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33章 气死傅西洲

第33章 气死傅西洲

        安好的双眸瞪的极大,好像可以塞下一个月亮!

        “傅西洲……”顾北笙却没理睬诸人的惊讶,开心的对傅西洲说:“想不到你竟然会来,我……”

        “顾北笙,不会?你所谓的男友是他?”好快有人打断顾北笙。

        “天啊,北笙,这不是真的吧,你有这样好的男友,怎不早说呀!方才要是有啥冒犯你的,你别放在心上哈!”

        众人:羡慕,妒忌,恨,以及浓浓的后悔……都在刹那间聚集在她身上。

        顾北笙想到方才他生自己气的模样,又想到他居然来了,瞬间心里百感交集。

        纵然他们这样争吵,他也还是放心不下她是不是?

        她知道自己某些事做的不对,要是还有机会,她以后肯定不会再那样做!

        只须,他还乐意在她的身旁,就比什么全都好。

        顾北笙没法抑制心中的欣喜:“他是……”

        “我认识你么?”傅西洲面色如冰的看着顾北笙,截断顾北笙的介绍。

        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顾北笙的笑僵在嘴角。

        同时,一道女声打破沉寂。

        “傅少!”白薇薇率先一步来到傅西洲的身旁,对他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白薇薇?!

        顾北笙整个人怔住。

        傅西洲的女伴是白薇薇?

        方才她有多欣喜,如今,便有多酸涩。

        那一刻,顾北笙真觉的自个是个白痴。

        他怎可能是来找她的啊?

        她本能的攥紧拳,指腹的剧疼,叫身体有点轻微的摇晃。

        他总是在她最得意时给她最致命的一击,不管从前还是如今,好像都没变。

        他明知她非常讨厌白薇薇,为什么还要当白薇薇的男伴?

        这一秒白薇薇眼里的得意,是这世上最残酷的刀,划在顾北笙的心。

        他这是跟白薇薇死灰复燃了吗?

        顾北笙僵在原地,好久都没动。

        要是时间能静止,她宁肯永永远远停留在这一秒,别再前进。

        好快的,其它人也反应过来。

        一阵阵的哄笑声传来。

        “我还真以为这是她男友呢,呵呵,笑死个人呢,她竟然还有脸说傅少是她男友,笑死个人呢。”千金甲大笑。

        “结果给人当场打脸!真是不要脸呢!”

        “人家傅少可是带女伴来的啊!”

        “我认识她哦,她是白家的千金白薇薇!据说傅家跟白家有联姻意向!”

        “那白小姐就是傅少的正牌准女友?”

        “哈,我险些以为她真可以傍上男神了呢。以为会弹个曲子就可以上天?”千金甲狂笑。

        “滚!”傅西洲忽然冰冷的开了口。

        他口气这样森冷,又带强大气场,让人没法直视。

        他叫谁滚?

        千金甲只觉的有无比可怕的寒光,正射向自个。

        而这份寒,正是来自傅西洲的眼。

        她身体瞬间微僵,他是叫她滚?

        她刚才讲错话了?

        僵硬间,顾北笙也因傅西洲的一句‘滚’讶异的顿住。

        她眼神轻轻一动,正好落到傅西洲的喉头处。

        他的衬衣开了两枚纽扣,蝴蝶骨若隐若现,非常魅惑。

        她才注意到,傅西洲还穿着之前他离家的时候,穿的那件衬衣跟西服。

        但是,领带不见了。

        那时他叫她帮他打领带,还嫌她打的丑,却也没拿下。

        结果,他转眼就丢了?

        正在千金甲愣怔时,顾北笙已迈开腿,退开半步,退到一边。

        傅西洲看见顾北笙这动作,冰冷的扫她一眼,双眸几乎要射出冰。

        他叫那帮说她坏话的女妖精们滚开,这女人倒好,自己先滚啦!

        她这意思,是不稀罕他帮她?

        非常好!是他自己自作多情了!

        看起来她非常享受给人讥讽冷哼的感觉!

        傅西洲恼怒掠过顾北笙,还故意撞了下她,和她擦肩而过。

        顾北笙感受到男人撞到自个身上的力度,身体不禁一震。

        她好容易才站稳,但心跳却再也无法稳住。

        她避开在一边,听着从四面传来的讥笑声,只觉的指腹都在发抖。

        但是,剧疼好像并不是来自受伤的手指,而是来自心房……

        方才顾北笙多希望傅西洲的到来,如今便有多么后悔方才自己的奢望!

        心好疼,好疼!

        她提醒自己:快走,快些离开!不然她下一刻就会哭!

        顾北笙迈开步子便要离开。

        但是,白薇薇见傅西洲对顾北笙的态度这样冷漠,却不肯放过侮辱顾北笙的契机。

        她白天给傅西洲发了请柬,期望他当她今天晚上的舞伴,当时,他想都不想便将邀请丢垃圾筐中。

        白薇薇作梦也没想到,她居然真成了傅西洲的女伴!

