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恶心的要命

第三十章 恶心的要命

        程侯府,紫堂苑。

        侍女端了一碗燕窝雪耳,轻轻放在程娇娇面前。

        “二姑娘,小厨房刚熬好的,您快趁热用一些。”

        自从去了趟牢里,程娇娇肉眼可见地瘦了许多,人也憔悴了。

        而且加上她回府那日,萧蘅就紧接着被禁了足,她就更是愁的茶饭不思。

        这会儿那燕窝端上来,她只闻了一下,就觉得自己反胃:“拿走拿走,没见我正在这烦着呢吗?”

        她手一推,那整碗滚烫的燕窝就全都倾倒在了侍女的手上。

        细白的手瞬间被烫红了一圈。。

        侍女年纪小,胆子更小:“啊!!”

        碗摔碎在地,紧接着便跪地因疼痛哭起来。

        程娇娇被惹得更加心烦:“哭什么?!又烫不死!”

        ‘啪!’秋白上前,狠狠在侍女脸上掌掴了一下:“自个儿办不好差,还敢哭!”

        那侍女脸上立刻高高隆起一个五指印,吓得连哭都忘了。

        “怎么了这是,脾气这么大。”姜素白的声音远远从廊下传来:“跟个丫头置什么气。”

        姜素白迈步进来,将侍女赶走:“别杵在这惹二姑娘心烦,赶紧走。”

        那侍女哪还敢留,忙委屈着掩面退下了。

        见来的是姜素白,程娇娇立刻露出几分担忧,诉起苦来。

        “太子殿下无故被禁足,赵家又受了圣训,这回连皇后娘娘求情也没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姜素白拉着她手坐回椅子:“不过是禁足,你慌什么?”

        “我——”程娇娇一咬牙:“娘,我与殿下已经私定终身,往后咱们母女依靠的可都是他,您说我担不担心?”

        她受够了在侯府当庶女的日子,程京妤在一日,她就趋于她之下!

        明明自己处处比程京妤强,太子也说她温柔可人,凭什么就在出身上比不过她?!

        程京妤...想起那晚自己还要巴巴地去给她赔罪,心底的怒气和妒忌就怎么也忍不了!

        “他是太子,一言一行都是表率,跟赵越那种人搅和在一起本来也是掉身份,陛下要他好好念书,你不觉得正是陛下重视么?”

        程娇娇听完,怔忪道:“重视?”

        姜素白拉着她的手,嗔怪道:“不是么?那几个不学无术的皇子,你见陛下管过么?自古不严不成人,太子是要继承大统的,自然是要严厉些才好。”

        “可是,”程娇娇不甘心:“明明是赵越做错的事,而且赵越针对程京妤也全然无错,凭什么受罚的是殿下!”

        见她实在气不过,姜素白颇为恨铁不成钢:“你总是抓着这些小事,难怪会被她钻空子反将你一军。”

        “是她个贱人运气好!明明那汤是我好心送给她的,那想她竟然防我至此!”

        程娇娇怪叫起来,期间又摔碎了一个青瓷茶盏。

        地面上都是碎瓷。

        “娇娇,娘亲不是教过你,凡是要做,是要借刀杀人,而不是你自己莽撞出击,你看这次,若是你办事有皇后妥帖,谁能抓到你的把柄?”

        面对姜素白的循循善诱,程娇娇暂时冷静了下来。

        回想在猎场,却是是她冒进了,才会让程京妤一抓一个准。

        但是当时的情景,她根本也无从设计啊。

        “这次就算了,”姜素白剥了个核桃,放进程娇娇手心:“我听说大周太子不日就要抵达西楚了,陛下有意将京妤嫁过去呢。”

        程娇娇将手心一捏,核桃咯吱碎了,她眼里的妒忌无可掩藏:“你说什么?大周太子?她程京妤也配?凭什么各国太子都任她挑!”

        “还能是因为什么,陛下对你爹多有倚仗,她不过是跟着占便宜而已。”

        “所以娘,到底怎么才能除掉她?”

        程娇娇想要那个郡主之位想疯了,可无奈她那个爹眼里只有程京妤死去的娘,她娘姜素白一直不能扶正,简直是瞎眼!

        大周太子要娶程京妤?

        这事儿要是成了,她就是未来大周的国母。

        大周国事昌盛,程娇娇不可能眼睁睁看程京妤嫁过去的!

        姜素白知道她气不过:“你先别生气,陛下没有直接指婚,不就说明他心意未定么?咱们还有机会。”

        机会?

        是啊,有机会。

        人家大周太子,难道看得上程京妤这种飞扬跋扈,刁蛮任性的郡主?

        即便看得上,那使使手段,让他看不上不就好了.....

        想到这儿,程娇娇问姜素白:“娘,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前面因为冒进,付出了代价,这次她要听娘的,好好计划一番。

        姜素白问秋白:“程京妤这几日在做什么?”

        “回二夫人,郡主这几日似乎都不在府内,我听她院里的侍女说,她总去古玩街。”

        古玩街?

        那不就是些卖古董的地方?

        程娇娇惊呼:“娘,你听过一个传闻没有,那大周太子,似乎就好古玩这口。”

        如果是这样,那程京妤去古玩街,目的不就昭然若揭了么?

        这个贱蹄子果然千方百计要上位,之前都是缠着萧蘅,又去招惹傅砚辞,现在听闻大周太子要来,又想去讨好。

        天下的便宜都让她占尽了!

        程娇娇冷眸一闪,又被姜素白打断:“娇娇,这次你千万不能冲动,娘跟你一起算计算计,而且,你爹跟你兄长不是要回来了么?”

        “他不是我兄长!”程娇娇怒喝:“他是程京妤的兄长,从小到大,他正眼看过我吗?”

        程京妤的亲哥哥程京鹤,是与她一母同胞的嫡兄。

        不过程京鹤从小就被程玺扔去边关历练,回京的机会不多。

        这次边沙大捷,大将回京述职,他也一同回来。

        提到程京鹤,程娇娇不断将桌上的器具挥到地上,浑身控制不住地发狠:“连名字我都是与他们区别开的,我在侯府就是笑话!”

        所以,她一定要程京妤身败名裂,要程京鹤也去死!

        未来有一日,她定然要将他们都踩在脚下!

        姜素白在一旁看着,不敢招惹自己的女儿。

        如今程娇娇有了皇后这个后盾,可比自己要强的多。

        只要她能斗倒程京妤和程京鹤,那自己在侯府也就水涨船高了。

        这次,绝对不能失手。

        等程娇娇气过了,她忙塞上剥好的核桃:“来,吃一个消消气,来日方长嘛,别气着自己,你最爱吃核桃了。”

        程娇娇接过咬下,可下一瞬她便干呕起来。

        “这是什么?!一股怪味!坏了吧?”

        姜素白莫名,这核桃是新鲜的,怎么会坏?

        她尝了一口,也是好的。

        程娇娇却将手里的扔了:“恶心的要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