告诉她,真想去就凭实力拿走,靠假装和人做好友拿走属于别人的东西算什么?

        安好清楚的看见当是庄冥眼中的羞恼恼怒,还有些她读不懂的情绪。

        她那时委曲极了,说自个是为他才去当交换生,就是为离他近些罢了!

        可庄冥却当即冰冷的说,要是他行将去的城市有她,那样他便不去啦!他是为顾北笙才要去加国,顾北笙不去,他便会留国内。

        安好看着庄冥扬长而去的身影,哭着将填好的申请表撕掉。

        她的兴奋在这一刻变成恼怒,跟对顾北笙的仇恨。

        她就说嘛,这样珍贵的契机,顾北笙怎可以想也不想便叫给她?

        顾北笙肯定是骗她的!

        wap.

        /132/132479/30929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