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让我失望

第十六章 让我失望

        程京妤一把推开萧蘅,此刻也顾不上蛇了。

        怎么偏偏好死不死,傅砚辞在这儿!

        天地良心,她刚才退出来并不是要投怀送抱,而是萧蘅好死不死就堵在车门口。

        她从小就怕蛇。

        因为小时候摸过这东西,滑腻冰凉的。

        那是程娇娇抓回来的蛇,让她摸,跟她说不会咬人的,结果她的手刚摸上去就被咬了。

        从此对这种东西深恶痛绝。

        而她的马车里,赫然有一条皮色纯黄的蛇,正在吐信子!

        因此她才会不管不顾退出来的。

        萧蘅被她推得猝不及防,差点要摔下去。

        有他在,程京妤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在意傅砚辞,只是差点将牙咬碎。

        “傅殿下怎么在这儿?”

        一旁的司珏欲言又止,最终看看傅砚辞,什么都没敢说。

        他也觉得殿下很奇怪啊,说赵越手里拿的竹筒是装蛇的,然后就来这儿了。

        说太阳太大,等晚点再下山。

        这一等,就等到了郡主和太子的深情相拥。

        一个娇俏受惊,一个英雄护美。

        虽然英雄看起来不怎么顺眼。

        “南普陀寺今日真是热闹。”

        打赌要拿下他的人,在寺外就与另一个人搂搂抱抱,末了还问他怎么在这儿。

        就如同他很碍眼似的。

        傅砚辞翻身上马。

        程京妤:“等一下!”

        她觉得傅砚辞定然是误会什么了,比那天晚上的误会还要可怕的那种,所以她想要解释。

        但是萧蘅在这儿,她根本解释不了什么。

        因为她若是表现的对傅砚辞太过熟络偏颇,萧蘅这个小人只会更令傅砚辞的日子难过。

        于是她纠结了一会儿道:“我还有事与殿下说,你等我一下好吗?”

        这个蛇出现在这儿,定然不是无缘无故的。

        她程京妤重活一世,主打的就是一个有仇报仇。

        京都里,知道她怕蛇的,无非就是些天潢贵胄,世家子们。

        因为程娇娇曾有一回将她被蛇咬的事情,将笑话讲了出去。

        而且这车里的蛇,长相秀丽。

        都说越漂亮的蛇越没有毒。

        所以方才她就算被咬了也没事。

        那那个人就只是想吓程京妤而已。

        这么又蠢又怂的事,除了赵越想不出第二个人。

        因为今日来南普陀寺的,合起来也没有几个京都的世家子。

        她见傅砚辞虽然骑在马上,但是听了自己的话倒也没有再要走的意思,不由微微放了心。

        “夙乙!”

        夙乙应声而落,不知道从哪片树顶上飘下来。

        萧蘅看着面前这个明显武艺不一般的人,不知道程京妤身边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人。

        他最近对程京妤的关注果然还是太少了。

        “京妤,你想做什么?”

        夙乙面无表情地等吩咐。

        程京妤看了四周围的车驾一眼,确定赵府的车驾还在,她说:“给我把赵越拎过来。”

        夙乙望了一眼寺庙大门:“我要进去?”

        他明显有点嫌弃。

        “去吧,拎出来本郡主这个月给你赏金。”

        一听赏钱,夙乙默了默,而后点头,然后双脚点地,一跃就不见了。

        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他手里就拎着哇哇乱叫的赵越回来,直接将人丢到了地上。

        程京妤撸起袖子,一句旁的都不问,让夙乙将他架起来。

        然后——

        她一拳砸在了赵越脸上——

        “放蛇?三番两次挑衅本郡主,不跟你计较就当本郡主最近修身养性是不是?你就是放条毒蛇本郡主都敬你是条汉子,你真是男人么?嘴巴碎,胆子小,我要是你我就夹起尾巴在家好好当个孝子,而不出净出来给你爹赵太傅丢脸!”

        程京妤每骂一个字,就往他身上揍一拳。

        她好歹是出身在军侯世家,打起人来非常的狠,每一拳都往赵越身上最痛的地方砸。

        赵越从一开始的骂骂咧咧,到最后哼哼唧唧地求饶,人被揍得鼻青脸肿。

        身上的衣衫破了,颧骨高高隆起,哪还有贵公子的样子。

        不止是萧蘅,就连傅砚辞都一时没法出声。

        程京妤虽然娇蛮任性,但是这么直接打一个人,还真是没见过。

        萧蘅觉得那些拳头都仿佛落在了自己身上,阵阵发疼。

        他连给赵越求饶都做不到。

        但是还没完,程京妤打累了,又去拽赵越的耳朵——

        他的耳朵几乎被程京妤撕下来,扯的鲜血淋漓。

        “我不敢了,是我错了,郡主,太子殿下救救我!”

        打痛快了,泄了火了,程京妤终于罢手。

        她将赵越一踹:“滚,往后没有本郡主的允许出现在我面前,我见一次打一次!”

        赵越捂着耳朵忙不迭地跑了。

        跑的时候鞋子都掉了一只。

        萧蘅稳了稳心态,才道:“京妤,他就算做错了事,也不至于将他打成这样,赵太傅就只有一个儿子.....”

        “殿下,”程京妤冲他捏了捏拳头:“还逛枫山校场吗?”

        她的手细嫩白皙,但是上头现在沾了赵越的血迹,别有一种威慑。

        萧蘅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本就觉得程京妤性格太盛,没有程娇娇的柔软,刚才看完,更是对她厌恶更胜。

        纵使她长得好,那又怎么样?

        女人只有学乖了当猫才可爱。

        “本殿下想起还有公务在身,需得回宫见父皇,改日再约你,你也早些回府去吧。”

        程京妤冷哼一声。

        临走前,萧蘅又交代道:“京妤,女人温柔些,才招男人疼,你今日这番作为让我稍稍有些失望,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去跟赵越道个歉。”

        “呵、呵。”程京妤翻了个白眼:“慢走不送。”

        萧蘅上了太子銮驾,连傅砚辞都顾不上为难了,急匆匆往山下去。

        程京妤这才抬步往傅砚辞那去。

        “殿下,见笑。”

        傅砚辞双手抱臂:“既然郡主人也打了,不回家,留我做什么?”

        他方才虽然对程京妤震惊,但是这女人向来多变,她方才还说什么来着?

        要跟萧蘅游枫山。

        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因为程京妤一句话就站在这里等,此刻想来非常生气。

        程京妤渴望的目光流连在傅砚辞的马背上。

        然后自认十分不经意地道:“都说殿下的爱驹赤翼日行千里,且通人性,您也是回京都,这不就巧了么?您看我能否感受一下?”

        她的马车进过蛇,她是不敢再坐的。

        哦,是想顺我的路。

        司珏感觉他家殿下的又跟下午时一般冷了几分。

        而后扯出一抹冷笑:“郡主打人不是威风凛凛,那就走着回去好了。”

        说罢,一夹马腹,赤翼如闪电冲了出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