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32章 气死顾北笙

第32章 气死顾北笙

        不知谁在钢琴上动了手脚,顾北笙的指头被尖刀划伤!

        血水滴在琴键上,那一瞬间,琴音截然而止!

        所有人望向顾北笙的方位。

        “你怎么啦?”庄冥一把推开安好,冲向顾北笙所在的钢琴前边,“啊,你流血了!”

        顾北笙冰凉的甩开庄冥,没看他。“小伤罢了。”

        安好见庄冥这样慌张,更加是面色难看的追上,“顾北笙,你存心的?曲子弹一半就中途停下是非常晦气的!”

        “住口!”

        庄冥冰冷的打断了安好,对顾北笙说:“别弹了,我带你包扎!”

        “我跟你没有那样熟,庄少。”顾北笙看都没看庄冥一眼,手指再度搁到琴键上。

        安好看见他们二人在自个跟前尚且这样暧昧,实在要气死!

        “是没法弹,还是压根弹不出来?”安好口不择言的说:“以前大家都在说,你的琴艺是演奏家的级别,是不是怕谎话被戳穿,因此才存心搞伤了手?”

        “一首简单的钢琴曲罢了,你不免也太瞧不起我了。”顾北笙面不改色的说:“没事你们就不要晃来晃去,我时间紧迫,唯有这一首曲子的时间。”

        当初她可是靠钢琴技能拿到过交换生名额的!

        庄冥面色难看,还想讲话,就给安好拉住。

        安好说:“阿冥,你听到她说的了吗?她说你的关心多此一举呢!我们快去跳开场舞吧!你不要忘记了,这可是我与你的主场!”

        庄冥当然是可以感受到顾北笙对他的敌意,他不可以在这样多人跟前自讨无趣,于是任凭安好把她拉走。

        但他的眼神,却自始至终在顾北笙身上流连。

        ……

        另外一边。

        傅西洲一直看着手机好久,等她来和他赔不是,说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只要说几句哄哄他,他便会立马原谅她!

        但是该死的,他等那样久,电话居然没再响起过。

        方才,他拿起手机,找到女人的号码拨出,却听到电话那里传来的是忙音。

        就控制不住愤怒:她在给哪个野汉子打电话?

        他在这儿等她赔不是,结果她却惬意的很嘛!还有心情给别的男人打电话啊!

        该死的,就他一人在乎对不对?

        她从没想过他的感受是不是?

        所以,傅西洲恼怒的将手机砸了!

        但是,砸完就后悔了。

        赶忙将手机拣回。

        但是,手机已经黑屏了。

        傅西洲打算就这样了,不理了,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舞伴陪着还是给人欺负都是她活该!

        但想想又觉的不甘。

        要是她正好又打电话来和他赔不是,他手机收不到错过了咋办?

        心里这样想着,他调转车的方向,回公馆!

        下人们看见傅西洲去而复返,非常惊奇。

        “先生,你怎又回来了?”

        先生今天不是有非常要紧的事要处理么?

        “那女人呢?”傅西洲冷着脸,问的漫不经意。

        女人?哪个女人?下人满脸迷茫,又好快明白来。

        “先生,少夫人去赴宴了,还穿了件非常好看的裙子。”

        紧随着立即有人附和:“是呀,少夫人和天仙一样,好美!”

        傅西洲听到下人们的答复,伪装起来的不在乎,刹那间被击溃。

        她一人去赴宴了?

        她是不需要男伴陪着?还是,她根本已经找好了男伴?

        呵,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是这种随时都能被代替的备胎?

        还有,她穿的那样好看,打扮的那么骚,是要勾搭谁?

        她还记的她是他傅西洲的妻子么!

        傅西洲也不晓得自己哪来的怒意!

        越想越烦,来到大堂座机旁边,冷脸打出个电话。

        “孙助理?”

        孙助理听到傅西洲的声音,瞬间吃惊。

        傅少不是说叫他不要打电话给他么?怎么自己又打来了?

        “傅少,你又准备出席今天的会议了吗?正好安德鲁还没有走,我帮你留住他,你如今来该还来的及……”

        孙助理还没有讲完,傅西洲便冰冷的开口说:“给我安排个女伴,今天晚上8点,我要参加庄冥在御皇酒店举行的宴会。”

        电话那里的孙助理听清傅西洲讲的话后越来越吃惊。

        傅少从不参加这种庸俗的宴会,因此之前收到的请柬,已被自然而然的忽视了。

        可傅少居然亲口说要去?

        并且……女伴还不是少夫人?

        他真没想到,是什么叫傅少即便不带少夫人去参宴,也肯定要推掉跟安德鲁的会议,去参加这无关痛痒的宴会。

        可想到方才傅西洲发火的样,孙助理识趣的选择不发表任何意见,就是困惑的问:

        “傅少,少夫人仿佛也要参宴……你确定要带其它的女伴去?”

        傅西洲听到顾北笙的名,不禁怒火中烧!

