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偏执大佬强撩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59章 钢琴

第59章 钢琴

        “怎么了?这样快想到求我?”傅西洲见她停下来,就勾着唇,抬手,瞧了瞧昂贵名表。

        他启唇说:“给你三秒,求到我满意,全部惩罚到此为止。”

        “作梦!”顾北笙狠说:“傅西洲,你觉的你如今的模样和曾经的庄冥有啥分别?我不会向你告饶,以后公司的卫生间,我会和皖北哥一起打扫!”

        讲完,顾北笙真走啦!

        诸人惊呆了,这样挑衅傅少的人,只怕整个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

        傅西洲听清她讲的话不是告饶而是对他的挑衅后,气急败坏的将前边的香槟空瓶全踢啦!

        “有能耐你就滚!不求我是么?记的你如今讲的话,永永远远也别来求我!”

        顾北笙给他讲的话刺伤,冰冷的说:“滚就滚!”

        傅西洲听到她讲的话,更觉的气血上涌:“不要想再回来!我这儿可不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

        顾北笙只觉的心给人剜了刀,疼的窒息。

        她僵直着身体,提醒自己别在他跟前情绪崩溃:“你且安心,不会再回来!”

        顾北笙讲完,身影消失在门口。

        傅西洲听到她讲的话,实在不敢信自个的耳朵。

        众人都僵在那,不知道怎样是好。

        好久,傅西洲才又像是反应来一样,疯狂的吼说:“全给我滚!”

        众人才是如梦初醒,全都飞奔出包间。

        而傅西洲因为没吃午饭,胃疼的半跪下身。

        但是剧疼好像并不是来自胃部。

        她对他的抵御,厌憎,无视,全都变成了不可名状的痛,刺入他全身每一根神经。

        为什么他爱了,就一定要那样卑下任凭她踩碎他的心,也无力抵抗!

        为什么他一定要经受她眼中的轻蔑,假装高傲的将她留在身旁,却叫自己受折磨!

        ‘顾北笙!我向我对你的错事道歉,而你呢?有道过歉么?’

        傅西洲的指头重重地摁压着胃部。

        恍惚间,他好像听到有人在他耳旁大喊:“傅少,傅少,傅少!”

        傅西洲没回答,已先一步被幽暗完全席卷。

        孙助理推开包间冲进,扶住傅西洲,他看到玻璃碎片上溅落血水,跟酒水交织。

        明明是从傅西洲的口里吐出的。

        “傅少!”

        此时此刻,傅西洲好像已失去意识。

        孙助理风驰电掣的将他送去医院。

        ……

        另外一边,顾北笙扶着曾皖北出云裳十里后,曾皖北便开始吐。

        顾北笙看着曾皖北,忽然就哭了。

        曾皖北看见她忽然哭了,酒都醒大半,才要宽慰她,就又吐了。

        她哭的乌七八糟,稀拉哗啦,整个人全都蹲在了地面上,抱着自个呜咽。

        她这回和傅西洲真玩完了吗?

        真玩完了!

        但是,为什么她没一丁点解脱感,反倒觉的好难受好难受。

        就这样一直哭,也还是疼的快要死掉。

        明明想要逞强的。

        但是这一秒,失去他的疼,却这样深刻。

        仿佛唯有一直哭,才可以假装一切还没结束。

        “北笙,我没事儿,你不要哭。”曾皖北宽慰她。

        她还在哭。

        所以他又宽慰,“我真没事儿。”

        但是她有事,她的心好疼好难受。

        她哭的比方才更狠,好像生命里最要紧的东西给人生生剥离,痛苦不堪又无力攥紧。

        经过的行人还当她给曾皖北欺负了,曾皖北尴尬的瞧了瞧行人意味不明的目光,终究不再宽慰,干脆一语不发,任凭她哭的昏天暗地。

        有一瞬他乃至觉的,给她的悲哀的哭泣影响,居然也觉的心哀恸起。

        酒意上来,他又开始干呕。

        也不知持续多长时间,顾北笙的手机铃声传来……

        她才终究像是反应过来,擦了下面颊,接电话。

        电话那里立即传来声音。

        “顾小姐,你可算接电话。你妹一天都心不在焉,看上去真让人担忧。她如今病情,不合适叫心脏受刺激,你尽可能想法子,开导一下她。”

        顾北笙听到是心语主治医生的电话,才像是从剧烈的悲哀里回过神,“马上去!”

        她的声音还略有一些发抖,好像零落到寒冬冷风,吹过时,让人瑟瑟颤抖。

        顾北笙挂断电话,才记起,边喝的烂醉如泥的曾皖北。

        他仿佛醉的不轻,整个人迷迷瞪瞪,叫他他也不应。

        顾北笙一下不知道怎样是好,所以扶着他,在附近找到一家酒店。

        顾北笙也不不知道曾皖北可不可以听到她讲话,安顿好他后,给他留了张便贴便走了。

        房门给人关上。

        曾皖北在她走后,从床上坐起。

        他记起方才顾北笙从软弱忽然变的坚强的模样,刹那间失神。

        原本他以为替她喝这样多酒,她起码会留下照顾他,搞不好还会发生点什么,结果她居然就这样匆促走了。

        曾皖北看着边上还冒烟的解酒汤,边上还留了张便贴:

        “皖北哥,抱歉,我有事,可能要先走。这是醒酒汤,你定要喝,我帮你请了假,你先在酒店中睡一觉,有事明天说。”

        他拿着那张方便贴看又看。

        她的坚强跟孱弱都仿佛在他脑中一一呈现。

        他仿佛不当心看见了个意没想到的她,跟他印象里完全不同的她。

        他真可以追到她么?他忽然有点怀疑。

        等等!

