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0章 至亲的祝福

第50章 至亲的祝福

        姐?

        顾北笙怔了一怔,没想到御皇的太子跟太子妃居然会是傅西洲的姐姐、姐夫,一下反应不来。

        梅冷到是先将眼神落到了顾北笙的身上,这身衣服还是傅西洲不久之前叫自己帮忙设计的。

        原来是为眼前这小丫头。

        安德鲁更加是呆住了……

        傅西洲竟然叫太子妃‘姐’!

        他们连姓氏都不同……怎会是……姐弟?

        他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怪不得太子会站在傅西洲那里!

        怪不得,太子不管怎样也要参与这合作项目,居然是为太子妃!

        他方才在太子跟前说了那样多傅西洲跟顾北笙的坏话,这可咋办才好!

        这回,安德鲁才真真实切地感受到,自己才是真死定啦!

        梅冷笑着和傅西洲说:“还没有来的及和你介绍下,这是你姐夫,牧准。”

        傅西洲:“……”

        “你呢?不和我介绍下,这位是……”

        “顾北笙,快叫姐!”傅西洲对顾北笙说。

        顾北笙满脸蒙圈儿,恍恍惚惚叫了几声,“姐、姐夫……”

        梅冷浅浅一笑,“真是个可爱女孩。”

        “……”顾北笙茫然,她这是给太子妃表扬了吗!天呀她肯定是在作梦。

        “既然有缘见到,不如好好叙旧。”梅冷高雅自如的坐牧准的身旁,对他说:“至于……”

        她的眼神转了圈儿,落到了安德鲁的身上。

        安德鲁见梅冷点到他,瞬间吓的连手里的茶壶都摔下来了,嘭的声掉在桌上,溅起深深浅浅的涟漪。

        “抱歉,太子,太子妃,我不是存心的!请再给我一回机会!”

        安德鲁慌慌乱张将茶壶扶好,结果却越发糟,茶都倒出去了,越忙越乱。

        牧准冰冷冰冰地命令安德鲁:“安德鲁,没有你事了,出去!”

        “太子,我……”

        “至于你今天险些搞砸的合作项目,我想,你以后也没必要再参加。以后你还是老实留办公室中写文案等退休。”牧准追加。

        安德鲁震惊不已!

        他这是给降职?

        而是还是直接从助理长降职成文员?

        他虽说在御皇没有几年,但落的这样的下场真是叫他非常气愤!到底最初他一意孤行跳槽到御皇来,全都没给自个想过退路。

        “太子,太子我……真不是存心的!还请再给我一回机会!助理长的工作我才没有做多长时间,可也的心应手,太子你交待的事,我也全都利索干脆的办的妥妥帖帖。你不可以因为我犯一回错误,就如此不近人情……”

        牧准没听他的废话:“你该明白我这儿的规矩。再说下去,直接从御皇除名!”

        太子的规矩……惹到太子尚有一线生机。

        惹到太子妃跟她身旁的人,唯有死路一条。

        安德鲁面色苍白,明白已没回旋的余地了,不禁目光颓败的退出。

        他身上还有茶渍,脚背因生痛,而让步子一瘸一拐。

        他的脸面上还有傅西洲赏赐的一拳,现在还在挂彩。

        最初他可以进御皇,但不就是由于有人得罪太子妃,而他来了招釜底抽薪,将那人的全部内幕都举报给太子,才可以的偿所愿,跳槽到御皇。

        本当自己可以的以重用,想不到一直碌碌无为!这回太子肯给他机会处理这案件,他还当自己被重用了,现在想来,怎么像是试探!

        试探他的能力,试探他是否可以委以重任。

        非常明显,他玩完啦!再也不会有被重用的可能!

        文员?呵,今天即便太子没当众把他除名,向后御皇哪还有他一席之地!

        他全部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啦!这一切都是由于傅西洲跟顾北笙!要是没他们,他事业也不会这样搞砸!

        安德鲁的眼中流露出点没法言喻的暗光,闪过顾北笙那张倾城的面庞,门缝一丁点合上,光线一丁点消失。

        再也看不见包间中任何一角,但顾北笙那张脸,却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脑中!

