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7章 最后的机会

第27章 最后的机会

        男人的声音中带一点迫切慌张,让她的心陡然一紧。

        她当他早已走了呢!

        他不是有要紧的事要去做?为什么还要在门口浪费时间啊?

        方才还慢吞吞的顾北笙,一想到他方才居然一直一声不吭等在外边,就觉的莫明的慌。

        一想到她这回例假疼的起因,再想想他此时对她异乎平常的关心,她的心里乃至生出点莫明的内疚感来。

        要是他知道,她是背着他吃了事后药才产生了副作用反应,会不会讨厌死她?

        她想到这儿,心情瞬间一乱。

        傅西洲又敲门,这回比方才更急促。

        “顾北笙?还有意识么?我撞门了。”

        “不……不必了。”顾北笙赶忙回应,“我好啦!”

        她慌张地收拾了下,才发现自己忘记了把姨妈巾带进……

        太尬!

        他的卫生间中压根便没任何女人用品,更不要提姨妈巾了。

        但她没有姨妈巾怎么出去?

        缄默了一会,顾北笙才红着脸,硬头皮,问,“傅西洲,你还在么?”

        门外立即传来他的声音。“恩?”

        他的答复近乎没半秒的停顿。

        她瞬间不知要说什么。

        “讲话!”傅西洲的声音又传进。

        又缄默了一会,她才支支吾吾的说:“我……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姨妈巾?”

        天啊。

        讲完这句,她便想找个洞钻进。

        “……”

        门那里也默了一会。

        仿佛想不到她要拜托他的居然是这样的事儿。

        傅西洲的声音夹挟着一点奇异的喑哑,“在哪?”

        整个世界都仿佛被那富有质感里带一点羞涩的声音浸透。

        顾北笙感受到自个的心在嘭嘭嘭的胡乱跳着,好像下一刻便会跳出身体,飞奔到男人的跟前。

        她压抑着自个的情绪,尴尬的继续说:“我包中便有……”

        那里好快传来走路声,大约真是去找她的包了。

        顾北笙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近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两臂之下。

        她赌誓,她下回再也不这样冒失!

        同时,卫生间门外。

        傅西洲打开顾北笙的包,从里边找到了姨妈巾,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将它从包中拿出。

        他才要拿去给顾北笙,目光就给包中的另外一样东西吸引了……

        他的身体陡然僵硬住,直至确定自己看见的是一盒事后药,才慢慢反应过来,把它从包中拿出。

        他沉着脸,一声不吭的打开盒。

        药片最角落的位置被抠掉一枚,明显被人吃过了。

        他感受到自个的身体在莫明地发抖,眼中的冷芒在一点点凝聚。

        “傅西洲,你找到了吗?”

        属于顾北笙的声音,从卫生间里边传过来……

        他记起便在方才,他们还可以愉悦相处。

        他乃至觉的他们与其它刚才恋爱的情侣没什么不同。

        会尬,会害臊,会有奇异的情绪跟气氛,旋绕着他跟她……

        但是如今,他仿佛被现实狠扇几个耳光。

        傅西洲握着事后药的力度陡然一紧,一手拿着姨妈巾,冷着脸冲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顾北笙用了傅西洲递来的姨妈巾,赶忙收拾好自个,从里边出。

        她一出来便看见傅西洲站在门口,抱歉的说了句,“谢谢……”

        谁知道,她话音没落,他便凌冽的扬手,把一样东西甩在她的脸面上。

        顾北笙吃惊,好半日才反应来,他迎接她的举动,确实是无情而决绝的。

        她低下头瞧瞧他究竟冲着她的脸面上丢了什么东西,才发现此时散落到地面上的,正是她背着他买的事后药!

        她的面色刹那间苍白如纸,身体在变的僵硬,乃至连呼吸都快要凝结。

        顾北笙本能的抓住了自个的衣角,居然不敢抬起头去看他的眼。

        她最担忧叫他看见的东西,给他看见啦?

        之前她顺手把剩下的药搁在包中,方才更加是一点也没有记起这个事来。要是她略小心些,如今他便不会看见……

        但她什么全都没做!

        此时此刻,她虽说没看他,却明明可以感受到,自他眼中散发出的冰凉的光彩,把她牢牢锁住。

        那眼神像是致命的囚锢,紧箍着她,叫她身体僵直如铁。

        她还不知要怎么解释,傅西洲便先一步问……

        “听说,吃这样的药会导致例假不规律跟例假疼等副作用反应。”

        他的口气这样安静,宛如第三者的叙述。

        她的心却不知为什么陡然一痛。

        “傅西洲……我……”

        她还不知要说什么,他就已继续接着说:

        “因此,你这回不平常的例假疼,是由于吃事后药引起的?”

        “因此,一贯例假规律的你,这回足足提前了半月!”

        “因此,你这些时间一反常态的温柔,无非是由于觉的有所愧疚?”

        他越发快的语速,叫她的呼吸变的越来越艰难。

        他轻柔如风,却叫她觉的,有万根针刺穿她的心。

        “我……”顾北笙唇色惨白。

        她想叫他听她解释,却发现自己居然无从分辩。

        他见她讲不出话来,更加是愤怒加大音量……

        “我明明记的之前我已警告过你,别吃这样的东西!我也记的,我已将事后药丢掉啦!因此,你又背着我去买了盒,而后,还真吃下去了?”

