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2章 都不清醒

第42章 都不清醒

        庄冥终究回神,看着安好期许的眼,冷淡的开口说:“阿好,抱歉,今天的宴会暂时到这儿。”

        他说着便要去追顾北笙。

        “不……”

        安好哪肯答应,她花了这样多钱才赎回钻戒,全都还没有告白求婚呢,怎可以结束?

        她感受到庄冥迈开步子要离开,赶忙抓住他:“应该到我们的主场了,阿冥……”

        她已顾不得自己被打红的两腮有多难看,只想快些解决眼前的最大问题!

        好热……

        天啊,为什么这样热?

        难不成要发作了吗?

        “阿冥,求你……”

        安好越是逼迫他,庄冥越是拒绝。

        安好强行将话筒递给他。

        观众们原本没有几人注意台上,但被安好这样一闹,越发多人开始关注舞台。

        说好的真情告白在哪?

        为什么感觉像安好在逼婚?

        庄冥拿着话筒,看见人群里越走越远的顾北笙。

        今天晚上一幕幕在他脑中更迭,他忽然觉的,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顾北笙应该是他的,而不是挽着别的男人离开!

        安好将钻戒塞到他的手中,不断重复着,要他快些将钻戒给她戴上!

        庄冥拿着钻戒犹疑好久,慢慢,把钻戒伸向安好。

        安好激动难耐,张开手,等他把钻戒套进她的无名指。

        但是,庄冥却只是将钻戒塞入安好的手里。

        “既然你那样喜欢这颗钻戒,就当作是我们的分手钻戒。”庄冥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整个现场。

        分手钻戒?

        会场一片死寂。

        安好怀疑自己听岔了。

        “不,不,该到你和我告白的环节了。”她慌乱的讲。

        庄冥冰冷的说,“今后,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阿冥,不是的,我的脸只是给顾北笙打红了,并非变丑了,我好快就会美回去,阿冥,别离开我……”

        眼中都是乞求。

        庄冥却只是淡漠甩开安好。

        他拿着话筒,对在场所有人说:“我要说的是,今后,我庄冥,不会再跟安家有任何往来,包含商业上跟生活中。”

        所有人震惊!

        庄冥当众将安好甩了!

        一场以秀恩爱为目的的盛宴,居然在这刹那间变成分手宴!

        在场所有人全都望向二位主角。

        而庄冥的眼神自始至终看着顾北笙,想着她会不会因为他说这一通话而转头来。

        她回过头了!

        顾北笙真回头了!

        庄冥的心里扬起一线希望……

        他拿着话筒,继续宣布:“这场宴会,是我跟安小姐的分手宴!此后各自安好。”

        他满心以为那个女人会开心,会感动。

        但是,顾北笙却只瞅了场上一眼,就又回头去。

        庄冥非常迫切,想去追顾北笙。

        “不……阿冥,你不能这样对我……”安好使劲拉住他。

        “我不爱你。”庄冥对安好说:“早点放手。”

        安好注意到庄冥的目光自始至终锁定顾北笙,激动的说:“都是顾北笙,都是她。她一出现,你就不和我定婚了?我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她……”

        “你哪都比不上她。”庄冥冰冷的说:“别拿你和她比,你不配。”

        “阿冥……”

        安好感觉身体奇热。

        她快不可以呼吸了。

        庄冥甩开安好走下场。

        谁知……场下有人发现安好的异常,惊叫:“天啊,安小姐这是在干什么呀……”

        安好仿佛压根听不到众人在说什么,开始撕扯衣服。

        她的礼服原本就大,给她这样一扯,胸贴都要露出。

        “呃……还戴了假胸托,啧啧啧,现在原形毕露了,简直是f变a啊!”

        “怪不得我看她和平日尺码不一样。”

        “她如今这副姿态,实在丑的让人想吐……”

        安好仿佛压根就听不到,听不到大家对她的讥笑,她疯一样撕扯衣服。

        此刻,现场一片惊呼,顾北笙也全没理睬。

        她从没兴趣恶意报复人,可要是有人惹她,她也绝对不好惹。

        希望安好记住这回教训,不要再打她主意。

        顾北笙没有兴趣看安好在台上的‘精彩表演’,已跟着傅西洲下电梯。

        而安好还在不断撕扯礼服,边撕,边往庄冥身上噌!

        “够了!”庄冥被安好缠着脱不开身。

        “阿冥,救我,我热……”

        庄冥羞恼万分的把安好从自己身上拉下,但是她还是疯一样贴上。

        这时,庄冥忽然端起边上的一杯酒,干脆利索的从安好的头上倒下。

        冰凉的水从她的发顶灌下。

        安好后知后觉地发出声惊叫。

        “啊!”

        庄冥冰冷问说:“清醒了吗?”

        有些酒滑到她心口,冰凉跟滚烫交织,安好的惊叫变成诡异的喘息。

        “阿冥……阿冥……我要……”

        全场尴尬。

        “这安小姐究竟是有多恨嫁呀,这样多人看着她,她竟然这样没有分寸,怪不得庄少非甩了她不可呢!”

