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6章 傲娇的糖葫芦

第46章 傲娇的糖葫芦

        傅西洲面色不佳的说了二字:“坏了。”

        坏啦?顾北笙才记起,先前她打他手机一直打不通,原来是坏了。

        孙助理非常讶异:“怎忽然就坏啦?”

        傅西洲冰冷的望向孙助理:“你管这样多?”

        孙助理体会到对方眼中的惊悚气息,赶忙说:“不,自然不是,我就是来问你,今天晚上的安排还满意么?”

        “找死?”傅西洲寒声。

        孙助理不禁吓一跳,怎么说什么全都不对?

        但是,看傅少跟少夫人好像非常正常呀……

        这时,傅西洲貌似无意地瞅了顾北笙一眼,对孙助理说:“下不为例!”

        孙助理瞬间松口气,“谢傅少……”不杀之恩!

        顾北笙默默听着,原来,白薇薇是孙助理找来给傅西洲当女伴的,并非傅西洲的主意呀。

        ……

        孙助理瞧了瞧顾北笙又瞧了瞧傅西洲,哪不知道傅西洲存心将话说明白就是为撇清关系。

        他承认这个事是他多此一举,就是好在效果还不错,傅少该不会生气?

        傅西洲风淡云轻的握了下方向盘,才要关车玻璃,孙助理又立即探下头……

        “傅少,等下,宴会已结束……你如今该没其它事?正好,安德鲁这里误机了,明天才离开。今天晚上不妨拜访下,将之前错过的会议……”

        “谁跟你说我不忙?”傅西洲的面色浮显出点碎冰。

        “但是傅少,安德鲁亲自致电,说不想错过这回合作,你看……几百亿可不是小数哦,你就今天晚上抽个空行么?”

        孙助理快哭了,他方才听说安德鲁没有走不知道多开心。

        谁知道傅少手机打不通。

        “有完没完?”傅西洲毫不客气地关上车玻璃。

        “傅西洲……”顾北笙不禁吃惊。

        方才孙助理说的那安德鲁,不会就是今天晚上傅西洲原本准备赴约的人?

        那时她看傅西洲的衣服换又换,想也知道肯定是个非常要紧的约会

        但是,他还是来了这儿……

        她真想不到,那会议竟然是要谈一个几百亿的项目!

        几百亿……说不去就不去?

        车玻璃被锁上,孙助理在车玻璃外边滑稽的敲着门。

        傅西洲却一脚踩油门。

        孙助理被甩在后边。

        房车中只剩下无声的缄默。

        顾北笙瞅了眼窗外,问他,“傅西洲,我们如今去哪?”

        “回家!”傅西洲说:“还可以去哪里?”

        这女人今天折腾的还不够么?

        顾北笙立即对他说:“我们去赴安德鲁的约会!”

        “你说什么?”傅西洲讶异的瞧了瞧她。

        “走。”顾北笙说:“左右如今时间还早。”

        “你方才掉进泳池,要多歇息!”

        “我已叫御皇酒店的医生看过,他们全都说没问题……一定没事儿的。”顾北笙赶忙说。

        得亏御皇的池水非常干净,并且温度适中,她没着凉也没感染。

        傅西洲冰冷蹙眉:“顾北笙……”

        “左右如今时间还早,我们去!”顾北笙撒娇地伸出手,扯扯他衣角。

        这小小的举动,叫傅西洲本能顿住。

        他冰冷的说:“随你!”

        顾北笙讶异的看他一眼,纵然只可以看见他的侧脸,但她仿佛看见,他的耳朵有点泛红。

        是由于车中的暖气开的太大了?

        傅西洲好像感受到她再看他,忽然转过来看她一眼。

        顾北笙吓一跳,赶忙假装看风景,随即把眼神扫到窗外。“外边有卖冰糖葫芦,看上去好好吃。”

        “白痴!”傅西洲对顾北笙说:“将你手机给我!”

        “干嘛?”

        傅西洲抢过她的手机给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顾北笙才想到,傅西洲的手机坏掉……

        孙助理看见傅西洲给他打电话,瞬间感动不已!

        “如今立即追上,将你手机给我!”傅西洲接着对孙助理说了句。

        孙助理:“……哈?”

        “我亲自和安德鲁谈。”

        傅少真想明白啦?孙助理不敢怠慢,赶忙说:“是,傅少!我立即来!”

        孙助理赶忙将自个手机上,傅西洲将孙助理无情的丢在了路旁。

        接着,傅西洲从新拿起电话给安德鲁打电话。

        对方表示非常愿意跟他面谈,所以二人约时间地点。

        顾北笙听着傅西洲例行公事的语气,本能偷瞄他一眼。

        原来,他工作时,是如此有气场。

        成熟又沉稳,仿佛非常可靠的模样。

        跟她所认识的他有些不一样。

        倒是真的,跟传说里的他非常像。

        低调,禁欲,霸气。

        女孩心里的男神……原来,就是这样呀。

        傅西洲挂断电话,看见顾北笙犯花痴的模样,轻轻扬了扬眉。接着,忽然打开车门,走下车。

        “喂,你去哪?”

        顾北笙还不知道自己要别追上,就看见他直接来到方才卖冰糖葫芦的店门。

        顾北笙的心忽然突突跳不停。

        紧随着,她看见他在众花痴女孩的包围下,拿着糖葫芦回车上。

        嘭的声,车门关上,车玻璃也给他锁上。

        女孩们的惊叫也随之变的遥远。

        他把葫芦递到她的跟前,“呆着干嘛?不是想吃么?”

