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705章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第705章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君芸裳听着林风眠的甜言蜜语,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颇为受用。

        她微微后仰,用手指抵住他的唇,笑盈盈道:“想以身相许啊?”

        林风眠认真点头道:“我愿为女皇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

        君芸裳嫣然一笑,然后就发现这家伙的手又开始翻山越岭了。

        原来你刀山在这,那火海呢?

        大忠臣啊!

        她抓住那滑不溜秋的手,嗔怪道:“你老实点,你再不出去他们可要起疑了。”

        自己可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得手了,不然怕是会轻看自己。

        男人就是这样,太容易得手的反而不懂珍惜。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见林风眠一脸有些失落,君芸裳脸色微红,在他脸上轻轻一啄。

        她浅浅一笑,害羞带怯道:“我会再找机会再见你的。”

        林风眠顿时心满意足,在她脸上回吻了一下道:“好,都听你的,我的女皇陛下。”

        君芸裳拍了一下他,娇嗔道:“讨厌!谁是你的女皇陛下呢!”

        “这女皇我才不想当呢,你喜欢,这皇位给你,反正父皇当初也是想给你的。”

        林风眠邪魅一笑道:“我才不喜欢当什么圣皇,我喜欢当女皇背后的男人。”

        君芸裳听着他这意有所指的话,不由妩媚地白了他一眼。

        “你比之前更……更痞气了。”

        以前是眼看手勿动,如今是眼看手又动,还有地方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她都怀疑自己不抓住他的手,一个不小心自己身上的衣裙就要没了。

        这家伙不当修士,去当扒手也一定很在行!

        林风眠哈哈笑道:“毕竟不用装高手了,你不知道,为了在你们面前装高手,我可辛苦了。”

        君芸裳想到自己等人被他骗得团团转,不由哑然失笑。

        她从手中褪下一枚储物戒道:“这个给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

        林风眠本来开玩笑自己需要女子双修,但怕说出来被她打死,就不敢提这事。

        他接过戒指笑道:“还是跟千年前一样,不过我喜欢,你这软饭我吃定了。”

        “帮我准备些锻体的灵血,还有各种等级的金丹,内丹,我其实都能用得上。”

        君芸裳嗯了一声道:“好,我会让人准备的。”

        林风眠拿出一枚玉简交给了君芸裳,笑道:“千年前,我打劫了月影皇朝的宝库,藏了很多宝贝。”

        “我一直被人盯着,实在没法脱身去拿,就麻烦你安排人跑一趟了。”

        他相信君芸裳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那些宝物,并不担心被天煞殿发现。

        发现了就说是当年叶雪枫留下的藏宝图,应该也查不到自己身上。

        君芸裳点了点头道:“好,我到时候让人送去给你。”

        林风眠摇头道:“你留着用就是,你放心,我要用的时候会问你拿的。”

        “哦,对了,我写的那个箴言你可别再信了,后面都是我胡诌的。”

        君芸裳噗嗤一笑道:“我知道了,除了君炎的事情,其他事情我可都不敢信。”

        “那位把箴言取走了,导致天煞殿被你胡诌的箴言弄得鸡飞狗跳,折腾得够呛。”

        林风眠哈哈笑道:“我可没全胡诌啊,我只是九假一真,把他们偷鸡不着蚀把米的事情,写得大赚特赚罢了。”

        “看史书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家伙不会脑子有坑吧,这么明摆着亏的事情还去做?”

        “没想到他居然是被我写的箴言忽悠了,不过也是,哪怕只有一真,他也不敢去赌!”

        君芸裳想到天煞至尊被他耍得团团转,也不由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她恋恋不舍从他怀中起来,整理好衣衫。

        “好了,时间不早了,真不能再拖了。”

        君芸裳真怕自己跟他继续下去,等一下真被他骗到床上去干柴烈火了。

        他过来一时半会不成问题,但真在这边留宿,天煞那边就觉得他有足够分量了。

        她伸手点在林风眠额头,警告了一番那株弥天神树的幼苗,却没有拔走。

        “这树苗有些神异,又与你融为一体,应该能帮你应对圣人以下检查,我就留着它了。”

        林风眠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轻轻抱了一下君芸裳。

        “芸裳,我会尽快提升实力,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君芸裳嗯了一声道:“我会等你的。”

        两人四周火焰升腾,四周景象变幻,眨眼间已经回到了御书房中。

        林风眠松开手,深深看了她一眼,大步往外走去。

        他没有去看镇渊,毕竟它刚刚才暴动完,那边一定是最多监视的地方。

        君芸裳不舍地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嘴角划起一抹笑容。

        千年前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保护你了!

        林风眠走出御书房,冷风迎面扑来,带着几分凉意,却也让他头脑更加清醒。

        君芸裳平静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赵伴,你替本皇送无邪回去。”

        赵伴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对林风眠道:“无邪殿下,请。”

        林风眠对赵伴微微颔首道:“有劳赵公公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皇宫,圣皇宫内热闹仍旧,锣鼓喧天,烟花盛放,照亮了整个夜空。

        林风眠忐忑而来,虽然没让芸裳满载而归,但自己也算乘兴而归。

        他望着天上那轮明月,思绪却飘向了远方。

        洛雪,她在干什么?

        千年前,云归处,月明星稀。

        洛雪孤身一人坐在山顶之上,望着那轮明亮的月亮,眼神不由有几分失落。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罢了。

        我们看的虽然是同一轮月亮,但时间却不一样啊!

        洛雪本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但不知为何意兴阑珊,完全提不起劲。

        他们现在应该见上面了吧?

        他们在干什么呢?

        互诉衷肠,甜言蜜语,还是在……?

        以那色胚的性格,现在没准抱着芸裳在床上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洛雪有些心烦地站起身来,握着镇渊舞动起来。

        月光下,她的身影如同仙子一般曼妙,衣袖舞动,剑上寒光闪烁,寒气逼人。

        未来的自己真可恶,没事瞎说什么,害自己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

        你说了有什么用,自己一个死人,除了留下遗憾,还能留下什么?

        君芸裳能等他千年,等到他回来,但自己可活不到千年后。

        她的等待终究会有结果,他们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自己却连真正见他一面都不可能。

        想到这里,洛雪一剑斩出,凌冽的剑气将云雾劈散,仿佛要将心中那烦人的思绪驱散一般。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