        顾北笙低着头,一个字也讲不出。

        他强撑的镇定终究在此时分崩离析。

        傅西洲忽然恼火地摁住她的肩:“怎不解释?没有话说啦?你真吃啦?我丢了盒你就又买一盒?”

        他上回丢掉事后药那回和她大吵了架,一宿未归,就是她有机会再买药吃下去时。

        即便当时,她已经知道他不想叫她吃这样的药,她还是买了。

        她例假一贯规律,例假前半月正是传统上的排卵期,女人最易怀孕的时候。

        她亲手毁掉的,不是她怀孕的可能,而是,他对她那仅存的一线信任!

        现实如刀一样刮烂了他的心,疼痛几乎湮没他的理性。

        “你就那样不想要我的小孩?全都嫁给我了,你有什么理由非要吃这样的药!究竟是什么叫你敢将我说得话当成耳旁风?是为庄冥?你不想要我的小孩,莫非是因为还想着哪天回去和庄冥重修于好?”

        “不……”顾北笙听见这儿,赶忙解释,“我没……”

        “你没什么?你是没吃药,还是没不想要我的小孩?”

        傅西洲气急败坏地摇着她:

        “顾北笙,你每天吃我用我,却将我耍的团团转,觉的很得意?你倒是说话呀……”

        她感觉他摁住她肩的力度大的出奇。

        顾北笙快要给他晃晕,只可以勉强的讲出3个字:“抱歉……”

        抱歉?

        傅西洲的眼中深藏着无限暗涌。

        他冰冷的看着女人,摁着她肩胛的力度几乎要把她碾碎。

        “我再给你一回机会,想好了再跟我说!只须你跟我说你不是存心的,这回,我能既往不咎。”

        顾北笙看着他的眼,只觉的心都在发抖。

        那个瞬间,她鼻子一酸,对他说了两个字:“……抱,歉。”

        她不可以说谎。

        傅西洲的双眸一寸寸凉下。

        她真是存心的!即就连撒谎话骗骗他全都不可以!

        “顾北笙!我再给你一回机会!”

        “抱歉,傅西洲,我……”

        “住口!”男人要这一些该死的对不起干嘛!

        傅西洲气急败坏的扬起手,想给她一耳光,但是到半空终究还是收住。

        她看着他,眼神中有盈盈的白雾。

        她明明是存心的,如今又委曲给谁看?

        傅西洲狠把顾北笙推到边上的墙面,一拳砸在她背后的墙面上!

        嘭的声擦过顾北笙耳边的声音,让她身体陡然一颤。

        紧随,是他冰冷到骨子里的声音。

        他道:“顾北笙,我是疯了才会叫你这样践踏!”

        那个瞬间,她感觉自个的全身每一根神经像被碾碎一样,没法动弹。

        傅西洲这一拳虽说落到墙面上,却仿佛击碎了她的心。

        他的呼吸明明是温热的。这一秒,她却觉的,那样冷,那样冷,那样冷。

        “傅……”

        她想要讲话。

        傅西洲却冰冷的把她推开,回过身,离开。

        他来到门口,步子陡然收住!

        她见他停步,不禁欣喜。

        他的嘴角却盛放出寒冽的弧线,“说什么抱歉?心中难道不是非常开心么?”

        顾北笙听他这样说,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剧疼起,面色更加是苍白如纸。

        傅西洲的愤怒好像已在刹那间荡然无存,取代的,是带一点没法探究的讥讽意味。

        “要是你那样不想和我在一起,也那样不想要我小孩,那就不要装出满脸无辜的模样!你知不知道你故意讨好我的模样多让人恶心?恭喜啊,你终究碾碎了我对你的最后一丝希望!”

        他咬碎银牙说着对她的厌憎,顾北笙的心一阵剧疼。

        她近乎什么全都来不及想,就本能追到门口。

        她乘他再度迈开步子离开前,率先开口:“你……你是说,要和我……离……”

        “……”

        她对他做出这种过分的事,将他耍的团团转,给戳穿的头一个事,不是想着怎样弥补,反而是急不可耐想要离婚?

        傅西洲回身来,狠掐住她的下颚,逼迫她跟他对看。

        他的眼神中带森冷的冷光,声音也像从地狱发出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急不可耐想和我离婚去跟庄冥重修旧好么?顾北笙,做梦!从来唯有我甩人的道理,什么时候轮到别人甩我?”

        “即便我用烂了你,乃至恶心死你。这辈子,你也别想开口告诉我离婚!”

        “我用过的东西,即便不要,也决不会叫别人去拣!你更不要妄想和别人好,我没给别的男人作嫁衣的习惯!”

        你越想离开我,我就越不会放你走!

        想离婚,做梦吧!

        傅西洲狠把顾北笙推开一边,无视她后背撞在冰凉墙面时刹那间的痛苦,扬长而去。

        嘭的声,房门给他锁上。

        那声巨响,好像是击在她心上。

        顾北笙听到冰凉的走路声,由近及远,越发远。

        终究,她靠着墙面的身体滑落到地。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的体内疯狂流失。

        而她,什么全都抓不住,只可以任凭它们破碎……

        她就是不想叫一回错误来羁绊他一辈子,叫他用一辈子来补偿负责她的人生,难不成错了吗?

        wap.

        /132/132479/30929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