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尾随

第十七章 尾随

        半个时辰后。

        黄昏的最后一抹余晖消散在林间。

        温度降下来,树两边冒出各种乌鸦和夜鹰的嘶鸣。

        相互扶持走了一路的程京妤和春华,不由更加害怕了。

        “郡、郡主,我们要不还是上马车吧?车夫已经将蛇的抓走了。”

        春华瑟瑟发抖地说。

        程京妤:“方才我掀开帘子,它就盘在我们的坐垫上,还直接吞了一只蟾蜍。”

        那蟾蜍四脚挣扎,但是被那条蛇一口吞了。

        每每想起这个场景,程京妤就一身鸡皮疙瘩,她死都不会再上那辆马车了。

        而且车夫已经被她打发先回府里重新叫车来接了。

        偏偏这荒郊野外的一辆马车都遇不到,皇后的凤鸾倒是在,但是跟皇后一起回去——

        她还是走路把。

        正想着,又一声:“咕咕——啊——”的鸟叫声传来,惊得程京妤和春华紧紧贴在一起。

        “夙乙!”

        夙乙应声而到,颀长身影不知道从哪颗树上钻出来的。

        程京妤此刻对轻功的羡慕到达了顶峰,她憧憬地道:“你能带我们飞回去吗?”

        傅砚辞说走就走,现在根本看不到人了。

        不过他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帮程京妤,但是夙乙不一样,夙乙她是花了钱的!

        天亮的时候还能自己走,现在黑灯瞎火,她难免害怕。

        前世被萧蘅在暗无天日的冷宫里关久了,现在对昏暗的环境自带恐惧。

        然而夙乙在夜色里打量了她和春华两眼,紧接着一言不发,拎起程京妤就飞——

        “等等!郡主!还有我啊!”春华惊恐地大呼。

        “夙乙,春华春华落下了!”

        夙乙的声线平平,毫无起伏:“我只能带一个,她太重了。”

        毕竟是跟程京妤相依为命的小侍女,春华胆子又小,将她一个人丢在这,估计吓也吓死了。

        程京妤心累道:“那你把我放下来,我们一起走吧。”

        落了地,春华立刻紧紧抱住程京妤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我我我以后一定吃少一点,郡主你不要扔下我呜呜呜呜。”

        程京妤抓住又要往上飞的夙乙:“你也不准飞,带我俩一起走,快到城门了,待会本郡主带你们吃好吃的。”

        夙乙非常不理解自己能飞为什么要被她们摁住一起走。

        他一边胳膊挂着一个,显得非常的木然:“我的那份折成银子。”

        程京妤想不通自己买来的这个侍卫怎么这么缺钱,没办法也只能认命:“行。”

        春华带着怨气:“傅殿下真是的,郡主好歹是个姑娘家,让他带带我们怎么了,您今日可是特地来找他的呢,话都没有说上两句。”

        说起这个程京妤也非常头痛,她在想是不是刚才打赵越的时候下手太狠吓着傅砚辞了。

        让傅砚辞误以为自己故意显示自己的威风,所以对她更为厌恶?

        不然她想不通傅砚辞为什么突然语气变的很差。

        还是说他还在为自己打断剃度仪式生气?

        生气也是应该的,谁被坏事了能不生气。

        唉。

        好难啊,讨好傅砚辞真难。

        才刚走了没几步,夙乙的脚步一顿。

        黑暗中程京妤看不见他的耳廓动了动,那是习武的人听见细微动静时的下意识反应。

        他站在原地:“你们在这站一会儿。”

        程京妤和春华莫名其妙,不过还没等她说话,夙乙已经消失在原地。

        他的轻功上佳,程京妤一个不懂武的人都知道他这样的身手少见。

        要不是爱银子,程京妤出价又够高,估计也招揽不到他。

        不过夙乙是自己重活一世才找来的,上一世并没有这人的印象,所以不知道他究竟从哪儿来。

        夙乙拔出腰间的佩刀,破空而来,在百米外直击两道黑色身影而去——

        只是在逼近的方寸之间,他的刀就被人挡住了。

        月光盈盈,看清面前人的样子——程京妤嘴里的傅殿下。

        司珏拦在傅砚辞身前,两人竟然是牵着马,跟在程京妤身后。

        “这位,这条道不是程府开的吧,我们殿下要走,还得吃你一刀子不成?”

        ......

        就跟程京妤死不上那个藏过蛇的马车一样,夙乙觉得京都的人或许都有点毛病。

        没毛病放着车不坐马不骑,在这黑漆漆的树林里散步?

        傅砚辞眼神冰冷,扔了袋银子给夙乙:“管好你的嘴。”

        夙乙理解了一下管好嘴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让他不要说话?

        他本来就懒得说话。

        于是果断将银子收进袖子里,一言不发,神出鬼没地走了。

        司珏望着这人来无影去无踪,微微皱眉:“殿下,这人的轻功,实在太可怕了。”

        可怕到连他一个大靖武力高手榜的人都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傅砚辞也有点意外,前两次见这个人的时候,也只是觉得他或许有些武力,但是没想到厉害到这地步。

        但是前世程京妤身边并没有这个人。

        果然,自己贸然插手了一些事之后,许多事情都被改变了。

        “殿下,他真的不会在郡主面前乱说话吗?”司珏又问:“而且有他在,郡主应该不会遇险了,我们....还跟吗?”

        他可太闹不懂殿下了,明明说要走,可看见郡主果然没上马车后,他居然就下马跟着郡主步行了!

        不过这地方人迹罕至,即便是有人出城也是马车出行。

        晚了人少了,还有野兽出没。

        “谁说我跟她?”傅砚辞凉凉一问。

        ?

        “啊对,殿下只是今日将文妃娘娘的灵位供奉进去了,了了一桩事,因此想散心回去而已。”

        傅砚辞冷哼一声,翻身上马。

        司珏:“殿下?”

        “回去,城门就在前面。”

        司珏实在是不懂,为什么他家殿下变脸能这么快的。

        “殿下,我看郡主与皇后太子当真是生了嫌隙了,她如今想与您走近,于我们而言也是机会,毕竟程侯的势力....来日您要做什么,不是更便利些么?”

        傅砚辞望着天上的冷冷月光,道:“你觉得程京妤会放着太子和皇后的势力不管,给我铺路吗?我有什么值得她如此冒险?”

        这问题问倒了司珏。

        是啊,明眼人都不会选他家殿下,程京妤是为什么呢?

        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间的赌约而已。

        “驾!”

        两匹快马策风而去,傅砚辞择了另一条小路,绕过程京妤,衣诀翻飞,飞向城门。

        而程京妤,还真就出了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