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等你

第一百八十八章 等你

        那一日的会面,不算剑拔弩张,也算得上是锋芒毕露。

        虽然双方都没有撕破脸,不过在外人看来,三皇子去了一趟西楚,回来之后与从前相比,多了锐利的棱角。

        皇后明明是来示好的,在他眼中,却变得别有目的似的。

        再者听别的官员也说,他在朝上都敢公然挑衅太子,完全不将太子放在眼中。

        于是流言纷纷,都说傅砚辞此番怕是安生不了了。

        不过他本身没有母家傍身,皇帝又不偏宠他,甚至因着他的母亲连带轻视他。

        所以都说他突然冒进,是借了西楚公主的势,耀武扬威也不好说。

        不过这不是主要的。

        重要的是,那天围观的众人隐约觉得不对劲。

        本来么,三皇子将西楚公主带回来这件事就比较匪夷所思,还是抢婚抢回来的。

        试问那位京妤公主,究竟能看上三皇子什么?

        无所依托的身世吗,还是说不受待见的处境,亦或者,财富?

        摆明了这些三皇子都没有。

        他能胜过其余两位皇子的,恐怕也就那张脸了。

        传闻傅砚辞的亲娘,生的艳丽无比,在当宫女的时候,因着身上几分才情,所以被挑到了御前侍候。

        见过的人,都说这位宫女倾城容貌。

        而后便有她爬上龙床,母凭子贵的消息传出。

        但是傅砚辞咕咕落地后,她一直没有晋升过位份,在他六岁那年,便突然去世了。

        对于她的死,众说纷纭。

        但是左右绕不开帝皇宠爱,说她不讨喜,皇帝见她便心生厌恶,所以尽管诞下皇子,却也没有位至妃嫔。

        也有说她机关算尽,只有死了,傅砚辞才会养在皇后膝下,虽然不是嫡出,却能得皇后养育,也非同一般。

        总之李玉舒这个人,身上本就带着神秘色彩,唯一留下任人称赞的,应当就是那无双的容貌。

        可惜红颜易逝,再多的声名,也不过昙花一现。

        也因此,傅砚辞身上真的没有什么可图。

        这位公主只要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就该知道她还有另外更为有前途的选择。

        皇后邀她进宫,不是摆明了是个机会么?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拒绝。

        程京妤坐在院子里,看春华收拾东西,边听她这么唠唠叨叨。

        她一笑:“傻春华,你当皇后什么目的,她真是邀我去散心的?”

        “不是吗?”春华从忙碌中抬起头,露出两分疑惑:“她瞧着人挺好的呀,对傅殿下也算关爱。”

        傻了吧唧的丫头,只看到公孙亦臻笑着,却没见着她的獠牙。

        程京妤也不打算多解释:“收拾好了吗?”

        她们刚来两日,东西又不多,收拾起来很容易。

        但是突然要离开傅砚辞的府邸,又不去皇宫,春华没懂程京妤要做什么。

        而且她很担心:“公主,大靖的几位皇子都不如咱们五殿下,他们是真切地要夺嫡,您若是打算好留在大靖,又何苦一定要搬出去呢?”

        为什么一定要搬出去。

        这个问题程京妤没法回答春华。

        如果她说她是为了傅砚辞,那春华定然替她委屈。

        可是程京妤一点儿也不委屈,她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

        到晚膳时间,傅砚辞都不见踪影,似乎回来大靖之后他特别忙。

        只有第一天陪着程京妤用过晚饭。

        不过即便人没到,菜色确实他亲自安排的。

        暑气炎热,程京妤用不进去饭,所以送来的是莲子绿豆羹。

        里头还放了百合,非常清爽。

        司珏见她吃着,又掏出一样地契给她:“这是东城的一套宅子,殿下已经打点好了,无论外头的人怎么查,这宅子都是公主私自买下的,在外人眼里,就像公主早做了打算。”

        想不到傅砚辞连这也想到了,程京妤接过来:“你家殿下倒是仔细。”

        她还以为那天见皇后,他会生气呢。

        将地契交给春华,程京妤又问:“他近来忙些什么,用膳了么?”

        “殿下在朝中的根基,大多藏的很深,而且他阔别两年,上下要打点的事也不少,是有些不得空,公主不要怪罪。”

        程京妤压根没怪罪,她当然知道,一个失势不受宠的皇子要冒头,背后要铺排的细节,是不可估量的。

        他冲着高位而去,共用晚膳也就成了奢侈。

        但这是程京妤在他府上的最后一夜,难不成见一面也难么?

        想了想,程京妤搁了小匙,道:“劳烦你留意着,不过别打扰他,等他回府跟我说一声便是。”

        司珏多有为难:“殿下要您好好休息,他这几日每每忙到子夜,公主您还是——”

        “没事,多晚我都等。”

        司珏还能说什么,算起来殿下确实也好几日未见公主了。

        于是子夜过了后,带着一身疲累的傅砚辞,见着了抱着一个汤罐子打瞌睡的程京妤。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