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5章 男人分得开

第45章 男人分得开

        他竟然……爱她么?

        心好像飞上了云端,她要开心疯了。

        而后,她听到他继续说……

        “你应该不会是希望我这样回答你?”

        略有一点嘲笑,伴随着男人凉薄的声息。

        “……”她呼吸瞬间凝固。

        傅西洲补充说:“多大的人了,还做什么梦。我一贯过目不忘,那一些题可以难得到我?”

        差点就控制不住讲出真相,幸亏,最终被理性拉回了。

        他可不想他们好容易舒缓的关系再度降至冰点。

        这个女人从不稀罕他的爱,她的试探也无非是一种警告,不是么?

        曾经,他问过这个女人同样的问题,她是怎回答的?

        她说他的爱不过是对她的困扰罢了!

        她说她才不会爱他!以前没,如今没,以后没,永永远远没这可能!

        呵……

        他思及此,发出声嘲笑。

        顾北笙也听到了他意味不明的嘲笑声,面色瞬间一白。她仿佛听到碎裂的声音。

        她果真自作多情了……

        顾北笙只觉的心给人掏空了一样的难受。

        “哈……我怎会那样想?我不爱你,巴不得你永永远远别来搅乱我世界!”

        她说到这儿,觉的可能还不够真,所以追加:“还有我如今有钱了,你给我买的那些衣服多少钱,我如今统统都还你……”

        顾北笙话音没落,男人便忽然倾身而来。

        只听啪的一声。

        傅西洲的手心落到她背后的车窗上。

        她可以感受到他全身散发的气息,冰凉到让人不敢呼吸。

        “你确定都还我?”

        他的口气冰冷的,好像寒流,刮过女人的世界,只留下疾风暴雨。

        乃至连他的目光都像是来自幽暗深处。

        “确定!”

        女人恍惚回神,咬着唇说。

        心疼到无以复加,面色轻轻泛白。

        他听到她这样说,眼光幽深,口气更加冰凉:“既然想还,如今就还吧!”

        顾北笙捧着水杯的力度陡然加大些。

        还就还,左右她如今有1000万!

        顾北笙鼻子一酸,压抑着心中的暗涌,立即腾出一个手,从包中拿手机。

        刚解锁,就看见两条未读消息……

        第一条消息来自银行:客户你好,你尾号7168的账户于今天完成一笔交易,金额为负一千万元,余额一元。

        第二条消息来自陌生号:感谢你为希望工程做出的无私奉献……

        顾北笙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数了好几回她才死心。她没有数错,真是负1000万。

        这是逗她玩儿么!

        她什么时候献爱心捐款了,还一捐就捐1000万!

        肯定是哪出问题啦!

        这时,傅西洲的声音传来……

        “怎么,方才不是信誓旦旦叫着还钱么?哑巴了?”

        “……”

        她看不清男人的神情,仿佛是幸灾乐祸,仿佛是风淡云轻,又仿佛都不是……倒像是莫明松口气。

        顾北笙看不真实,就是后知后觉的记起一个事儿。

        之前在宴会上,这个男人拿着她的手点了几下她的手机。

        那时她给红包刷频,心疼至极,哪有心看信息?

        因此,傅西洲将她这样多年攒的全部积蓄都拿来发红包了!

        因此,那时傅西洲便将她从安好手中赢来的钱都捐了?

        “傅西洲,那是我的钱!你怎能不经过我允许捐掉!”顾北笙记起事原委,杀了这个男人的心都有了。

        傅西洲眼神慵懒:“你不是说自己钱多么?也应该做点公益。”

        明明是风淡云轻的姿态,讲话的力度又仿佛并不止于此。

        顾北笙没深究,而是掷地有声的说:

        “我怎不知道你这样热衷于慈善?你寻常自己挥霍无度也就拉倒,那都是你自个的钱,我无权过问。可你怎可以不经过我允许就随意将我全部钱都花光!你又不是我的谁……”

        顾北笙还没讲完,傅西洲就陡然蹙眉,像个魔鬼一样俯在她耳旁:“再说下去,你接下来会知道的更多!”

        明明是微笑的弧度,却比不笑更可怕。

        “!”

        “想清楚了再回答,我是你的谁?”男人的这样冰凉,实在像来自地狱。

        明明是他做坏事乱花她钱,倒像是她讲错话招惹他!

        如此带要挟的口气叫她更委曲。

        难不成她说的不对么?方才是谁说讨厌她?

        既然不爱,那她可以算他的谁?

        顾北笙越想越觉的委曲!

        她好容易才挣到的钱,还当以后能吃穿不愁了,却给他刹那间花光,这样的滋味真没有法子用话语来形容!

        他竟然还要挟她!

        要是前边有泳池,她真还想再跳一遍!

        “我以后不会再吃事后药!我发誓!够了没有?”顾北笙脱口而出。

        傅西洲冷着脸,掰开女人指天的食指跟中指。口气凉薄,“你之前已讲过!”

        “但我没有发过誓!”

