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试探

第四十七章 试探

        程京妤也想不到傅砚辞会给她递帖子。

        不对,应当是没有想到他会给李飘飘递帖子。

        萧蘅也就算了,傅砚辞这个人向来都不喜欢高调,防备心也重,他居然会要求跟飘香老板见一面,实属罕见。

        程京妤考虑了半晌,抵挡不住对傅砚辞此行的好奇,答应了。

        这让夙乙完全惊讶:“你不是说若是表露身份会非常危险,最好一个人也不能知道你就是李飘飘?”

        最近李飘飘这个人,在京都的势头太猛,到了沸沸扬扬的地步。

        夙乙抵挡的很辛苦,结果程京妤竟然要去见傅砚辞。

        “不表露啊,”程京妤合上傅砚辞递过来的帖子:“我只说了见,没说怎么见。”

        当天,程京妤便一身男装长衫,从飘香茶馆后门进了门。

        而后在茶馆三层非接客的雅间,接见了傅砚辞。

        不过程京妤不光乔装打扮过,并且在屋子里设了屏风,她人隐在屏风后,感到一丝紧张。

        前世死前,傅砚辞已经是五洲四境的枭主。

        手握天下,是程京妤做梦都没想到他会有的成就。

        傅砚辞究竟是怎么从一个病弱质子,一举到了那个地步?

        就算他的算计非常厉害,可高处不胜寒,走到那样的地步,免不了生死攸关的无数瞬间。

        再来一次,程京妤不愿意让他独自去面对。

        她盘算着打算,一时没有回想宫宴那夜的事。

        但是坐下后,看着伙计领人进来,程京妤心头一阵狂跳。

        ‘我是蘑菇’就如一个诅咒,让程京妤感到分外羞耻。

        也不知道傅砚辞记得多少。

        司珏和推至一旁。

        傅砚辞进门一眼撇过屏风后,只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

        穿着青色长袍,冠着发,身形和脸都隐在山水画背后,瞧不真切。

        落座后,小二上来茶水,随即便立在一边不动了。

        茶香四溢,氤氲的热气缭绕。

        傅砚辞长指一探,捻着茶杯凑到鼻尖。

        间隙,程京妤听到他说:“好茶。”

        放下杯子,傅砚辞直入主题:“李老板怎么肯见我?”

        听闻连萧蘅亲自上门都被挡了出去,傅砚辞没想到李飘飘会答应见自己。

        这个飘香茶馆开的实在蹊跷,李飘飘的身份确实够让人揣摩的。

        可他所做的事,无一不让人觉得有涉入朝政的嫌疑。

        否则为何不好好地经营一个茶馆。

        但是傅砚辞猜里面的人不会跟自己说话。

        果然,过了半晌,随侍的小二举着一张字条出来。

        上面只有二字:好奇。

        “好奇我,不好奇萧蘅?”傅砚辞将那娟秀的两个字揉进掌心里:“李老板似乎不大会骗人。”

        程京妤其实没有骗他,她确实是因为好奇才来的。

        不过傅砚辞显然没有这么好糊弄,隔着一道屏风,用一个陌生人的身份与他接触,会发现他比平时还要防备心更重。

        笑了下,程京妤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递了张纸条。

        这次写的是:殿下想知道什么?

        傅砚辞来这儿是伪装过的,不然萧蘅定然会追究个没完。

        但他没想到里面的人一举能识破他的身份。

        “既然知道我是谁,不妨猜猜我来此的目的。”

        这下程京妤有点苦恼了。

        难不成傅砚辞不是与其他人一样,为了朝局来的?

        顿了顿,程京妤提笔:猜不到。

        短短三个字,正经地像是敷衍。

        傅砚辞看完,将纸条撂在了桌面,不明显地轻哂一句。

        “我母亲的死,我一直怀疑有蹊跷,若是飘香当真如外界传闻神通广大,那么我要委托的,便是查一查她的死。”

        他话音一落,连司珏都微微惊讶地抬了眸。

        殿下对娘娘的死,向来不能释怀,而且凶手殿下不是不知道是谁。

        为什么拿一个已知答案的问题,去问这个李飘飘?

        是要试探他吗?

        屏风那头陷入一片死寂。

        程京妤没有想到,傅砚辞的母妃死的还有蹊跷.....

        联想前世,傅砚辞似乎并未表露过这样怀疑。

        但也可能只是因为那时候与自己完全不对付,因此她从未听说。

        但是后来....她记得傅砚辞登位后,大靖皇室的人也下场也挺惨的。

        会不会跟傅砚辞母妃的死有关?

        如果是的话,她一定要帮傅砚辞查清楚。

        想了想,程京妤提笔落下几个字。

        傅砚辞看后,收拢了手心、

        纸上写:五日后给殿下答案。

        “看来飘香茶馆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还需要查验。”

        屏风内的人影轻动,好像微微点了点头。

        隔着煮水的蒸汽,能看见里头的人下巴消瘦。

        小二上前来:“殿下,既然问题已经留下,那便请回吧,五日后答案会送到您手上。”

        “李老板如此避讳,是身份特殊不能一见么?”

        小二面色为难:“我家掌柜确实不便,请殿下见谅,同样殿下来飘香茶馆一事,我们也会保密。”

        这就是威胁了。

        你不要探寻,我也不泄密。

        傅砚辞握紧掌心,又看了屏风内一眼,抬脚出了门。

        出门前,他让司珏付了此次的报酬。

        等人被送下楼,程京妤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夙乙。”

        夙乙从旁边一间隐秘的屋子出来,双手抱臂:“我命人去查。”

        “你在大靖也有人脉?”

        程京妤说五日后给答案,其实她心里也没底,因为没想过能将生意做到西楚以外。

        夙乙点头:“有。”

        只要有钱,他什么事都好办。

        程京妤捏着手中傅砚辞银票,数了数上头的数字。

        五万两。

        她不打算收傅砚辞的钱,但是不收就会露出马脚。

        她是李飘飘这件事,如今不是告诉傅砚辞的好时机。

        “他会不会把家底掏空了?”程京妤发愁,在想怎么将这钱还给傅砚辞。

        “他住的质子府破破烂烂,银碳都没有,一出手却是五万两,看来他真的很在乎他母亲的事。”

        夙乙从她手中夺过银票,塞进袖子里,面无表情道:“你也是泥菩萨过江,别忘了你把你爹的绿如意卖了,茶馆还未上正轨,差钱。”

        差钱两个字,让程京妤燃起一丝斗志:“约聂文勋出来,他有钱,有的是钱。”

        呦呦鹿鸣:

        鲸鱼:骗钱给老公买房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