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祝你们百年好合!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祝你们百年好合!

        傅砚辞似乎在最初的时候躲了一下。

        但也只是细微的一瞬间,等程京妤的唇压住他的唇,并且如猫一般试探他的唇缝,他便立刻反客为主。

        腰被傅砚辞的一只手臂箍住,很深地亲过来。

        另一只手则克制地放在程京妤的肩上。

        但是某一瞬间,程京妤感觉傅砚辞是想往下的,因为手掌在她的手臂上滑了一下。

        羞耻令她在水中蜷起脚趾,但是在亲吻中,傅砚辞似乎微微使劲,将她往上提了提,于是程京妤的双脚便踩在了傅砚辞的脚背上。

        “嗯——”

        她喘不过去,因为傅砚辞这一次亲的比往常都要久。

        似乎是感觉到了,傅砚辞微微松开她一点,但是没有停。

        灼热的唇沿着程京妤的脖颈向下,吻在脆弱白皙的皮肤上,伸出齿尖用了点力。

        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刺激着程京妤,脑中似乎闪过某次,傅砚辞也是这样咬她的脖子。

        她酒醒后就带着牙印遮掩地过了好多天。

        ——原来是这样咬的。

        “唔.....”程京妤现在很清醒,清醒地感觉傅砚辞又换了个位置,这次在颈下胸/口往上一点的地方。

        很——羞耻!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刺激实在太大了。

        使得她不由自主抱住了傅砚辞的腰,整个人都往他怀里钻。

        她果然抵抗不了傅砚辞,即便他在做不好的事,可自己除了腿软什么都办不到。

        出乎意料的是,傅砚辞的唇停在程京妤微微乱了的肩带处。

        程京妤整个身体都僵住了,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动。

        如同一只被狼叼在嘴边的猎物。

        但是她觉得自己现在更像一块肉,小厨房砧板上的肉。

        因为傅砚辞的利齿很像锋利的刀锋。

        但是他现在停着不动,灼热气息撩拨在裸露的皮肤上......更难受了。

        程京妤的脸是热的,呼吸是急促的,手紧紧攥在一起不敢动。

        她以为自己要在今天,在这个地方,失去她守了多年的....完璧之身。

        但是傅砚辞好像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是......我失败了吗?”程京妤都诧异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分不清她到底是失望更多,还是松了一口气更多。

        都说男人在那件事上,没有那么理智,参考萧蘅。

        男欢女爱,是世间寻常,下了床之后翻脸不认人的,也比比皆是。

        可是傅砚辞到了这一步都能收住势,是不是说明.....他真的很讨厌自己?

        灼热疯狂的脑袋瞬间被泼了一盆凉水,程京妤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

        在傅砚辞的心里,谁可以?

        是唐未央,还是温柔可人的玉珠?

        “什么?”傅砚辞的声音比方才还在暗哑,更像是紧紧克制。

        他放开程京妤,没明白她的意思。

        “你说色诱,”程京妤的眼睛看起来更红了,像兔子:“但是你停住了。”

        一身湿漉漉,像是被打湿了毛,长发微微垂下拢住身前,堪堪遮住了身上的曼妙。

        楚楚可怜,又摄魂勾人。

        傅砚辞转过身——再看下去他或许真的会弄哭程京妤。

        但他没打算在这儿发生点什么,时机不对,靠条件得来的,他不屑于要。

        “公主难不成以为自己的姿色对谁都有用?”傅砚辞微微冷笑,迈步上阶。

        水声泠泠,他上了岸,扬声:“司珏!”

        “在呢殿下。”司珏的声音很快传来,但是人不敢进来一点儿。

        “衣服。”

        暖泉居是备了衣衫的,不过在屏风外头的小室里。

        听脚步声司珏是进来了的,橱柜咯吱轻响,他捧着衣服要进来。

        程京妤猛地回过神来,她这样子,若是叫司珏看见,那她也不用活了。

        “等等!”

        程京妤嘶声低喝,于此同时屏风上多了件傅砚辞的外衫。

        “?”司珏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公公公主别怕,我不进去,殿下向来不爱被打扰,下人们一向是不进去的,我就是将衣服搭在屏风上——”

        “多嘴,”傅砚辞也低喝:“出去。”

        “哦哦哦哦哦哦!”

        司珏放了衣服就走,一句也不敢问你们怎么了。

        以为支走他们在茶案上要聊程家的事,哪知道竟然聊到暖泉里头去了。

        衣服还湿了.....

        程京妤还害怕自己进去......

        傅砚辞竟然无视此刻囧的双脸通红的程京妤,当着她的面脱下了外衫。

        而后是中衣。

        再而后是亵衣.....

        手放在裤腰时,程京妤羞愤欲死,不敢再看下去。

        于是她捂着脸,带着今天把脸丢光了悲戚,捂着眼睛,整个人蹲在了水里。

        热水没过头顶,眼前是方才傅砚辞解下亵衣时,紧绷结实的腰腹。

        很白.....很好看。

        她看不见也听不见,甚至呼吸不了。

        满脑子都是傅砚辞。

        傅砚辞的吻,傅砚辞的手,傅砚辞的牙齿,傅砚辞腰。

        她完了,完的很彻底。

        直到耳边传来一道带怒气的呵斥:“程京妤!”

        她突然睁开眼,憋气到极致,破水而出,大口大口穿着气同时。

        下巴被人掐住往上抬,看进一双阴鸷的眼中。

        傅砚辞脸上的薄怒分外明显:“用死来威胁?”

        “不——”

        “看来你的招数果真都幼稚,色诱不成就想死,程京妤,你的脑子呢?”

        程京妤想说自己并不是,但是她本就脑子一团浆糊,泡过水就更是了。

        想想自己一个人兵荒马乱,傅砚辞却好整以暇只知道欲拒还迎。

        她也不禁生气,呛声道:“要你管!”

        “你几岁?”傅砚辞甩开手,任程京妤又摔在水中:“意气用事显得你能干?”

        程京妤莫名挨了一顿训,委屈至极:“反正你又不管我,如果是唐未央在这儿,肯定就不一样了吧!”

        “是。”

        傅砚辞听她这时候提唐未央,气笑了。

        他顶了顶上颚:“毕竟我们婚期已定,跟你自然不一样。”

        婚期.....

        婚期??

        程京妤受了半日委屈,这一刻眼泪终于落下:“是吗?那祝你们百年好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