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3章 生日密码

第53章 生日密码

        她可以回答是么?

        顾北笙咬咬唇,赶忙否认:“自然不是,是由于你智商高!因此别人怎可能骗得到你?因此你没昵称也没关系呀!”

        傅西洲敛眉:“说的好有道理,但这好像并不可以解释为什么唯有我是特例!”

        他的口气凉薄。

        顾北笙紧张不已,只可以说:“是旧手机……以后都没法用,你肯定要这样较真么?”

        为什么唯有他的是名字,而别人全都是昵称?

        他的名就是她的心事呀。

        不需要任何的昵称,就是世上最好看的3个字,最好听的3个字。

        ……

        傅西洲将她的手机丢在一边,开车回家。

        他真蠢,为什么一定要问个究竟?

        为什么别人全都有昵称,就他没?不是非常明显的事?

        因为有关他的事,她连一秒都不想花!

        一路上阴冷沉的。

        顾北笙感觉自个的呼吸都要凝结。

        难不成,她的心事给他看穿了?

        他对,他在她手机上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而感受到非常不舒服么?

        “回去想100个昵称。”傅西洲冰冷的开口。

        “什么?”顾北笙讶异的望向他。

        他继续说:“而后发消息给我。”

        “你究竟在说什么?”顾北笙凝眉。

        “我会选择一个最令我满意的。”

        “傅西洲……”

        “恋人之间的特别称呼,普通人不都有么?”傅西洲故作漫不经意的说。

        什么?

        顾北笙险些撞到车玻璃上。

        “拜托,我们又不是普通恋人……”

        他不是不爱她么?干什么对这样的事这样感兴趣!

        傅西洲的面色难看之极,什么叫不是普通恋人?

        “即便只是玩玩,也该有点新鲜感。”傅西洲冰冷的说:“不然你爸还没从看押所出,你妹的手术还没着落,我就对你失去兴趣,你可咋办?”

        顾北笙的呼吸瞬间一疼。

        意识到自个说了什么,傅西洲也有刹那间的羞恼,但便在他开口说抱歉时。

        女人先一步开口:“多谢傅少这样替我着想,你且安心,我肯定会想满100个昵称,叫你慢慢选。”

        傅西洲觉的她话里带刺,心情也变的很不快。

        公馆到了,顾北笙率先下车。

        “今天晚上我还要去想昵称的事,就不回房了!”

        嘭的声,她关上车门。

        傅西洲才要追出的举动瞬间顿住。

        他坐车上看着女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忽然攥紧拳,狠砸方向盘。

        ……

        而顾北笙,发抖着身体,在书房中,勉强静下心来。

        今天晚上发生太多事儿。

        她像个傻子,反复的产生幻觉。

        幻觉男人是爱自己的。

        而后又给刹那间打醒。

        够了。

        3年前的那事,给她的教训难不成还不够?

        顾北笙瞧了瞧新手机,看着上边备注着‘老公’一个号。

        她想要拨号,又不知拨出去干什么,想写消息,又不知道可以写什么,最后,咬唇,将它搁在一边。

        她坐椅上,拿着笔在纸张上画着傅西洲的名。

        傅西洲。傅西洲。傅西洲。

        好像心事被一遍遍写着,好像心被一回回伤到。

        最后,她写着:魔鬼,王八蛋,讨厌鬼!

        每回都会在她差点情难自抑要试着去爱他时,男人就会给她致命一击!

        就是玩玩罢了?呵!

        “少夫人?这样晚了,你怎还在书房?”有下人看见书房灯还亮着,还当是灯忘关,开门进,发现顾北笙匍匐在书桌上,不禁吃惊。

        傅少夫人?

        可笑的称呼!

