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是你招惹我的

第一百六十八章 是你招惹我的

        这话从程京妤嘴里说出来,其实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从母亲去世,父亲将她留在京都起,对情感的渴求就比寻常人要强烈一些。

        也因此前世才会被萧蘅母子戏耍的如此凄惨。

        但是她又是骄傲的,从不会哀怨自抑。

        能让她说出这种话,简直是将自尊踩在脚底。

        傅砚辞瞳孔一震。

        手中的躯体在剧烈地发抖,他看见程京妤的眼眶红了。

        她还在继续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矛盾...但是每次你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沐浴时我看见,这样的想法都会冒出来。”

        “明明、救父兄的方法也不一定必须要求你。”

        那通红的眼眶终于还是流出眼泪来,一滴接一滴,落入程京妤的青衫里。

        将那里洇湿一片。

        傅砚辞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却没有放开。

        他从不知道程京妤是这么想的,她竟然这么想过。

        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妓女.....

        “你到底在想什——”

        “很不可思议吧?”程京妤留着泪,发出一声苦笑:“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傅砚辞,你想想,你每一次的行径,哪次不是这样让我想的吗?”

        没有尊重,没有征询。

        很多时候傅砚辞都是强势的,让程京妤觉得自己只是他手中的一具玩偶。

        她很厌恶这样的自己,但是每次还是会忍不住对傅砚辞腿软。

        所以她很想骂自己,程京妤你真的挺贱的。

        明知道傅砚辞对他不会有感情,他们的掠取和屈服,都建立在利用上。

        程京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在傅砚辞身上栽了跟头。

        但是感情又不讲道理,她哪里知道会这样呢?

        所以她只有,逃离京都,逃离傅砚辞。

        她以为只要自己离开就好了,傅砚辞自己也说过,只是交易而已。

        “你别、别玩了我。”程京妤渐渐泣不成声:“我玩不过你的....”

        先动情的先输,所以她承认自己输了。

        鬓边的芙蓉花原本是衬得她清丽脱俗的,可是此时随着她哭的一张脸都通红,就显得极为讽刺。

        芙蓉绝艳,她却哭的这样可怜。

        傅砚辞心口又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闷,难受。

        在程京妤脱口而出那两个字的时候,他甚至想杀人。

        但是这件事他不能问责任何人,说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而一手将程京妤弄哭的人也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可是怎么会这么难受?

        他既见不得程京妤待在孟非煦身边笑颜如花,更见不得她哭的泣不成声。

        似乎越来越见不得程京妤的眼泪。

        明明来的时候已经下了决心,程京妤受伤了,也伤心过,见了面,他会好好说话。

        但是在看过孟非煦牵着程京妤的手,在船上替她擦拭唇角后。

        傅砚辞的情绪根本就压制不住。

        他看见程京妤,就忍不住恶语相向。

        “我没有这样想过,”半晌傅砚辞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也放了手,卸了劲:“你不用这么妄自菲薄。”

        他还想说点别的,但他天生不会说贴心话。

        程京妤没了支撑,慢慢地滑蹲在地上,她抱住膝盖,也知道现在哭很丢人,但是她忍不住。

        将脸埋进膝盖,她一边抽泣一边说:“不是你这样想,是我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如果你没有别的事了,能不能先走.....”

        那天在程玺面前哭到崩溃,现在在傅砚辞面前又崩溃了一次。

        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反正也没用,她最丑的样子早就被傅砚辞看完了,索性就一吐到底。

        “你也不差我一个、刚刚那位姑娘,玉香楼的玉珠姑娘,我、我看的出来都对你青睐有加。”

        还有唐未央,虽然唐未央跟傅砚墨搅和在一起,可是傅砚辞也对她有过青梅竹马的情谊。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不管身份如何,可都是傅砚辞的身边人。

        她程京妤又有什么特殊的,现在在这矫情难过什么呢?

        是因为知道自己对傅砚辞来说,并不是最特别的一个,甚至可能是最讨厌的一个。

        她越哭越惨:“求求你了。”

        谁想这幅样子被看见,她躲开京都来到这里,又不是为了在傅砚辞面前哭成这样的。

        抱膝蹲在地上,将脸深藏在膝盖里的程京妤,犹如一只落了水,被打捞上岸的猫。

        湿着毛,瑟瑟发抖地在舔舐自己的爪子。

        傅砚辞跟着蹲下身去,他心底天翻地覆,可他发现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从很久之前他就知道,在人与人的某些情感上,他是个迟钝到有些病态的人。

        他想让程京妤别哭,想让她别伤心。

        想说他上一次其实是为了将她留在西楚,因为大靖的豺狼更多。

        但他上一次没说出来,这一次同样说不出来。

        明明是很简单的事,他想要放手,就不该再来找程京妤。

        害她受伤,害她哭的这么惨。

        他怎么可能还怀疑,程京妤加诸在他身上的感情?

        傅砚辞蹲下身,他的身躯足够拢住程京妤,慢慢将手放在她背上抚拍。

        “刚刚那个人我不认识,似乎聂文勋发神经找来的。”他出口的声音哑涩:“玉珠只是替我办事。”

        这些人都跟程京妤想的不一样,他更没有招惹过。

        可是再深的话傅砚辞也说不出口了。

        前路....毕竟不是一帆风顺,数不清多少双眼睛在对他虎视眈眈。

        多一个软肋,就多了一道致命伤。

        所以他不能暴露过早.....但也已经做不到放手。

        那天他斩钉截铁对司珏说的话,这一刻通通化成了后悔。

        他想将程京妤留在身边。

        在西楚也好,在大靖也罢。

        程京妤忘了哭,她不明白傅砚辞是什么意思。

        解释吗?

        为什么呢,不是对她厌恶么?

        “程京妤,是你招惹我的。”他指腹重重地擦过程京妤的眼角,抹掉眼泪。

        但是黑沉沉的眼眸中,是程京妤看不分明的情绪。

        呦呦鹿鸣:

        真的有人嘴只长一半xxxxx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