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遇险

第一百零四章 遇险

        “我数三二一,跑马便正式开始!诸位主子不得作弊,不可伤人。每隔二里便备有大夫,若是途中有异,即刻呼救。”

        “三!”

        程京妤勒紧了马绳。

        “二!”

        她偏过头,情不自禁看向傅砚辞。

        今日一句话也未跟他说呢。

        “一!”

        旌旗一挥,早已准备好的几匹马便飞了出去。

        其中又以聂文勋和傅砚辞一马当先!

        萧逸落后一步,骂道:“靠,你们还想在西楚地界上赢本殿下!”

        程京鹤久经战场,在骑射上自然也不会落后于人。

        反而令程京妤没想到的是,以为唐未央只是喜欢捣弄医药,却不想马也骑的不错。

        她就事论事,不错就是不错,看得出是练过几分的。

        难怪傅砚辞会对她倾心至此,德才兼备,这样的姑娘,长得也不差,一般都能吸引不少公子哥儿的倾心。

        所以傅砚辞不喜欢自己也正常,她向来跋扈,在之前更是对傅砚辞多有为难。

        不管现在是不是有心改过,但是造成的伤害都是不可磨灭的。

        而且就算她改过了,当着傅砚辞的面犯蠢的事情也没有少做。

        既不比唐未央贴心,也不比唐未央会哄人,更不是跟傅砚辞一起长大的。

        唯一她觉得自己能胜过唐未央的,就是容貌和家世。

        这百无一用的容貌。

        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代表程京妤的马速过快。

        好马就是好马,即便她出场的时候因为出神落后了一点,但是要追上唐未央还是丝毫不费力的。

        马蹄越过唐未央的马时,程京妤也不见得多开心。

        唐未央正好在后头喊话:“公主,若不是马匹比不上你的,我也未必会输,这一场,你胜之不武!”

        “是么?”程京妤冷冷一笑:“那你多虑了,若是知道你要来,我也不必请出我的黑红。赢你,一匹小马驹都够了!”

        她在想如果自己知道唐未央也要上场的话,她确实可能会换一匹普通的马。

        这样就能非常公平地跟唐未央比一场。

        而且她必定会赢!

        就算其他方面输给唐未央许多,马术她也绝无可能输!

        “驾!”程京妤胸口的气闷急需抒发,于是她更用力地夹紧地马腹。

        掠过唐未央,黑红如一支,只剩一道极快的虚影。

        甩掉了其余的公子哥儿,但是也不见傅砚辞和聂文勋的身影。

        倒是在不远处看见她哥和萧逸。

        这两个显然被他们甩下了,还在奋起直追,看见程京妤,都纷纷变了脸色。

        萧逸大喊:“怎么回事啊你,今日这么猛!”

        程京鹤也喊:“小心点!你还真想赢这个比赛不成?”

        他真服了,怎么自小放在京中长大,脾气却跟吃了火药似的,还没他这个当哥哥的稳重。

        不过程京妤的马已经跑的快不见了:“你们追不上就直说!输给我不丢人!”

        “输给你?!”萧逸这个小暴脾气忍不了一点儿:“你给我等着!”

        前头就是小树林,进去之后山路蜿蜒不直,全靠辨认方向。

        他就不信前头的几个人个个都能方向极好!

        于是萧逸也铆足了劲,在马屁上重重挥了一鞭:“驾!少将,我走了!”

        程京鹤:“......”

        原本以为给陈意礼赢个彩头回来是很容易的事,谁承想竞争这么激烈!

        他愤愤地也想追过去,身后已经传来了马蹄声。

        他好奇是谁追的这样快,于是回身去看。

        是唐未央与两个公子哥,一个应该是忠肃伯府的,姓洛,另一个程京鹤不认得。

        一个姑娘家马术这么好,程京鹤颇为赞赏。

        他铆足劲往前,马蹄很快踏入小树林。

        一入这地方,周围的空旷不再,就连马蹄都有了回声。

        这地方显然不常有人来。

        面前的路都是些小道,弯弯曲曲,生着杂草,估计是农户和猎户走的多。

        那两个公子哥的马蹄声就在身后,还跟程京鹤打了声招呼:“世子,怎么就剩你在这儿了?”

        前头的人都已经跑没了影。

        程京鹤刚要说话,却听见后边的马蹄声一顿,一道女声的惊呼传来。

        ——唐未央的。

        虽然程京鹤也不大认得这个人,但是他大约知道是傅砚辞的大夫,跟他一路从大靖来的。

        就算别人都看不起傅砚辞,但是程京鹤从未觉得质子有何叫人看不起的。

        他不过是命不好,被推举出来,到西楚受苦而已。

        同理可得,他对唐未央也没什么想法。

        ——但是他答应了要给陈意礼赢一个彩头回去的。

        若是要回头去查看唐未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就意味着一定会输掉比赛。

        回去。

        不回去。

        姓洛的那位扬声道:“不会是美人计吧?为了让我们输掉比赛?”

        “应该没事,”另一个也说:“文勋太子不是说了,每隔二里就有大夫等着,真有事,也会找大夫的。”

        程京鹤却没有这么乐观。

        他是上惯了战场的,知道若是伤兵真出了大差错,怎么可能有命自己去找大夫。

        万一是从马上栽下去了......

        他一咬牙,勒紧了马绳,极速调转了马头。

        “世子,您去哪啊?”洛轩宇惊呼。

        “我去瞧瞧,你们先往前吧!”

        他还是有点不放心,跑马虽然重要,但是人命也不是儿戏。

        没事就好,要是真有事,他自己也不会安心的。

        但是跑马回去,他一路也没有看见唐未央的身影。

        刚进小树林的那段路,小路旁有一段小土坡,程京鹤的马走到那一处,听见坡底却有隐约的呼救声。

        下面是密林,一眼看过去落叶和野草纷杂,不大能看清什么。

        但是确确实实有唐未央的呼救声。

        难道是马脱离了掌控,冲到下面去了?

        程京鹤当机立断,驾马往下面去。

        只要走慢些,这一处还是不至于摔的人仰马翻的。

        等再近一些,果然看见唐未央的浅色弓袋袖,正捂着手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

        呦呦鹿鸣:

        别骂大哥,他连鲸鱼和傅砚辞认识都不知道,更不会知道她跟唐未央有仇哈,大哥也不会见异思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