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假手于人都不会玩的蠢货

第六十五章 假手于人都不会玩的蠢货

        程京妤火速将那枚银针捡起,拢进了袖中。

        而后她挤出几滴泪花,颤声道:“爹!我在这儿!”

        门被程玺一脚踹开!

        他身后人影绰绰,跟着来的人不少。

        郁氏一族看见萧蘅,两眼一黑。

        “爹,呜呜呜呜呜——”程京妤攥着衣服,扑进程玺怀里:“我好害怕呜呜呜呜。”

        她身上形容太过狼狈。

        辫起的发散了一肩,堪堪遮住被萧蘅扯坏的领子。

        而脸上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手腕上也被抓的全是印子。

        程京鹤见她这样,怒从心起,抬脚就要往萧蘅身上踹去!

        “哥哥!”程京妤边哭边阻止:“他是太子,你不可如此啊!”

        暗器可以,银针伤人无形。

        可若是哥哥一脚下去,皇后定然不依不饶。

        眼下萧蘅的行为已经昭然若揭,没必要再给郁氏落下话柄。

        程京鹤堪堪收住脚,怒喝道:“殿下!我尊你重你,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来!”

        仪妃也上前来,不知从哪拿了件披风,盖在程京妤身上。

        “啧啧,瞧瞧将人弄得,一块好皮都没有了。”仪妃看向萧圣高:“陛下,文勋太子看了都该心疼了。”

        聂文勋收到讯号,此刻也冷着脸:“我倒是不知,太子竟然能做出这种霸王硬上弓的事来,在大周可是闻所未闻!”

        他那边刚刚被指了婚,这边未婚妻就被人轻薄。

        换个的男人也不可能忍。

        萧蘅见了萧圣高,已经吓得跪趴在地发着抖,辩驳着:“父皇,不是.....我只是喝了些酒,我什么都未来的及做!”

        “太子强硬将我掳来,可是神思清明的,还骂我!”

        程京妤哭的喘不上气。

        “陛下!”郁旎秀跪倒在地:“蘅儿不胜酒力,定然不是故意的,既然郡主也没事,那为了姑娘家的清誉,此事是不是就不要追究了?”

        她还打算用程京妤的清誉来避祸。

        程京妤正打算说什么,却听一声轻笑传来。

        竟然是傅砚辞。

        他抿着一边唇角,不辨喜怒,可是眸子里却含着一股浓重的阴鸷。

        “不胜酒力,”他似乎咀嚼着四个字:“太子今夜喝了有一杯吗?我倒是喝了七杯,是不是我如今随意轻薄一个姑娘,也能归为醉酒,无须担责?”

        “你闭嘴!你一个质子,有你说话的份?”

        程玺此刻将程京妤交予了仪妃,森寒着脸打断他们的争执。

        他往地上一跪,抱拳道:“别的臣都可以不计较,可今日的事,皇后与太子若是不还一个说法给京妤,恕臣不能从,寒了心,索性往后就在京都守着她。”

        有老臣赶忙站出来:“不可啊陛下,北狄年年侵犯,程侯不可滞留京都!”

        “是啊,今日明显是太子殿下有错,太子近日总拘泥权术而非政事,此乃大忌,望陛下施以惩戒!”

        郁相哪里肯:“不过是小孩玩闹,太子本就钟情郡主,突逢陛下赐婚,才会失意失控,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逼!”

        吵得不可开交。

        萧圣高额头的青筋都暴起了。

        他是真没想到,萧蘅能蠢到这个地步!

        眼下就算他有心要保,程玺那边就过不去。

        而这时,萧蘅又想起什么似的,指着程京妤:“她、她未出阁便与男子厮混,我尚未来得及做什么,可她的颈侧有牙印,明明是她不检点在先!”

        牙印?!

        程玺变了脸色,看向程京妤被遮住的脖子处。

        傅砚辞捻着掌心,那牙印他熟,他咬的。

        程京妤心下一声冷嗤,蠢货。

        可面上则哭的更加委屈:“呜呜呜呜放开我,我去死了算了!”

        说着她就要挣脱仪妃,往旁边的柱子上撞。

        对旁人来说,姑娘家的清誉胜过一切,程京妤这个牙印,是谁咬的不要紧。

        但是现在她被萧蘅置于这种地步,背锅的就只能是萧蘅。

        “我、我好歹跟太子殿下是青梅竹马,他毁了我清誉不说,还想栽赃我有另一个人!”

        仪妃拉不住程京妤,见她果然不要命地撞过去,惊呼:“啊!”

        身边的人都没有程京妤的动作快,她仿佛真是冲着死去的。

        “郡主!”

        “京妤!!!!”

        “妹妹!”

        ‘咚’一声,额头撞到硬物。

        程京妤闷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额头倒是没有直接撞到柱子,而是撞到了身边傅砚辞伸出的手掌上。

        那手掌遭受大力撞击,霎时手背便青了一片。

        只是此时谁也顾不上傅砚辞,纷纷去扶程京妤。

        “快宣太医过来!”

        “京妤怎么样?!”

        “救命啊!”

        现场更乱了。

        萧圣高的脸阴沉的可怕。

        聂文勋反倒将程京妤一把抱起,落了一句森冷的话:“陛下赐了婚,我的未婚妻若是有事,可就得大周与您算算账了。”

        他竟然将大周搬出来......

        “父皇!”萧蘅还在哭求:“不是我!我没有!”

        萧圣高怒从中来,一脚踹了过去,喝道:“李德全!将他的太子帽给朕取下来!”

        闹到这地步,程京妤都以死明志了,他不可能再偏驳。

        萧蘅这个蠢货儿子,他从前怎么会觉得他适合当太子!

        郁氏的人跪了一地,但是怎么求都没有用。

        好好的一场宫宴弄得乌烟瘴气。

        萧圣高是真的动了怒,就连仪妃都不敢再出声帮腔。

        人都走后,郁旎秀和萧蘅瘫坐在地。

        落后一脚的傅砚辞倒是留了一步。

        他看向萧蘅空洞的眼,竟然好心提醒了一句:“假手于人你都不会玩,蠢货。”

        萧蘅目眦欲裂:“你得意什么?你不过也是个贱人!大贱人生的小贱人!”

        骂来骂去也不过是这句。

        傅砚辞竟然笑出了声:“记着你现在的狂妄。”

        而后他起身走出去,笑容立刻卸下,取而代之的是满眼阴沉的杀意。

        孟歆给程京妤扎了针,她缓缓醒来后,又演了一会儿戏。

        直到程玺说要回府,上了马车才将眼泪擦干净。

        而后又跟想起什么似的,召了夙乙过来轻声吩咐:“给傅殿下送个活血祛瘀的药膏去。”

        她刚刚狠是真狠,故意也是真故意。

        不管不顾往柱子上撞,其实有赌的成分在。

        赌傅砚辞会不会出手帮她。

        也赌萧圣高绝对会因此罚萧蘅。

        事实证明赌对了。

        她的额头没什么事,不过傅砚辞的手掌定然没那么轻松。

        “送什么?”

        程玺掀开门帘进来,一边冷声:“跪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