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28章 决裂的边缘

第28章 决裂的边缘

        他们的关系,别小孩难不成不是更好的选择?

        但是,她看见他那样生气,为什么,也感受到自个的心好痛好痛。

        要是行,她也希望可以和他扯上更多关系。

        但是,她就是奢望,这种关系,不只是由于单纯的负责……

        她想,要是有一天他们可以有个小孩,如果因为情到深处……

        她果真是在妄想。

        一厢情愿算什么?无非是别人眼里的嘲笑话而已。

        他就是担忧她会怀孕才娶她的,如今,这可能性已不存在,因此他非常后悔娶她?

        他知道她已经没怀孕的可能,居然想也不想便绝尘而去。

        她早知道,他们当中随时随地都可能结束,但不知道,一切会来的这样快……

        顾北笙感觉自个的心在轻轻地发抖,慢慢的,她身体也开始发抖。

        她眼中的白雾越发重,好像被绝望包围,她却发不出求救声。

        能怪谁?药是她自个肯定要买的,也是她自个肯定要吃的。

        即就给厌憎,也是自个一手造成的。

        到底从最初,他们的关系就这样危险。

        但是,好难受……她也不晓得自个在难受什么,只觉的自个难受的快要死掉。

        她抱着双膝,把脸埋在里边,掩面哭泣。

        门外。

        傅西洲走出房间,走过长廊,来到旋转阶梯口,顺手搬起个汝瓷瓶,扬起手就砸!

        ‘配偶栏写着我的名,还想着给别人生小孩?’

        ‘顾北笙,你作梦!’

        他又把边上的另外一个花瓶也搬起,从二楼的旋转梯边丢下大堂。

        傅西洲歇斯底中的吼说:“给我滚!”

        诸人又纷纷退开。

        傅西洲又一脚踢开了更远些的汝瓷瓶。

        整座公馆都是碎裂声,地面上都是碎片,他心里的恼怒跟痛苦,却半点也没减轻!

        世上居然有他这种傻子供她玩笑,她肯定觉的很有趣?

        她肯定在心中讥笑他是个白痴!

        她怎敢这样无所顾忌地一回再度耍他!

        他看着一地的碎片,感觉自个的心,仿佛也变成渣。

        是呀,是他自己亲手将心送到她跟前叫她践踏,怎可以怪她把它踩成碎片?

        她也不是第一回耍他,但他却一再给她耍,居然天真以为他们或许会有可能……

        他们怎可能?

        即便他强即将她留在自己身旁,即便他强行将她变成他的妻,也改变不了,她从不爱他的事实!

        她对他曲意逢迎,全都无非是为利用他达到她的目的罢了!

        一想到,她可以利用他,他全都可以开心成那样,他真觉的自己真蠢!

        他以为,她终究决定忘掉过去,给他们两个一个机会。

        但她却对他说,抱歉。

        这就是她给的回应?

        因此她叫他陪她去参加宴会是出于何种目?想叫他对她死心,跟他说,她的心永永远远也不会属于他是不是?

        傅西洲一路走下楼,走出大堂,走出花苑,下人们纷纷避开,大气都不敢出。

        此时此刻他身上森冷的气场,实在比地狱的阿修罗还要可怕。

        好快,他上车,狠踩油门。

        车刹那间狂飙,风景疯狂倒退,他只想抛开脑中全部有关顾北笙的一切。

        不就是一个女人?

        傅西洲,你要啥女人没?

        你都不必勾手指,排队等着和你交往的女人,就可以绕地球两圈。

        你特么究竟有没志气,为什么肯定要要在顾北笙这棵树上吊死?

        为什么肯定该死的非她不可!

        车速还在狂飙,他已不能思考任何问题,但脑中属于她的影子却自始至终挥之不去。

        顾北笙,你倒是跟我说,究竟怎样才可以将你从我的世界中甩掉!

        他瞅见后视镜中的自个。

        他脖颈上戴着的,是由女人为他系好的领带。

        他气急败坏的把它从脖颈上取下,使劲甩掉。

        这是她第一回为他戴上领带。

        他原本非常珍惜一切和女人的美好回忆,因为属于他们两个的美好从来是少的可怜。

        但是……她却将这份美好亲手毁掉!

        然,就在它给自个丢出的刹那间,他又反悔。

        他看见它扔在驾驶座跟副驾驶座当中的缝隙,居然控制不住想要将它拣回。

        他立即又恶凶凶的瞪了它一眼,想无视它的存在!

        少装可怜,他才不会再将它拣回!无论是她系的领带,还是该死的她!

        这时,傅西洲的手机铃音传来。

        他狂踩刹车,看都没看起来电显示,就摁下通话键。

        “顾北笙,你以为你如今反悔还来的及?”

        “怎不讲话?”

        “哄我……”

        “要是我开心了,没准还可以原谅你!”