        给她买的?顾北笙刹那间怔住。

        实际上她并没想吃,就是找借口纾解尴尬罢了,想不到他竟然立即便买回了。

        “谢谢。”顾北笙心情复杂地接过去,慢慢打开,咬了口。

        好久,她的舌尖都充满酸甜滋味儿,那味好像延绵到她的心房,让她回不过神。

        “非常难吃?”

        傅西洲的声音自耳边传来。

        顾北笙立即清清嗓门,“非常好吃……”险些呛到,她赶忙坐好,“超好吃。”

        有一种,初恋的味……

        “白痴。”傅西洲控制不住给她个暴炒栗子,嘴角却轻扬。

        顾北笙偷瞄他一眼,两腮浮显出红晕,残留男人的气息的指腹,晕开没法言喻的甜。

        傅西洲忽然倾身来,咬住山楂。

        酸甜的气息,旋绕在她周围,她忽然僵直身体。

        他的眼光落到她身上,近在眼前的温暖,随着他坐直的举动,慢慢溢开。

        顾北笙看着被咬了口的山楂,不知是要默默将这颗吃完,还是叫他继续吃,怔在那,半日也没动。

        意识到要融化了,她才轻咬了口。

        瞬间有怪的感觉从她的心中漾开。

        傅西洲的嘴角依然扬着个不易察觉的弧线,颀长的指头慵懒的搭在方向盘上。

        娴熟的开着车。

        顾北笙的心轻轻一动,面颊的红晕越来越深沉的扩散,好像两朵红霞,渲染着她的两腮。

        方才他们这算在间接接吻?

        天啊,她究竟乌七八糟说了些什么……

        但是,他看上去仿佛心情非常好……

        一路上,二人全都没再讲话。

        到目的地,车停下,顾北笙还没有吃完。

        她不禁尬,丢掉仿佛有点不大好,可她一下吃不完。

        她正不知要咋办,傅西洲却忽然打开手机,点了盘游戏。

        “你干嘛?”顾北笙问他。

        “时间还早。”傅西洲说:“玩一把游戏再进。”

        “……”

        他还爱玩游戏?

        只是,这不是孙助理的手机么?

        他玩的顺手么?

        非常明显,傅西洲玩的很不顺手。

        孙助理这白痴,下的游戏都什么鬼,实在羞辱智商!

        但是,傅西洲还是默默开了把弱智游戏。

        顾北笙没再讲话,就是,这正好解决她的问题。

        她偷看了眼他的游戏……想不到他竟然会玩这样的幼稚的游戏,真不像他呀。

        顾北笙有点想笑,又忍住不笑出声。

        傅西洲忽然看她一眼,她瞬间僵住。

        “你笑我?”男人阴冷着脸。

        “我哪里有!”顾北笙说:“你玩的很好呀。”

        傅西洲一脸黑线,真不知要退出还是继续玩……

        顾北笙说:“你快些继续呀,马上要挂了!”

        “顾北笙,你好啰嗦!我玩游戏怎可能挂!”

        他也不必那样凶吧,她就是实话实说。

        “嘿……你挂啦!”顾北笙说。

        “住口!”傅西洲狠瞪她。

        他双眸好像要喷火。

        孙助理你手机中的游戏差评!

        要不是由于如今他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安德鲁,他肯定直接将这部垃圾手机丢到垃圾筐去!

        就这样子,顾北笙吃完一整串糖葫芦。

        傅西洲退出游戏,开车门。

        顾北笙赶忙追上。

        “傅西洲,我跟你说,这游戏,我俩月前就已满级。”顾北笙说:“你如果不会我教你。”

        “!”傅西洲瞪了顾北笙一眼。“谁要玩这样的弱智游戏?”

        顾北笙无可奈何耸肩,“方才是谁玩的起劲?”

        傅西洲:那是因为本人在等你吃完好不好?

        这分不清重点的傻瓜!

        傅西洲瞅她一眼,“再废话相不相信我吻你?”

        “……”

        顾北笙吐吐舌,不就是不会玩游戏么,她不会讥笑他的。

        傅西洲瞪她一眼。

        她收了笑,抬起头,发现他们停在一条名为‘云裳十里’的街。

        “安德鲁约你在云裳十里?”顾北笙讶异的问。

        “不行么?”

        “自然也不是不行……”顾北笙说:“安德鲁不会是女人?亦或变态?”

        “顾北笙,你头中都装着什么东西?”傅西洲无语。

        “我想也不会。”顾北笙尴尬的笑,“我们还是快进去。”

        傅西洲迈步冲着个茶座走去。

        听说‘云裳十里’最初是御皇太子牧准在江州的市中心建起的一条,怀念爱情的步行街。

        后来,他把这条街送给了妻子。

        再后来,‘云裳十里’风靡一时。他在全国好多一二线城市都打造了这种主题街。

        美丽的爱情童话总是让人心动,没谁会排斥。

        ‘云裳十里’好像已不再是专属于御皇太子爷跟太子妃,它已变成全国闻名的风景。

        只是,顾北笙想,傅西洲跟安德鲁,该都不知道‘云裳十里’的由来,不然俩大男人怎会选择在这种地方谈生意?

        这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包间。

        顾北笙站在门口对傅西洲说:“你要进去谈这样要紧的事,我就不打搅你了,我在外边等你们。”

        wap.

        /132/132479/30929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