        他握着门把的力度陡然加大,手都是明显的青筋。

        安德鲁的眼中掠过一片冷芒。

        包间的门再度被关上。

        包间内是另外一通景象。

        “不知道,这处理结果二位是否还满意?”牧准对傅西洲说,“这下,能谈合作的事了?”

        傅西洲倒是欣赏牧准的果敢杀伐,走去,坐下。

        梅冷见状浅笑,顺带将顾北笙拉到一边。

        “生意上的事叫他们俩大男人折腾去,我们说我们的。”梅冷对她说。

        对方这样落落大方,顾北笙也没推脱。

        并且顾北笙觉的对方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况且她还是傅西洲的姐姐……

        和自己心中爱的人关于系的人,心理上便不自觉的觉的对方莫明变的亲近。

        这是顾北笙第一回见到傅西洲的亲人。

        他们虽说领过证,但不管是结婚前,还是好多年前她和傅西洲还算要好时,她仿佛都没有见过傅西洲的父妈妈人。

        就连傅西洲的家长会,全都是由他爸的助手代开的。

        梅冷见她有一些拘谨,笑说:“西洲是不是没和你提起过我跟他姐夫的事儿?”

        顾北笙点头,她真很意外!

        “这倒不是由于他将你当外人,你别多心。”梅冷和她解释。

        “实际上,我和西洲也是不久前才相认的。”

        “在我还小时,我妈便离开家,我父亲辛苦将我养大,而我妈因意外失忆,其后嫁给她的初恋,也就是西洲的爸,傅董。”

        “大约半年前,我妈的记忆意外恢复,来找我。我也才知道,我还有个弟。”

        梅冷说到这儿,继续笑说:“你也别太拘谨了。阿准和我全都非常好相处的。”

        御皇的太子妃的的确非常好相处。

        但是顾北笙可从没听说过,太子好相处呀……

        只是,她今天见到真人,倒是觉的,仿佛,也没传说里那样惊悚,还真蛮好相处的模样……

        大约……

        “看的出来西洲非常关心你,你们也非常般配,期望你可以陪他一直走下。”梅冷笑。

        她从哪看出的……?

        顾北笙的身体稍微有点僵。

        姐姐大约还不知道,方才她还为安德鲁的事和傅西洲大吵了架。

        虽说傅西洲如今来见她,可是她感觉得到,他还是对她冷冰冰的。

        她知道方才的事是她误解了他……

        但是,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她连赔不是都不知道从哪说起。

        梅冷不知她在想什么,她看见顾北笙一种委曲的神情,又看见傅西洲冷冰冰的模样,大约猜想二人是在冷战。

        梅冷撇了下唇角。

        西洲这小子,口里说着不要,身体却非常诚实呀。要是真不爱她,干什么这样快为她而来?

        既然为她来,干什么还要对人家女孩冰冷冰冰的。

        如此聪明的小子,怎么遇见爱的人就这样不上道?

        梅冷控制不住想到当初牧准追自己时,不禁感叹。

        或许是由于太过珍爱,因此反倒不知道怎么去珍惜跟拥有?

        所以,她貌似无意的对顾北笙说:“你身上的礼服,是西洲找我定制,还和我彻夜讨论礼服细节。你不要看他一种冰冷冰冰的模样,实际上他细心起,连我全都觉的不敢置信。”

        可以帮他的也唯有这样多了。到底,她也不想掺跟到别人的感情中去。

        自个的爱情,还是的自个去学着握在手心才可以呀。

        顾北笙听梅冷这样说,更加是讶异。

        她从不知道,这件礼服花了这样多心在里边……

        怪不得之前他将礼服丢给她时,还说便宜她了……

        还真是便宜她了。

        但是,他为什么对她的事那样在乎?难不成真爱她么?

        但是,她问过他。

        他说,那只是他记忆力好罢了。

        她不应该自作多情?

        能自作多情么?