        “她想去,我就一定要带着她?”

        孙助理瞬间微僵,即便隔电话也可以感觉出傅西洲声音中的惊悚气压。

        孙助理不敢多想,寻问傅西洲的意思,“你想要从认识的女人中间挑,还是从不认识的人中间……”

        “这样的小事还问我,嫌我发的工资太多了吗?”傅西洲愤怒掐断电话。

        嘭的声,电话被摔在地面上,下人们大气都不敢喘。

        傅西洲一脚踢开座机,离去!

        追他的女人那样多,随意拉一个过来都是九十分以上!

        左右都不是顾北笙,是谁有分别?

        他就是要去现场看顾北笙笑话!叫她后悔!

        他就是要叫顾北笙知道,他傅西洲多的是女人求交往!

        她顾北笙,在他眼中,什么也不是!

        ……

        电话那端,孙助理听着被掐断的忙音,不禁一颤。

        傅少意思是,要是他处理不好这个事还要被减工资么?

        孙助理莫明感觉自个都给冻僵。

        ……

        宴会现场。

        顾北笙无视自己还在冒血的指头,忍着痛,继续弹着动听的曲子。

        这首曲难度不算大,可是速度好快。

        她手指被割伤,要忍着疼弹完,还是非常有难度。

        但是,她弹出的音色却还是那么的完美。

        舞池那边。

        就连安好都觉的震惊,顾北笙的指头受伤了,居然还可以这样演奏!

        原本要叫她出丑,但仿佛,她却借此出尽风头!

        跳开场舞的她,本应该是焦点,但是如今,实在是她见过的最让她意难平的宴会。

        作为女主的她,在舞池里起舞,但所有人的眼神都看着本应该是配角的……顾北笙!

        乃至,和她共舞的庄冥,目光也压根便没从顾北笙的身上移开。

        安好心里恼怒没法言喻。

        她不禁乱了节拍,险些摔在地面上,庄冥却仿佛没看到,也没救。

        庄冥整个眼神全都锁定顾北笙,心中想着,她的指头怎样了?会不会非常疼?这首曲为什么这样漫长,为什么还没结束?

        更重要的,她为什么不看自己?

        难不成她感觉不到自己在看她么?

        只须她一个求助的目光,他就可以不管不顾,放弃眼下的这一切!

        但是她偏偏没有!

        就这样,庄冥跟安好虽说一起跳舞,却全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

        开场舞跳的很是无趣!

        终究有人控制不住开始吐槽。

        “安小姐舞技也太差了?一直在踩庄少。”

        “怪不得连庄少都不肯看她,转而去看弹钢琴的女孩……”

        “说起来啊,安小姐明明是宴会的主角,但是和配角比起,实在输的彻彻底底。”

        ……

        实际上,顾北笙并没他们以为的那样不受影响。

        她每弹一个音符,就像在受一次凌迟,指头好快就肿了。

        但是,她还是继续弹,而且要尽力做到尽善尽美!

        所有人被琴声吸引,好像身临其境一般!

        一时,整个会场安静下来,只有动听的琴音……

        这时,有人迈步走进了现场。

        随之,更多人的眼神被那个男人吸引。

        如果说正在演奏的女人,好像皓月。

        那此时信步踏来的男人,就是烈阳。

        “天啊,这是谁呀?好帅啊!”

        “咦,我仿佛见过他,他是……傅少。”

        “傅少?他就是全亚太女人都想嫁的顶级男神傅西洲?实在帅疯了呢,怪不得那样多女人……以及男人为他寻死觅活呢!”

        “但他不是从不参加这种宴会啊,今天怎会出现啊?”

        傅西洲一进来,就把眼神锁定在了钢琴那边的红色影子。

        顾北笙仿佛没发现男人的到来,还在弹着琴。

        而舞池里,跳开场舞的二人,舞步糟乱。

        一曲落幕,全场震撼。

        庄冥立即放开安好,飞奔到顾北笙的跟前。

        他一手拿纱布,另外一个手要去抓顾北笙受伤的手:“我看看你的指头。”

        “不必你费心!”顾北笙冷漠拒绝。

        “你的手肿成这样子,即便是为你自个,也要包扎下。”

        顾北笙看了庄冥一眼,才要冰冷拒绝他,居然在那刹那间,透过庄冥的身边,看见了傅西洲!

        她的脸面上立即漾起不敢置信的欣喜。

        他竟然真的来啦!

        顾北笙眼里的欣喜撞上傅西洲,来不及思索太多,绕开庄冥,向着傅西洲的方位奔去……

        “傅西洲!”

        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到二人身上。

        二人面对面站着,居然是这样的般配。

        所有人全都不敢靠近傅西洲,顾北笙竟然想也不想冲上去!

        千金甲见状,实在不敢信自己的双眼,“难不成他就是顾北笙所谓的男友?”

        “不会吧……她怎会有这样帅的男友?不可能!”千金乙实在大跌眼镜。

        wap.

        /132/132479/30929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