        看起来是由于傅西洲跟顾北笙吵架?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而吵,可非常明显,顾北笙这回是玩完了!

        此刻傅西洲已擦过顾北笙的身体,但白薇薇还没。

        她面向着顾北笙,见她神思恍惚,像是要离开,就扬眉笑着,存心若无其事和她打招呼。

        “顾北笙?真巧,你也在这儿?”

        她看见顾北笙此时的神情,实在像打了胜仗。

        “确常巧。”顾北笙好快就将自个的眼神从傅西洲的身上移开。

        傅西洲压根便没理睬二人寒暄,直接从顾北笙的身旁擦身而过后,就没停步,而是找地方坐下。

        仿佛,对他来讲,顾北笙压根只是路人甲!

        “你舞伴呢?”白薇薇存心问顾北笙,“在哪?”

        顾北笙整个人僵在那,却若无其事的一笑,“在路上呢。”

        傅西洲冰冷扫顾北笙一眼,见她压根没和自己讲话的意思,不禁冷了脸。

        他就是想折磨她,想叫她向他赔不是!

        但是,她竟然就这样结束啦?还对白薇薇友好的笑?

        她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这样的反应?

        方才,他来到现场,知道孙助理给他找的女伴是白薇薇时,就非常想撕了孙助理!难不成他不知道,顾北笙讨厌白薇薇?

        但是好快,他又觉的这个选择真不错!

        顾北笙那样讨厌白薇薇,看见他和白薇薇在一起,多少会受一点刺激吧?

        因此,她肯定会好快和他赔不是的!

        他如此想着,来了,等她的后悔,等她和他求饶。

        但结果呢?

        他一进会场,所有人都望向他,但她居然望向了庄冥!

        他看到她,想到的头一个事就是走向她,但是她,居然还在和庄冥拉拉扯扯!

        在她心里他究竟算什么?

        那一刻,傅西洲看见顾北笙冲自己走来,心里是无比恼怒的,脱口便说自己不认识她!

        结果,居然就这样结束了?

        他说自己不认识她,她就当作真的不认识他?

        白薇薇去挑衅她,她竟然也满脸无所谓?

        傅西洲愤怒的看着她的身影,看着她若无其事跟白薇薇聊天的场景,真想活活撕了她!

        此时,安好几人看见顾北笙出丑的模样,不禁得意极了。

        看她跑向傅西洲,却给人无视,其后又被骂滚,也实在是够丢脸的呢。

        看起来傅西洲一定不会是顾北笙的男友!

        “演技怎不上天呢,险些给她吓死,我还当她男友真是他!”千金甲轻蔑一顾。

        “我一看就认为不可能,结果真不是!人家连她是谁全都不认识呢!”

        顾北笙握拳,忍住。

        傅西洲的眼神从她身上一扫而过。

        这帮人是什么玩意儿?竟然敢这样对待他的女人!

        他一怒之下就想站起身,但顾北笙却笑了开来。

        “我弹完了,能走了吗?!”她说。

        傅西洲的举动瞬间定住。

        她压根没求助他,他干什么非要自己上赶着贴上,这不是没事找事打自己的脸么!

        并且他方才说了,自己决对不会帮她!

        “呵,这就想走?方才不是装的很像么?”千金甲嘲笑。

        “可惜的是,人家男神一点脸面都没有给你。”千金乙补充。

        “当场被揭穿谎言的感觉非常不错吧!”安好也得意忘形。

        “人家男神的女伴可是白氏小姐!白薇薇!”

        “就是,你算哪瓣蒜,落魄凤凰,顾北笙小姐!”

        傅西洲看见顾北笙被那样多人攻击,居然一声不吭,刹那间狂怒!

        他方才是疯了吗?干什么假装自己不认识她!这帮人,竟敢欺负他女人,活腻了吗!

        傅西洲愤怒的从椅上站起。

        这时,庄冥走向顾北笙身旁,想也不想便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出大堂!

        傅西洲见状,双眸喷火,步子好像定住,死死看着庄冥拉着顾北笙手腕的手,紧攥两拳!

        安好见庄冥拉着顾北笙去花苑,更觉的是顾北笙勾引了庄冥!哪里肯放人?

        她立即不依不饶追上,挡住二人的去路:“阿冥,我还在这儿,你什么意思?”

        “就是,阿冥学长,阿好才是你女友!”安好的好友们开口。

        庄冥无动于衷。

        安好彻彻底底下不来台,面色非常难看:“阿冥,你还不放开她?”

        他这样做,叫她在好友跟前多难看,难不成他不知道么!

        “滚开!我有话要告诉她。”庄冥面色冰凉。

        安好死死握拳:“什么话不可以当着大家面说啊?”

        “既然知道是不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讲,你为什么还明知故问?”庄冥讲完直接把顾北笙拉到花苑外边。

        “阿冥!”安好看着庄冥的身影,实在被气疯。

        wap.

        /132/132479/30929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