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0章 大赢特赢

第40章 大赢特赢

        顾北笙望向傅西洲的答案,想不到他居然记的她的生日。

        而傅西洲好像也没想到,女人居然是记的自己的生日的。

        要是她真记的,为什么那年……要在他生日那一天给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难堪呢?

        现场。

        “有没有搞错啊,连我生日都记不住,还口口声声说你爱我!”一名参赛女孩看见男友的答案刹那间就炸了!

        “不要生气,就算记住生日也不可以说明就是爱呀。”

        “哦,那你意思是记不住才算爱我么?”女孩大怒。

        男孩哄着女孩跑下台。

        顾北笙跟傅西洲一起回过神。

        “这道题错了许多人呀。”司仪擦汗,惋惜两句,继续,“下一题是……”

        随着一道道题亮相,越多的人出错。

        迄今为止,完全没出错的人只剩两对。

        傅西洲跟顾北笙,以及庄冥跟安好!

        一转眼,第9题!

        庄冥看见顾北笙跟傅西洲的答题板的答案又是一样的,不禁越来越烦燥。

        他本以为,傅西洲对顾北笙不可能是认真的,但是这一秒他却开始有点怀疑这个判断了。

        庄冥只觉的心痛的厉害,从前,他还当,她是傅西洲不要的。从前,他还当自己是最了解顾北笙的。

        庄冥握着答题板的手加大力度,手上脉络清楚可见。

        他紧紧的看着顾北笙,但顾北笙,却自始至终只看傅西洲!

        ……

        人群里,白薇薇握着拳站在那,看着傅西洲跟顾北笙眉目传情的模样,骨质啪啪作响。

        只剩一题!

        司仪汗流浃背,好像也没想到,现场居然有人这样厉害,真正靠对对方的了解答对这样多题!

        问题好像变的有点棘手起来。

        要是给不是主角的人答对了,那接下的环节,就泡汤了。

        宴会也就开不下去了。

        司仪思及此,想了个法子,自作主张换了道题。

        “如今写下二人最爱听的歌曲。要是二人写的是相同的,就会成为今天晚上的冠军。”

        安好震惊的望向司仪,怎回事儿?

        为什么忽然换了题?

        先前的最终一题是,男宾是什么时候跟女宾求婚的。

        而后他们会说:今天。

        而后庄冥便拿着奖品,也就是事先准备好的钻戒,戴在她的指腹。

        而后他们在万众瞩目中,定下婚约!

        她已早已跟庄冥对好答案,如今都写到板上了,结果如今跟她说,最终一道题换了?

        这司仪是疯了吗!

        安好气急败坏的瞪着司仪!

        司仪却笑着继续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不知多少有情人可以在今天终成眷属,谁可以得到今天的奖,成为最幸福的女主。我们将要为主角播放他们最爱听的歌。”

        安好听懂司仪的暗示。

        他只是把题目换了种问法罢了,今天要定下婚约的他们,先前就已定下等会要播的曲子。

        安好快速写下答案,心中得意万分的扫了顾北笙一眼。

        顾北笙死定了!

        二人全都爱的同一首歌有那样多,谁知对方会将哪首写上去?

        这司仪还算聪明,知道今天晚上花钱的人是谁!

        而此时,庄冥也写下答案。

        顾北笙瞧了瞧傅西洲,二人也写完。

        “今天奖品花落谁家呢,相信众人都很好奇,如今,我们先采访当中一位来宾。”司仪将话筒递给安好,“安小姐,对答案有信心么?”

        “自然!我跟阿冥深爱彼此,这问题对我们来讲太容易了。”

        “也是,我们可以看出,可以全程无错,并非易事,好多人乃至一道题都没答对,而你们居然接连对9道题,要是这最终一道题也对了,就可以刷新记录了。”司仪笑着说,“看起来安小姐很自信。”

        司仪又把话筒递到傅西洲跟前。

        他看见傅西洲的面色这样冰凉,吓的赶忙又移开,转一圈到对面的顾北笙唇边。

        “那样,顾小姐呢,你对答案有信心么?”司仪问。

        顾北笙默了下,说:“没有。”

        她完全是乱蒙的,她只晓得男人非常喜欢权志龙,但那都是好久的事了。

        并且,他每首歌都爱听,她怎可以确定她写下的答案,正好跟他写的一样?

        司仪看顾北笙这样不确定,不禁松口气,“那样好了,如今公布答案,各位来宾请亮板。”

        4个人的题板都在慢慢亮起。

        司仪继续说:“可以在千万首歌曲里选对同一首歌,真很不易,非常感谢我们的……顾小姐跟傅……”

        司仪说到这儿望向4个人的答案,有一刹那间的瞠目结舌。

        怎会这样!

        他原本要说,感谢顾北笙跟傅少的参与,今天的优胜者是我们的安小姐跟庄少……

        但是当他看见板上的答案,不得不看好几回才反应过来道:

        “非常感谢我们的顾小姐跟傅先生参加我们游戏,恭贺你们刷新该游戏在御皇酒店的新纪录……今天晚上的奖品是你们的!”

