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3章 我们没有爱过

第43章 我们没有爱过

        顾北笙怔了下,确实,那场宴会本应该天下都知,但最终,连一篇报道都没。

        而宴会中发生的事,众人也全都是道听途说。

        但这可以说明什么问题?

        “因为你在毁掉我时,没让人记录我最耻辱的一刻,因此我要对你感恩戴德,跪地谢谢你的仁慈么?”顾北笙冷嘲笑了。

        庄冥没法忍受她的无情冷淡,只觉的心都要碎裂。

        “北笙,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就一天没有跟你一起,你不可能有机会看着别的男人。你跟傅少一直都在逢场作戏,是不是?你骗不了我的!”

        她一直都是个好女孩。

        即便他陪在她身旁3年,她也从没和他有过任何亲密的行为。

        乃至,他们交往的几个月,她也一直跟他保持着距离。

        如此一个女孩,不可能会忽然和别人到最终一步的……决不可能!

        顾北笙眼神静冷的望向庄冥,觉的他的垂死挣扎非常可怜,也非常可恶。

        “我当我上回已说的够清楚了。既然庄少没有听懂,那我再说最终一回。我和傅少是认真的!我们睡过了,也领证啦!对我来讲,他是我的如今跟将来!”

        “不……你不会的……”

        他仿佛到如今也没接受这现实。

        此时,顾北笙看见庄冥,不禁记起定婚前一天自个的遭遇,忽然浅浅一笑。

        “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和他睡的?”

        庄冥听她要说,目光立即看着她的双眸。

        他真想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背叛他的!

        她怎能这样理直气壮离开他!

        要是她说的是真的,她应该内疚,应该求他原谅,该死皮赖脸要留在他身旁!

        顾北笙看见庄冥渴望听见答案的目光,眼睛轻轻一缩。

        她的眼仿佛在笑,但眼神是这样静冷。

        她道:“就是婚宴前一天!”

        庄冥震惊的睁大双眸!

        居然是那天!

        顾北笙好像没看见他眼中的震惊,继续说:“那天,你为设局叫我父亲爸锒铛入狱,没有陪我选婚纱。我一人在婚纱店,刚选了婚纱便接到心语要跳楼的消息。后来我就碰着了他,而后我们便睡了。”

        庄冥的眼睛陡然扩张,又陡然紧缩。

        因此,她跟傅西洲原本只是一场意外……

        要是那天,他选择陪她去选婚纱,他们便能顺利定婚,而后结婚,白头偕老。

        但是他没!他选择了毁掉顾家!

        顾北笙眼神寒冽的看着庄冥,字句冰凉的开口:

        “要是那天你陪我去了,什么全都不会发生。可你没!因为你的计划中,我也是报复的一部分。谢谢你的报复,叫我本应该觉的最痛苦的一天,变成了我的幸运日!”

        庄冥看见顾北笙的唇瓣张翕,刹那间,他仿佛失聪。

        他仿佛被碾碎了。

        “他逼迫你的是不是?”庄冥忽然想到什么,摁住她的肩说:“肯定是他逼迫你的!”

        他像是终究找到解释,激动的说:

        “北笙,我帮你打官司,我带你离开……”

        “够啦!最叫我失望的就是你!”顾北笙身体轻颤。而后,像是要报复对方一样,恶意的说:“我就是自愿的又怎样?”

        庄冥的双眸陡然紧缩,无数痛苦情绪涌出,他的声音变的喑哑至极:“你骗我!我不信!”

        “相不相信由你!不要再缠着我啦!你知不知道你如今纠扯不清的模样多让人厌憎?”

        顾北笙毫不客气的说:

        “你想叫我回你身旁干嘛?利用我去对付傅西洲?”

        “不要作梦!上一回当,是由于不懂事。上两回当,那就是蠢!对不起,我虽说有时不大懂事,可我没有你以为的那样蠢!”

        她的与其这样寒冽决绝,叫他恍惚间记起那天他势要悔婚时伤人至深的言语。

        “我没要利用你,我说的全是真的!你为什么不信我?”庄冥激动的说:“你方才难不成没听见,我已跟安好分手啦!”

        他以为,她可以看见他的诚意!

        但是,她却冰冷反问:“那又怎样?”

        “……”

        顾北笙嘴角勾出一缕魅惑:“难不成你还想说是为我?”

        “我……”男人想说,他真是为她。

        但是,她压根没要听的意思。

        顾北笙冰冷的说:

        “商业联姻,有什么感情可言?”

        “人要摒弃感情,把名利视为毕生所求,也没什么好诟病。”

        “但让人恶心的是他全都想要!”