        “顾北笙,你肯定要招惹,是么?”傅西洲目光寒冽。

        他已知道了女人不想要他的小孩,她不用一再提醒他!

        他以后自己会做好措施!她为什么定要利用他对她的在乎,去发这种假惺惺的誓!

        顾北笙这边只觉的莫明其妙。

        =明明是他在招惹她!

        她又哪招惹到他?

        傅西洲见她没讲话,继续说:“这回的事只算警告,下回再敢动我们傅家人,我会叫你连内衣和丝袜都捐掉!”

        “傅家人?”

        “你,还有你的一切,包含将来所有的小孩,全都属于我,属于傅家!记住了吗?”

        实际上,他想说的唯有她。

        他要女人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受伤,也不要再拿自己去要挟他。

        他真很不喜欢这个女人拿自己开玩笑,拿自己做砝码!

        可顾北笙听在耳朵中,却完全另外一种感觉。

        “傅西洲!”

        “叫老公!”

        “为什么叫你老公?你非常老么?我记的别人全都叫你傅少。还是说,你更爱……”

        她竟然敢开他的玩笑!他愤怒的瞪她:“顾北笙!内裤和丝袜也不想要了?”

        顾北笙愤愤的咬唇,想骂他,但当她看见他的目光,瞬间蔫了。

        他可是傅西洲!不要说滨城,大约全国也没几人敢惹他!

        顾北笙不敢造次,只可以将全部委曲都吞回。

        讨厌!

        “好歹也给我剩点呀!”她不当心将腹诽的话都讲出口了。

        她如今非常缺钱好不好!

        “不是还给你留了1元钱么?”傅西洲说。

        “……”

        “看在你那样穷的份儿上,我能给你打5折。”傅西洲的嘴角勾起邪魅。

        “……”

        “还是还不起?”傅西洲口气暧昧的在她耳边说,“没事,我不介意你用身体抵债。”

        顾北笙觉的,傅西洲肯定是上天派来整她的!这锱铢必较的王八蛋!就不可以叫她多富有几分钟!

        她看着余额,看一次就想哭一次。

        如今得罪傅西洲,她可是连一顿饭钱都付不出了。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顾北笙立即笑了下,打开水杯喝了口水,“真好喝。”

        “不要以为这样便能转移话题。”傅西洲冰冷的看着她,说:“那里边就是白开水!”

        “咳……”顾北笙呛了口,憋屈的说,“……我就爱喝开水不行么?”

        他好整以暇的扬眉:“我去端一壶给你喝?”

        顾北笙咬了下唇,“傅西洲,你犯得着要这样和自家老婆斤斤计较么?”

        傅西洲听到她自称老婆,神态终究纾解。

        “如今知道是我老婆了?”

        顾北笙见他口气稍有好转,立即乘热打铁:“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提还钱的事!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我们就是要这样子……”

        傅西洲忽然掐住她的下颚,在她唇上留下个唇印。

        他忽然而来的气息险些湮没她。

        顾北笙震惊的睁大眼。

        直至他放开她,颀长的指头利索的打着方向盘,她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又偷吻我!”

        他没看她,而是看着路况,边开车边说:“我用我的所有物,你管的着?”

        “……”

        他不是不爱她么?

        为啥又亲她?

        并且每回她承认是他老婆,他态度仿佛都会出现180度转变,即便在疾风暴雨也会刹那间天朗气清。

        究竟为什么?她真没想到理由。

        有人说,男人的身体跟灵魂是完全分开的。没爱也能睡的下去,果真这样。

        “这是利息。”傅西洲见她没有讲话,作了补充,“其它的,过几天一起要回。”

        说完,意味不明的扫她一眼。

        顾北笙不敢信的睁大眼睛,接着,无言以对的将脸转向,假装在看风景!

        他忽然开口补充,“不要担忧,我怎会将你的内裤和丝袜都捐掉,这样的东西,还是我自个一人欣赏就行了。”

        “傅西洲,你够啦!”顾北笙不得已转过脸瞪他一眼。

        居然看见他的嘴角轻轻勾了下。

        他是变态么!

        他究竟在莫明其妙笑什么,呀呀呀,她要疯!

        傅西洲忽然伸出手来,她吓一跳,本能的闪避。

        他却浅笑,拉住她手,拉到唇边,轻吻。

        “还在担忧?说了放过你,如今只会吻手罢了。”男人讲完放开她的手,准备发动引擎。

        “!”

        她感觉自个的手给男人吻过的地方都有种不敢置信的热。

        男人全都这样么?

        对不爱的女人也能随意吻?

        顾北笙瞪他,却看见他的嘴角依旧挂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浅笑。

        顾北笙的心情瞬间有点怪……

        为什么会因为他忽然一个笑,心跳乱成这个样子?

        在顾北笙乱想时,孙助理匆促赶来。

        车玻璃打开。

        孙助理立即躬着身,将脸贴近车玻璃:“傅少,可算找到你啦!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啊?”

        这家伙怎总来的这样“巧”,刚才调好的暧昧氛围都因他的到来化作乌有!

        wap.

        /132/132479/30929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