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8章 牧太子

第48章 牧太子

        顾北笙赶忙缓过神,胡乱擦了下脸面上的眼泪,站起身,对出的人鞠躬说:“安德鲁先生。”

        安德鲁本想去追傅西洲,想不到看见了顾北笙。

        他扫了顾北笙一眼,讶异:“是你?你怎没有走?”

        “我想替他好好和你赔个不是。”顾北笙对安德鲁说。

        “赔不是?”安德鲁嘲笑声,“方才不是非常狂妄么?说这世上求着和他合作的人可以排到太平洋去,如今知道找你来赔不是啦?”

        顾北笙瞬间尴尬不已,连连赔不是。

        “真很对不起,安德鲁先生,傅少并非存心惹你不高兴。我知道,你对这合作项目是非常有兴趣的,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再好好考虑下,和我们合作。”

        “相信你也知道,傅氏财团在滨城,甚至全球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倒不是夸下海口,和我们合作,肯定稳挣不赔。”

        这安德鲁怎会不知道?

        方才太子打电话过来寻问合作的状况,他才稍微说可能没法继续,就给责骂了通。

        这笔单子,是必须要谈,并且,肯定要谈下。

        即就这只是傅西洲私底下中自己要做的项目,没经过傅董,也没经过傅氏财团,但是单凭他傅少的身份,要做起这项目,决对势如破竹。

        但是一想到方才傅西洲的态度,安德鲁实在是吞不下这口气!

        原本还当可以顺水推舟了却自己女儿一个愿望,将傅西洲拉拢来,变成自家的姑爷。

        想不到竟然被质疑他人品有问题?

        安德鲁满腹怒气,但是一想到方才太子那通电话,只得强压怒意。

        太子这样重视这回的合作项目,要是这单谈不下,只怕他要卷铺盖走人。

        既然傅西洲找了顾北笙来当说客,安德鲁也只得找个台阶下。

        “傅氏财团的地位当然不言而喻,但是想要推出以女人品牌为主打的新公司,到底是新尝试,我们敢砸数百亿,当然是看好你们。方才他的一席话确实叫我非常不爽快,可既然他赔不是,也不算无可救药。”

        “是……”顾北笙一听还有希望合作,不禁开心。

        安德鲁看见顾北笙,又记起方才的事,控制不住数落几句。

        “我告诉你,我和你谈,是看在太子的脸面上。要不是太子肯定要和他合作,我才懒的理他。他放我一回鸽子,我还想和他继续谈。他倒好,竟然敢侮辱我……”

        “他的性情就是这样。期盼你别和他计较……”顾北笙一直赔不是。

        安德鲁啰嗦不休!

        “他是应该好好改改自个的性情啦!要不是看在我闺女的份儿上,我才不会特意等他来谈!你说看,有啥比钱要紧?叫他见见我闺女怎么了?”

        安德鲁的闺女?

        顾北笙懵了,么意思?叫他见他女儿?

        安德鲁看顾北笙傻傻怔在那,以为顾北笙是个软柿子,怎么说她全都不吭气,就将方才在傅西洲那受的起全撒她身上。

        “他究竟看上你什么?你可以和我闺女比?”

        说到最终一句,顾北笙讶异的望向安德鲁,眼神定住……

        安德鲁没理睬顾北笙的难堪,继续说:“你不要当你自个长的还过的去就可以嫁入豪门,傅家的大门可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随意进的。”

        顾北笙身体瞬间微僵!

        不必安德鲁提醒,她也知道自己跟傅西洲的世界天差地不要。

        但是给一个外人这样当面指出,实在让人太过难堪。

        顾北笙的两手本能的抓住礼服。

        安德鲁从上到下端详了顾北笙一通,才发现她的礼服价值连城。

        想不到傅西洲对这女人倒非常上心!

        思及此,更加是气恼万分:“即便你穿着1000万的礼服,也依旧只是个入不了豪门的麻雀。即便他真爱你,傅家可以接受你么?”

        “你说……什么?”

        这回顾北笙可算明白过来啦!

        安德鲁要和他合作的条件竟然是要他和他闺女交往?

        她误解了傅西洲!

        她还说他任性不为别人考虑!

        想不到安德鲁竟然想要把自家闺女嫁给他!

        他是由于不答应,才和安德鲁起争执?但她竟然还叫他和安德鲁赔不是!

        意识到方才讲的话究竟错的有多离谱,多过分,她只觉的整颗心都跟着发抖。

        她难受的想哭。

        安德鲁压根没有在乎顾北笙的面色,还在啰嗦不休。

        “方才他不是说我不是男人么?说他要保护他女人一辈子?这样快就叫你来和我赔不是,这就是他所谓的保护?”

        “我看他也就是嘴上说,男人逢场作戏不非常正常?你说……”

        这时,服务员正好来送茶水。

        顾北笙近乎没给人考虑的时间,就一把端过边上的水壶,泼向安德鲁。

        安德鲁一身名贵的西服瞬间倒满茶水,不禁怒从中来。

        “你干嘛?疯女人!”

        相比安德鲁的气急败坏,跟边上服务员的目瞪口呆,顾北笙显的淡定至极。

        她像个女王,说:“安德鲁先生,要我说,你妻子和你这种直男癌晚期患者共度一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不要说傅少看不上你,就连我全都嫌你恶心。”

        安德鲁瞬间面色大变:什么,你这死丫头!你活腻了!

        他还没开始大骂,就又被顾北笙抢先。

        “你身上臭气熏天,难不成你闻不到么?”

