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1章 意外中的意外

第41章 意外中的意外

        顾北笙的嘴角勾起一缕浅笑,心中却有点犹疑,安好这样胜券在握,不会有啥陷阱?

        她望向傅西洲的侧脸,偏巧他一种风淡云轻的模样。她的心情乱乱的,但话已讲出口了,也只可以听天由命啦!

        安好得意极了。就知道顾北笙是个财迷!肯定会上钩!

        她已做好扇她10个耳光,其后再看她当众出丑的打算!那场景肯定非常销魂!

        ‘顾北笙,我决对会喝到钻戒,而你,等演好戏!’

        ‘竟然敢赢走我的钻戒!作梦!等下便叫你赔的连本都吐出!哭的连爸妈都不认识!’

        安好这颗硬币外边涂过药粉,喝不到钻戒的人,肯定会当众出丑。

        她原本打算这,原本是准备给庄冥喝,而后他们今天晚上便能纵情一夜。

        因此,这当中一个高脚杯原本就是安好做过标记的。

        没标记的那就用来放钻戒。

        “选吧……”安好对顾北笙说。“叫你先选。”

        “那我先选,左边?”顾北笙存心看着安好的眼,好像要从安好的眼里看出什么。

        “选了就别后悔。”安好说。

        顾北笙的手慢慢伸向左边,顿了下,又将手伸向右边,“我又觉的右边这杯比较好。”

        “顾北笙,你要选便快选!不要变来变去。”

        “那我还是选左边?”顾北笙说。

        “你究竟要怎样?”

        “右边吧。”

        “你……”

        “我有选择困难综合症。”顾北笙说:“我还是选左边。”

        顾北笙端起高脚杯,对安好笑说:“安小姐,我先干为敬。”

        安好看见顾北笙将酒喝下,也端起高脚杯。

        方才顾北笙端来端去,她全都将两杯酒搞混,压根记不清哪里杯里边是钻戒。

        只是她在没标识的高脚杯中放了钻戒。

        安好看见自个的高脚杯上没标识,所以放心地仰头饮酒。

        等下,顾北笙便会在诸人跟前丑态尽出!

        太好啦!

        今天晚上顾北笙叫她这样不爽,终究轮到她彻彻底底打脸一通啦!

        安好心里得意至极,还说自己不缺钱,500万拿回钻戒,还可以甩顾北笙10个耳光,再叫顾北笙当众出丑,即便她觉的肉痛,也不亏本啦!

        安好才喝到一半,就看到顾北笙的高脚杯见底了。

        见底的高脚杯里边,俨然躺着一颗绚烂抢目的钻戒,灯光闪动,交织着各种色彩。

        场下惊叫欢呼。

        明显,钻戒被顾北笙赢走啦!

        安好傻眼!

        这怎可能?

        她的高脚杯明明才是没做过标记的呀!为什么顾北笙的高脚杯会有钻戒?

        安好立即将自个高脚杯中的东西倒出。

        竟然是枚硬币!

        此时此刻,顾北笙看见安好愣怔的模样,悠然的将钻戒从高脚杯中拿出,对安好浅笑。

        “不但赢了一颗钻戒,还白挣500万,谢谢你,安小姐,今天的宴会我玩的很高兴。”顾北笙说到这儿,笑着补刀:“以后还有这样的宴会,记的肯定要叫上我呀。”

        安好觉的顾北笙的笑刺眼至极!

        她忍住恼意,反应过来,一把抢过顾北笙的高脚杯,飞速观察起来。

        她不断在杯子外边寻找印记,却自始至终一无所获。

        究竟怎回事儿?

        “不知道安小姐在找什么?”顾北笙的声音便在这时传来。

        她浅笑说:“要是你要找口红印,抱歉,方才给我一不当心擦掉了,就是你喝的那杯。”

        “你!”安好实在不敢信自个的耳朵。

        原来顾北笙早已知道她在高脚杯中动手脚,因此才选来选去,叫她也记不清究竟哪里杯是哪里杯!

        而后又乘机擦掉印记,骗她喝下这杯酒?

        安好想不到顾北笙这样腹黑,反给她把了一军,险些没有气吐血。

        顾北笙已扬起手。

        啪!

        啪!

        安好当场被甩懵!

        “好疼!”顾北笙打完10个耳光之后吹吹气,“下回可以换温柔点的惩罚么?”

        顾北笙可一点都不同情安好!

        这可是安好自己提议的,如今是咎由自取!

        安好实在气疯,顾北笙这贱人,竟然的了便宜还卖乖!她捂着红肿的两腮,在诸人的讥讽议论之里就要发飙!

        但是来不及发火,就又想到了个更致命的问题!

        她吃到硬币,不就说明,她将有药粉的那杯吃了?

        安好这下彻彻底底呆掉!

        她捏着高脚杯的力度陡然加大,眼中有裂痕!

        她非常想举起高脚杯砸向顾北笙的头,却又好快冷静。

        她肯定要在药效发作前结束宴会!

        而她,必须要从顾北笙手里拿回钻戒。

        那样,她决不可以跟顾北笙起正面冲突,不然一切都完了。

        安好思及此,咬牙,忍住心里滔天的怒意,把高脚杯搁在一边,对顾北笙妥协。

        “北笙,这是我跟阿冥的定婚钻戒,你可不可以叫给我?出个价!”

        安好居然是满脸谦卑,叫顾北笙要戏耍她全都觉的自个十恶不赦了。

        她从她手里拿走500万,又拿走钻戒,还甩她10个耳光,安好不但没有发脾气还和她好言好语打商议?