        顾北笙鼻子一涩,赶忙用书挡住自己方才写的东西,而后对下人说:“失眠,你不必管我,你去睡。”

        “少夫人……”

        “下去。”

        “嗯。”

        下人走后,铺天盖地的寂寞湮没了顾北笙。

        她恍惚反应过来,才发现一滴墨打在方才的纸上。

        她将一整张纸都搓成团丢在边上的纸篓中,从新拿出张白纸,写下她可以想到的全部昵称。

        夜逐渐深了。

        ……

        傅西洲从车上下来后,就回了房。

        但是房间中空空落落,叫他觉的没法待下。

        他在房间中坐,走,站,怎都觉的不爽!

        他拉开窗帘,满天星辰。

        但他的心,却像灰暗的天,给幽暗无边无际的笼盖。

        他来到门口,想去书房,步子又定住。

        他冰冷站着,时间过去,顾北笙自始至终没回房。

        如今连和他共处一室都做不到了?

        该死,他为什么就是睡不着?

        傅西洲坐起身来,玩弄着从顾北笙那‘没收’的旧手机。

        划开。

        密码四位数,傅西洲凭着对女人的了解,率先输入她生日号,果然,解锁成功。

        她的这习惯还延续着。

        可惜的是她的习惯中从没他。

        傅西洲的眼中掠过一缕暗然,指头滑动着屏幕。

        她之前仿佛在听歌,音乐页面都没关闭。

        他点进,发现歌曲近乎都是权志龙的。

        她的青春这样简单,无非就是做不完的考卷,跟权志龙的歌。

        而他的青春,或许比她的还简单,因为从头至尾,唯有她。

        傅西洲随时随地点开一首歌,接着去看她手机中其它可以查看的东西。

        她手机中的软件很少,除去音乐,唯有几个社交软件。

        他虽说非常想了解她,可还没偷窥癖,因此都没点进,而是率先点她相册。

        他唯有过她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他高中毕业那年,从她校牌上扯下的证件,迄今还躺他皮夹中,给他小心谨慎的藏好。

        虽说也曾试着将它撕掉,但有关女人的一切,他试过好多次,不管这样都撕不掉。

        还有张就是他们的结婚照。

        他想了解女人更多。

        像她这样好看的女人,该会有好多自拍的。

        但是,又叫他失望了。

        就唯有两张照片。

        一张是跟顾心语的合照。

        第二张照片,是她跟顾父的剪影照。

        虽说只是剪影,他还是可以一眼便认出,剪影中的人是她。

        因为他曾在心中描摹过太多次这个女人的轮廓。

        他知道,在女人的世界中,她的父亲跟妹妹都是她人生里最至关重要的部分,因此他们可以有幸躺她的相册。

        而他呢……连一个称谓都不配有。

        傅西洲忽然没了继续看的欲望,要退出,却又顿了下,从新点进,将她唯有的两张照片拷贝在自个手机中。

        在他准备关掉手机时,手指一滑,忽然滑到了个名为‘不可以说的秘密’的文件。

        傅西洲本能觉的这不会只是首歌曲,阴差阳错点入。

        页面弹出密码框。

        女人的手机中居然也有加密文件?

        他呼吸瞬间一紧,立即输入女人的生日。

        错误。

        一贯只会用生日做密码的人,居然藏着个用这密码都打不开的东西?

        跟她的不可以说的秘密有关系的,会是什么?

        是她自个,是权志龙?还是某个他没想到的人?

        不知为什么,傅西洲心中对这东西的好奇疯狂滋长。

        他一连试了好几个跟她生日有关系的数字,都错。

        究竟会是什么密码,居然连他也没想到?

        傅西洲搜索回忆中她用过的全部密码,仍然是一无所获。

        这时,嘭嘭嘭!

        有人敲门了。

        傅西洲也不晓得自个在心虚什么,骤然把手机丢在枕头下边。

        还当来人会是顾北笙,结果只是下人。

        傅西洲正色:“什么事儿?”

        “少爷,方才我路过书房,看见少夫人还在忙,因此熬了点汤,我看你房间灯也亮着,因此问问你要不要也喝点。”

        “她还没有睡?”