        直至司仪宣布获胜者,安好仍像是冰雕似的凝固了,好久回不过神。

        她看见顾北笙跟傅西洲的答题板上,全都写着《goodboy》。

        而安好的写着的《今天我要结婚了》,是之前已跟司仪定好,在庄冥告白时,播的曲目。

        但是庄冥写的竟然是《婚礼进行曲》。

        众人看安好的目光实在诡异至极,方才她这样信誓旦旦决对可以答对,如今看起来实在就是实力打脸。

        他们输了!

        可比这更让人激动的是……傅西洲跟顾北笙赢了!

        场下惊叫连连。

        而场上,司仪大汗淋漓,却不得不将奖品拿出。

        他慢慢走向顾北笙,要给她发奖。

        他已尽力,最终的结果然不是他可以意料到的。

        只可以说,傅少跟顾小姐才是真爱呀!

        闪闪的戒指美翻全场,众人都满脸羡慕妒忌,还等着看傅西洲为顾北笙戴上钻戒的场景。

        安好看见属于自个的钻戒被送到顾北笙的跟前,实在气疯啦!

        她这是自个挖了一个坑将自个埋了吗?

        她叫顾北笙来参赛,是想叫她搞清楚,她安好跟庄冥有多恩爱,结果到最终变成看顾北笙和别的男人秀恩爱?

        最要紧的是,奖品是她的定婚钻戒呀……

        没了钻戒,庄冥怎和她求婚呀!

        没有求婚环节了,她还是宴会女主么?

        不可以!

        安好看见钻戒要被顾北笙拿走,忽然开口:“慢着!”

        顾北笙看见安好跑过来要抢走钻戒的模样,嘴角勾起一缕似是而非的笑。

        “安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游戏是你主动邀我参加的,这是我赢得的奖品,你难不成还要拿走?”

        “我向你买!”安好自知理亏,好多人在场,她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但是她的钻戒,怎可以被顾北笙拿走?

        “我为什么要卖?”顾北笙扬眉瞧了瞧安好。

        “顾北笙,你……”安好气愤到快骂人了,却好快冷静下,“你不想卖,是由于觉的不划算,要是我出的起你满意的价,相信你也是会动心的。”

        “这是我跟我男友辛苦赢来的奖品,有着特别的意义,不可以叫给你。”顾北笙说,“既然钻戒给我赢走了,说明它和我很有缘分,安小姐,就别勉强了。”

        安好脸都绿了。

        什么叫她和这钻戒没有缘分?这可是她的定婚钻戒,怎会和她没有缘分!

        顾北笙才该是和这钻戒没有缘分的人才对!

        安好对这颗钻戒势在必的,“这颗钻戒市场价100万,我出你200万!”

        顾北笙怪的看着安好。

        “你不满意?”安好见顾北笙不讲话,接着说:“300万怎样?”

        “400万呢?”

        “顾北笙,你别欺人太甚,我出500万!将钻戒给我!”安好说:“500万你稳挣不赔!”

        顾北笙也觉的很是意外,她就是缄默一下罢了,安好竟然自动加码到500万!

        她真不懂,安好花这样多钱买,这颗钻戒有啥意义?

        她拿着这样多钱,能去买比这好5倍的钻戒了好么!

        但是……

        “我不缺钱呀。”顾北笙想到安好骗她来宴会的初衷,偏不卖给她,淡淡说:“没有啥事的话,我们便先走了。”

        “站住……”

        安好哪乐意放他们离开?

        “我和你打个赌怎样?”

        安好说着,随手端起奖品边上的两杯酒水,把一颗硬币丢进当中一个杯子中去。

        接着,她眼疾手快的从顾北笙手中拿过那颗钻戒,将那颗奖品钻戒丢到另外一个杯子中。

        “两杯酒中一杯有币,一杯有钻戒。谁喝到戒指,戒指就是谁的。”

        顾北笙慢条斯理的说:“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这赌?”

        她真很好奇,这颗钻戒究竟是什么宝贝,叫安好这样在乎。

        “我出500万砝码。不管你有没喝到钻戒,这500万都是你的。”安好说。

        如此划算的买卖,看起来安好真非要这颗钻戒不可,居然下这样大血本,她不奉陪倒有点傻了。

        顾北笙扬眉说:“成交。”

        安好的嘴角浮显出点冷哼。

        “不可以唯有赢了才有奖励,输了的是不是也应该有罚?”安好开口说。

        “什么罚?”

        “赢了,一颗戒指,输了,10个耳光!怎样?”安好的眼中掠过一缕异彩,好像下一刻就扇定对方的耳光。

        顾北笙的眼神从安好端着的两杯酒水中各看了眼,500万,赌她10个耳光?安好还真玩的起。

        顾北笙的嘴角轻轻上扬:“那样安小姐,记的早点联系整容医生。”

        “我会为你准备好的!”安好的眼神一暗,好像有幽光闪过。

        wap.

        /132/132479/30929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