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摆个春日宴

第一百章 摆个春日宴

        傅砚辞靠回椅背,表情深邃,令人探究不到分毫。

        他说:“不知道。”

        不知道?

        聂文勋突然觉得有些烦闷,不过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他不懂自己为何要无缘无故操这个心。

        “行了行了,往后再想,你真不去跑马?”

        傅砚辞淡哂:“说了,没有认识的人。”

        “你不是认识我,等等,你在暗示我?”聂文勋凝眸端详他:“我如果将程公主请去了呢?”

        大尾巴狼达到目的,缩在的椅子上成了一只慵懒的大狮子:“那再说吧。”

        聂文勋都被他气笑了。

        他不住点头,用手指着傅砚辞,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好好好!拿兄弟当猴耍,果然是你傅砚辞!”

        茶已经要见底,管事上前来加水,被傅砚辞抬手一挡:“不用了。”

        出来太久,他该回府了。

        聂文勋起身送他,边走边盘算:“既然你要我帮你,那我也有一个要求。”

        他还敢有要求,傅砚辞静静地看着他。

        “你把萧逸一块儿带出来,他就是个蠢的,萧蘅犯事,郁家沦落,对他不是好事么?结果他伤心过度,愣是将自己关在宫里不肯出来。”

        “既然你都约不出来,指望我?”

        他与萧逸的关系是好那么一点,不过也只是一点。

        平时都是萧逸来撩拨的多,他一向大大咧咧,也不大在乎傅砚辞的冷脸。

        但是没想到在萧蘅的事情上,却会为他伤心。

        “你想想办法。”聂文勋瞥了一眼他的袖袋,拿捏了把柄,有恃无恐:“我不也要想办法么?”

        其实傅砚辞也不必想办法,他去萧逸宫里,将明日跑马的事情说了。

        原本郁郁不得志,伤心的快要死掉的少年将眼泪一擦,双眼放光:“真的?你也去?”

        傅砚辞:“.....”

        准备好的安慰堵在了喉咙口。

        而聂文勋就要迂回的多了,他懂傅砚辞的性子。

        既要顾着傅殿下的面子,也要替他守住里子。

        于是在宫里转了三圈,他着人去备了一些上好的补品,去了趟侯府。

        接待的不是程京妤。

        程玺不在府中,听闻这几日有军务,去了趟禹州。

        而程京鹤倒是难得清闲。

        “听闻公主那日受的惊吓不小,只是文勋一直未抽出空来探望,实在是惭愧。”

        程京鹤哪敢怪罪他,并且在他看来,妹妹跟这位殿下的交情也不应该好到这个地步。

        “太子殿下客气了。”

        亲自过府来看什么的,令人受宠若惊。

        领了人进去,上了茶,却始终不见程京妤。

        聂文勋好奇:“公主今日也不在府中?我是想邀请她明日去长崎跑马的,春日适合散心,刚好抚平一下公主被惊吓的心。”

        程京鹤隐约觉得聂文勋有些热情的奇怪。

        但是直接问就不好了,他一笑:“从回来就去了祠堂,出来后似乎又丢了东西,正着人满府找呢,管家,去请京妤过来。”

        丢的是什么聂文勋心里清楚,他不动声色地弯了一下唇。

        程京妤来的时候,表情还不大好。

        她去大狱的时候明明抓着手帕,似乎看完郁旎秀的时候也在手里。

        随后.....看见傅砚辞之后,心里一紧张,似乎好像随手一塞,不知道放哪去了。

        该不会是掉在大狱门口了吧?

        这要是被狱卒捡着,估计就当一个旧帕子扔了。

        因此她派夙乙迅速回了大狱去找,自己则将整个侯府都快搜遍了。

        她见礼时还在想这事:“给太子殿下请安。”

        聂文勋突然来程府,也是奇了怪了,要说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探望,那都过去多久了。

        要来早该来了。

        她才不信聂文勋是无事献殷勤。

        聂文勋不知道自己早被看透了,还装模作样询问:“公主歇息好了吗?这脸色瞧着没有从前好看呢,我特意备了些补品,记得让管家熬着吃一吃。”

        “谢太子殿下,”程京妤微微一笑:“不过太子殿下搞得仿似会给人瞧病似的。”

        “京妤!”程京鹤斥责了一句。

        自己这个妹妹那是什么话都敢说出来,也不怕得罪人。

        而且就这么看着,她也全然没有想要嫁给聂文勋的意思啊。

        火药味这么重。

        “公主说笑了,不过我虽然不会替人看病,却颇会看脸色。”

        程京妤呷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挑眉:“是么,殿下说说看。”

        “听说公主已经几日未出门了,应当是遇见了什么颇为费神的事,又常在祠堂里,想必烦恼非凡人能解。”

        程京妤心说你也挺能扯的。

        但是面上依旧笑盈盈:“那殿下觉得是什么事?”

        “公主丢东西了吧?那东西块头不大,也不值钱,却是公主珍视的东西,贴身之物什么的?”

        程京妤笑容一僵。

        是贴身之物,娘亲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

        手帕于姑娘家而言,算是私密物件了。

        程京妤坐直了一点:“殿下看见我的东西了?若是看见了,能否指指路,找回来之后京妤定然重谢殿下。”

        “看来是真的很重要啊。”聂文勋根本就不正面回应,反而有些迂回:“不知道公主明日有空吗?”

        程京鹤瞬间正襟危坐了:“怎么,太子殿下有什么话不能在府里说吗?”

        还得约程京妤出去?

        这孤男寡女的都容易让人说闲话!

        不行,他用眼神拒绝聂文勋。

        程京妤找手帕心切,也不管这是不是坑:“真能找回来?”

        “大体能吧,不过东西也不在我这儿。”

        程京鹤:“去哪儿?”

        聂文勋这才微微有些正色:“是这样的少将,我明日约了几个公子哥儿去长崎跑马,娱乐玩玩而已,想邀请公主一块儿。”

        跑马?

        “跑马不是姑娘家该去的,既然约了公子哥,那京妤去便不合适了。”

        这是拒绝。

        早知道程京妤有爹有哥,应该难放行。

        不过程玺不在,也不是全然不好操作。

        聂文勋来之前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他拱一拱手:“春日光景好,长崎河边我命人去踩过点,摆一桌春日宴,姑娘们采花,公子们跑马,实在是雅兴,而且陈府陈家姑娘那里,我也替少将下了帖子。”

        程京鹤果然瞬间变了脸色,倏地站起来:“陈姑娘也去?”

        “是,少将不放心公主,那便也一同前往如何?”

        而后程京妤还未发表任何想法,她哥就先应下了:“明日几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