        曾皖北的目光落到顾北笙的落款处,眼睛陡然紧缩!

        这字体……不是巧合么!

        他手里的便贴给他的指头捏的有些变形。

        他近乎没一会停留,就起身回家,翻箱倒柜在博物架上找到一本诗集。

        他又比对诗集上的字,跟他手里字条上的签名,一模一样!

        他讶异的靠在博物架上,表情恍惚。

        命运好像和他开了个大玩笑!

        原来是你!

        他嘴角勾起,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

        医院。

        顾北笙收拾好心情,才推开病房门。

        她隐匿好自个的心情,扯出笑…。

        “心语?瞧瞧我带什么好吃的?”

        夸张的笑在冰凉的病房中,显的有点违和。

        心语的病房还是傅西洲让人打点过。说贵宾病房,里边和总、统套房一样。

        但这一秒,顾北笙忽然觉的,病房,自始至终只是病房呀。

        此时心不在焉拿着一张请柬失神的心语,有着病态的孱弱。

        她听到顾北笙的声音,赶忙将请柬塞在了背后的枕头下边,对顾北笙苍白的扬唇,“姐。”

        顾北笙忽然觉的心痛痛的,或许是由于心语还是个十几的小孩,全部心事都写在脸面上。

        她不高兴,即便假意扯了一个笑,还是看出满满的不高兴。

        顾北笙假装没发现她这小动作,将饭食提进,搁在边上的桌上。

        都是心语喜欢吃的东西。

        可顾心语仿佛有一些心不在焉。

        “怎么啦?你看上去心情不大好?”顾北笙貌似无意的问她。

        “没有啥。”心语喝了口汤,对顾北笙说:“非常好喝,谢谢姐。”

        顾北笙看见请柬露出的一角,轻轻失神。

        这是?

        心语见她没回应,又叫了她一回,“姐?”

        顾北笙听到心语的声音反应过来,问她:“心语,先前你讲过,有心事肯定要讲出,不讲出,怎知道这个事不可以解决?”

        心语轻轻僵了下,而后笑开,“我还讲过这样有哲理的话呀?”

        可不是,先前还这样宽慰过姐姐。

        但是,轮到自个时明显没有那样容易。

        “有啥事,可以告诉姐姐么?”顾北笙望向了她。

        心语低头,又喝了口汤,但是手指一颤,勺都掉进碗中了。

        她知道也瞒不过顾北笙,也没再瞒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通过了1个月前的那钢琴赛的复赛。就是觉的……有点难受。”

        心语这样讲完,顾北笙的心中也轻轻跟着一动。

        原来方才被心语藏在身手枕下的,是场钢琴复赛的请柬。

        顾北笙知道心语之前在参加一场钢琴赛,后来家中发生那样多事,心语也心病发住院,这个事她险些忘记了。

        心语以前看见她弹钢琴,就缠着她教,所以她就把自己会的都教她。心语也非常好学,学的很快。

        这是心语第一回参加钢琴赛,想不到入围复赛。

        但是……她的钢琴在庄冥吞并顾家时,也留在了顾家。

        没钢琴练习,心语如何参赛?

        并且,她如今的身体情况,也真不大合适……

        或许,心语自己心中也清楚,因此才会心事重重。

        要放弃自己一直喜爱的东西,而且在看见一线希望时,叫她全收回,这感觉真很不好受。

        她非常可以体会。

        因为,她对傅西洲的感情何曾不是这个样子?

        明知是错,仍旧一意孤行。

        “可以进复赛明明是值的高兴的事,怎就难受啦?”顾北笙掩匿好自个的心事,笑着说:“将请柬给姐姐瞧瞧。”

        心语欲言又止,抽出枕下的请柬递给了顾北笙。

        顾北笙看着请柬,夸她:“我家心语真棒,第一回参加比赛就可以进复赛。下场比赛决对也可以进决赛,没准,还可以拿个冠军回。”

        口气中是满满骄傲。

        心语的眼中浮显出薄雾,咬着唇,不讲话。

        顾北笙却笑着伸出手,轻搓她的头,“钢琴的事,姐帮你想法子。”

        心语不敢置信的望向她……

        明明最初觉的很遗憾的。

        因为知道没钢琴,因为知道不可能参赛。

        因为知道,因此收到这封复赛通知时,才会又难受又遗憾,全部的开心都因这一些遗憾难受被冲没有了。

        但是这一秒,她的眼中的白雾好像变成水,快要从眼圈滚落出。

        “姐,你真……答应我继续比赛么?”

        “为什么不继续?可是你要答应姐,调整好心情,也别叫自己过于累。距复赛还有一月,你到时一定会出院了。”她这样宽慰着心语。

        心语又开心又有点难受:“可,咱们家都这样了,钢琴……”

        wap.

        /132/132479/30929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