        “……”孙助理莫明其妙被傅西洲打断好几回,结果到最终,他觉的开口讲话实在太尬了,所以默了好久。

        “顾北笙!”

        “傅……傅少……是我。”孙助理非常为难的开口。

        孙助理?

        傅西洲的双眸近乎要喷出火来。

        “谁特么叫你给我打电话啦?”

        明明是傅少吩咐,准备好礼服联系他的,怎么如今打电话倒成他的错?

        孙助理小心谨慎的说:“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你叫我打算的礼服,我全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样的小事不要再问我!”

        “那礼服……”

        “烧了!”

        傅少的火药味好重。

        那就是今天晚上傅少不准备去参加那场宴会了吗?

        孙助理立即问,“那,今天晚上跟安德鲁的会议你准备几点到场?”

        “不谈啦!”傅西洲冰冷的说。

        孙助理惊诧不已,几百亿的合约,傅少说不谈就不谈?

        他觉的有必要提醒傅少别任性,所以赶忙说:“安德鲁赶今天晚上9点的飞机去欧洲,错过这回,我们只怕没有机会再合作了。”

        傅西洲想也不想的吼说:“那就特么的不要合作啦!”

        “……”

        “还有,不要再打!”

        傅西洲恼怒地掐断电话。

        孙助理:“……”

        傅少这是和少夫人吵架?

        但他们几小时前不是还好好的啊!

        傅少这怒气,即便隔着电话都烧到他。

        好可怕!

        孙助理看见傅少在短时间内变成如今这模样,实在觉的不敢置信。

        自己果真还是……离女人远一点比较好!

        傅西洲看着屏幕持续黑屏,那股无名火越烧越旺,实在要把屏幕烧穿。

        顾北笙,你有种!

        ……

        另外一边。

        顾北笙躲房间中哭的快失去力气时,她的手机铃音忽然传来。

        她看不清来电显示,就飞速摁下通话键:“喂,傅……”

        “顾北笙?是你么?我是安好。”那里还没有等顾北笙讲完便先一步开口。

        顾北笙的声音瞬间收住,失望湮没了她。

        原来不是他,是安好……

        她真傻,他怎会打电话给她?他如今讨厌死她了吧。

        顾北笙压抑着哭腔对电话那里说:“今天晚上,我可能去不了了……”

        安好还没听完,就打断她:

        “北笙,宴会护佑要开始了,你不可以说不来便不来呀!”

        “你不单单是宾,还是今天晚上的首席钢琴师!”

        “我们可都等着你弹首曲,没钢琴师,可没法开场。你可不要耍我们呀?”

        “……”顾北笙只可以缄默。

        安好见她没有讲话,终究顿了下,问她:“怎不讲话?没有车么?将地址跟我说,我找人去接你们。”

        “不必啦!我会准时当场的。”顾北笙恍恍惚惚的反应过来。

        安好得意一笑:“那就等你来!记的将你的万人迷男友带来。”

        顾北笙握着手机的力度瞬间加大。

        宴会马上开始?

        但她却和傅西洲闹掰了。

        顾北笙屏住呼吸,:“他……非常忙。”

        话音没落,就给安好打断。

        “不要,北笙,你可不要跟我说他不可以来了呀。谁赴宴不带男伴的啊?单身赴会可是会非常尴尬的,他该不会叫你为难?”

        “再说,哪里个男友忙的连女友一个宴会都没空参加的?又不是领导人。”

        “就这样说定了,8点钟,等你来噢,再见……”

        顾北笙没来的及讲话,安好已经将电话挂了。

        “喂!”

        没人再回应她。

        顾北笙听着电话中的忙音,眼神暗淡了下。

        看起来是非去不可。

        她瞧了瞧表,马上7点了。

        她如今略微收拾一下勉强还来的及。

        但是,她连男伴都没……

        她乃至想都不必想就可以猜测到,安好看她笑话时会是什么样。

        但是有啥法子呢?话是她自个讲出口的,即便是苦果,也要自个吞下。

        咎由自取。大约就是说她这样的人。

        顾北笙幡然记起方才跟傅西洲的争吵,觉的自个的胸口都在发抖。

        但是,应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顾北笙想到这儿,收拾心情。

        不久后,她反应过来,打开柜,从里边找了件礼服。

        这一些衣服都是下人打算的,礼服也就一件。

        顾北笙看了下,是国际大牌,参宴绰绰有余。

        就是颜色非常鲜艳,好像有一些太抢眼,会不会让人误解她是砸场子的?

        可如今她也没别的选择了。

        顾北笙收拾好自个,打开房间走出,才发现下人们全都在忙碌的打扫着花瓶碎片。

        下人们看见顾北笙穿着一件大红礼服走出房间,不禁惊艳。

        她平日很少穿这样鲜明的衣服,想不到穿起来这样明艳,实在太美了。

        wap.

        /132/132479/30929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