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30章 假男友

第30章 假男友

        “实在比今天的女主还更像女主呀。”

        鲜红的衣服穿在顾北笙的身上,勾勒出她曼妙弧线,美的惊心。

        她就是这样随便的站着,全都让人觉的神魂颠倒。

        她把这件衣服衬的更美丽!

        而安好只是借着衣服本身的美丽而显的光彩亮丽。

        一个把衣服衬的更美,一个被衣服衬的更美。

        两人站一起,实在不是同个档次。

        安好感受到诸人目光的微妙改变,整个人全都有一些发抖!

        她无比后悔方才为叫顾北笙出丑,而存心高声叫出顾北笙的名,叫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顾北笙身上,而叫顾北笙成功的抢走本来属于她的时刻!

        这感觉,实在便像是,本想狠打别人的脸,结果出场自己就给打的一脸血!

        没法接受!她恨死顾北笙!

        安好此时已经来到了顾北笙的跟前,问她:“你这衣服哪来的?”

        她想要强装笑,但是她压根装不下去。

        顾北笙却仿佛没在乎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焦点。

        她就是浅笑,对安好说:“我的衣柜中就这一件衣服,还是之前下人给我准备的,时间紧迫,我就随意穿了,真不巧,居然跟你撞衫。”

        安好听完顾北笙的解释,面色更难看!

        什么叫是下人给她准备的,还随意穿?这叫精挑细选才挑中这套衣服的她情何以堪啊?

        顾北笙是在笑话她跟下人的眼光一样么?

        一个落魄凤凰罢了,会有下人?她自个就是个下人吧,装哪门子高贵!

        这套衣服肯定是她从哪借的!

        安好才不信,凭顾北笙如今的条件能买的起这款衣服!

        她原本就是想叫顾北笙出丑才叫她来参加宴会的,怎可以甘心输给顾北笙?

        她肯定要撕裂顾北笙的伪装!

        “这件假货仿制的还真蛮像一回事,不细看还真看不出。”安好阴阳怪气一笑,存心抬起高声音。

        什么?她穿的居然是假货?

        现场氛围一度诡异,众人都想瞧瞧顾北笙怎样反应……

        顾北笙却只是浅浅一笑,好像压根没将安好的话放心中。

        “安小姐即便对衣服再没研究,也该不难看出它就是真品吧?”

        顾北笙是笑话她没有见去世面?

        安好眼中掠过恼意。

        “仿制就是仿制,即便以假乱真,也改变不了假货的本质。”安好说:“这件衣服定制价20万。如今的你,即便砸锅卖铁也买不起!”

        顾北笙想不到这件衣服原价竟然这样贵,微怔。

        看安好的表现,这衣服她也是下血本买的?

        既然安好存心叫她难堪,她也没有必要给她脸面。

        “我不知道我给你了什么误解,让你觉得我买不起一件区区20万的衣服。”

        顾北笙故作无可奈何的耸肩:

        “安小姐别因为穿不出它的美,就说别人是仿制。要是我穿的真是仿制,安小姐你,不就是连仿制都不如?”

        安好给她这样一说,更加让人议论纷纷,她的脸难看极了,才要暴发,转思又想,嘴硬有啥用?

        所以,她寒声对顾北笙道:“要是证明你衣服是假货,你可不可以做到当场脱下来!”

        “要是真的呢?”顾北笙笑着看安好,“你确定要现场表演脱衣舞?”

        “比……”

        “阿好……阿好听我说……”千金乙使劲拉拉安好,轻声的在她耳旁说:“我有个设计师好友在现场,他说顾北笙身上这件衣服一定是真品。”

        “你确定?”安好面色难看。

        她本来想说‘比就比谁怕谁’,听了千金乙的话,立即将字句都吞回。

        “确定。”千金乙说。

        安好不敢信的望向顾北笙,这怎可能?

        但是,看顾北笙满脸淡定的模样,仿佛非常确定她的衣服是真的。

        安好压下心里困惑,走进顾北笙,伸出手去摸了下她身上的衣服布料。

        是真的,不是假货?

        那样多两眼看着她们,要是当场证明顾北笙的衣服是真品,即便她自个不必表演脱衣,众人也绝对会对她印象大打折扣。

        到底,这样就是她在污蔑顾北笙,显的很小家子气。

        “这有啥好比的。”安好想到这儿,对顾北笙说:“你爱脱,众人还不愿意看!”

        看起来她确定她身上的衣服是真的啦?顾北笙淡淡说:“我也觉的。”

        安好看见顾北笙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扫过,还带一点漫不经意的讥讽,怒了!

        “因此,这衣服你是从哪租来的?”