        顾北笙的心情瞬间变的乌七八糟。

        这时,傅西洲跟牧准谈完了。

        二人碰了杯,“合作愉悦。”

        而后,傅西洲起身,走来了。

        顾北笙听到走路声望向了傅西洲。

        光影中的男人,身材修长,浑然天成。

        “走啦!”男人声音粗粗的对顾北笙说。

        “噢。”顾北笙后知后觉的反应来,“姐姐姐夫,我们先走了,有时间再联系呀。”

        “恩,路上当心。”梅冷笑着和他们摇了摇手。

        嘭的声,房门被关上。

        牧准勾住梅冷的腰,对她说:“这下满意啦?”

        “西洲要创立女人新品牌的初衷,肯定是为方才那女孩。傅董如果知道,定会四处阻挠。我也只可以帮他到这儿。”

        数百亿的项目,平常人要绕过傅董单独跟傅西洲合作,只怕没有那样容易。

        “你帮的已够多,太子妃!”男人可没有忘记这些天她废寝忘食设计的礼服穿在谁身上。

        还担忧事谈不成,特意要他来滨城一趟。他愣是连夜坐飞机从国外飞来这儿,只为这。

        何时她也这样为他废寝忘食过?

        只是,傅西洲的企划案是真打动他。即便他不是梅冷弟弟,这项目,他也肯定要投资。

        梅冷浅笑,也是,爱情定要自己体验,属于他们两个的爱情,只可以由他们自己经历。全部悲哀跟欣喜感动,全都有意义。

        她忽然想到什么,问他:“你为西洲跟北笙将安德鲁降职成文员,不会有啥问题?”

        牧准眼神一凌,“虽说安德鲁是个可塑之才,本应该委以重任。但他度量非常小,又爱招惹是非,当助理长不久,倒是招许多黑。还留他在御皇,也无非是为守个允诺而已。”

        不然,早已踢他出去。

        安德鲁有好多黑历史叫牧准非常不满意,并且最初进入御皇的手段也不光明,难保他不会有天反手一击。

        因此,秘密的事他从不让安德鲁插手。

        这回,也算是借着顾北笙的手,解决了个麻烦。

        “不说这一些事。”梅冷说:“还是说点高兴的。看的出,西洲非常爱那女孩,还希望他们……”

        “我觉的你如今更该关心的是我。”牧准开口打断。

        “你怎么啦?”

        牧准没讲话,而是屈身,吻住她唇。

        浅吻,她又想到什么,:“阿准,你没觉的,方才那女孩非常眼熟?我仿佛在哪见过!”

        究竟是在哪呢?

        梅冷绞尽脑汁也想不起。

        “我脸盲。”牧准风淡云轻地拂开她的眉头,嘴角勾起一缕魅惑,在她耳旁留下如有似无的字句:“可以记住的唯有你。”

        梅冷浅笑,他已深深吻下。

        ……

        另外一边。

        傅西洲带顾北笙走出来后,又变的冰冷冰冰了,二人走在一起便仿佛陌生人一样。

        也许,比陌生人更陌生。

        他走的好快。

        顾北笙的心情有一些复杂,为追上他,用许多力气。

        “傅西洲……你可不可以走慢点?”她气喘呼呼地追着。

        傅西洲没理她,继续加迅速子。

        这人真是……

        方才还一种非常关心她的模样,姐姐姐夫不在了,就又原形毕露。

        方才对她好,果真只是演戏。

        实际上他心中一直还记恨着她方才对他说的那番话。

        她的心中好难受,但是失去他会叫她更难受。她的脑中都是方才,他当她出事了,疯了一样为她赶来的场景……

        “傅西洲……”

        她也不晓得自己哪来的勇气,忽然把他从车道上拉回。

        “要是我如今收回方才你叫我收回的话,你可以原谅我么?”她问。

        傅西洲蹙眉看着她,没讲话!

        顾北笙赶忙迫切地赔不是:“我不应该告诉你说钱才是最要紧的事儿。我不知道安德鲁对你说了那样过分的话,我那时真想不到会是这样。我已知错了……我留在你身旁,也不只是由于钱,我是由于……”

        傅西洲忽然一把把她拉在怀中,“不要再说了,我全都知道。”

        他全都知道了?

        wap.

        /132/132479/3092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