        顾北笙将茶水壶丢到服务员端着的盘上,继续说:

        “今天晚上我买单。因为吃你请的饭,我会永远活在想吐的阴影中!还请安德鲁先生,从哪来打哪回吧,期望今后,再也别在滨城见到你!”

        安德鲁恼羞成怒:“你……”

        他还没有出话来,就再度被顾北笙打断。

        “还有这条街叫‘云裳十里’,安德鲁先生,它是圣洁的童话世界,请你这样全身充斥着铜臭的老头,别进来玷污云裳十里的美好了。”

        安德鲁可算讲出句完整的话来:“云裳十里是我们御皇集团的地盘,你活的不耐烦了,敢在这儿招惹我!”

        原来安德鲁是御皇的人,怪不得这样狗仗人势!

        顾北笙瞬间有种踩地雷上的感觉,想逃!

        安德鲁做出要抓住她的举动,她立即毫不客气抬脚,狠踩!

        脚和鞋的细和狠踩在安德鲁的脚背上,他瞬间的跳脚。

        他边弯腰,边伸出手指向顾北笙,命令四边的保镖:“全都呆着干嘛!将她给我抓住!”

        顾北笙拔腿便跑,但是涌出好多人,她刹那间就给包围。

        也不晓得如今傅西洲在哪!要是方才她没不分青红皂白便和他吵,如今便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了。

        真是报应来的太快!

        顾北笙鼻子一酸,认命合上眼。

        便在安德鲁准备动手之的时候,一个富有质感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什么事这样吵?”

        男人的声音有种盛气凌人的矜贵,让人不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顾北笙立即睁眼,望向声源,只见一名身材修长的男人,冲着这走来。

        “太子……”

        期间看见他的人,全恭恭敬敬的避开两边向他行礼,压根没人敢向前动她。

        而就连方才气焰狂妄的安德鲁,也瞬间成了朵枯枝,大气都不敢出。

        顾北笙感受到来人势力不小,赶忙本能的冲着男人的方位躲躲。

        安德鲁碍于来人的势力,居然真不敢对顾北笙怎样。

        “救我!”顾北笙对他们口里的‘太子’求救。“他们要抓我!”

        “怎回事儿?”太子开口。

        安德鲁狠瞪了顾北笙一眼,立即移开眼,低头,历来人‘委曲’的诉苦:

        “太子,这是傅少今天带来的女伴,她实在狂妄至极,竟然往我一个老头泼茶,你瞧瞧我这身衣服,给她糟践成什么样?”

        “如果不是听你的吩咐肯定要和他们好好谈这回的项目,我早已回江州了。我一个老头,到这年纪被一个小妮子指着鼻子骂,我……活久见。”

        “因此你就想对她动手?”牧准扬眉。

        安德鲁赶忙推卸责任:“太子,冤枉!我哪敢?我就是想留下她,和她谈谈。她误解了我意思,才搞出乌龙……”

        顾北笙听不下去他鬼扯,本可以反诘:“你明明就是要抓我!”

        安德鲁说:“不拉你,怎么谈?你见我就朝我泼水,我要拉你,你就用高跟鞋踩我脚背,哪有给我讲话的契机?”

        顾北笙瞬间无话可说。

        牧准听完安德鲁一通话,眼神落到了顾北笙身上。

        诡异的氛围漫延。

        顾北笙感受到这种眼神,也抬起眼,循着眼神望向他们口里的太子。

        男人逆光,她看不清他面颜,只觉的他全身散发出的气息,有莫明矜贵的气场。

        这种人,好像生来便应该是居高临下。

        任何人在他身旁都像是卑下的尘,惟有他倾城绝艳。

        难不成……

        他就是传说里的御皇太子牧准?

        听说牧准出名的护短,他不会信安德鲁的话,要惩罚她?可安德鲁说的都是真的,她连反诘都反诘不了。

        在顾北笙以为他要大动肝火时,牧准只是眼神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接着将他的目光停在她的白礼服上……

        这身礼服……可不就是“秋台”限量款?

        他还在想,这种礼服,的是怎样的女人穿在身上,才可以展现出美好。

        原来是这种女人。

        倒是非常合适她。

        顾北笙见牧准看自己,不禁心中打鼓,他在看什么?

        安德鲁更加是不解。

        “你非常有眼光。”牧准开口对顾北笙说了句。

        顾北笙一头雾水,啥意思?

        难不成他是在说他也觉的安德鲁不是个男人?

        安德鲁的心中瞬间七上八下,猜测着牧准的意思。

        牧准紧随着又问了句顾北笙一句,“介意跟我说你的名么?”

        顾北笙赶忙回答:“顾北笙。”

        “顾北笙?”牧准的眼中掠过一缕浅漪,“那可真是缘分。”

        顾北笙奇怪的瞧了瞧牧准。

        “我老婆叫梅冷,就是你身上这件衣服的设计人,你说是不是缘分?”

        “还真是……”顾北笙浅笑。

        她瞬间觉的他没那样高不可攀了。

        安德鲁心慌,太子这是什么意思?

        他最厌恶和女人废话,除去太子妃,从没有见过他看过任何女人一眼。

        这会,怎和一个小妮子聊这样多?

        实在是怪事!

        牧准问她,“说看,为什么将茶泼到安德鲁身上?”

        可算进入主题。

        顾北笙又觉的莫明紧张起。

        安德鲁的嘴角浮显出点冷哼,好像在等着顾北笙的下场。

        顾北笙有一些局促,他们全都是一伙的,她就一人。

        “……一定要说么?”顾北笙犹疑的看他一眼。

        wap.

        /132/132479/30929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