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6章 不会是幻觉吧

第26章 不会是幻觉吧

        顾北笙肯定是为叫庄冥讨厌她,才假装将名额给她,好叫他在庄冥跟前形象崩坏!

        顾北笙就是个彻彻彻底底底的心机婊!

        那后,安好存心散播谣言,说顾北笙暗恋她哥哥,因此才将这名额给安好讨好她。

        传言传的非常不堪,又煞有其事儿。好快,四处都在传顾北笙不要脸的倒贴谁,还遭到人家拒绝。

        顾北笙好像猜出这一些话是她传的,再也没和她联络过。

        安好本想叫庄冥疏离顾北笙。

        她当这个事传出,顾北笙在庄冥心里的形象一定大打折扣,可算解口气,本也没有真将顾北笙当好友,当然好快就忘记了这事……

        不久后的在体育赛上,顾北笙负责摁计时表计时记录大家成绩。

        安好好容易做完200个俯卧撑。

        顾北笙却淡淡的对她说,方才不当心将成绩算漏,没有算她的。

        安好真是气的不可以,可只可以又重做了遍,累的去喘呼呼,结果这回顾北笙又说计时表出问题,叫她再做一回。

        便那样安好接连重做几百个俯卧撑,终究控制不住指控顾北笙是不是存心的!

        顾北笙却浅浅一笑,问,给人耍着玩的感觉不好受?

        那一刻安好才知道,原来,顾北笙也是记仇的。

        顾北笙终究记下了她最终一回做完俯卧撑成绩,据说刷新学校50年来最低记录。不及格,最终还要重考!

        安好真要疯!

        最可气的,安好传的那一些谣言对庄冥根本便没任何影响。

        庄冥对顾北笙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好到让人发狂!

        他便那样满脸宠溺的把顾北笙从安好跟前接走,又是帮顾北笙提包,又是递水,看都没看背后被顾北笙恶整的近乎路都走不动的安好!

        更可气的,不久,顾北笙还是跟庄冥一起出国!并且这回的学校是跟庄冥同校!

        那时安好已经撕掉申请表,可想而知有多气。

        怪不得顾北笙之前不要名额了,原来是由于还有更好选择!

        之前她填的学校只是跟庄冥行将去的学校同城市罢了,这回居然同校!

        安好看见庄冥跟顾北笙一起踏上航班,疯狂妒忌。

        从那时起,安好彻彻底底恨上顾北笙。

        转眼这样多年过去,庄冥跟顾北笙终归还是玩完啦!

        安好早已想着,总会有天要撕掉顾北笙的面具,叫她好好的丢脸!

        现在,终究等到机会!

        ……

        另外一边。

        下班后,顾北笙一直尝试要和傅西洲提起这事,但每当话到唇边便又吞回。

        结果,不知不觉已经回公馆。

        晚饭也吃过。

        房间中终究只剩他们二人。

        顾北笙瞧了瞧表,如今竟然已经6点30啦!她不知不觉之中浪费这样多时间?

        顾北笙想了下,第n次貌似无意的绕到他身旁。

        她才要讲话,就看见傅西洲来到柜跟前,拉开,找了套比较正式的西服。

        衬衣。

        西服。

        领带。

        顾北笙见状,小心谨慎的问他,“傅西洲,你要出门么?”

        “恩。”

        要是再不问,或许没有机会了……她该咋办!

        “有事儿?”男人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瞧了瞧她。

        今天下班到如今,她仿佛好几回欲言又止。

        顾北笙的两手本能交缠一起,假装漫不经意的问他,“我就是想问你,今天晚上有时间?”

        “今天晚上有个非常要紧的会议必须亲自出席。”

        “你晚上还那样忙呀……那拉倒。”顾北笙赶忙说。

        看他穿的西服硬挺也可以猜测到,一定有要紧事要做,她压根就是明知故问。

        但是心中莫明其妙的失望是怎回事儿?

        她忽视心中的一样,回过身便要离开。

        谁知道,傅西洲却忽然伸出手,扣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个跟前。

        顾北笙的手心都是汗,怕给他看到,所以反应过来就赶忙握住拳。

        然而他手心的热却透过她的手,传进她心。

        傅西洲魅惑的扬眉看她,“什么拉倒?想约我?”

        二人近在咫尺,顾北笙跟他对看,只觉的心跳缭乱。

        “……不是,就是有个聚会要参加呢。”

        他没开口,等她继续将话讲完。

        顾北笙好快不要过眼,不敢看他,犹疑的说:“我同学,拜托我去弹宴会首曲,我答应了,但……状况有点特别,她们希望顺带见你。”

        “我是猴么?她们想见我就要摆好姿势?”

        “我知道,你非常为难,就当我没有问。”顾北笙赶忙说。

        她对可以说服他去赴宴的事压根没有抱希望,就是随口问。

        她不大习惯这样近的和他接触,会叫她连呼吸都觉的困难。

        她赶忙拂开男人的手,就要逃。

        谁知道,他却问:“以什么身份见?”

        “男友……”

        顾北笙讲完,只觉的自个想找地洞钻。

        男友?虽说她讲过不想公布两人的婚姻,但她向别人介绍他时,是用男友身份?