        又成租来的了?顾北笙默。

        “那就是偷来的?”安好扬眉。

        顾北笙无可奈何,“一件衣服罢了,穿一回就扔的东西,用的着这样在乎么?安小姐,你这样会叫我觉的,你买件衣服花光你全部积蓄。”

        安好的脸难看之极。

        边上有人神态也变的诡异。

        顾北笙继续说:“无非就是一件衣服罢了,不管是真是假,偷还是租的,我就是穿的比你好看100倍!你又何苦这样输不起?”

        顾北笙讲的话一针见血,实在让人无从反诘。

        安好便要发怒,边上二位好友赶忙拉住她。

        她是今天女主,犯不着和顾北笙大打出手,好戏还没有开始!

        安好只可以勉强吞下这口气。

        虽说表面安静,但安好还是恶意的对顾北笙说:“衣服不说了,到底衣服不可以自己选主人,它也不可以阻挡谁将它穿身上。”

        “是呀。”顾北笙表示赞成的附和着。

        安好本意讥笑顾北笙,想不到她居然这样的神情,倒像是反被她笑了!

        安好不禁更怒,“我们还是来说点更重要的事吧!你不是说要带你又高又帅,要啥有啥,可以碾压全场的男友来么?人在哪呢?我怎没有看见?”

        安好存心用这样高的音量讲出,明显是叫人着她笑话。

        竟然有人敢扬言自个的男友又高又帅,要啥有啥?

        宴会里的男人们全都是豪门阔少,但他们中间无一人是顾北笙的男友,可以想象他们看顾北笙的目光有多诡异。

        顾北笙握了下拳,淡淡说:“他非常忙,今天晚上该是没法出席了,曲子我一人来弹就可以。”

        安好不依不饶:“没有舞伴怎么行?开场曲是‘天空之恋’,一人弹的话,不就成了‘单身狗之歌’?”

        “你这还没有恋几天呢,就又失恋了?对恋情这么没有信心呀?”顾北笙对安好一笑。

        安好立即变了脸,怒说,“我没说我,我是说你!我是说你一人弹奏,会叫这首曲子的寓意变的不吉!”

        顾北笙见招拆招,“感情顺利与否,还要寄托在一首钢琴曲上,讲出来也不免让人笑话。要是你那样迷信,不如就找别人弹吧?”

        安好气急败坏:“说好定了你!你如今说不弹了,岂非耍我?”

        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她究竟想干什么。顾北笙无力吐槽。

        许多人觉的安好有点不依不饶,但是想到顾北笙竟然可以扯出这种弥天大谎,也没人乐意为她讲话。

        安好看着顾北笙的模样,不禁嘲笑:

        “你应该不会是给你男友放鸽子?北笙,听我说,找男友,就要找那种对你顺从体贴的,事事以你为先的,才会过得开心呢。”

        “就仿佛我家阿冥一样,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还特地为我准备了这样大的宴会。”

        安好说到最终开始秀恩爱。

        她只想在顾北笙的脸面上看见难堪。

        “是呀,还是阿好你幸福。”千金甲立即附和。

        她笑着对顾北笙说:“北笙,你不会甘心就这样被安好比下去?我们全都对你的男友充满好奇心。你呀,还是快给他打电话,将他叫过来吧!否则我真怕你一人面对接下的场面会神经崩溃。”

        越发的多人开始跟着附和。

        “就是,顾北笙,也叫我们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全能男人究竟是什么样。你今天不将人带来,我们绝对不会放你回去!”

        “怎么还一直呆着啊?不就是打个电话么,怎都不敢打?不会真是撒谎?”

        “这样多人等着看你男友,你如果连电话都不敢打,就太尬了……”

        “呃,不会连手机号都没有吧?”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

        顾北笙终究控制不住反诘:“打就打!”

        顾北笙讲完,拿出手机,犹疑的停在那熟悉的通讯录备注上,却自始至终没法摁下。

        虽说她们讲的话太过分,但是她如果打出这电话,或许傅西洲对她讲的话会更过分……

        安好见顾北笙这样犹疑,一把抢过她手机,替她摁出拨号键!

        顾北笙大吃一惊,赶忙要将手机抢回,但是已迟。

        “我帮你打了。”安好将手机给顾北笙,“可别让我们失望噢。”

        顾北笙给男友打个电话都这样犹疑,但想而知她即便有男友,感情也肯定糟透!大家都等着看热闹。

        “……”顾北笙看着屏幕,果真打到了傅西洲的手机上。

        心情瞬间混乱无比,万分羞恼的想要掐断电话,但电话那里却先一步传来忙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

        顾北笙也不晓得自个是失望还是应该开心。

        她仿佛松口气,又仿佛,给什么堵住心,呼吸都变的有点压抑。

        “我就说他在忙吧。”顾北笙说。

        安好跟她的姐妹们从顾北笙的眼里捕捉到失望的光彩,当然不肯放过这回叫她出丑的契机。

        wap.

        /132/132479/30929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