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2章 联系人

第52章 联系人

        顾北笙的指头瞬间僵住。

        好吧,不删了!

        “但是,我还有好多号要存!”

        “以后只须你用这号给我打电话发消息,我全都可以第一时收到。”傅西洲说。

        要是这女人的通讯录中躺着那样多人,她什么时候才可以想到要先联系他啊?

        顾北笙无言以对,但想到之前自己先对他说非常过分的话,如今是要和他赔不是的,总不可以赔不是到一半又翻脸?

        她只得默默的忍了。

        得亏电话联系人中也没什么非常要紧的人物……

        “一共多少钱?”顾北笙和柜台人员说。

        “这位先生已付过。”柜台对顾北笙说。

        傅西洲已回过身往外走了,顾北笙赶忙追上。

        “不是说好我买么?”顾北笙讶异的望向傅西洲。

        “用你的一元钱?”

        顾北笙板着脸。

        “和你开玩笑。”

        “一点也不好笑!”

        傅西洲将自个的新手机也给顾北笙。

        顾北笙一头雾水的看他。

        而后他正儿八经地催促她:“呆着干嘛,送我!”

        顾北笙瞧了瞧手机,又瞧了瞧傅西洲,将他刚才塞过来的手机从新递给他。“这个样子?”

        “送人礼物可不可以庄重点?”男人不快地埋怨。

        “什么叫庄重点?”

        “譬如这样:告诉我,傅西洲,这是送你的礼物,请收下!”

        “……”

        傅西洲瞪她:“你倒是快说呀!”

        顾北笙撇了下唇角,而后说:“傅西洲,这是送你的礼物,请收下!”

        “这还差不多!”傅西洲满意的拿着手机扬扬嘴角。

        等等!

        仿佛不对呀!

        她没有付钱,怎就送了他礼物?

        顾北笙开口,绕回方才的话题:“我没有付钱……”

        傅西洲摇了摇自个的新手机:“这部手机是你送我的。这部,是我送你的。我送你一个,你送我一个,等于扯平?”

        “……你想说什么?”

        “你不欠我什么,也已送我礼物。”

        “但是我并没付钱呀。”

        “这部手机不是你送我的么?”

        “……”仿佛是耶,但是仿佛有哪不对呀,“傅西洲,我……”

        “你礼物我收下了!”傅西洲好像心情非常好,从皮夹中抽出张黑、卡给她。“作为答谢,这张卡,你随意花。”

        这是传说里全世界也唯有寥寥几张的无限卡?

        他怎可以这样随随意就便拿出来丢给她!

        顾北笙吓一跳,赶忙要拒绝,“不不,我不可以要……”

        “这张卡也没密码。”傅西洲淡淡说。

        好像触碰着了什么回想,顾北笙的身体陡然微僵!

        她忽然记起他们领证那天,她不要他递来的卡,他转眼便丢进垃圾筐!

        这可是黑、卡!她怎敢不要!

        傅西洲见她没再拒绝,就把卡塞入了她的手里。

        顾北笙握着这张卡,好像握着千斤重量,“你就不可以设密码么?”

        “能呀。”傅西洲说:“你帮我设。”

        “……”

        顾北笙默默的收下卡。

        一定要设密码,否则扔掉她不得吐血?

        傅西洲看见她的模样,控制不住想笑。

        顾北笙走着走着,总觉的哪怪怪的。

        为什么她没花一分钱,却送了傅西洲礼物?还收到了他的答谢礼物?

        这时,傅西洲身上的手机铃音响了,是孙助理的那电话铃音。

        傅西洲想也不想便摁了掐断。

        顾北笙怪的瞧了瞧傅西洲,“你通常都是这样对待手机来电的么?”

        “不是我电话。”

        顾北笙更怪了,“但是方才我也是给孙助理的这手机打电话给你的呀……”

        孙助理又没备注她的号,他为什么便接啦?