        傅西洲的眼中掠过一缕不易察觉的柔光,富有质感的声音带愉快,“说,时间地点?”

        “今天晚上8点,御皇酒店顶楼大堂。”顾北笙有气无力的讲完,接着不敢置信的望向他,“答应我了?”

        那一刻,好像有一缕怪怪的情愫掠过她的心房。

        她有没听岔?

        他为什么要答应去这样的他历来最厌恶的聚会?并且还应的这样痛快!

        实在跟她先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别开心的太早,我尽可能早点做完工作。要是有时间,会去。”

        傅西洲淡淡做补充,嘴角那一缕浅浅的笑却自始至终没消失。

        “你慢慢来!”顾北笙说。“迟到一会也没事。”主要是,可以来就行了。

        她本来不抱希望,但在听到他答应后,却控制不住心中的欣喜。

        她也不晓得这份欣喜从何而来。

        大约,她虽说嘴上说着无所谓,实际上,心中深处,还是渴望他的在乎和关注吧。

        傅西洲捕捉到她欣喜的神情,扬眉:“我可以去你那样开心?”

        顾北笙立即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自然呀,就靠你拯救宴会的档次呢!你一去,我弹奏乐曲时的收听率都不一样呢!”

        男人看着神采飞扬的女人,乃至觉的,时光回了好多年前……

        他的心情好像也给此时的女人渲染,口气轻快的说:“我有利用价值时,你嘴就灌了蜜?”

        顾北笙瞬间尴尬,“我平日也偶尔走甜美路线……”

        她羞怯的低头,羞恼自己方才的得意忘形。

        因为跟男人的相处难的的愉快,叫她本能的将他当成以往的他……

        傅西洲看着她暗恼的模样,本能伸出颀长的指头,搓了搓她的头。

        她本能地缩缩脖子,刹那间怔了。

        她扫到镜前的两个人。

        好快,她意识到这不是错觉,男人温柔的手心把她的头发搓的乱乱的。

        心情仿佛也给他搓乱了。

        他干什么莫明摸她头发!

        她利用他,他就那样开心?

        有一点陌生的甜,扫过她的心房。

        她感觉世界刹那间开出礼花,在她心房绽放。

        “给我系领带。”傅西洲的声音从她的发顶传来。

        “嗯?”顾北笙讶异抬起头,正好看见他的眼,一刹那间连耳朵都跟着红起,她说,“但是……我不会。”

        “教你。”傅西洲没理睬,拉过她的手,把领带搁到她的手心。

        是方才他准备系的领带。

        顾北笙赶忙说:“要是,要是系的很难看,你会尬的……”

        “系!”男人的口气不容置喙。

        顾北笙才不想在这样时惹恼他,到底他阴晴不定,万一忽然不去了,她不就死翘翘了?

        所以,她拿着领带在男人领口比了一下。

        男人太高了。

        并且她如今没穿高跟鞋。

        她伸出手够到男人领口,但是帮男人系领带的难度略大。

        顾北笙抬着脚尖试好几回,才说:“你实在太高了,我够不到诶。”

        她刚想说,‘你自个来?’傅西洲就已轻轻倾身,两手覆盖在她手上。

        呼吸瞬间一滞,还不待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带着她帮自己打好领带。

        最终一个步骤时,他放开手,叫她亲手系。

        顾北笙的心情乌七八糟,都打歪了。

        傅西洲看见镜中,:“顾北笙,你这样笨?系领带都这样丑?”

        她非常想反诘的,但是,她瞧了瞧,没法反诘。

        “是丑了点……”顾北笙尴尬的说,“要不你自个来……”

        她才要将领带解开,傅西洲便拂开她手,好像保护着这领带似的,不让她再碰。

        他看着镜中的自个,对她说:“以后好好的学。”嘴角却难掩笑。

        顾北笙看见他嘴角那笑,心情变的缭乱。

        既然打的那样丑,他为什么还要笑啊?

        他究竟怎么想的啊?

        但是看他神情压根不像嫌弃,仿佛还非常珍惜,是她幻觉?

        顾北笙的心中还在打鼓。

        正出神,小肚子忽然不合时宜的疼起。

        她本能的躬身,摁住小肚子,想纾解小肚子的疼,但汹涌而来的疼感压根没法抵挡。

        顾北笙的面色瞬间苍白。

        傅西洲好快发现她的不适,抓住她胳膊,蹙眉问:“脸怎么难看?”

        “腹部疼……我先去卫生间!你有事先走,不必等我,到时宴会见!”

        顾北笙在眩晕里反应过来,站稳,捂着腹部赶忙去卫生间。

        见鬼了,她以前从没这样强烈的疼过。

        不是说,少女变成女人后,那个疼会纾解么?

        难道是谣言?

        她可是要疼死了……

        时间大约过去20分钟,她的痛苦才终究减轻。

        她慢慢恢复意识,脑门上都是凉汗。

        “顾北笙?”门外忽然传来嘭嘭的敲门声。

        傅西洲的声音从门的另外一边传进……

        “非常疼?要我叫傅罗溪帮你检查下么?”

        wap.

        /132/132479/30929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