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不嫁傅殿下了?

第二十五章 不嫁傅殿下了?

        远远的看见孟歆走来,程京妤在春华的唇边比了个嘘。

        即便与孟歆是老相识,有些话也不好在孟歆面前说,这毕竟是在宫墙下。

        “郡主怎么崴的这么严重?”

        孟歆给她看完了脚踝,发现里面的筋已经拉伤。

        别的不能说,吐槽傅砚辞的话春华却是忍不住:“还不是傅殿下,以为郡主的伤是假的,非要推了一把。”

        “春华。”

        “手掌和膝盖的擦伤没什么,”孟歆利落地清理上了药,“只是脚还是要养着,最好不要落地了,我每日去给郡主换药。”

        孟歆本就频繁出入程府,有些府医不方便看的,程京妤向来都交给孟歆。

        “辛苦你了。”

        将东西收拾进药箱,孟歆遥遥头:“郡主近来似乎与傅殿下多有摩擦,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她生来恬静,在太医院恪尽职守,从不多事端。

        程京妤前世便喜欢孟歆的性子,不过后来她嫁入皇宫,孟歆照家里父母的意思成了婚,似乎过得还行。

        她对程京妤,也向来都是止于君臣之礼,不僭越也不多话。

        因此对她,程京妤是放下了几分戒心的:“傅殿下向来不喜欢我,孟歆你此前在猎场给他送药的时候,我要你帮把一下他的脉,你看出什么了吗?”

        “傅殿下那日身中情/药,脉搏本就与平时不同,”孟歆回想着,摇了头:“我并未看出什么,不过殿下此前身子弱,最近几次见,倒是看起来好了许多。”

        傅砚辞因为身子弱,还未入冬就裹得厚。

        整日见了,他身上都有一股萧瑟的灰败之色,似乎总也不见好。

        不过因为他身边有个唐未央,所以他的脉一直不经过太医院的手。

        也就没人知道他的身子骨到底怎么样。

        包括程京妤。

        她只记得前世,傅砚辞一直都是这样一副身子,直到——

        直到他离开西楚回大靖,再一次回来之后就变了模样。

        从前人人都觉得他体弱,刀剑拿不动,长枪不能提,走三步都会被风吹倒。

        后来的他竟然能统领三军,踏破西楚国界,成为五洲共主。

        他身上的病似乎一直拢着一层纱,这里面藏着什么,程京妤从前根本不屑探究。

        可现在,她却渐渐撇不开傅砚辞的一言一行。

        “我忘记了,傅殿下到西楚之前,传言中他身子怎么样?”

        孟歆和春华都陷入了回忆。

        这位傅殿下在大靖排行第三,来西楚之前,关于他的传言不多。

        还是来了之后,萧蘅为了羞辱他,才挖出他的许多宫廷秘事来。

        关于他的身世,骂他生母地位卑贱。

        而他这个人,在大靖皇城也属于透明,出身不好也没有功绩,得不到重用。

        “似乎有说,他十七岁开始,就一直频繁生病,直到十八被送来西楚时,我曾远远瞧过一次,从那时他的脸色也可以看出,他是病着的。”

        孟歆是大夫出身,第一眼看人总会下意识关注这人的身子。

        比如方才远远走来,不用程京妤身边的人告知,她也一眼能看出程京妤手掌和膝盖受了伤。

        那时大靖质子入宫,如此轰动,再加上傅砚辞的长相,孟歆自己不会记错。

        那没错了。

        程京妤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傅砚辞,他被猫挠的那次,似乎挠完他就晕了。

        她当时还嗤笑一个大男人胆子小。

        但是现在想来,傅砚辞难道不是身体有蹊跷么?

        如果他是出生就体弱,那断然长不到如今的体格。

        更何况在大靖好歹是个皇子,调理一个体弱的皇子还是有办法的吧?

        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他是被大靖皇城里的人刻意陷害的。

        有人想要他短命,用了某些手段牵制着傅砚辞。

        从上次傅砚墨来西楚就知道,他是个笑面虎,表面上似乎对傅砚辞挺好,可是背地里呢?

        有一个唐未央,难道就不会安排第二、第三个唐未央么?

        看来自己是时候要找唐未央好好聊一聊了。

        她待在傅砚辞身边,对傅砚辞是极大的危险,如果能帮傅砚辞除掉这个人呢。

        自己跟傅砚辞的关系会不会缓和两分?

        但是这事就算要做也不可操之过急,手上要拿到唐未央的证据才行。

        想到这,程京妤不动声色地做了打算。

        春华越发闹不懂她家郡主在想什么了:“郡主,你又要做什么呀?”

        “孟歆,我托人搞一副傅砚辞平日喝的药渣出来,你介时帮我看看,他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或者他喝的药渣里有没有蹊跷。”

        孟歆虽然也不知道程京妤要做什么,但还是点头:“好。”

        “此事不可让任何知道,太医院的任何人,明白了吗?事成之后,我有重谢。”

        程京妤对身边做事的人向来大方,不会亏待。

        而且看似简单的事,如果牵扯上傅砚辞,以傅砚辞敏感的身份,孟歆也会被牵连其中。

        这时,夙乙不知从哪个墙拐角飞下来,抱臂提醒:“你们最好不要再商量了,来人了。”

        于是话题止住,程京妤任孟歆给自己上药。

        直到回府的路上,程京妤才将夙乙召过来:“以你的轻功,去偷个东西不会被人发现的,对吧?”

        夙乙:“.....那得看去哪。”

        “比如你去哪里被发现过?”程京妤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好奇地求知。

        “没人教过你不能戳人伤疤?”夙乙凉凉道:“说吧,偷什么?偷钱我不干。”

        “傅砚辞的药渣。”

        夙乙无语了片刻,扫了她的脚一眼:“我建议你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听见这话,原本在一旁给程京妤剥柑橘的春华抬起头,猛地上下点头。

        程京妤却不是个听劝的主,但她摸着下巴凑近夙乙,带着几分打量:“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什么?”

        “傅砚辞从前在大靖的处境什么的,夙乙,本郡主从未问过你是哪来的吧?”

        夙乙一只手摸向自己袖袋里沉甸甸的银子,一手摸向自己的良心。

        挣扎了一番,他点头:“我偷。”

        全然无视程京妤的问题。

        “你还有兄弟吗?”程京妤不满:“缺钱,但是人脉广那种?”

        夙乙感觉自己挣钱一点都不容易:“你又要干什么?”

        “本郡主要做什么就不劳你费心了,你就说有没有。”

        夙乙还真有,混迹江湖的人,总有一些消息口:“我怕你买不起。”

        “我单线买进有什么意思,买进卖出,有钱赚才是王道。”

        春华跟不上她的思维:“不嫁傅殿下了?改赚钱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