        庄冥目光凛冽,声音发抖着说:“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

        顾北笙看见他眼中浓浓的失望,只觉的有点可笑。

        “希望庄少别忘记,我们当中的信任之桥,是你亲手摧毁的。”

        “……”庄冥愣愣地呆着,目光复杂,又讲不出话来。

        顾北笙对上他目光复杂的双眸,口气安静而冷淡:“你选择毁了我,我选择走向他。”

        说着,推开了庄冥。

        要是没傅西洲,她真不知道,如今的她会是怎样,或许已死了,或许变成了庄冥的玩物。

        但她没,她有运气。

        而她也非常珍惜这份运气!

        庄冥给她一推,身体本可以前倒退了退,神情木然如同死灰。

        他想要拉住顾北笙,但是,他讲不出一个字。

        应该说对不起?

        他没做错,为什么要赔不是?

        她的爸害的他父母双双自杀,这是他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

        报复,从来都是他的人生目标。

        那时,他昏倒在暴雨中,当女孩救了他时,他这样感激。

        可在他知道,她是那人的女儿时,一见钟情变成仇恨恼怒。

        他决心要利用她!

        他最初靠近她,都是出于蓄意。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她全部的好,全都只是利用罢了。

        他一直以为,这个女孩,这个女人,没什么了不起的。

        只须他尽快投入新的感情,她就会给他完全抛之脑后。

        但是……

        当她毫不犹疑选择离开他时,他才幡然发现,不是!

        他一直都深深的爱着她!

        他从没想过真要失去这个女人。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她再也没给他机会的后悔!

        他试着换过几个女人,从柳清思到安好。

        每回,他全都以为,自己好快就可以忘掉顾北笙。

        可每次到最后他全都发现,一切无非是为掩盖他对她无可救药的爱。

        “你真有爱过我么,北笙?”庄冥的呼吸仿佛凝固。

        庄冥的口气没了方才的咄咄逼人,听上去居然有点凄凉。

        顾北笙僵直的看着他,好像想不到他居然会问出这种问题。

        她不可以准确的答复。

        可能确定的是,曾经,她非常珍惜他给予自己的美好。

        她记起了那年的事。

        那天,她制作的巧克力被傅西洲亲手砸碎。

        是庄冥来到她的身旁,将摔烂的巧克力拣起,一颗一颗吃掉。

        他对她说,非常好吃,叫她不要再哭。

        那时她听到他的这句,却哭的更难受。

        而他,是那样的温柔,问她,他想收下这些巧克力,问她答不答应。

        他明知那不是为他做的。

        他明知那是别人不要的。

        但他却仿佛非常珍惜。

        要是那时没有他的陪伴和安慰,她可能根本无法消化那巨大的痛苦。

        但是……那就是爱么?

        “如果是真爱,哪里有一次就可以分的?”庄冥的声音再度传来,“一回就分手的,只可以说明压根没有爱过!”

        顾北笙听到他的声音,只觉的心微痛。

        庄冥接着低吼:“顾北笙,你倒问问你自个,你到底是因为被我伤害了才离开我。还是由于他出现了,你才会急不可耐想奔跑到他身旁!”

        顾北笙的身体陡然僵住。

        他的话居然像是戳中她的心事,叫她怔住。

        这时,有走路声从不远处传来。

        一道身影掠过长廊,落到二人之间。

        接着,傅西洲的声音传来。

        “冥少?”傅西洲的眼神落到庄冥身上。“你好容易拿回属于你的钻戒,不和未婚妻秀恩爱,跑来缠着我老婆干嘛?”

        整个世界都因为傅西洲的到来而无声。

        三秒后,才又从新找回声音。

        “我没和安好定婚!”

        “可我和我老婆结婚了。”傅西洲口气凉薄,嘴角还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庄冥只觉的胸口被挖个洞一样的难受。

        就是听顾北笙承认跟傅西洲的婚姻,跟傅西洲亲口承认是两回事!

        这叫他不得不面对,她不再属于他的事实!

        “傅西洲……”顾北笙听到傅西洲这样说,本能望向他。

        他不是在外边等她么?怎又去而复返?

        在顾北笙不知道作何反应时,傅西洲先一步搂住她的身体。

        接着,傅西洲将一杯装满热水的水杯递给她。

        她困惑的看了眼傅西洲,不解……

        是让她将开水泼到庄冥头上?

        还是让她倒在她自己头上?

        倒是男人先开口。

        “你不是说肚子疼?”

        傅西洲简简几个字,顾北笙的心中瞬间掠过奇异。

        原来他不过是倒了热水给她喝。他方才离开,是为了买水杯。

        顾北笙侧在男人怀中,仰头看他时,正好能看见男人诱人的唇线。

        此时,庄冥方才说的那句,在她耳际回荡起来。

        一回就分手的,只可以说明压根没有爱过?

        wap.

        /132/132479/30929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