        玄幻!她险些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她认识的那安好!

        紧随着,顾北笙才想到了方才安好说什么。

        原来这是庄冥跟安好准备定婚的钻戒,怪不得安好这样在乎。

        顾北笙丝毫不同情他们丢了钻戒。

        但是,既然这是他们的定婚钻戒……也就是说,这最初就是庄冥专门为安好打造的。

        她如果拿走了,自己嫌恶心呢。

        顾北笙思及此,对安好说:“实际上我压根便不爱这颗钻戒,既然你这样爱,我也不和你争,再出500万,我送你好了。”

        “什么?还要500万?”安好的两眼实在可以塞下个太阳。

        方才喝了杯酒,就叫顾北笙净挣了500万,如今钻戒她还要收这样多,实在欺人太甚!

        顾北笙淡淡扬眉:“安小姐一杯酒打赌都可以出的起500万的砝码,将钻戒买回,还不愿意补500万?”

        顾北笙那神情仿佛是说,过了这村便没这店。

        安好只觉的自个的身体越发燥热了,她意识到事的严重性,只可以强压怒意。

        “可以,我答应你!”安好咬碎银牙地答应。

        “卡号发你了。”顾北笙拿着手机摇了摇,对安好一笑。

        安好真想将顾北笙撕了,却只可以发抖着手指给顾北笙转账。

        一颗钻戒,她从她手里抢去,只用10题!结果她要从她手里抢回,竟然花1000万的!

        1000万呀!

        她可是连自己全部身家都赌上了!

        这都是公司的钱,她就是负责转手,正好在她手中,她先转给顾北笙!

        如果被公司发现她挪动公款,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只须成为庄家少夫人,这些都不算事儿!

        安好想了下只可以咬咬牙将点击了转账。

        叮的一声,交易成功!

        安好只觉的整个人全都在发抖,“1000万转你,钻戒还我!”

        “安小姐爽快。”顾北笙觉的,从安好手中挣钱的感觉实在太棒。

        她笑着将钻戒给安好,“祝你们两个白头偕老。”

        庄冥听到顾北笙的祝福,只觉的身体陡然微僵!

        她知道这是他跟安好的定婚钻戒,想也不想便卖掉?她就这样讨厌他的东西么?

        不,他不相信。

        或许,或许她就是吃醋!

        傅西洲感受到庄冥看向顾北笙的目光,忽然抢过顾北笙的手机。

        “喂,你干什么……”

        顾北笙还没有反应来。

        傅西洲已把他的手心覆盖在她的手上,摁着她的手,在手机上狂按好几下。

        群中瞬间炸开锅。

        ‘方才顾北笙在群中发的红包口令你们点进了吗!’

        ‘天啊,顾北笙还在狂发红包,每个都是9999。口令都是‘庄冥跟安好百年好合’!’

        在场来宾也疯了,他们来参加聚会,都被安好拉到同一微信群中。

        好快有人注意到顾北笙在发口令红包,全都疯抢。

        顾北笙才记起,自个的手机开了指纹支付。

        傅西洲这是在干什么呢!将她从安好那挣来的钱随意乱花!

        顾北笙赶忙要阻挡他。

        但是哪还来的及?

        “傅西洲你发什么疯!这全都是我的钱。”

        她挣了这样多钱,只须不随意乱花,一辈子吃穿不愁!傅西洲竟然拿过来丢。

        庄冥见状,也低头瞧了瞧自个的手机,手机已被口令刷屏。

        ‘庄冥跟安好百年好合……’

        傅西洲将手机扔回顾北笙的手中,淡淡说:“既然是恭贺,当然要有点诚意。”

        “你这压根就是借花献佛。”顾北笙好容易才接住手机,心中一万个心疼。

        傅西洲这招还真是叫她刮目相看。

        看上,众人对安好更不满了。

        安好要气疯!

        凭什么他们全都去谢顾北笙!

        她花天价才将这颗钻戒买回,已来不及思索好多,她只想速战速决。

        “阿冥,钻戒拿回了,快为我戴上它!”

        司仪见安好将钻戒拿来,哪还敢磨噌?

        他赶快反应过来,站在台上,拿着话筒,说:

        “接下来是今天最关键的环节,有请主办人庄少,他有惊喜要送给大家。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庄少跟安小姐。”

        众人都还在抢红包的乐趣里没有缓过神。

        掌声稀拉拉的。

        本应该隆重登场的庄冥跟安好,全都已携手来到台上,全都没有几人看他们。

        “没有意思了,我们回去吧。”顾北笙对傅西洲说。

        庄冥和安好才几天罢了,就要搞浪漫告白,想也知道有多假。

        她对庄冥虚情假意的逢场作戏没兴趣,左右她脸面跟钱都挣到了,没有必要继续留下了。

        傅西洲扬眉,“是蛮无趣,走。”

        “恩。”二人挽着手回过身离开。

        而庄冥跟安好已站在舞台。

        舞台上,庄冥虽说站在安好身旁,眼神却自始至终落到顾北笙的身上。

        他看着顾北笙便要和傅西洲离开的身影,心中的防线好像要塌掉。

        他从不知道,失去她,会叫他这样没法忍受。

        “阿冥?”二人已尴尬的在台站了好久,庄冥却自始至终在出神,安好不得不提醒他。“阿冥!阿冥!”

        wap.

        /132/132479/30929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