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与傅质子秽乱宫闱

第三十六章 与傅质子秽乱宫闱

        直到人走远了,程京妤反应过来,只觉得脸上烧得慌。

        傅砚辞那日的气似乎还未消。

        也不知道该怎么哄才会好。

        看来宅子的进度要加快才行。

        程京妤收敛了心事,匆匆跟上去。。

        仪妃果然受宠,这个专门辟出来的梅园大得很,小径都四通八达。

        听闻中间还有个亭子,夏天可以纳凉。

        而郁旎秀和程娇娇此刻便在亭中。

        周围梅林繁盛,梅花繁茂,又有假山流水的照应,几乎难以发现有人靠近。

        程娇娇娇俏的声音传来:“.....有娘娘的谋略,此次定然不会失手,娇娇预祝娘娘功成。”

        听着声音,倒像是已经谋划完了,可是前头说了什么却未可知。

        郁旎秀似乎颇为疲惫,声音惫懒:“你这些日子与她相处和睦?”

        “自然,”程娇娇讨好道:“我还亲自送了礼给她,她看样子很是喜欢那个香炉呢,等再过几日,娇娇便引导问问,她对殿下究竟哪里不满。”

        “嗯,你懂事一些,待事成之后,她的一切都是你的,本宫和太子不会亏待你,她妄想嫁入大周,可若是叫大周太子看见她与那质子淫乱,人家定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声音中带着讥讽。

        质子.....是说傅砚辞。

        程京妤听的拳头都窜起来了,她没想到这两个人还不死心,要将傅砚辞也设计进去。

        程娇娇又高兴地说了句什么,可随即她突然止了话,干呕了一声。

        郁旎秀身边的姑姑立刻训斥:“你身子不好?别靠娘娘太近,免得冲撞了娘娘!”

        “我、我只是这几日吃了个坏核桃,所以总反胃,娘娘——”

        郁旎秀不耐烦地打断:“行了,你离开太久,那边迎接那大周太子的仪式也该结束了,你回去吧。”

        程娇娇起身刚要告退,又被郁旎秀叫住了:“等等。”

        “娘娘吩咐。”

        “都道那大周太子长得丰神俊硕,你别也被他勾了魂去,你什么都爱跟你姐姐抢,总不至于这个也抢吧?”

        这话大约是问的有些难堪,程娇娇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出现:“我、我自然不会,再俊硕,不也是踩着兄弟尸骨上位的么?听闻他可是弑兄——”

        “砰!”

        不远处的一颗梅树被人重重一踹,雪和梅花跟着簌簌落下。

        郁旎秀吓了一跳,伺候她的大宫女立刻怒喝:“谁?不知道娘娘在此,胆敢冒犯!”

        可随着雪和梅花落下,渐渐露出一张森寒的脸来。

        那宫女的脸色变得铁青,哪还敢再张狂,往地上一跪,声音都发着抖:“陛、陛下!”

        这一下,不论是郁旎秀还是程娇娇都大惊失色。

        再一看,以萧圣高为首的一行人已经不知在梅园里站了多久。

        她们的话又被听去了多少。

        程京妤、苏黛儿也立在其中。

        傅砚辞就不说了,另一道陌生玄色衣袍的陌生面孔是....聂文勋!

        聂文勋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可嘴角依旧挂着笑,调笑道:“陛下,看来贵国皇后与这位程姑娘,并不是很欢迎本宫来西楚啊。”

        程娇娇浑身都打起了颤。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他们不是还在宫门口行会见之礼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而那太子显然已经将话都听去了,她说了什么,她方才说了什么!

        若是这的聂文勋真如传闻所说,是个不择手段上位的,弑兄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那自己还有命活吗?

        她越想越害怕,真个人如一滩烂泥,将求救的目光放在萧蘅身上。

        可是萧蘅自身都难保。

        郁旎秀强撑着起身,让宫女搀扶到萧圣高身边,行礼:“叩见陛下。”

        她不愧是皇后,比程娇娇要淡定多了。

        而且方才那句得罪聂文勋的话不是她说出来的,不管萧圣高听到多少,她想办法撇清就是了。

        “你没有别的要说?”

        萧圣高胸膛起伏不定,声色愠怒。

        仪妃在一旁给他顺着气,边道:“陛下消消气,想必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她属意郡主已久,想要郡主嫁给太子也是自然,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她属意郡主?郁旎秀,你说说,你属意的是京妤,还是程玺这个武将之家!”

        郁旎秀开始抹起了眼泪:“陛下这么想臣妾??”

        她倒是淡定,竟然这个时候了都不慌。

        程京妤冷眼看着,一想起她与母亲的死有关,她就很能立刻要郁旎秀去死。

        刚刚她还说什么来着?

        事成之后,她的都是程娇娇的?

        没有亲耳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程京妤总是无法想象,从小对自己亲厚的皇后有一日当真将她当成一颗棋子都不如。

        如果不是跟自己的母亲有关,嫉恨父亲娶了母亲,所以要置母亲于死地。

        而且才会这么恨她。

        恨到利用程娇娇也要除掉她。

        “娘娘啊,”程京妤神色冷清地看向郁旎秀:“方才娘娘说,让大周太子看见我与傅殿下秽乱宫闱,是什么意思?”

        郁旎秀抬起眼,虽然跪着,但是难掩她身上的凤仪:“京妤你在说什么?本宫这两日头风犯了,或许说些胡乱言语,但你应当也没听清本宫的意思,你与傅质子最近在朝中留言纷纷,本宫只是打个比方。”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程京妤压下冷笑,看向萧圣高:“那想必是京妤不懂事,陛下,我与傅殿下的事,在你面前澄清的清清白白,只是不知娘娘还这样想,京妤惭愧。”

        程京妤的态度萧圣高自然明白,更何况皇后是什么心思他会不清楚?!

        若是老老实实认错就算了,此番还想顾左右而言他。

        他听了都不能忍!

        “郁旎秀,你身为国母,当真是有国母的气度!”萧圣高扬指一指:“朕若是不在场,今日就叫你蒙混过去了!”

        “朕问你,给萧筱下了药的程娇娇,此时为何在这梅园?!”

        说到这,郁旎秀终于变了脸色:“陛下......”

        “说!”

        程娇娇跪在亭子里哭嚎:“都是娇娇的错,是娇娇哭求,娘娘才念我是初犯,才饶我一次的!”

        她哪里敢将事情推到皇后身上去。

        因着此事,皇后会受创,却未必会倒,她没那么没眼色。

        “你闭嘴!”萧圣高怒喝:“李德全,程娇娇以下犯上,妄议大周太子,惹得客人不悦,带去慎刑司行刑!”

        慎刑司!

        宫里专门整治宫人的地方,听闻手段极其残忍。

        程娇娇差点哭晕过去:“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父皇!”萧蘅噗通跪地,果断将程娇娇卖了:“定然是娇娇魅惑母后,否则母后不会做出此事,还请父皇明查,不要错怪了母后!”

        程京妤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真是又蠢又懦弱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