        “你应该不会是还记的我的手机号?哈哈……”

        傅西洲狠瞪了顾北笙一眼。

        “有啥怪的?我过目不忘,你当我想记的你号?”傅西洲冰冷的说。

        气压瞬间变的好低呀。

        顾北笙刹那间不知要说什么才好了。

        这时,顾北笙旧手机的铃音也传来。

        傅西洲又要掐断。

        顾北笙赶忙说:“我瞧瞧是谁打来的。”

        “陌生电话。”傅西洲冷着脸说。

        “叫我瞧瞧。”顾北笙说:“或许有急事?”

        傅西洲才要掐断电话,就给顾北笙抢过去了。

        “喂?”

        “是少夫人么?”

        “孙助理?叫我北笙就行了,有事么?”

        “北……”

        孙助理还没有讲完,手机就给傅西洲抢走。

        傅西洲冰冷的说:“你在叫谁?”

        孙助理瞬间觉的有种诡异的气压在电话那里漫延。

        “傅……傅少……我就是打电话过来问问合同怎样啦?我方才打我的手机你没接听,因此才打给少夫人……”

        “你怎知道她的手机号?”

        “傅……傅少。”孙助理非常想表示,少夫人先前的手机号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呀!却还是只可以硬头皮扯谎:“我是从公司人事资料里边找的。”

        “因此是谁给你的胆量叫我老婆名字?又是谁给你的胆量,随意查我妻子的手机号?”

        孙助理瞬间吓懵了,“傅少,我就是非常关心今天晚上的合同。真没别的意思!”

        “今天晚上的合同非常成功。”傅西洲淡淡说。

        孙助理瞬间松口气,“那太好了。”

        “是呀,孙助理功不可没有。”傅西洲笑着说:“既然你也这样高兴,就赏你今天晚上去给瀛海工程监理。记的,亲自监!”

        “傅少!我错啦!傅少……”这哪是赏呀,这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爽快!

        瀛海工程一直都是在高空中进行的,而他恐高呀!

        孙助理感觉自己腿都软。

        手机被傅西洲毫不客气掐断。

        傅西洲看了下顾北笙的手机,正好看见顾北笙还有存孙助理的手机号!

        便方才他用她的手机给孙助理的手机打过个电话,她竟然就将孙助理的手机存进电话中!

        傅西洲非常不爽地直接将孙助理的手机号拉黑!

        “傅西洲,你对我的手机干什么?”

        “如今这是我的手机。”傅西洲瞪她,“下回再随意将陌生男人的手机号存在手机中试试看。”

        陌生男人!

        不会是说孙助理?

        她方才之所以顺手存下,是由于孙助理是他身旁最亲近的人,万一找不到他,还能通过孙助理找到他。

        顾北笙开口:“孙助理又不是什么陌生男人……”

        傅西洲听见这儿,立即又给方才孙助理打来电话的号摁了回拨。

        孙助理瞬间激动的说:“傅少?你原谅我啦?太感动,我下回再也……”

        傅西洲的嘴角勾起:“你干了这样多‘好事’,只赏你一天怎够?接下的7天之内,瀛海工程的监理全由你执行!”

        孙助理直接跪倒了,他今天晚上究竟是招惹什么人呀呀呀,为什么傅少这样不近人情!

        求放过!他也是个有生活的人呀!

        孙助理默默在夜总会点一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唱完就去执行任务!

        另外一边。

        顾北笙只觉的有点风里缭乱。

        傅西洲继续看顾北笙的手机。

        他看见一个名字,面色瞬间一沉。

        “冥家大少是谁?”

        顾北笙的身体瞬间微僵。

        傅西洲接着寒声:“庄冥的手机号你还存着?”

        “我忘记了删。”

        因此真是庄冥的?

        “真羡慕你忘性这样大!”傅西洲冰冷说:“我好人做到底,帮你。”

        “你干嘛!”

        顾北笙要去抢手机。

        傅西洲毫不客气的将联系人中的庄冥删掉。

        顾北笙:“……”

        “皖北以南又是谁?”傅西洲又向下翻。

        “就是我们部门主管呀。”顾北笙说。

        傅西洲眼神凛冽,“因此是个男人全都能有你的号么?”

