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6章 真话假话

第56章 真话假话

        “你竟然还有时间拍照!膜拜!快叫我也瞧瞧!”

        立即有人围上去看照片:“好模糊!”

        “我太激动,手抖!等拿出手机他全都走啦!”

        “模糊我也要呀,就是身影都好帅,快给我一份!”

        众人亲眼见到傅少的欣喜弥漫公司每个角落,惟有顾北笙静静站在原地,眼中泛着伤感。

        顾北笙满脑都是傅西洲对她的冷漠。

        顾北笙感觉自个的自尊碎成一片片。

        终究,世界安静了。傅西洲仿佛也忙完,再没从顶楼下。

        过没有多长时间,午饭时间快要到。

        家中的厨子还是例行公事的将傅西洲的午饭交给顾北笙送。

        但是,顾北笙想到一大早晨自个的自尊都在被傅西洲践踏着,就丝毫不想上顶楼去见傅西洲。

        上去他也不会理她,或许对她冷如寒霜都是好的。万一她不当心惹恼他,他又要发脾气。

        这儿是公司,她不想出名。

        他昨天晚上讲的话,叫她如今记起,胸口都依旧会跟着拧疼。

        他那样讨厌她,肯定也不想见她吧?

        在顾北笙失神间,孙助理来了。

        他例行公事的将午饭送到顾北笙的跟前,说:“少夫人,这是午饭,劳烦你送到顶楼。”

        “他今天该不会想见我。”顾北笙声音轻飘飘。

        “什么?”孙助理看顾北笙一眼,没有听清。

        “我病了,难受,怕将病传染给他。今天的午饭劳烦你送?”顾北笙咬唇,抬起头,瞧了瞧孙助理。

        孙助理立即问说:“病了?要我如今去叫医生?”

        说实话,她今天气色看上去真不太好。

        昨天晚上傅少跟少夫人还挺和睦的,怎么今天二人全都病怏怏。

        傅少的手也不晓得怎么受伤,提笔力气都没。少夫人如果不给他送饭,不喂他吃饭,他只怕不会吃午饭。

        但是……少夫人的精神情况,确实也很差。

        “不必了,我歇息一下就行了。”顾北笙赶忙对孙助理说:“今天麻烦你了。”

        “你跟傅少的午饭都在餐盒中,要是你不上去吃……”

        “没事,我吃过了。”顾北笙说。

        孙助理轻轻欠身,“明白了。那少夫人多加注意身体。”

        孙助理回过身离开,顾北笙瞧了瞧他的身影,眼中浮显白雾。

        这里,孙助理担忧自己送饭会叫傅少不开心。

        那里,顾北笙匍匐在前台,饥肠辘辘。

        她打开钱包,发现里边空空,倒有张昨天晚上傅西洲非要塞给她的黑、卡。

        谁会用黑、卡去公司食堂吃午饭呀!

        她肯定会被围堵!

        并且,他那样讨厌她,她并不想花他的钱。

        她咬唇,委曲又难受。

        拉倒,不吃了!

        这时,一道声音传入她耳。

        是走路声。

        这个点众人该都去吃午饭,不会有人来才是。

        不会是傅西洲?

        顾北笙的身体瞬间微僵,迅速抬起头。

        却见曾皖北冲她走来。

        她的眼中瞬间掠过一缕复杂的神态,她想,大约是失望的。

        “北笙?大家都去吃午饭了,你怎还呆在这?”曾皖北友好的开口。

        “我……不饿。”

        她刚讲完,肚子就开始叫起。

        咕咕咕!

        见鬼!早不叫晚不叫,偏巧这时拆她台!

        顾北笙瞬间尴尬。

        曾皖北却浅笑:“忘记了带钱包?”

        顾北笙立即将钱包丢进屉子,尴尬的对曾皖北笑了下。

        什么没有带钱包,带了里边也没有钱!

        “主管,你不必管我了,你去吃午饭。”她说。

        “不是说好叫我皖北哥?”曾皖北温柔一笑,“我来是跟你说,今天中午整个部门的午饭都由我请。走,就等你了。”

        “为什么?”顾北笙震惊的望向他。

        哪有这样巧的事儿?

        曾皖北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天使么?

        “一定要有理由?”曾皖北笑说:“今天我生日,开心,想请大家,庆祝下,这理由怎样?”

        倒真是让人没有法子拒绝的理由!

        顾北笙立即说:“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可我没有准备礼物……”

        “要啥礼物,人来就可以,就图热闹。”曾皖北笑着说。

        他笑起来的模样非常好看,是让人没法拒绝的平和的类型。

        她的心情仿佛也没那样压抑。

        顾北笙见他诚挚邀请,正好她好饿,并且心情非常差。出去散散心,也能调整心态。

        就没拒绝。

        “谢谢你,那我却之不恭了。”

        “走。”曾皖北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二人并肩走出大堂。

        后,曾皖北给部门每个职工都发消息,叫他们在公司附近高档餐厅包间集合,他请客。

        白薇薇看见消息,眼中掠过一缕诡秘,曾皖北干什么无缘无故请吃饭?

        ‘云裳十里’的消费可不便宜,以曾皖北一个小主管的收入,要请这样多人去这样的高档的地方,算大出血了。

        ……

        另外一边。

        孙助理送饭到顶楼,顶楼门并没关,好像在等谁来。

        他想了下,提着餐盒进。

        同时,傅西洲背对门口的方位坐着。

        有人进来,走路声由远及近。

        时间正好是顾北笙平日送饭的点。

        傅西洲冷凝着神情,看着自个红肿的不可以握笔的手,记起昨天晚上种种。

        孙助理见他背对自个,好像睡着了,就想着不打搅他,将餐盒放下便走。

        走路声好快就又传来,是离开的方位。

        没有人讲话!

