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吉时到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吉时到

        连轴转了多日,所有章程终于都顺了一些,萧逸重重松了口气。

        礼部却又匆匆而来,要他试婚服。

        他几乎两眼一黑,掐指一算,婚期定在六月十六,还剩半个月。

        当初信誓旦旦说要娶程京妤的是自己。

        事到临头,开始胆怯的也是他自己……

        “陛下,让奴才伺候您换上吧,皇后娘娘那儿,尚衣官去过了,已经准备妥当。”

        萧逸的表情多了一丝崩裂:“她她她没说别的?”

        “没呢,”内侍回忆了一遍,确实不记得程京妤有说什么重要的话:“娘娘对喜服很满意呢,还交代了那日妆容的细节。”

        内侍当然是挑好听的说,这帝后马上就要成婚,往后后宫里头就多了个主子,他谁也不敢怠。

        萧逸不太相信:“她真的没有什么别的要跟朕说的?”

        不应该啊。

        他以为程京妤那日也是闹脾气,又有傅砚辞在,只是他们两个闹矛盾而已。

        这些天,他一直等着程京妤来反悔。

        但如今婚期逼近,一切竟然有条不紊。

        都知道他不是真心要娶程京妤,她自己必然也知道。

        但想不通,为什么她偏偏答应了呢?

        也不是说,一定不能娶,但是萧逸自己己坐上这个皇位都稀里糊涂,他真的要将程京妤拉入这个泥潭吗?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自小有情谊在。

        可……算了,他不狡辩了,他就是怕程京妤。

        他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好皇帝,更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好丈夫。

        跟程京妤绑在一起,早晚得完。

        想到这儿,萧逸拍桌而起,

        内侍被他吓了一跳,心惊胆战道:“怎么了陛下?”

        萧逸要出门去,走到大门外,突然又失了方向。

        该去哪儿呢?

        找傅砚辞问清楚,还是找程京妤再试探一下?

        可话又都是他说出去的,反悔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

        心烦意乱,心浮气躁,想喝酒。

        内侍就见这位新皇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后道:“找两坛酒来。”

        一个时辰后,萧逸烂醉如泥,躺在德政殿的地上,抱着一个酒坛子,发酒疯。

        内侍着急坏了,喝酒就算了,这还喝醉了,一会太后娘娘要是看见,可不得将他们给罚死?

        恰逢这时,聂文勋来了。

        “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内侍抹了一把汗,他就是那天给太后禀报事情的人,此刻眼神不断在两人中间打转。

        聂文勋开口:“下去吧。”

        看清萧逸的形容,他脸色都黑了。

        有人收拾残局,那当然再好不过了,也不管这俩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内侍慌忙退下了。

        聂文勋蹲在地上,他伸出手,在萧逸脸上贴了一下,触手滚烫。

        “嗯?”萧逸睁开眼睛,微凉的触感让他很舒服,于是头在聂文勋的掌心蹭了一下。

        “你来啦。”他打了个酒嗝。

        好多天了,他的脑子里总要记很多政事,既见不到傅砚辞,也见不到聂文勋。

        聂文勋的语气有一些凶:“喝成这样做什么?”

        “有事情,想不通。”萧逸大着舌头:“我觉得一点都不开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高兴什么,明明面前是一条许多人都想踏上的路,可对他来说,就如同被困住。

        聂文勋没说话,转而盘腿坐在地上,捡起了另一个酒瓶仰头喝了一口。

        酒液顺着他的侧颈流下,蜿蜒进衣衫里。

        从萧逸的角度,可以看见他滚动的喉结。

        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重重地吞咽了一口。

        聂文勋垂下手,说:“我要走了。”

        “嗯?你刚来就要走?”萧逸的脑子转不过来:“你如果想喝酒,我让他们再拿两瓶过来。”

        他想要有人陪着。

        “我要回大周了。”聂文勋重新说了一遍。

        这六个字,落在萧逸耳中,如平地惊雷。

        酒精促使他更难过了。

        “怎么你也要走……”他喃喃道:“傅砚辞也要走了。”

        死的死,走的走。

        人长大了,面对的就都是分离吗?

        萧逸不懂,他曾经很快活的生活在自己的乌托邦里,最大的烦恼,就是怎么躲过萧圣高抽查功课。

        从来不觉得人会越走越远。

        “我不是西楚人,难道还能一辈子呆在这儿?”聂文勋低声道。

        萧逸感觉到他好像有一点失落。

        “一定要走吗?走了还会回来吗?”

        “不会了吧,我也该回去,接手大周。”聂文勋垂眸看他:“我应该不会等到你大婚那日了。”

        这么突然,又这么快。

        萧逸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迫切的问:“为什么?”

        他觉得脑子很乱,又有一点清醒,他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但总是避免自己去想。

        聂文勋这个人……有时候直白的连萧逸这个二百五都能察觉出异常。

        他还要问为什么。

        聂文勋微微苦笑,抬头又喝了一口酒:“大概见不得别人好事成双吧。”

        萧逸一双眼睛直瞪着他,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情绪激动的,总之,双眼微微发红。

        像一只湿漉漉的小狗。

        眼底藏着很分明的情绪——“为什么一定要闹掰?”

        即使山高路远,不也可以见的吗?

        为什么要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萧逸,”聂文勋很平静,看他这副样子微微有些无奈:“你总不能什么都要吧。”

        总想讲究圆满,讲究齐全,哪个都不想失去。

        但人,又怎么可能圆满?

        那一天,聂文勋在德政殿呆了很久,没有喝太多酒,也没有说太多话。

        最后他离开,背影像一颗挺直的柏树。

        萧逸看了很久,又擦了一下眼睛。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有人盼着,有人踟蹰,但是六月十六还是如期而至。

        十五那夜,圆月高悬。

        程京妤静坐在铜镜前,她梳了妆,满身喜庆的红。

        陈意礼陪在一旁,事到如今,别的也无需多说,只夸赞她好看。

        “真美啊,”铜镜里的人身段窈窕,肤若凝脂,美目顾盼:“可惜皇后没有盖头。”

        侯府里头的下人都在忙碌,来来往往,一脸喜色。

        程京妤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面色如常:“出嫁女,都一样的。”

        “总觉得你不是很开心。”陈意礼轻声问:“是不是害怕?”

        程京妤这次没有否认。

        她忐忑,惴惴不安,不知道落下的棋子到底会不会被将军。

        孤注一掷的勇气,在将近一月的等待后,化成了胆怯。

        但她又不是打退堂鼓的人。

        子夜,吉时到。

        程京妤被礼官搀扶,弯身进了鸾车。

        呦呦鹿鸣:

        凌晨还有一章长章

        (安详)

        我能周末请假不更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