        庄冥听到些议论声,更加嫌恶的蹙眉。

        他见安好始终纠扯不清,就一把把她丢进了游泳池。

        “啊!”

        安好落水的刹那间,只觉的失去呼吸,她拼命探出头,想找回被抢走的呼吸。

        庄冥则一遍遍的把她探出水面的头摁回。

        终究,安好有点意识了。

        她看见那样多人看着她的目光,这样这样诡异,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对。

        慌乱、羞愤、厌恨……无数情绪涌入她脑中。

        “阿冥……是顾北笙她害我,她在酒中下药!”

        安好浮在水面,激动的对庄冥说:“你知不知道,你心里的白月光,无非就是个绿茶罢了!”

        “住口……你再侮辱她,我会叫你死的很难看!”庄冥再度把她摁回水里。

        “不……”安好伸出两手去抓住庄冥的手。

        庄冥想要甩开她,安好却使劲的拉着庄冥。

        她完全没时间去理睬混乱的现场。

        眼下,她只可以孤注一掷。

        要是庄冥不救她,她这辈子都要毁了!

        “我中了药,要是你不帮我,我就完了……阿冥……”

        庄冥看见现场再也找不到顾北笙的影子,心情闷到极点。

        还不知下回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顾北笙,他再也没心情管安好死活。

        “你们,将安小姐送医院去。”庄冥索性拨开安好死死拉住他手的两手,站起身,回过身冲着门口的方位而去。

        安好实在不敢信自个的耳朵,明明是非常简单的事,只须他将她抱到房间中……

        但是他见死不救!

        她只需要他的身体,为什么他要将她送医院去?

        “阿冥,别走……”安好的两手奋力的去抓他,却只抓住冰凉的空气。

        庄冥的身影好快就消失,留下安好疯了一样的咆哮。

        顾北笙,我恨你!

        ……

        另外一边。

        顾北笙压根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宴会现场发生的事。

        她本已要跟傅西洲乘电梯到一楼。谁知道,忽然觉的腹部有点不舒服。

        所以,她对傅西洲说:“我想去卫生间,你去车上等我,我马上。”

        “又去?”傅西洲蹙眉扫她一眼。

        “……”顾北笙咬唇,“尿频!”

        傅西洲听她这样说,直接迈步冲着门口走去。

        顾北笙瞧了瞧他近乎一步都没停留的身影,心中掠过一缕小失望。

        实际上她是例假疼。

        要是知道吃事后药的代价这样大,她还会吃么?

        她好容易才和傅西洲舒缓关系,不想再提这个事,免的他又不开心。

        但是,他是真的关心她么?

        有时她觉的,他仿佛非常关心自己,记的有关自己的全部细节。

        有时,她又觉的,他丝毫不关心她。一切无非都是她的臆想。

        ……

        庄冥匆忙下电梯,去追顾北笙。

        她去哪了?

        庄冥混乱的在大堂中迷失方向,却在灯火阑珊处看到了顾北笙的身影。

        他立即脱口叫她:“北笙,你站住,别走!”

        顾北笙刚从卫生间出,就看见了庄冥,不禁怔住。

        他不是该在顶楼么?

        庄冥看见顾北笙停步,不禁心里一喜,立即去拉住她。

        顾北笙吃惊,要甩掉他手,他却在那之前紧紧把她的手攥紧:

        “北笙,我知道,上一回是我不对。我做了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伤害了你。但是,我也因此内心受尽折磨!”

        “不管我身旁换过多少女人,我想要的,唯有你!”

        “请你原谅我,北笙……我爱你!”

        他为什么莫明其妙和自己告白?

        顾北笙有一瞬怔住。

        毁掉她的一切,居然还敢来告白?

        难不成他还不死心想继续报复,直到把她拖入深渊才甘心么?

        顾北笙思及此,冰冷的把庄冥的手从自个的手处掰开。

        对方更紧的握住。

        她却无情的,一根一根把他的指头,掰开。

        好像要和他永永远远永永远远划清界限一样的决绝。

        庄冥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流逝的速度。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全都给丢进冰窖。

        但是,更冷的还在后边。

        “但我不爱你!”顾北笙冰冷的说:“还希望庄少别给我造成困扰。”

        顾北笙讲完便要走,身影决绝而冷淡。

        “不……”庄冥再度追上:“我不信你这样快就变心,这肯定只是你对我的报复!”

        顾北笙安静的说:“我没有那耐心,去报复一个早已给我拉进黑名单的男人。”

        庄冥的双眸陡然紧缩!

        “北笙,原谅我好不好?你难不成没想过,为什么我跟柳清思的定婚宴,连一名记者都没?要是我真想报复你,我该叫这事路人皆知。但实际上,那件事只有圈内人知道,普通市民都不知情的……这是因为,我从没想过,真要失去你!”

        wap.

        /132/132479/30929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