        傅西洲忽然恼怒嘶吼,“谁叫你进的!”

        孙助理瞬间吓一跳,原本便想到傅西洲可能会生气,可是想不到,会这样生气。

        但是,傅少的胃这样不好,必须要准时吃饭,他要送完餐才可以退开。

        傅西洲愤暴吼说:“顾北笙,你给我滚!”

        孙助理步子瞬间僵直了下。

        原来傅少是跟少夫人吵架了。

        怪不得少夫人方才面色那样差。

        但是,昨天晚上他们不是已和好了吗?后来又发生什么?

        孙助理小心谨慎的开口,“傅少,不是少夫人,是我。”

        傅西洲讶异的回身,看着来人是孙助理,瞬间怒从里来,“谁叫你进的?”

        这一句跟方才孙助理进来时讲的话明明是同一句,但是当中的口气却完全不同。

        前边那句仿佛发火求宽慰的语气更重,后边这句明明就是真的生气。

        打从顾北笙为他专门送饭后,傅西洲的办公室便有不成文规定。

        午休时间即便天塌了,别人也不准来打搅他们!

        因为顾北笙害臊,又不想公开关系。只须有人进,她乃至连饭都不吃完便会匆促离开,更别说喂他吃饭。

        这点,会来的人,除去顾北笙,本不应该有别人!

        因此最初傅西洲听到走路声,就自动带入顾北笙。

        谁可以想到居然是孙助理!

        孙助理见他这样生气,瞬间满头汗。

        “我当你睡着,就想先叫你睡一会,放下午饭便离开,想不到惊醒你,万分抱歉!”

        傅西洲看见孙助理理中提着的餐盒,更愤怒,“谁跟你说我需要你来送饭!顾北笙?我给她权利将事交给你做了吗?叫她给我滚过来!”

        孙助理一时尴尬。

        傅少最初将他当成少夫人,因此叫他滚出去,如今看见他不是少夫人,怎又叫他滚出去?

        因此,傅少这究竟是想叫少夫人滚,还是想叫少夫人来送饭?

        傅西洲实在气愤,一大早他全都等她先来找她!

        他忍住一个电话也不打,一个消息也不发,就瞧瞧她是什么反应!

        结果,她压根没主动联系他!

        傅西洲气的要砸东西。

        “全给我丢了,我不想吃!”

        孙助理立即说:“傅少,你胃不好,必须准时吃饭。”

        “我叫你丢出去!连你也要忤逆我?”傅西洲气炸。

        孙助理哪敢忤逆他?只可以尽可能好言劝他,既然他的话他不会听,少夫人的话他可能还是会听的。

        所以,孙助理赶忙说:“傅少,少夫人今天身体不适,因此才叫我帮忙送餐,我不应该答应,是我的不对!要是你肯定要她送,我立即叫她来。”

        说着便迈步离开。

        傅西洲吼住他,“什么?她病了?”

        孙助理听出他口气中的慌张。

        原来,傅少真还非常在乎少夫人的事呀。

        “少夫人今天的面色非常不好,可能病的很重。”孙助理存心夸张点,可看傅西洲什么反应。“我这就去将她叫。”

        孙助理话音没落,傅西洲已从他的手里抢过餐盒,下楼。

        她不来,他下去!

        孙助理回神发现自己手中的餐盒消失,而傅西洲也像阵风,消失在门口。

        他不由感叹。

        少夫人在傅少心目中的地位,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傅西洲走出办公室后,疯狂摁电梯。

        原来女人生病了!

        但是今天,他一点也没关心过她。

        该死!

        究竟有多严重?

        既然病了为什么还要来公司!

        傅西洲越想越烦,电梯好慢!

        终究,一楼到了,他快速走出去,冲着大堂方向走去。

        前台空空落落,一人都没!

        去哪了?

        难不成是昏倒在公司某个地方没有人知道?

        傅西洲心下烦燥,丢下餐盒,就开始找她!

        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

        因为是午休,整个公司除去几个值班的,近乎都是空落落的。

        他找遍她可能去的全部地方,全都没看见她。

        心中的紧张感越发强。

        只剩下卫生间没找!

        她不会掉在里边没有人发现!

        傅西洲一脚踢开卫生间的门。

        “顾北笙,你在里边么?顾北笙!回答我!”

        卫生间最里边有个格子门一直在抖,狂抖。

        傅西洲迅速跑过去,“顾北笙!出来!”

        格子门终究打开。

        里边是个小职工。

        “傅少……对不起!我不是存心走错卫生间。”

        她还当是自个进错男卫生间。

        傅西洲看不是她,气的回过头又要去找。

        那职工慌慌乱张的说:“傅少,你是要找前台小姐顾北笙么?听说……”

        傅西洲蹲下步子望向她,“知道她在哪?”

        那人赶忙点头,“他们部门今天中午有人请客,众人都去聚餐。在‘云裳十里’。”

        职工话音没落,傅西洲已消失不见。

        他飞速冲出大堂,开车。

        不是病的很重么?还去聚餐?

        ……

        云裳十里。

        某包间。

        整个礼仪部职工都到齐。

        “皖北哥,你这一出手,叫我们激动呀。这儿可不是普通人消费的起,你真是我们的真爱!”职工甲说。

        “那就多吃点。”曾皖北说,接着侧过脸,非常照顾的对坐一边有点拘谨的顾北笙说:“北笙,你也吃!”

        顾北笙是真的有点饿,她非常感激今天曾皖北的生日这样凑巧,叫她不用捱饿。

        所以,她端起饮料敬酒:“皖北哥,敬你一杯,生日快乐。”

        顾北笙话音才落,边上有职工发出声好奇,“生日?”

        wap.

        /132/132479/30929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