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有人在此衣衫半解,世风日下

第八章 有人在此衣衫半解,世风日下

        程京妤解释还没出口,又多了这一桩,这回是百口莫辩了。

        傅砚辞果然不打算听,反而怒气冲冲:“既然如此,还、不、快、走?”

        程京妤脸热难当。

        她的肩带断口整齐,显然是被人割断的。

        而方才接近过她的,除了傅砚辞就是程娇娇。

        傅砚辞不屑用这种手段,唯一就剩程娇娇。

        程娇娇还替她整理了衣领。

        恰逢此时,程娇娇的声音在帐篷转角处响起来:“我听说有人在此衣衫半解,世风日下,不知道是谁呀?”

        听脚步声,来的还不止一个人。

        那声音听起来就是故意,算准了带人来看戏的。

        若是被人看见程京妤在这衣衫不整,怕是她与傅砚辞的清誉就彻底保不住了。

        虽然她不在乎,但是傅砚辞——

        傅砚辞冷冷一笑:“你的好妹妹来了,还真是不余余力算计本殿下啊。”

        一个世家女道:“我听说程郡主还没走呢,不会是她吧?”

        同行的还有公子哥:“最近程郡主与傅质子的传言可不少,不会是——这傅质子好福气啊!”

        这话里藏着一些嫉妒和负气。

        声音越来越近,转个角就该到了。

        程京妤脸色沉郁,不由自主看向傅砚辞:“怎么办?”

        她轻皱眉头,显然是焦急。

        一张小脸素白,手捂着肩带怕走/光,煞是可怜。

        少女眉目惊艳。

        第一次见时,她就如同现在这样,一身素白锦衣,怀里抱着只雪白的猫。

        她抬眼委屈巴巴看着他,说猫受伤了。

        傅砚辞走过去,就被她的猫挠伤了。

        程京妤得了逞,笑的欢快:“傅殿下都是听什么信什么吗?”

        从那以后,傅砚辞吃过无数的亏。

        不过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如今要脱身,施展轻功就能离开。

        但是程京妤——一个姑娘家,衣衫不整在这儿,刻意传出去就是名声全毁。

        他脱下披风,裹住程京妤那刻,程娇娇便出现了。

        “啊——姐姐果真还在这!怎的与傅殿下如此亲近?”

        她身上披着傅砚辞的衣裳,长及拖地。

        带着体温的衣裳,在冬夜里暖呼呼的。

        所以即便傅砚辞对自己再多戒备,其实还是会对自己伸出援手。

        程京妤心念微动,突然惊醒。

        她不是丝毫没有应对这事的方法,只是方才突然就示弱了。

        来的人有四个,除了程娇娇,还有一男两女,都心机叵测地看着程京妤。

        那公子哥色眯眯地扫了程京妤一眼。

        “傅质子,抢了太子的头筹还不够,这会儿还要抢郡主的....清誉?”

        程京妤眸色一变,上前不由分说,‘啪’一掌掴在公子哥脸上!

        “傅殿下就算是质子,也还由不得你来无礼称呼他!”

        “你敢打我!”公子哥的自尊心严重受创,就要去拉扯程京妤:“别以为你是郡主,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这人如此横行,也不是没有后台的。

        他爹是萧蘅的太傅,所以萧蘅都要礼让他三分。

        程京妤冷笑:“你若是识相,就该知道太子都不敢招惹我。”

        “姐姐,何必这么盛气凌人呢?”

        程娇娇这时候站出来,转移话题:“姐姐披着傅殿下的衣服,底下该不会已经衣衫半解了吧?”

        她故意说的大声,想要招惹更多的人过来。

        四周也确实有人发现了这边的热闹,伸长脖子过来看。

        傅砚辞则如同事不关己,退到一旁倚靠树干,抱臂看着程京妤。

        想看她为了赌约,能做到什么地步。

        又会如何化解程娇娇的算计。

        程京妤突然朝程娇娇走去,抓过她的手,猛然用力掐起,不消片刻就从她袖袋里掏出了一柄小刀来!

        程娇娇大惊失色:“你干什么?!”

        “郡主,你与傅质子在此苟且,怎么反倒你还凶起来了?”

        那世家女阴阳怪气道。

        公子哥刚才受了气,此时恨极了程京妤,也接茬:“就是,这么凶,该不会心虚得要反咬一口吧?”

        程京妤没有理会这种挑衅。

        那柄刀被她握在掌心,刀口朝上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遍。

        “这刀是席上用来切瓜果的刀,”程京妤捏着刀:“没错吧?”

        那小刀确实是席上每桌都有一把。

        程京妤又突然将自己的肩带从衣服里抽出:“我的肩带方才突然断了,但我看了一眼,切口整齐,只是这上头隐约有柑橘味儿。”

        她目光在傅砚辞身上一扫而过,又指了个面生的侍女过来:“你来闻闻我肩带上的味,跟这刀上的,是不是一样?”

        她刚才情急下就闻到了这柑橘味,柑橘味道不容易挥散,不论肩带还是刀上,一闻就知。

        那侍女上前闻了闻,在程京妤面前不敢说假话:“确、确实都是柑橘味。”

        程娇娇脸色渐渐惨白:“这、这又能说明什么?!”

        “只是柑橘味不能说明什么,”程京妤眼中杀意迸现,攥着程娇娇的手:“可妹妹带着刀做什么呢?”

        方才还帮腔程娇娇的公子哥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蠢货,害人都不能把自己摘干净。

        事实分明。

        程娇娇划断了程京妤的肩带。

        旁边的人纷纷开始对程娇娇指指点点。

        “看来侯府也逃不过姐妹相争啊!”

        “这程娇娇一个庶女,想上位想疯了吧。”

        “程京妤也心狠啊,对亲妹妹不留情面,她跟傅殿下不会真有什么吧?”

        “算了吧,你们看傅殿下从头到尾说过话没有?他好手段,居然抱上了郡主的大腿。”

        “……”

        程京妤将程娇娇推翻在地,居高临下:“这次饶了你,往后再使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把戏,我绝对替侯府教训你!”

        说完,她又朝看热闹的人群道:“都散了吧。”

        等人走光,程娇娇还趴在地上,双手陷进泥里,眼中淬了浓浓的恨意!

        怪她草率了,她以为程京妤不可能对她翻脸无情的。

        可是她竟然让自己丢脸成这样!

        今晚,今晚她还有重头戏,一定要让程京妤身败名裂!

        程京妤走向傅砚辞。

        此时春华已经火速取了程京妤的氅衣过来。

        她内疚死了,刚才不应该彻底离开的,自己守着或许郡主就不会受这个惊了。

        程京妤解下傅砚辞的披风:“殿下,抱歉,是因为我才让他们对你多有议论。”

        方才盛气凌人的程京妤又不见了,在傅砚辞面前,她温声细语,言辞恳切。

        春华匆忙给她披氅衣,可因为程京妤太高,她够不着所以不经意反而将那肩带一扯。

        当着傅砚辞的面,这下已经不是香肩半漏了。

        而是整个雪白酥/胸都扯落出来,女子肤若凝脂的殷红一闪而过。

        傅砚辞瞳孔骤缩!

        春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殿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