        “你讲话别这样难听!他帮过我好多,并且是我的上级,交换电话只是为更好交流。”

        “谁跟你说需要和除去我以外的男人交流?”傅西洲冰冷的说。

        “但是为工作……”

        “傅氏财团从不加班,也不让职工将工作带到生活里去,有啥事,在岗位上便将它做完。做不完,是你自个的失职,你该反省自个的工作效率,争取在工作时间之内做完全部的事,而非总想着投机取巧,打搅别人的歇息时间!”

        这人哪来莫明其妙的火药味儿。

        她和好多女同事都交换号,他怎就只看见了男的?

        “这又是谁?”傅西洲继续‘逼供’。

        顾北笙耸肩:“是傅罗溪。”

        傅西洲面色一凌:“你什么时候和他交换过号?”

        “我就是想身体不舒服时能直接给他沟通。”顾北笙心中瞬间有一些慌张。

        她之前只是由于想要私底下中和傅罗溪说,叫他不要将她吃过事后药的事告诉傅西洲,因此才偷偷从他名片上将号记下的。

        她电话都还没有和傅罗溪打过,傅西洲就已知道她吃过药的事。

        傅西洲面色难看至极。

        因此,她的手机中存了那样多人以备不时之需,从没想过,他傅西洲有啥用,对么?

        她一回也没考虑过,要是遇见什么事,头一个和他交流,对么?

        她备份那样多人的号,全都没想过,不管她遇见什么,全都能第一时来麻烦他,对么?

        为什么这女人总是不不明白。

        傅西洲冷着脸将全部备注看上去是男人的号都删了。

        “傅西洲,你别这样幼稚好不好?你将我通讯中的人全都删完了。”顾北笙轻声抗议。

        她原本是要备份联系人,结果好,全给他删光!

        傅西洲寒声:“留着有啥用?有啥事是你老公不可以解决的?”

        “但是,万一……”

        “没万一!只须你有事,头一个联系我!我讲过,我会24小时开机。”

        “可总会有意外。”

        “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允诺?这是男人对女人的允诺。”傅西洲说:“要是有一天,我的手机打不通,唯有两种状况,我死了,亦或……”

        爱情死了。

        他张张口,终归还是将后边那句改成,“你不再是傅少夫人了。”

        顾北笙的心中瞬间掠过一缕怪的感觉。有点痛痛的。

        这疼痛的感觉正好刺中她最柔软的位置,而后叫她的心越发尖锐的痛。

        他对她好,从来是由于她傅少夫人的身份……她知道。

        但是给无意间提醒,总有种措不及防的难受把她湮没。

        傅西洲担忧承认爱情会引来她的抗拒,才改了叙述,并没想到顾北笙会因而难受。

        因为,她决不会不再是傅少夫人!即便他对她的爱有死掉的一天,他也不会准许,她离开他的身旁!

        傅西洲划着屏幕,接着寒声问说:“陛下是谁?”

        “……”

        “我问你陛下是谁?”

        “我父亲。”顾北笙缓过神,尴尬。

        “……”傅西洲无语的看顾北笙一眼。

        “全都给你删光了!”顾北笙说。

        傅西洲从新看了遍,她旧手机的联系人中也只剩他一个男人。

        确定没遗漏,他拧眉问她:“为什么每个人全都有昵称,而我的就是傅西洲?”

        顾北笙像是给点中心事,心瞬间跳的厉害。

        “顾北笙,我在问话!”

        顾北笙才像是反应来,搪塞:“我在一个网贴上看过,最好别直接将通讯录中的人的名备注上,否则万一我手机丢了,别人非常容易被骗。”

        “……”

        “因所以我给大家都备注了唯有我知道的昵称,这样即便手机丢了,别人也不晓得那帮人叫什么,就没有法子骗他们。”

        “所以……我的?”傅西洲继续逼问。

        “你的……”顾北笙的呼吸瞬间凝固,“即就别人知道你名字,也骗不了你。”

        他对女人的解释很是不爽!

        “你觉的你有事,我也能不管不顾,是不是?”傅西洲冷脸。

        wap.

        /132/132479/30929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