        下人知道傅西洲问的‘她’是顾北笙,赶忙说:“是的,少夫人仿佛在忙,我看她在纸上写着什么,心情也不大好的模样。”

        “放着。”傅西洲叫下人将汤放下。

        “是。”

        “她的也放在这。”

        “少爷……”

        “我端给她。”傅西洲说。

        下人会意,躬身退出。

        傅西洲从新将手机从枕头下边拿出。

        密码输入只有一次机会了。

        究竟会是什么数字?

        难不成会是一个决对没想到的密码,譬如……他生日?

        他觉的自个异想天开,却仍然是本能地输入自个的生日号。

        这时,手机忽然传来解锁音。

        傅西洲吃惊,手一滑,手机掉入了热汤中,他当即迫切地伸出手便要将手机从里边取出。

        下人大惊失色,赶忙来,使劲的打翻热汤,但还是来晚了步。

        傅西洲的指头红的要命。

        “少爷的手肿了,我立即拿药!”

        傅西洲的指头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疯了一样摁手机的屏幕。

        但是手机黑屏了,怎都打不开。

        他红肿的指头拿不住手机,嘭的声,手机摔在地面上,屏幕裂开。

        那一刻,下人仿佛看见了他眼中可怕的恼意。

        “少……药拿来了。”

        傅西洲眼中一缕腥红,霍的站起身来,嘭的声,开门出。

        “你的手还没涂药,你不可以乱走呀……”

        后边下人的声音,好像都听不到。

        他只想亲自问她,她手机中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怎么会用他的生日当密码!

        难不成她的心中会有他么?

        步子越发快好像要变成奔跑,他第一回觉的房间跟书房的距离这样远!

        他心中揣着这可能性,好像漾着狂喜,疯狂滋长……

        嘭!

        书房门被傅西洲重重推开。

        顾北笙瞬间吓一跳,赶忙将纸搓成一团丢在边上的垃圾筐中。

        她记起自己方才在纸上写了好多骂他的话,唯恐给他发现:“我不是讲过不去房间睡了吗?你来干嘛!”

        或许是由于他的气场太过强大,她简直没法呼吸。

        男人走进,在书桌跟前停下,正好跟她面对面。

        “魔鬼,王八蛋,讨厌鬼?”傅西洲拣起当中一个纸团,看着上边字眼,望向她的眼,“都是你的心中话么?”

        顾北笙不知要怎回复,只觉的自个像做坏事被当场抓住的小孩。

        傅西洲的双眸看着她,忽然伸出一个手摁在书桌上。

        倾身,男人鼻尖近乎要贴上她的。

        “还是说,一切都是你的掩盖罢了?”

        他讲话时从唇间漫溢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子。

        顾北笙的心跳像是乱了拍的球,嘭嘭嘭。

        “你爱我?是么?”傅西洲的声音那样遥远而不真实。

        顾北笙震惊的睁大眼睛。

        他就像一个居高临下的王者,俯瞰着她。

        她如同卑下虫蚁,全部一切尽在男人的掌握之中。

        包含她一直以来拼力隐匿的秘密,全都在刹那间昭然若揭。

        傅西洲清寒的声音好像埋入她身体的箭。

        “实际上你一直都在爱我,却不承认,因此假装讨厌我以来吸引我的注意?”

        “你有病!”顾北笙后知后觉的跳开,大声否认:“我爱你?我讨厌你还来不及!”

        她可没有忘记方才他还说他们就是玩玩!她凭什么承认自己爱他?

        心虚,因此心跳也快。

        傅西洲面无神情的绕过案几,走近。

        她吓的退后。

        男人一直前进,直至她避无可避,把她抵在博物架上。

        属于她的最终一朵火花,好像也要给他掐灭。

        男人问出的言语直戳心脉:“讨厌我为什么还用我生日当密码?”

        顾北笙吓的睁大眼睛,接着,不敢信的紧缩眼睛。

        他……他怎知道?

        未名的情绪狂涌而来。她给冰雪完全湮没了。

        顾北笙震惊的看着他,羞恼羞怯都变成不可名状的情绪。

        “傅……傅西洲……你怎可以随意偷窥别人的隐私?”

        wap.

        /132/132479/30929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